沪港通背后的政治棋局

作者:江勋

昨日宏观经济有两件大事,一是3月经济数据公布,外贸数据骤降引起一些恐慌;二是下午利好扑来,沪港发布沪港通联合公告,两市总交换额度5500亿人民币。在我们的研究平台上,对该问题进行了较多讨论。MFI创始人、首席研究员江勋提出,应对两问题及近期一系列内外部事件打通进行理解。

本届政府的一个特点就是快很准,动作快。上一次我讲政治局常委会议的决策速度已经令人吃惊,没想到今天又来了沪港通。关于沪港通应该结合当天发布的外贸数据一起来看。

我们先看外贸数据,看上去挺吓人,出口同比下降6.6%,进口同比下降11.3%。但是从结构上讲,结构上一般贸易反而增长6.4%,加工贸易下滑8%。地区上对欧增加6.3%,对美增加0.9%,对东盟增加2%,对日本增加2.6%。内地与香港贸易总值4603.2亿,下降33.3%!原来主要是香港的指数拖累,其原因是之前打击人民币跨境套利。香港是套利主要发源地,对人民币的需求大幅减少。如果刨开香港,环比看对欧美进出口总体有企稳势头,人民币贬值对实质性商品出口是有帮助的,但是打击的是香港。

这里面就涉及内政外交上一系列的问题了。香港过去几年的发展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给内地人民币转口套利和洗钱撑起来的。香港某种程度上变成人民币红利的噬利型经济体。去年杜琪峰在内地拍了一部电影叫《毒战》,开警匪片先河,我看完全是在影射这种悲情政治经济关系,很多观众不懂金融可能看不懂这个片子。片子背后,内地警察孙红雷把若即若离、人格分裂的被策反内鬼古天乐和背后那一个香港家族都干掉了。央行在今年一季度扮演的角色,就是孙红雷,而“内鬼”就是香港金管局。从年初以来,不断收紧港资银行对内地的贷款。

去年我们还上马了上海自贸区,要在这里形成人民币资金池,对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实际上,去年下半年以来,已经有些跨境贸易集团通过自贸区的中资行分支机构进行外保内贷,香港虽然知道这是“毒品”,但被上海拿去一块,心理打击自然也不小。

失去了人民币套利基地的灰色红利之后,香港到底何去何从?要说经济结构调整,最需要的是香港,比内地畸形得多。一旦切掉这个脐带,香港就出问题了,所以我们看到2月份以来香港社会出现的动荡。当然这与乌克兰危机和中美博弈可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直接的原因是去年以来对香港金融体系的打击。

为了救赎香港,政府看来是想了一整套办法。一位体制内的x先生对我们这个方面的研究有很大帮助。第一个是中信集团的整体上市和迁址香港。他讲到,“中信迁址香港,在于提升香港经济和资本市场,给香港民众信心,使香港及其背后美国政客失去发动闹的民众基础。此举也是给台湾民众看的,有助于目前台湾学生服贸事件的和平解决。所以,是正面的,而不是私有化等解读,其具有极其重大的战略意义,大手笔。”关于台湾问题,后面再讲。

第二个办法就是沪港通。沪港通也是一个高招,一举三得,一是安慰香港,给香港打开了国际资本投资投资A股的通道,虽然现在额度只有3000亿,但说了“可以视情况调整”;二是为A股市场也打开了增量资本进入的通道;三是,换一个通道探路人民币国际化。

政府敢现在推沪港通,至少说明了两点,第一,经过迅猛贬值,人民币再大幅贬值的风险已不复存在,不担心资金外流,冲击可控,这是两个月压力测试的自信。第二,人民币国际化换了个频道。之前主要通过“点心债”(点心者,好吃但量少,香港人以此形容香港离岸人民币债券——观察者网注)进入海外资产配置市场,但是由于规模甚小而且当局不愿意放开国债,在香港市场流动性长期很差,聊胜于无。而通过股票市场打通国际化,看上去成了另一个选择。反过来说,离岸人民币债券市场的扶持是不是暂时先压一压?从金融安全性上讲,在2014-2015两年,外汇市场波云诡谲,规避风险是必要的。沪港通,相当于给香港打开了另一扇门。

当然,一种主权货币的国际化是必须以资产国际化为前提的,对中国来说,基础资产国债的发育始终被控制,导致了海外资金对中国的资产配置被迫风险化,2007年之前是股票,之后是房地产,近两年大面积配置票据进入货币市场,实际上把货币市场也高风险化了。全社会都只能配置高风险资产,这是中国人民的悲哀。但是纵观绝大部分新兴经济体,低风险的债券市场都是发育很不健全的。这也导致了新兴经济体无法有效的进行汇率风险对冲,因为连中长期期限品种都不齐全,存量匮乏,怎么对冲呢?

我预计接下来,还会有大礼包送给香港,比如是不是可以提高香港居民人民币兑换限额?深港一体化合作重新提速?应该都有可能。

我们接下来要想的是,下一站是哪里?应该是台湾。台湾学生反服贸运动大家都知道,造成的国际影响相当巨大,我们不仅需要通过香港示意台湾,可能还需要与台湾面对面,两岸自贸区会不会也有新的推进?我们拭目以待。

接下来奥巴马要访问东亚三国,这一段时间的外交博弈极其胶着。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段时间高层重心主要都在处理外围,在欧洲展开金元外交、在南海跟美国“硬碰硬”、在朝鲜半岛威慑,在香港、台湾说事和反说事。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都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但是懂厨房的人都知道小鲜是最考验基本功的。国内和国外两个政局的冲突是交替上升的。无论打虎也好,稳增长也好,都是交替对付内外问题,有时候也会牺牲改革的进度。

谈论这些国家大事,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但是不搞清楚,就看不清自己。就像今天的沪港通,如果你不从整个政局角度去考虑,你去盲目跟风,你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投资什么。你问我那我们到底在投资什么呢?

我的答案是,美元的新池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匿名
    2014年4月15日07:58 | #1

    作者背景?

  2. 匿名
    2014年4月15日08:00 | #2

    这个版面设计风格, 不如以前简洁

  3. 阿兰若
    2014年4月15日17:30 | #3

    作者就是沙县小吃老板的思路,总觉得上面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一旦切掉这个脐带,香港就出问题了,所以我们看到2月份以来香港社会出现的动荡。当然这与乌克兰危机和中美博弈可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直接的原因是去年以来对香港金融体系的打击。”真是笑死人,作者以为占领中环运动的壮大仅仅和炒股有关?如果香港人真的只关心股票价格,倒不会参加占中了。市民希望普选,一定要有经济利益作诱因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洗脑效果实在是好。
    作者在政治方面不灵光也就算了,作为金融政策分析师,还说“经过迅猛贬值,人民币再大幅贬值的风险已不复存在,不担心资金外流”。作者的国际金融学挂科了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