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耀邦不再 涛声依旧

每年的清明节之后,有两个重要的纪念日不容错过——其一是4月15日的胡耀邦逝世周年纪念日,其二是发生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天安门风波之六四事件纪念日。与2013年媒体大规模报道和追忆胡耀邦不同,今年的“胡耀邦”虽然仍是“依照政策规定不予显示”的敏感词,但因为卸任领导人胡锦涛的意外寻访,让已经逝去25年的胡耀邦再次成为聚光灯下的灵魂人物。

耀邦不再,涛声依旧,说的正是于十八大后卸任的胡锦涛。彼时,因为胡之“裸退”,被习近平评价为“高风亮节”。退休后,胡锦涛出书看剧,游山玩水,优哉游哉。在正式卸任国家主席1个月后,也即2013年4月,胡首度公开亮相,游览了著名景点桂林、阳朔。之后,还看了《印象刘三姐》的演出,和刘三姐饰演者黄婉秋聊天。时隔不久,胡的《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出版,这也是胡卸任以来出版的唯一一本书。

如果说胡的这些动作并未与胡耀邦有任何交集,也即褪去了浓厚的政治意味,那么最近一次的出访则再难彻底撇开政治色彩。4月9日,胡锦涛现身湖南大学岳麓学院,消息最初还是从微博场域开始流窜,与习近平吃包子、雾霾天走访南锣鼓巷如出一辙。从现场传回的照片来看,胡的脸上笑意满满。知情人士透露,现在的胡锦涛,常以“一介草民”幽默自称,十分享受含饴弄孙的生活。当然,这只是大陆媒体可报、公众可观的访问事项,被“公关”掉的才是重点,且已经在港媒和西媒阵营中巨浪滔天。

eb557b36fe36591ce4c87a0c7840b4d7
胡锦涛参观胡耀邦故居

一切为了政治,一切依靠政治,即便被“公关”却难挡巨浪滔天,除了政治概莫能外。11日,胡夫妇在湖南省委书记和省长的陪同下参观了胡耀邦故居,向后者铜像三鞠躬及敬献花篮,官方对胡锦涛此行十分低调,有关其行程的网上留言悉数被删除。“学习粉丝团”在新浪微博中第一时间捧出的现场图,也难逃被封杀的厄运。虽然这一粉丝团被质疑有着浓重的官办色彩。当地浏阳新闻网刊发的一篇《浏阳市委领导赴胡耀邦故居参观》的报道,也只字未提胡锦涛夫妇,甚至连陪同的省委书记和省长都未见报道。

官方如此这般有意为之究竟意欲何为?新一轮政治狂想曲就此奏响。有人从胡锦涛举动中读出了官方解禁胡耀邦的政治考量,何况早在2013年解禁的讯号即已满满。彼时,包括新华网、人民网、《解放日报》、《中国新闻周刊》在内的官方媒体先后以组图或长文表达对胡耀邦的纪念之意,评价亦是毫不吝惜赞美之词——“我们纪念胡耀邦,就要像他那样,锐意改革,勇于创新,做一个真人、好人、善人,正直无私、坦荡胸怀、光明磊落的人!”也有人换位思考后读出了胡锦涛的艰难斗争和心路历程,因为其在位时,到湖南就去韶山毛泽东故居,卸任后才有机会改去浏阳胡耀邦故居,红墙内的政治雾霾之浓重由此可见一斑。

在这一问题上,最有发言权的当属扮演家父“代言人”角色的胡德华,而且每一次他的回应都能广而传播。对于外界揣测胡锦涛此行释放的政治信号,胡德华强调并非官方行为,“我们是事后知道的,事先哪能知道?事先知道不就麻烦了吗?不会有政治上的立场,基本上都是民间的,他(胡锦涛)说不是代表官方。”虽然有着天然的代言人优势,但公众显然更愿意将胡锦涛此行与政治勾连起来,而不是简单地将其归于“一介草民”的走访。

说到底,人们关注胡锦涛,意在胡耀邦;关注胡耀邦,意在六四;关注六四,意在现行政治走向。多维新闻早在胡耀邦逝世24周年时即已发文《舆论场:解禁胡耀邦易 平反“六四”难》中做过论述,时至今日依然如是。

为何说解禁胡耀邦易?回顾历史,一切谜底尽在尘封的档案中。胡耀邦失势下台的罪状包括纵容知识分子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并指责其应该对1986年学生运动失控负责。而胡耀邦逝世后不久,旋即又爆发的“六四”事件,则成为远比1986年至1987年的大规模学生运动更为激烈、影响更为深远的政治风波。鉴于此,中共官方逐年降低了对胡耀邦的纪念活动的规格,直到2005年,纪念规格才有所提升。时至2013年,浙江省台州市的大陈岛更是放置了一尊胡耀邦铜像,纪念他在1956年号召和领导的垦荒活动。何况,在胡锦涛此次访问前,位于江西共青城的胡耀邦陵墓已经先后接待过80多位中共和国家领导人,200余名省部级官员。按照北京观察人士高瑜的说法,很多中共党内的人士拥戴胡耀邦,而胡的主张也是中共的政治“正能量”,虽然没有明确的平反指示,在党内的待遇已然是比平反更高一筹。

为何说平反六四难?首先是牵引舆论走向的媒体在红线内绕道而行。面对与胡耀邦捆绑出现的“六四”问题,众媒体要么避而不谈,要么顾左右而言他。如《中国新闻周刊》长文提到了“六四”民运人士如王丹、方励之等,但通篇却并未直言“六四”之如何,绕道而行的意向昭然若揭。其次是握有绝对控制权的习近平已然决定止步于颠覆性错误,故而也很难在颠覆性问题上做出大动作。对于六四,虽然每逢周年纪念日一次的平反浪潮始终在倒逼中央承认错误,却也不容乐观。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专题研讨班的讲话中,习近平并未直接点明六四之云云,但反复提到的其他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比如占领华尔街、阿拉伯之春、乌克兰动荡政局等等,也不失为变相点拨。习如是作结——“联想到一个时期以来发生的多起‘颜色革命’,联想到西方在这些‘颜色革命’中充当幕后黑手的事实,西方国家四处推销他们的价值观念的政治用心不是昭然若揭吗?”以此推论,六四事件也不过是西方国家意识形态渗透而导致的,所以平反甚至是承认错误,不过是被当局打为“异见分子”一厢情愿的想法。

已经故去25年的胡耀邦曾声言有两个没有想到——“一个是没有想到被放在这么高的位置上;一个是没有想到在我退下来以后还有这么好的名声。”如果胡老泉下有知,恐怕还会再补充一个“没有想到”:没想到在被官方作为敏感词封杀了这么多年后,还可以成为检验继任者历史观的一块试金石。正视之,国之幸;忽略之,则民之哀。诗圣李白曾有诗云,“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套用在此,或可忽略加工后臆改为,“耀邦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看当局。”毕竟,今日之波诡云谲盖因胡锦涛意外走访而起,明日正值胡耀邦逝世25周年,官方如何悼念、官媒如何谋篇布局,才是审时度势的最优素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