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抗毒厂茂名民众示威被血洗,交贵友山东博士美国遭灭门

第三季第16回《抗毒厂茂名民众示威被血洗,交贵友山东博士美国遭灭门》

书接上回,先说这太阳花运动,搞得人气很旺,在学生组织的周日大游行中,据说将近五十万人参加,场面浩大。只是这一搞,CP这里就急了,派出一个潜伏的黑道,叫做白狼的,组织了两千个打手和帮凶,要去立法院赶掉学生,白狼更是口出狂言,要教训学生。

这白狼乃是台湾有名的黑道,曾经在大陆避风头数年之久,等到马英九上台以后,CP和国民党私下勾兑,就豁免的白狼的罪名,白狼就大摇大摆回到了台湾,这下更加神气了,无人敢惹这个黑道老大了。

只是白狼在大陆国安部的圈子了尽人皆知,乃是CP的一个线头。台湾那里其实也都知道的,只是平时无人愿意去惹麻烦而已。这下CP让白狼出头,算是彻底亮了底牌了。

看官说了,这白狼和CP关系如此之好,那民进党如何不抓住这个攻击呢。这里又有关节了,莫看民进党表面和CP对抗的很凶,私底下大家也都在悄悄地勾搭,大家也都是相互利用,要打击自己的政治对手,从对方捞好处。而CP这里,只要民进党要人来访,必定全套服务,只要稍不留意,把柄就落下了。所谓金钱美女,无所不用其极。这人都是有些贪心的,故而有几个民进党的大佬就这么被捏住了命门,CP当然是引而不发,就等着慢慢勒索呢。而白狼更是拿着好几个民进党在大陆的把柄,故而民进党那里也不敢轻易招惹这位黑道大哥的。

其实CP在国民党,民进党里都有潜伏的,故而这两个党其实也多少受了CP的侧面影响。只是这次学生大闹立法院,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故而CP看到两面都使不上劲,就动了这个底牌了。

这白狼名声很大,出头一说,吓得学生立刻要求警察出头保护。要说台湾警察真是不错,还真出头来维持次序了。学生们这才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一关。

就在学生运动也陷入胶着的时候,王金平出马了,和学生保证不会轻易通过服贸协议,基本认同学生的主要请求,搞得人气飙升。这下王金平可谓四面讨好,八面风光,把马英九彻底弄残了。两个国民党的顶级人物居然在公开场合大战,也是亮点一个。

学生这里基本就准备结束占领立法院,回学校去了,当然也有一些死硬派不肯撤离,这个每次学生运动都有这个现象,只是主要领袖人员不是这样子就影响不大了。学生更提出“出关播种”计划,看来这个太阳花运动的影响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呢。不过大体上这个事情就要告一个段落了。目前看来,这个运动学生们的得分是正的。

只是这么一场有深远影响的学生运动在国际上却未激起任何波澜,国际媒体关注的目光却依然在大陆,因为那里又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情:

这个事情就是茂名这里,突然开始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要求政府取缔一个有毒化工厂,叫做PX项目的建设。

这个PX项目,在大陆似乎非常流行,各地政府都极度喜欢这个污染严重,可是经济利益极高的化工产品项目。以前这种项目政府说在哪里就在那里,P民毫无发言权的。只是随着民众的智商渐渐开启,加之CP内部也有人反对这类对子绝孙的发展方式,故而从前几年起,各地民众都开始起来抗议,而其中第一个成功的就是厦门。其实这次成功和CP内部的内斗有关,只是一方借着这个民意,让另外一方罢手了。这个给了其他地方的P民一个希望,结果其他地方P民一闹,基本都是镇压掉了。

茂名这里其实前半年就开始动手了,先是血腥征地,凡是不服的农民,抓起来再说,还有更野蛮的就当场打死了。农民那里搞得过当地政府呢,故而一路都是强拆横征,暴虐无比的。

这里又要说茂名官场的事情了,因为这个事情之前,茂名官场曾经发生一个窝案,就是从茂名的第一把手到下面的好多个把手都出问题,整个政府就全部端掉了。结果CP一看,这还了得,赶紧让很多人暂时不处理,只把几个头脑处理掉了。这个就埋下隐患了,下面的贪官觉得虱多不痒,继续为非作歹,更加猖狂无比,于是乎场面更加难堪了。这CP无奈,就调了外埠官员过来主政,可是,这又带来一个大陆普遍面临的难题,外埠官吏只管任上捞钱,那管当地以后的生计呢,故而大陆各地都是污染频发,都是这个问题引发的。

这茂名新来的官吏也是一样,广东省里有诸侯就让当地官吏上马这个PX项目,说上不成的话,你们就不要在做官了。这几个茂名的官吏听了,自然拼命地搞这个事情了。当然也就怨声载道了。

前文说过,广隶的人马其实最清楚那里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故而西七帝下手太慢的光景下,广隶的人马就不停地点火,让西七帝疲于奔命,另外一个更加要紧是就是这个维稳费用的事情了。说书的这里先岔开过去,说一些维稳费的事情。

看官必有所闻,这大陆CP在古月帝任上,出了一个旷世奇闻,就是大陆CP特有的所谓的维稳费用,竟然超过了军费开支!这个何意呢,就是CP为了对付P民,花的钱要多过保卫疆土的钱,换言之,CP眼中的主要敌人竟然是治下的P民!而更为滑稽的是,所有金钱均来自P民的纳贡,这个堪称古今中外之罕有现象。而更要命的是,越是维稳,越是不稳,这个说书的在第一季里说过多次了。

只是为何越维稳越不稳呢?这里面就有机关了,这维稳的事情就是广隶主管了,这广隶看见一帮常伪近乎酒囊饭袋,古月帝更是窝囊不堪,就知道自己来了机会了。这广隶乃是寒门子弟,善于察言观色,见风使舵,不然早就被人修理掉了。故而等到进入这顶级权利的圈子,就明白其实最上面其实乃是最烂的,也是最容易下手的地方,为何呢,因为这个阶层,无人可以监控了,自己说了就算,连人命都可以随便算计,无需考虑什么后果的。而且常伪个个都在为自家铺路修桥,结党营私,圈地画牢,让自己可以子孙后代永享福荫。说来说去,这个就是从水工帝那时起兴盛起来的风气,当然始作俑者其实还是毛泽东。

这广隶看透了这里的机关,知道古月帝最怕出乱子了,故而就动不动搞些乱子出来,这样就好向古月帝伸手要钱了。古月帝哪敢不从,若是不肯给钱,广隶让底下人多写几份内参,找几个秘书收买一下,古月帝听到的都是广隶要他听到的话,自然心中害怕,乖乖给钱,还要求着广隶好好看着这个系统,千万莫要在任上出什么大乱子。

所以,大陆这里的乱子其实每次几乎都是争发伪系统里的黑衣人使的坏,那些个带头打砸抢的其实大都是争发伪里的人。然后嫁祸P民,当然P民中也有傻头傻脑的,看到别人烧车砸店了,就跟着一起来,结果就被当作替罪羊了。看官若是看过六四的章节,就知道六四的时候,CP就是如此,更加残暴的是CP竟然让军人换装成P民,然后打死或者烧死自己的军人兄弟,然后在媒体上说这个是什么暴徒干的,其实都是CP自己派人干的。如今说书的才知道,当年六四的时候,军方大约派了前后总共四五千个军人到天安门这里打砸抢烧,领头的这个是如今的京城禁军的付都头!这个真的是古今罕有的滔天恶行啊。

这广隶自然知道这些极黑暗的事情,故而也如法炮制。而其手下,时间久了,也知道这种玩法,于是乎上下一起,为了这维稳的费用,就不断升级暴力事件,小的搞成大的,没有的自己创造一个就可以了,反正媒体在自己手里,P民一说真相就说你造谣,然后抓起来封嘴。这样维稳费就轻易到手了。这谁有钱谁就是老大啊,养马仔,养女人,养门生哪一个不要钱?说到底,谁掌权,其实就是谁可以掌控资源的调度权,这资源如今都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故而最后就看谁管的钱多,谁是老大。广隶看透这里的机关,趁着自己乃是争发伪的一号人物,就逐渐把管钱的权利升到常伪的最高级。

广隶的门徒和死党自然渐渐也看懂了这里的机关,故而只要广隶给个暗示,下面就会使劲搞些乱子出来的。再往下,大家都明白这游戏规则了。故而每个层面都会找各种借口来申请维稳费用的。最近,上海有个记者去了新疆,跟着一批人马去考察一个新疆的新维稳项目,叫做“20万干部下基层维稳”。(官名不是这个,这个乃是说书为了直观表达起了一个俗名。)

这个就要说新疆的新诸侯到了新疆上任,自然要玩出新花样来了。前任诸侯王乐泉乃是让自己的山东老乡把新疆的资源抢了个够,搞得天怒人怨,汉维等各族P民都是恨之入骨,故而这招不可以再用了。可是,既然下面民怨极大,故而就换个花样,派人下去维稳就是一个新的办法了。这个上面无人可以指责的,说起来又用的是西七帝自己倡导的“群众路线”,故而就轻易获得“巨额天量” 的维稳费用。不过,这个维稳费用在哪里,就不是一般人搞得清楚了,这个记者沿途所见,让其倒吸一口凉气,故而惊诧之余,就写了一个报告,看着报告里的一些细节,看官就可以知道其中的猫腻了:

一个细节是,因为每个村都要派人下去,故而给每个下去的工作组都专门配了一整套家用电器,只是这上海的记者见多识广,看见每一个电器都是山寨货,居然没有一个正牌的!而这配用的电器都是统一分配来的。就这一项,不知道水分多少了。

更让记者看不去的是,当地有个公办的幼儿园,这小童的主食乃是每天一个馕,就是新疆人爱吃的烤大饼,而这个馕,一个八毛五分,不从本地那里定制,偏要从几十公里外的喀什那里专门运过来,这样,到了幼儿园的馕,质量又差,分量又不足,当地人十分不满,可是下去的工作组也无能为力,因为这个乃是上级定下的东西,不可以改的,工作组就是要想办法让当地人接受这样的现实,还不准闹。记者坦言写道,这样的薄利其实应该让与当地人,这样既解决了小部分人的生计,也让幼儿园的伙食品质可以达到当地人的正常水平。实在不应该连这八毛五分都要与民争利。以记者在当地的调查,当地人同样的分量,但质量要好一些的馕价格只有现在专运馕的一半。

如今已经有七万人下乡了,其中一部分实在受不了,开始开溜了。故而新疆的未来其实还是一个火药桶呢。这个连记者都直言不讳地说,若是这次20万下乡都搞不定的话,可能就再也搞不定了。

书归正传,再说回茂名的事情,还是和这个维稳有关系的,因为若是有个什么借口可以维稳的话,自然就可以增加当地争发伪的话语权了。不过,背后的事情还要复杂一些。

话说这茂名的P民本来就不满当地政府强征农地,强行开工,故而就有人开始组织示威抗议了,不过,如今P民都是知道CP的路数,故而组织的时候都万分小心,和平温柔,次序井然。 而当局却有人借着这个机会搞事情了。出招和六四完全一致:

先是开一个争发伪系统的车子,停在示威场地附近,然后就派人趁示威人群不注意,烧了这个车子,然后就说有人闹事,要派武警镇压,这烧车的画面传到狐蠢化这里,这个就急了。这狐蠢化乃是最爱用武力的一个,大约是看到古月帝当初在西藏戒严以后获得青睐,就一直要有样学样,动不动就要搬兵,实乃恶徒一个。当初在内蒙做诸侯的时候,就无端派人镇压当地牧民,搞得声名狼藉。如今看到这烧车的一幕,立刻如打了鸡血一样,就派了大批警察开着装甲车前去茂名镇压。 这茂名的P民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大批军警气势汹汹的过来了。当地官吏有同时发布各项命令,要当地学生签署同意书,否则不让高考或者在校学习。让当地企业的员工若是不签同意书,就不发工资。可谓压力空前。没想到这个反而让当地人更加反感,结果更多人出来抗议了。

这军警接到指令,立刻就对着那些和平示威的突然大打出手,下手之狠让人目瞪口呆,有些就被当场活活打死了!总共打死几个,如今也不知道准确的数目,香港有报纸报道是15个。而且那些军警无论看见哪个,不论老幼妇孺,都是狠命往死里打。有个扫地的女清洁工,居然也被莫名打了个满身的乌青。而更有路过的一队学生,也被莫名其妙地暴打一顿。

这个暴行立刻就被传到网路上,激起民愤,当地官府索性就断了手机网和网络,不让P民发布,而外围更是采用封锁的手法,阻止记者到现场采访,而进入现场采访的,就立刻扣压,毁掉照片,还要签一个承诺书,否则就不放人,关进黑牢。这记者当然害怕了,自然就签了这个保证书逃出来了。大陆的记者就不敢吱声了,香港的记者回到香港以后,有的报社就发公开抗议信,这才让人知道茂名的事情。

这样一闹,广东的一些P民就不满了,尤其是茂名籍的,就在广州开始示威了,结果也立刻被抓,居然还送回茂名了。这送回去是什么后果,如今无人知晓,恐怕一顿暴打是免不了,还要受什么非人的折磨,这个以后才会知道的。狐蠢化没想到的是,这样越镇压,当地P民反而越不服,结果更多人开始酝酿更大规模的示威了,狐蠢化一看势头不对,连忙让茂名的官吏放出软话,说这个PX项目不上了,平息民愤,暗地里则继续抓捕那些抗议的人士。更在媒体上抹黑当地示威的P民,说他们打砸商店,造成经济损失。京城这里立刻开动所有官煤,配合造势。结果等到记者被允许进入当地采访后到实地一看,根本没有官煤说的商店被打砸,只是几个路灯破掉而已。只是这个报道还没出炉就被封杀了。其实这几个路灯也是当地官府让人砸破的,嫁祸当地的P民。

而当地P民如今也都知道官府善于用争发伪的人冒充P民,混在示威人群里作乱,故而也就拍了很多当时的示威照片,也拍了后来一些参与镇压的军警的照片,其中一个光头警察居然被照在两组照片的正中,让人一看就明白这个就是当时混在示威人群里的坏蛋了。只是因为这次下手非常之狠,当地大多数P民都被吓怕了。当局放言,哪个敢对外面的记者乱说,立刻严惩不贷。这次血洗,仿佛迷你版的六四。

茂名这次动用的警察之多,规模之大,手法之狠,都是近来少有的。故而就引来猜疑,到底这样搞是为何目的。这个其实就是香港示威的预演了。因为香港一直在酝酿占领中环的行动,可是,平民的游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的,无法阻止CP派了打手在里面作乱的,而当打手作乱以后,CP当局自然就可以借着动乱的理由派兵镇压了,这个就是六四的路数了。只是说书的也不明白为何在这个时候预演这个事情。

茂名的事情虽然暂时被镇压下去了,只是这个就是埋下一个火种,终有一天还要冒出来的。而PX项目的征地已经过了大半了,当局也不可能在那里晒地良久,故而这后续的事情,还是一个不定的结局。

上回曾经说到山东人的故事,这回在继续说一个山东人的故事,只是这个却有些悲惨,而且目前还是一个悬案:

这个故事说来话长,要说这山东这里有个年轻人,叫做孙茂业,大学考进了石油大学,毕业以后又申请到了美国德州大学休斯敦分校去深造,从1990年起就在休斯敦念书,直到1998年博士毕业,进了一个当地的石油设备公司当工程师。

在1992年的时候广隶的长子滨也申请到了德州大学休斯敦分校,不过是在另外一个商学院念书,滨原来在大陆的西南石油大学念书,乃是广隶的秘书叫做李华林一手安排的。李华林本身就是西南石油大学的毕业生,故而对那里熟门熟路。当年滨的高考成绩不好,故而李华林是托了关系,走了后门才把滨弄进去的。

李华林对滨可谓关爱备至,等到滨毕业的时候,就帮着安排到美国念书,滨也算不错,还进了德州大学,结果李华林就以中石油公司雇员的身份派到休斯敦办事处来上班了,其实就是在那里照料滨。这滨读完本科又读了硕士。而李华林不光照料滨的日常生活,还帮着滨找了一个对象,这个对象说起来和孙铊毒的爷爷居然还有些关系,因为这个对象姓黄,其爷爷乃是中国石油界的老前辈黄汲清,当初算是孙铊毒爷爷手下的一个研究所的所长,还是民国的中央研究院院士。

黄汲清在49年以后回到大陆,就参与了大陆石油的勘探,那个有名的大庆油田,就是黄汲清根据自己的研究成果让人去勘探的。不料,文革的时候,黄汲清也被关进了监狱半年,受尽折磨,最让他愤怒的是,等他出来的时候,大陆媒体到处宣传大庆油田的发现乃是李四光的功劳,其实李四光当时是一个领头的人物,具体的研究和发现工作主要乃是黄汲清的贡献。而那个时候,黄汲清属于四类或者五类分子,自然是没有人把功劳算在他的身上的。

等到四人帮垮台以后,黄汲清就开始申告,也不知过了多久,上面还真给了一个回复,说大庆油田乃是黄汲清的功劳。不过,这个事情就是这么对黄汲清一说,媒体上也没有宣布,故而大陆P民至今多以为大庆油田还是李四光的功劳。不过石油系统内部的专业人员都是知道这个事情的,故而黄汲清的名声在石油系统内部还是很大的。而说起来广隶当初就是大庆油田的呢,自然都是知道这位前辈的。

黄汲清在美国也有不少亲戚,故而在大陆开放的那一刻起,就立刻安排自己的儿子移民美国了,结果到了大约1986年的时候,黄汲清的儿子全家三口移民美国,其孙女当时才15岁,不过却出落的标致,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了。黄汲清因为乃是中科院的院士,自然不需要移民了,况且年事已高。

李华林自然知道黄汲清的儿子在美国的事情了,作为系统内部的人,去拜访一下前辈的家人,乃是人之常情,而且李华林在这个方面颇为擅长。这就看到了亭亭玉立的黄家闺女,叫做黄婉。这个时候,滨也是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李华林一看,两个倒是般配,滨生得人高马大,看上去上一表人才,加上在德州大学念书,成绩优秀,还得了一个荣誉生的头衔。故而就开始撮合这两个。

这两个俊男美女一见如故,颇有缘分,黄家见到这个未来女婿,有模有样,老爹又是正部长级,可谓门当户对,故而两下都是十分满意,这就定下姻缘,滨就入赘黄家,做了上门女婿,还顺便入了美国籍。小两口也是你恩我爱,十分甜美。

广隶也十分满意这个婚姻,对李华林赞赏有加。而滨在休斯敦的时候,也非常活跃,爱好踢足球,交往甚广,人缘颇佳。李华林则是个有心人,把这个石油圈子里的留学生统统召集到一起联欢,这平时甚是木纳寡言的孙茂业也被邀请一起联欢,就这么也认识了滨。滨真的是有人缘,这一来二去,还和孙茂业也交上了朋友,虽然这个山东人有些木纳,可是人却极端忠厚可靠,故而也深得滨的信任。只是当时两个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友情居然会引来一场骇人的悲剧。

话说1998年的时候,滨也毕业了,就去了加州丈人家里住。若是就这么一直在美利坚生活下去,如今可谓生活美满,儿女成群,广隶也是儿孙满堂,颐养天年。只是历史无法假设,这个事情的发展乃是天意,无人可以左右的了的。

先说李华林,1998年滨毕业以后,使命完成,就回国做高官去了。只是滨在美利坚,虽然贵为部长之子,可是,要大富大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若是过个中产阶级或者再高一些的生活,真的也是绰绰有余的。而人就是无法抑制贪心呢。这广隶在2000年的时候做了四川的诸侯,李华林知道广隶开始发达了,就建议滨回国发展。

滨其实更加在意李华林的意见,因为这位对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叔叔,又是自己的大媒人,可谓恩重如山,如今建议自己回国,自然肯定是个好事情,故而就和媳妇商议了一下,两个就决定回大陆来发展了。

起初的时候,滨还是按部就班地在石油圈子里发展,在大陆的一家石油勘探行业内极著名的外企找了一个差事。无巧不成书啊,说书居然也认识这家外企的老大。不过却无缘认识滨。否则就有更多故事了。

而事情的变化在于广隶谋杀了发妻,这个发妻说起来不得了,乃是水工帝老婆的侄女。可是广隶的厉害之处就是可以借着这个事情,反而得到水工帝的信任,高升成了公安部长,实乃历史上的一个大玩笑也。至于广隶如何杀了水工帝老婆的侄女之后反而更加得宠呢,这个请看文学城里的大拿润涛阎有一番精彩演绎,说书的就不再赘述,看官得隙自查。简而言之就是广隶看透了水工帝而水工帝却看不透广隶。

这个事情也让滨的命运彻底发生变化,滨就从外企辞职,自己“甩开膀子干活”了。后来广隶升了公安部长以后,广隶的秘书占好了四川的坑,滨就开始飞速发迹了。

不过,滨绝对也会是个有心人呢,要紧的东西都是放在美国的,而丈人家也开始顺道攒钱,赚得不知道天南海北了。滨的赚钱的主要门道,CP已经在大陆全部放料,说书的无需再叙。

只是滨在广隶开始策划谋反的时候,知道这个事情若是走漏风声,可能招致满门抄斩的,故而就开始想好了备份方案,这个时候,孙茂业就是一个上佳人选了。

为何要挑一个平民出身的人呢,这个有讲究的,滨惯常交结的权贵圈子,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你有个什么秘密,其实很难瞒住人家的,你有什么东西藏在朋友那里,很多时候都可以被人猜到的,况且这些权贵朋友,一旦出事,必定自保优先,说不定出卖自己都是可能的了。故而找一个平时不显山露水的朋友,藏一些要紧的东西在那里,就有神不知鬼不觉的效果了。这个招数,大陆的每个常伪几乎都有用到的,故而广隶和滨自然也学到了这手。

滨回美利坚的时候,都要找孙茂业悄悄小聚,聊聊天,谈谈心,时间久了,孙茂业也视滨为知己,而滨对这位兄长十分礼让周到,故而等到滨说有个东西要暂时存放在孙这里的时候,孙满口答应。并保证小心保管好。不过,滨提了一个特别的要求,说有的东西必须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可以送过来,不知道孙茂业是否方便,孙茂业说,这个无妨。

为何滨提出如此要求呢,这个就是小心的地方了,因为半夜里送什么东西,街坊不容易知道,也不容易引人注目。孙茂业哪里知道滨的心思,只道为朋友帮忙,小事情一桩。

只是后来孙的老婆发现这个事情有些蹊跷,而且每次孙深更半夜起来,自己也被打扰,有些不满,夫妻为了这个事情还吵了几次架。而送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孙茂业有藏在哪里,这个暂且不说,要等这案子完全破了才可以说的。

再说大陆这里,西七帝要求广隶让滨回大陆把一些事情说说清楚,广隶当时思想半天,觉得自己手上有原子弹,还有氢弹,不怕西七帝翻脸,故而就让滨回来配合调查。在2013年下半年的时候,滨和老婆一起回了大陆,没想到再也回不去了,而且,中圾委的人又设计让黄汲清的儿子,周滨的老丈人也过来大陆配合调查,结果到了京城,也被软禁起来了。等到12月的时候,广隶也被抓了,这下,广隶的死党开始着急了。

这广隶谋反的人数众多,大小按照号码排序,广隶乃是2号,薄熙来是个3号,徐财猴是个7号,当中还有很多,只是有个17号的人物,十分神秘,过完2014年新年那天听到广隶专案组的内线传来密报,说李华林招供的时候提及一个人物,叫做孙茂业,住在美国休斯敦,滨好像和此人有交往,可能有重要物证留在此人住处。

17号立刻招来系统内的同伙,23号,让他立刻去美利坚做掉孙茂业,23号问,“全家吗?” 17号道:“一个不留,不留痕迹。”23号立刻就出去开始准备了。

过了两周,拿到了签证,23号就上路了。到了休斯敦,23号就开始悄悄地前往孙家查看地形,并暗中调查孙家每个成员的生活规律,发现这家生活极有规律,两个小孩每天按时上学,孙每天按时上下班,妻子开了一家餐馆,可是每天却是很早回家,接孩子,然后做晚饭。乃是美国人经典的居家生活方式,毫无异处。夫妻两个又都是教徒,周末必定要去做礼拜。不过邻居倒是没有太多的直接往来。搞清楚这些情况以后,23号觉得可以下手了。

在1月22号的时候,23号来到孙家,趁家里没人,打碎一块玻璃,悄悄进入这家查看家里情况,等摸清全部情况以后,就悄悄退了出来,不留任何痕迹。

那天孙的老婆谢梅回家,突然发现一块玻璃被人敲破了,看看家里,似乎什么也没缺,心想可能是那个人不小心打破了玻璃,就没在意。第二天打个电话给人家配玻璃,人家说要下周才有空来搞,孙太太也没介意。

再说17号,那天收到了23号的信号,知道快要动手了,就来到了23号的家里,开门的是一个美少妇,见到17号,立刻笑如桃花,关上门以后,两个立刻拥在一起,就进了卧室。自然一番云雨大战以后,这少妇就说了,“你怎么这么久没来了,是不是把我忘记了啊。” 17好说,“最近事情很多,没空啊。”少妇说,“今天怎么有空了?”,17号说,“这次23号出去办的事情很要紧,回来以后,你就给他吃这个”少妇一看,原来是一盒伟哥。少妇有些吃惊:“你这不是让我谋杀亲夫吗?”17号压低声音说:“这是组织的命令”。少妇说:“唉,这个组织实在奇怪,上面的睡下面的老婆,还让人监视自己的老公。唉,你老婆是不是也是上面来监视你的啊”,17号听了,有些不耐烦了,道:“你明知故问吗?,连2号都要睡3号的老婆,其他人能有例外吗?。”少妇见了,立刻满脸堆笑道:“啊呀,开个玩笑嘛,别那么一本正经了,人家也好久没见你了。唉,这2号3号都进去了,到底会怎么样啊?”17号说,“这个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你只管做好份内事情就可以了。”少妇说:“到时候出了状况,我直接找你吗?”17号说:“是,听我安排”。

这个时候,17号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用小锉刀挫子弹,他精心地沿着一条线慢慢锉着,把六颗子弹全部锉好以后,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就全部装入弹夹。

当地时间1月24日半夜,23号悄悄开车离开孙家几公里远的地方停下,悄无声息地走到后门,那块玻璃还是老样子,17号伸手就开了后门,然后进屋后又轻轻关上门,直接走到了孙家夫妻的卧室,一推门就进去站到床边,孙茂业正睡着,突然就被人摇醒,只看见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吓得刚要喊叫,就被人捂住嘴巴,来人轻声说,不许叫喊,只要听我命令,不杀你和你的家人,孙茂业吓得连连点头,来人放开手,悄声说,让你老婆和孩子都起来,面对墙占站好,闭上眼睛,不许说话,否则立刻杀了你。孙茂业吓得魂不附体,可是,这哪来的神仙也不知道,只好叫醒妻子,轻轻指着杀手说,去把孩子叫醒,我们面对墙不出声,让他去抢钱吧。这孙太太那里见过这场面,吓得浑身发抖,这杀手冷冷地说,快一些,不要逼我杀人啊。那谢梅听了,立刻起身穿好衣服,到隔壁去叫小孩,23号杀手立刻跟着,一手拉着孙茂业,小孩子半夜睡的真香,突然被妈妈叫起来,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迷迷糊糊跟着妈妈到外面面朝墙站着,眼睛本来就睁不开,四个人就一字排开,面朝墙站着。23号杀手低声说,“把眼睛都闭上,不许睁开,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许睁开眼睛。”夫妻两个早已吓得浑身发抖,把眼睛闭上。只听“砰砰砰砰” 四声很沉闷的从消音器里发出的响声,四个人都被从脑袋后一枪毙命,倒在地上。墙上留下四个弹孔。

杀手立刻走到墙边,用一个小木棍撬出所有子弹,每个子弹都像爆开的玉米花一样。(书中暗表,这个杀手用锉刀锉出一条线,就是让子弹击出以后在身体里爆开,造成致命伤害。)而且,子弹打在墙上后,留下的弹孔很大,很难判别是哪种手枪。眼看四人脑袋里的血开始大量涌了出来,杀手立刻快步走了出去,脚上没有粘到一滴血。杀手露出满意的微笑。又在房间里大概翻了一下,没有找到什么,就悄无声息从刚才的后门溜了出去,消失在黑暗中。

当地时间1月27日晚上,23号杀手回到京城家中,娇妻早就等在家里,穿着睡衣,等23号洗完澡,娇妻娇滴滴地说:“小别赛新婚,你要好好弄弄我。”23号一看床头放在一颗伟哥,就明白了,立刻服下蓝色药丸,就来搂抱妻子。两个正在缠绵,23号突然觉得下体开始暴涨,眼睛冒出蓝光,就立刻插入,开始活塞运动,只是抽动了十几下,下体暴涨的厉害,竟然动弹困难了,这个时候,心跳加速,眼睛里蓝蓝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了,这娇妻也发觉有些异样,下体被塞满,老公也不动,只是大口喘气,心跳的声音都听的见,再过一会儿,只见老公有出的气,没进的气了。可是,下体却依然暴涨,拔不出来。这下少妇有些慌张了,费尽力气翻过身来,再看男人,瞳孔放大,好像已经没了气息。只是下体依然涨在自己的身体里,怎么动也弄不出来。少妇急了,摸到床边的手机,就趴在男人身上给17号打电话。那边17号一直在等消息,见到电话,心里知道事情好了,拿起一听,那女的在电话里说,“不好了,你快过来吧,他在我身体里出不来了。”17号听了不解,刚要问,那女的已经挂了电话。17号不敢怠慢,立刻出门驾车飞速驶去。

到了23号家里,进门一看,也傻掉了,试着帮着少妇脱身,可是除了少妇喊疼以外,不见丝毫效果。17号见势不妙,立刻拨了一个医生的电话,医生问清的状况,说“那是马上风啊,我立刻让救护车来。”17号说,“不要拉警报”,医生说明白。

过了半个小时,救护车已经到了,两个大汉抬着一副大担架把两个人一起放上去,到了医院,自然有手段,涂抹润滑剂加上打针抽血,就把两个人分开了。再看那个男的,早已撒手西去。医院问明情况,写了房事过度,心脏病突发身亡。就把尸体送入太平间了。那少妇因为惊吓过度,也留院休息和观察。医生吩咐就在医院里休息两天。17号就从医院里离开了。

再说休斯敦这里,孙茂业连着两天没上班,同事都觉得很奇怪,因为平时孙茂业就像机器一样准时上下班,而这次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有,于是就找了住在孙茂业家附近的一个员工到孙家看看究竟。这个员工到孙家门口一看,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可是,那颗圣诞树还放着,屋里有些凌乱似乎没有人收拾过,可是,又不像离家出走的样子,电话也没人接。这个人觉得有些不妙,立刻报警,警察很快过来,绕着四周查看了一圈,发现有块玻璃被敲碎了,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立刻开门进去,到了里屋一看,全都傻眼了,四具尸体躺在地上,血迹都干了!这里立刻让刑警过来,大家看了都目瞪口呆,因为这个区乃是一个富有的地区,平日里治安极佳,如今突然发生这惊天人命大案,都超乎了一般人的承受范围了。

更让美国警察头疼的是,连个子弹壳都没看见,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这个杀手也太专业了。于是警察们无奈,就向社区的华人们喊话,要求大家提供线索,可是除了有人注意到半夜三更曾经有车过来外,偶尔听到吵架的声音,其他再也没有任何线索了。这美国当地警察无奈了,悬赏7万美金给提供有效线索的人。一时间,这个灭门惨案成了美国媒体的大新闻,而当地华人吓得纷纷买枪自卫。可是,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罪犯来休斯敦枪杀这平日里看上去非常好人的一家。

2014年当地时间1月29日,京城,17号来到这家军方的医院里,准备接23号的妻子出院。正要进入电梯,突然,被一个人在背后猛拍一下,那人亲热地打着招呼:“邱部长,来看人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4年4月16日20:35 | #1

    这个不拍电影,真的可惜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