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宋林失灵 三波三折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于北京时间17日18时30分整发布的短讯——《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给15日新华社记者王文志二度实名举报掀起的舆论狂潮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陆媒一边转发着中纪委的快讯一边将宋林前一天的辟谣搬出来对比,网络舆论场则一改前两日疲态,转入炸开锅般的群情激奋,因为在被调查消息前,三波三折的剧情发展足以让所有观众大跌眼镜。

何为三波三折?就举报者举报次数而言,前后总计经历了三次。前有前《山西晚报》记者李建军向香港廉政公署供述提交华润多名高管管理不善、渎职及贪污的有关证据,后有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先后两次举报宋林等高管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数十亿元国资流失。在就近的一次举报中,王文志还增补了新的“罪状”——宋林包养情妇,并涉嫌贪腐。

就宋林的回应而言,也是先后经历了三次高潮。面对王文志2013年7月的举报,华润在有且只有一次的公开回应中以“存诸多恶意诽谤之嫌”叫苦连天。面对王文志卷土重来的第二次举报,华润集团16日在其官方网站的公告中发布了“宋林个人声明”,亦是一副受害者的姿态。之所以围绕宋林回应框定了三个高潮,因为在王文志之前还有一次被公关和隐匿掉的高潮,即李建军举报后的系列动作。之所以未能公之于众,与李建军举报内容牵扯退休常委有直接关系。彼时,李建军自曝举报的前前后后家人和自己都曾遭到过死亡威胁和人身攻击。这种威胁和攻击,就是宋林付诸行动的第一次幕后回应。此外,《新快报》记者刘虎也曾举报宋林。但在这些举报之后,宋林仍安然无恙。

姑且将李建军受到的威胁和攻击放在一边,单对华润集团前后两次声明进行对照,就不难发现诸多相似之处。第一次说,“其中诸多揣测、臆断乃至恶意诽谤之辞”,第二次说,“举报内容纯属捏造和恶意中伤”,程度没有减轻,反而加深了。第一次说,“欢迎向本公司及上级监管机构提供有事实依据的举报线索”,第二次说,“希望有关上级机构及相关部门尽快进行调查”,很迫切地想维护自己的清白。第一次说,“对一切诋毁、诽谤本公司声誉的言行保留予以追究其法律责任并追偿经济损失的权利”,第二次说,“将通过法律途径对一切造谣诽谤人士及机构追究民事及刑事责任”,从保留权利到追究责任,是准备行动了。滑稽的是,就在第二天,中纪委调查宋林的消息,戳穿了谎言,让这两份声明成了华润集团和宋林自己打自己耳光。

时评人奋壹忍不住在个人认证微博上感叹一句——“所谓谣言,遥遥领先的预言。” 因为活生生的事例已经车载斗量,俯拾即是。有人网上披露薄王案,重庆立即辟谣,可一年后薄王受审了;记者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国家能源局立即辟谣,可几个月后刘铁男落马了;刚才传来消息,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接受组织调查,而此前新华社记者王文志多次实名举报,截至多维新闻发稿前宋林的个人辟谣声明仍挂在华润集团官网上。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与此份辟谣声明同属“公告”序列中的另一则公告即走向叛变——“中纪委公布公司董事长宋林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本公司将全力配合调查工作,并努力确保各项业务正常开展。”好在从一开始,华润集团就未步国家能源局为刘铁男背书的后尘,否则不仅将成为家奴第二,就连配合调查工作的声明都不知该如何遣词造句了。

面对中纪委的快刀斩乱麻,《中国青年报》当家评论员曹林为中纪委竖起了大拇指,还不忘加上一句“真给力”。经济学家马光远则调侃着宋林,“我这几天的心情和宋林同学一样,对造谣诽谤也非常愤慨。哼哼哼。”西安市委宣传部网络处处长袁永君则忧心忡忡于举报人的安危,“看记者微博后面评论,除了赞许支持他的勇气外,更多的是‘好好保护自己和家人’‘记着天天签到’的担心。反腐真的危险重重?搭上身家性命、令人心有余悸的反腐,只能说明这条路还非常坎坷,还荆棘密布。”毕竟,李建军以及之前实名举报人的现实遭遇,已经足以令公众闻之色变、为王文志安危担忧了。

如果说袁永君以及广大网友对反腐危险重重的担忧与中纪委本身并无任何关联,那么曹林竖起的那个大拇指则多少有点欠考虑。一方面,早在2013年7月,王文志就曾实名举报过,当时中纪委只表示“请耐心等待”,此后便彻底失语。试问:如果没有王文志的二次出击,中纪委对宋林的调查会否就此无期限地耽搁下去?另一方面,每次面对实名举报,纪检监察部门总是“慢半拍”的做法,着实在放任各路谣言潜滋暗长的同时也让自身有所作为的主动性大打折扣。《环球时报》17日刊发规格等同于社评的单仁平文章《记者网上举报贪腐该不该被提倡》,在涉及到纪检监察的部分毫不避讳直戳要害部位,“这不仅仅是一次举报,也是对纪检监察部门调查宋林的一次公开催促……这件事引发的注意力显示,互联网仍是强有力的舆论监督平台,也是人们反腐败的额外行动轨道。王宋两人现在都已呼吁纪检监察部门介入,接下来的问题是,纪检机构是否会与之呼应,调整自己反腐办案的日程表”。

在中纪委发布爆炸性消息前,评论员魏英杰也在催促中纪委介入调查。因为眼下可以看到,相关举报已对华润经营活动产生影响,16日华润系股价集体走低。这也说明,任由双方隔空掐架,对相关举报久拖不决,对各方都不是什么好事。事实上,第一次举报的不了了之,也让事发双方处在互耗状态,也对反腐和打击网络谣言不利。及早介入的调查,既是厘清事态的需要,也是避免误伤的必然要求。如果中纪委能在王文志第二次举报前就已经对宋林调查完毕,并将调查结果公之于众,即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隔空掐架和对自身公信力的损耗。宋林的落马,整个事件的各个环节,从矢口否认到罪名坐实,所有场景都仿佛按照既定的脚本、昨日重现般在宋林身上重演着。而这样的“重演”一再累加,对中共当局而言,对赢得掌声的中纪委而言,都远远算不上喜悦的收获。当官员“一抓一个准儿”时,坊间所谓“无官不贪”的官场生态,就显得那么顺理成章了。放大来看,危及中共红色江山的贪腐问题,即便在习王这两架马车的牵引下轰隆而过,在无官不贪的中国官场里,又该显得多么乏力、多么沧海一粟!

如果再进一步延伸,将触角伸向由李建军带出的宋林背后的常委故事,那么会否意味着宋林被调查将成为另一场反腐大风暴的开始?根据多维新闻掌握的实料,2012年年初,一名中共高层要求调查宋林,并得到时任国家总理温家宝的批准,但当审计署掌握所有线报准备拉人时,却被时任中纪委书记的贺国强叫停,后来高层举报人将资料交予李建军,授意其于十八大前爆料。就此“爆炸性”证据来看,最先举报宋林的,实乃中共高层,而且级别果真如李建军所言“极高级别的人”,否则温家宝不会亲自批示。但也随之牵出了一系列问题:此高层究竟为何人?出于何种目的举报宋林?贺国强为何两次叫停对宋林的调查?李建军的爆料缘何一直未引起足够重视?现如今已经病恹恹的周永康为公众铺就了一张常委落马的路线图,那么下一个常委级别高官的落马会否也从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副部级官员开始呢?各界拭目以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18日13:18 | #1

    担心什么打击报复啊,自己的幕后老板不发话,举报的人有胆子再跳出来么?这些都是权斗的惯用招数,举报者不过就是想要推挤掉宋林,自己上位者的一枚棋子罢了,跟反腐无关。就好像之前三峡的两位,被举报的情况,多数都是两位高层内斗引出来的产物,互相拆台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