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乌克兰,乌克兰(1-2)

本来坚决不想再写乌克兰的事情了。乌克兰已经够倒霉了,我不想做乌鸦嘴。无奈乌克兰还就是事多,想不写都躲不过。

我一向对基辅临时政府的智商不看好。没想到智商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这几天的进展证实了我的看法。但基辅也是没有办法,本来想藏拙,但普京阴招连连,基辅明知缺乏政治智商和实力,也只好出臭招接招。

克里米亚之后,西方政界也舆论对普京口诛笔伐,一时间口水仗打得硝烟弥漫。经济上,西方倒是雷声大,雨点小。与其说是认真的制裁,不如说是不死心的滋扰。 西方撤资对俄罗斯经济有影响,但要是普京在出手之前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影响,那就不是普京了。还是那句老话,俄罗斯经济已经高度依赖能源出口,而西方最不能 制裁的恰恰就是来自俄罗斯的能源,西方在近期内没有能力实行有意义的经济制裁。奥巴马反复吓唬普京,你这么干是有后果的,但总也拿不出后果来,正是因为缺 乏着力点。从长远来说,美国的页岩油气和加拿大的油砂油具有取代俄罗斯油气的潜力,但这是长期的事情,对乌克兰现状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但是普京也焦心。冷战结束后,欧洲安全局势有了决定性的改观,这不仅对西方是冷战红利,对俄罗斯也一样。无奈西方贪心不足,不断蚕食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 围,不仅“吃掉”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还“吃”到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来了。苏联瓦解了,俄罗斯衰落了,但还没有衰落到只有坐视的地步。事实上,普京在格鲁吉 亚和克里米亚的动作可以比作清王朝赵尔丰入藏和徐树铮入蒙,这是战略上处于颓势中的绝地反击,在战术上是成功的,但在战略上于事无补。普京做到的只是暂时 制止了对俄罗斯利益和势力范围的进一步侵蚀。俄罗斯不需要第二次冷战,不需要与西方对立。俄罗斯的复兴需要一个宽松的国际环境。

另一方面,克里米亚回归不易,俄罗斯绝不可能再次放弃。但这会长期成为西方敲打俄罗斯的着力点,也可能成为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阿尔萨斯-洛林。与法国和 德国不一样,尽管俄罗斯今不如昔了,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实力还是高度不对称,乌克兰用武力夺回克里米亚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但乌克兰全面导向西方、甘当 北约的前线国家,这对俄罗斯依然是高度不利的态势。二战东线最激烈的战场很多在现今俄罗斯与乌克兰边界附近,基辅、库尔斯克、哈尔科夫,都在这里。拿破仑 要千里进军莫斯科,希特勒的出发线推到波兰,但要是北约如果兵不血刃进驻这里,这将俄罗斯历史上潜在敌人离莫斯科最近的出发线,东经最远实际上已经到莫斯 科背后去了。俄罗斯的安全态势从来没有这样严峻过。俄罗斯不能坐视乌克兰导向西方。

基辅罗斯是俄罗斯的精神故园,乌克兰对俄罗斯有特殊意义。对于俄罗斯来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应该”重新联盟,其他加盟共和 国正好“甩包袱”。但事与愿违,乌克兰反而在离心的路上越走越远,2013年底开始的动乱把乌克兰在去俄罗斯化的道路上推得最远。在乌克兰动乱前期,俄罗 斯一直避免插手,意图避免民族仇恨,还希望最终把乌克兰拉回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事态变化显示,这已经不可能了,于是普京退而求其次,确保克里米亚不会随着 基辅一起被划入西方势力范围。但要保住克里米亚和俄罗斯的西部边境安全,俄罗斯还“需要”东乌克兰。如果基辅已经无可挽回地滑向西方,那至少要保证俄罗斯 的西部实质边界尽可能深入东乌克兰。

事实上,东乌克兰也是俄罗斯影响深厚地区。这里不仅俄语族群庞大,经济上也与俄罗斯千丝万缕。不过这里不像克里米亚,俄语族群在总体上并不占绝对多数,俄 语人数占多数的地区也不一定连片。克里米亚在地理上很独特,这个半岛与大陆的连接咽喉部很短小,容易切断,容易干净利落地独立。东乌克兰不一样,即使要搞 克里米亚的名堂,也不容易做到干净利落,太多藕断丝连、犬牙交错了。

普京要在这里做到的是:制造动乱,迫使基辅失控,但不一定实质性地走向独立,或者与俄罗斯合并。 除了地理上的“不便”外,俄语族群不足以保证公投走向,弄巧成拙就太难堪了。从事态的实际进程来看,普京也没有重演克里米亚的意思,否则应该在顿涅茨克、 斯拉维扬斯克等地成立独立共和国、要求公投的时候,立刻假借当地人的口,要求尽快公投,制造既成事实。

东乌克兰有俄罗斯情报局和特种部队人员的“黑手”吗?没有才怪了。但事端都是俄罗斯的捣鼓才出现的么?相信这话那才叫图样图森破了。在基辅的示威和夺权的 反对派代表的是西部利益,对东部利益不仅无视,而且鄙视。东部不仅在经济利益上受到挤压,在文化上也受到排挤。基辅临时政权最愚蠢的决定就是废除俄语的官 方语言地位。基辅议会里曾短暂挂起来的班杰拉画像进一步增加了东部的离心感。班杰拉对于俄语族群来说就像希姆莱对犹太人一样可憎。东部绝对有离心的民意基 础,并不需要多少煽动。在日内瓦关于乌克兰的四方会谈前,基辅基于恢复对东乌克兰的控制,至少要做出强势的态度,这样在谈判桌上还有话语权,这是基辅基于 发动“反恐作战”的原因,但这正是基辅的愚蠢之处。

恐怖主义攻击是少数人对无辜民众的无差别攻击。东乌克兰武装分子或许在基辅看来是非法武装分子,但他们并不无差别攻击一般平民,把他们划入恐怖分子行列, 无疑是愚蠢的。既不足以为军事行动正名,也把本来可以争取的人推到对方去了。要知道,东乌克兰的乌克兰族裔比例可是比克里米亚高多了,大部分地区俄语族裔 不过25%,只有少数地区过半。但不管什么族群,这里的人们在经济上、文化上都更加接近俄罗斯。吧东乌克兰打成恐怖主义当道,无疑是为渊驱鱼。

东乌克兰的局势早已超过地方警力能够恢复秩序的程度了。但在反对派夺权成功后的狂热中,基辅临时政权匆忙解散了“金雕”特警部队,并以非法镇压、枪杀罪名 开始惩处前警务人员,事实上瓦解了警察中最精锐的机动力量。军队也靠不住,且不说由于常年经济困难造成的训练、指挥松懈,军种俄语族群也不会对镇压族人起 劲。即使不算这个因素,正规军镇压自己国家的老百姓总是心虚腿软的。果然,乌克兰军队的坦克和装甲车开进东乌克兰时,遇到民众拦堵,很多被迫折回,甚至有 一部分被民众“缴获”,换上俄罗斯旗帜,加入了武装分子的行列。

但基辅临时政权似乎决心一蠢到底,出动米-24武直和米格-29战斗机,低空掠过,似乎是想恫吓地面的民众。如果民众敢于站立在轰鸣的排山倒海般开过来的坦克面前,还会怕天上的飞机吗?这只有进一步增强离心力。

乌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进一步增加了基辅在日内瓦会谈中的弱势。俄罗斯提出,乌克兰应该实行联邦制。实际上,普京想要的是高度自治的邦联制,最好比香 港特区还要自治。如果我是普京,我心目中的乌克兰高度自治邦联制最好连基辅在东乌克兰的驻军权都没有,东乌克兰有自己的警察和外事权(相当于香港)。这当 然不一定会实现。但现实地说,基辅给予东乌克兰更大的自治权已经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了,亚努森克在顿涅茨克也就此允诺,只是基辅的允诺是否能得到东乌克兰的 买账,这是一个问题。

对于欧洲和美国来说,乌克兰的局势要尽快稳定下来,经济尽快恢复起来,俄罗斯的合作必不可少。对于俄罗斯来说,在乌克兰的联邦制/邦联制问题上与西方合作,争取最有利结局,并促成西方事实承认克里米亚现状,这是日内瓦会谈的目标,也是拉弗洛夫到北京试图拉上中国的动机。

那基辅试图在日内瓦会谈中得到什么么?或许很多,但问题是,似乎谁都不理会基辅想要什么,就像日俄战争中的满清一样。乌克兰在5月即将大选,选举“革命” 后第一任总统。对于这样重要的选举,除了季莫申科,现在都不知道还有什么人参选,大家竞选的情况如何,竞选纲领是什么。季莫申科一如既往地弱智。她算反对 派(现在的当权派)中执政经验丰富的了,其他政治领袖就更加可想而知。乌克兰的问题空前复杂,经济上一团浆糊,政治上一盘散沙,文化上“人格”分裂,思想 上六神无主,季莫申科或者比她还不如的人上台而能把乌克兰带出困境,实在是不看好。

联邦制或许逃不掉了,争取不至于邦联制,但这是一个宪法问题。事实上,乌克兰现在最大的另一个问题是新宪法。反对派允诺,大选的同时将颁布新宪法,亚努森 克在顿涅茨克也允诺,新宪法将更多考虑东部利益。但宪法修改是一个严肃认真的事,还有一个月不到,要推出一部保证乌克兰长治久安的新宪法,难于上青天。但 缺乏这样一部新宪法,要平息东部的离心倾向和重建乌克兰的政体,更是难于上青天。

乌克兰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进入无政府状态。基辅对东部当然已经部分失控,对其他地区也谈不上有效统治,地方上更多地在依靠惯性而继续运作。在无政府状态下出兵镇压离心势力,这是豪赌。亚努科维奇就是坚持不镇压好几个月,到最后顶不住了,开枪镇压但造成更加强力的反弹,最后差点死无葬身之地,只有出逃俄罗斯。基辅出兵会是什么结局,现在还不好预测,但看来不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出兵镇压要是失败,对基辅临时政权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西方的经援口惠而 实不至,不过在缺乏统一、有确切合法性的基辅政府之前,西方也对大撒把挥金心有顾虑,毕竟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其实,乌克兰最大的问题不在东部,而在基辅。 稳定、可持续、统一的政治架构不能建立,政权的合法性不能建立,东部的离心将继续。东部“武装割据”久了,倒真有可能搞成事实独立了。乌克兰看来还不会消 停。

BBC报道,在日内瓦会谈上,俄罗斯、美国和欧盟外长都表示,各方已经对在乌克兰降低冲突的步骤达成一致,这个协议将使西方避免对俄罗斯采取进一步制裁。各方表示,非法武装分子必须解除武装,必须从非法占领的政府大楼中撤出,所有人都将得到大赦。欧安会(OSCE)将监督执行。俄罗斯外长拉弗洛夫强调,乌克兰的问题必须由乌克兰人解决,拖延已久的修宪要尽快启动。美国国务卿克里则提出东乌犹太人被要求登记,另一方面赞扬了基辅政府的克制。欧盟外交专员艾希顿表示协议规定的步骤都是现实可行的,而且应该尽快推行。

有意思的是,参加会谈的乌克兰外长没有说话,或者说了但是没有人听,尽管基辅的作为或者不作为才是乌克兰局势回归稳定的关键。在这一点上,拉弗洛夫是对的:乌克兰的问题必须由乌克兰人解决。

前有克里米亚,现有东乌武装分子蜂拥而起,人们很自然地会问:普京会出兵东乌吗?会借口东乌公投要求回归而吞并东乌吗?事实是,东乌闹腾了好久,但是普京并没有接嘴,纷纷成立的这个那个人民共和国也没有进一步推动独立或者回归公投。这样的事情要做的话,应该趁热打铁,乘乌克兰和西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制造既成事实,但是普京没有,可以猜测他并没有打算吞并东吴。他在观望。

如果基辅向西方一边倒,北约直接进驻乌克兰西部,普京会毫不犹豫地吞并东乌,需要什么借口到时候再找就是了,很可能基辅会送上现成的借口。如果基辅无所作为,就让东乌慢慢用中火炖着。但西方实际上并无驻军西乌的热情,连增兵已经是北约成员的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都慢慢吞吞的,与俄军集结4万大军在乌克兰边境恰成对比。

基辅出动军队进入东乌的动机不清楚,但显然欠考虑。在对国家机器缺乏有效掌握的时候,擅动国家机器是犯忌的。果然,精锐的第25空降旅被派往东乌,但非但任务执行不力,还有重型装备落入反对派之手,甚至有未经证实的变节报导。据说图契诺夫已经下令解散第25空降旅,有关人员送交司法审判。不知道他还有多少精锐部队可以解散?至于克里对基辅政府的克制的赞扬,不知道这是冷笑话,还是无耻?有多少国家派米格-29战斗机和米-24武直从儿童游戏场超低空掠过恐吓居民?

美国对乌克兰局势的处理很有意思。一方面从克里到奥巴马,不断威胁俄罗斯“要有后果”,另一方面又没有像样的制裁拿出来。对乌克兰的实质支援更是可笑,空投几包军用食品了事。现在说要向乌克兰军队提供……军服和药品。呃,乌克兰军内发生大面积拉稀了,还是冬天过了,夏装还来不及换?在冷战高峰,驻欧达到30万兵力,现在只有67000人,其中包括德国(40000人),意大利(11000人),英国(9500人),其中可以在乌克兰派用场的只有在德国的第2斯垂克旅、第172步兵旅、第12战斗航空旅和在意大利的第173空降旅,统统投到乌克兰都不可能挡住对面的4万俄军。美国对乌克兰局势的处理实际上和对叙利亚问题的处理一样:声色俱厉,大棒挥舞,但从一开始就没有砸下的打算。好在奥巴马没有在乌克兰像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上那样“划红线”,否则就更加难看了。

克里把犹太人拿出来说事,这个有点蹊跷。东乌并不是犹太人集中的地方。沙俄时代排犹厉害,乌克兰是重灾区,《日瓦格医生》、《屋顶上的提琴师》等都说的这事。70年代苏联开放犹太人对以色列移民,大量苏联(包括乌克兰)犹太人离开。现在东乌到底剩下多少犹太人还难说,武装人员强迫犹太人登记或者面临被驱逐之事除了克里的说法也没有其他消息来源和独立证实,但用排犹说事,是在西方煽动仇恨的灵丹妙药。这事看普京如何应对了。

欧洲的表现没有好到哪里去。艾希顿在广场示威期间很活跃,不断穿梭于示威者和亚努科维奇之间。但是普京强硬之后,根本不理会艾希顿,直接和克里顶上了,欧洲沦落为旁观者和插话者,而不是操盘手。欧盟内部对乌克兰问题的立场不一致。英法都想火上浇油,但德国始终不冷不热。德国当然有俄罗斯能源的考虑,但德国对于这一地区复杂的历史怨结也理解更深。从波兰-立陶宛联盟到班杰拉与纳粹的勾结,德国不是隔壁邻居就是当事者。德国在历史上曾经试图利用俄罗斯与其他民族的矛盾,也尝到过反弹的滋味,知道卷入太深的坏处,更知道万一背上这个包袱的话,最后“赞助”还是要出自德国的腰包。西方在日内瓦同意对俄罗斯的中止进一步制裁,与其说是对俄罗斯参加对话的肯定,不如说是西方自找台阶,因为叫唤了这么久,都没有像样的制裁出台。

回到基辅。5月23日就要大选了,但图契诺夫应该做的实在不是派兵到东乌镇压,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作为空头司令,他应该明白手中其实无牌,无牌就要按照无牌的打法。他应该亲自到东乌与反对派面对面会谈,这是鸿门宴,可能会有危险,但这是他政治生命的转折点,谈成或者谈不成,他的政治合法性都得到确立。他应该积极邀请东乌代表参加乌克兰政治改革进程,邀请东乌代表参加修宪进程,邀请东乌人士参加竞选总统。2月22日亚努科维奇与反对派的协议是乌克兰在现状下维持统一的最后希望,广场反对派(现在的当权派)把这个机会破坏了。5月23日的大选和修宪是下一个维持统一(但已经极大改变)的乌克兰的最后机会,但看来图契诺夫没有能力或者意愿把握住这个机会。

日内瓦协议规定东乌武装人员解除武装,撤除政府大楼,俄罗斯在赞成,但这实际上是一纸空文。俄罗斯本来就没有公开支持过东乌武装分子,基辅没有能力解除武装分子的武装和确保他们撤除政府大楼,欧洲(或者欧安会)除了监督,也没有实力手段实施协议规定。日内瓦没有谈到维和部队的问题。对于主权国家,容许维和部队进驻是十分丢面子的事情,但考虑到基辅对乌军缺乏控制,这也是实力维和的唯一现实途径。问题是,乌军或许对镇压东乌不起劲,但对外国武装部队进驻乌克兰或许有不同想法。更重要的是,谁有资格派驻维和部队?

传统上,欧美和西方“中等国家”是维和部队的大头,像加拿大、挪威、澳大利亚等国军队。这些国家容易被承认为中立国家,而美国、苏联/俄罗斯的利益遍及世界,几乎不可能中立,所以通常默契退出维和。但考虑到欧盟在乌克兰动乱中的作用,欧洲国家和亲近欧美的国家都丧失了中立地位,很难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维和部队。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持中立立场,但中国对于卷入乌克兰问题没有热情,并不一定会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世界上也鲜有具有足够中立地位而又受到各方足够尊重的国家有资格出动这个维和部队。乌克兰维和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

说到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没有立场就是中国的立场。普京试图拉上中国,俄罗斯用降价30%的天然气引诱中国,但中国不哼不哈。在这个时候,中国要特别注意,不要刻意打造中俄攻守同盟。对于各方的糖衣炮弹,糖衣统统笑纳,炮弹统统奉还。俄罗斯有俄罗斯的利益,俄罗斯的目的在于重建超级大国地位,普京先前对中俄油气管线的出尔反尔无不出自这样的考虑。中国不需要落井下石,也谈不上抱团取暖。按照自己的脚步走,以不变应万变。普京似乎收到中国的信息了。

日内瓦协议当然是一个好的开端,但开端只是开端,还有艰难的中途和最重要的终点。东乌各方是否买账,还是一个大问号。OSCE可以到东乌去监督协议执行情况,但东乌武装分子也可以不让他们进来:“我们本来就不是协议的一部分,谁代表我们了?”在克里米亚,OSCE的观察员就被挡驾。俄罗斯尽可以两手一摊:“我们不是一直在说,我们与东乌武装分子无关吗?我们影响不了他们啊。”有意思的是,普京说到,在克里米亚,俄军就在地方武装的背后,西方把这解读为俄军直接参与克里米亚行动了。不管俄军是否参加(个人认为是参加了),普京的说法是能够自圆其说的:克里米亚本来就有俄罗斯驻军,俄军在克里米亚,就可以认为是站在地方武装的背后。普京并没有自相矛盾,但这是题外话了。基辅和西方也两手一摊:“俄罗斯支持东乌,没有诚意,我们有什么办法?”说不定,日内瓦谈了等于没谈,只是大家在找台阶下。最后该干嘛还干嘛。老话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对于乌克兰来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还没有看到前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和尚
    2014年4月18日03:53 | #1

    大五毛又发文了,你的主子知道吗?

  2. 2014年4月18日16:15 | #2

    五毛大概不知道俄狗占去我国多少土地
    还整天帮吹, 没下限到极点 ,

    没办法 , 五毛的主子就是俄狗培植的外来势力政权,
    已经在我中国横行霸道60多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