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彭博编辑披露万达背后的前常委

彭博新闻社拒绝刊发一篇关于中国首富万达集团王健林的调查报道后该社已经有三名员工离职。据接近此事的彭博社员工透露,那篇被扣押的文章揭露了中国顶级富豪王健林与中国一些高层领导家族之间的联系。在王健林公司中持有股份的,除了此前彭博通讯已经有报道的现任常委的姻亲之外,还有一位已经退休的政治局常委的家人。

彭博社的主要营收来自彭博终端的销售,而中国则是彭博的重要市场,2012年6月,彭博发表了一篇关于现任常委家人的调查报道,此后,彭博终端在中国的销售锐减,彭博的网站被屏蔽,彭博的记者签证也遇到麻烦,并被排除出部分的重要发布会。

上述报道后,彭博通讯社的在香港的调查新闻团队根据公开的公司注册文件,继续对围绕着王健林的这些政要股东进行调查,有了许多新的发现。但这篇报道最后被以技术性理由搁置。

去年11月,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几家新闻机构发表文章,援引未具名彭博员工的话称,由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总编温以乐(Matthew Winkler)领导的高级编辑团队担心公司被踢出中国,温以乐(Matthew Winkler)否认了自我审查的指责,并称该报道没有被弃置不用。

参与撰写这篇未发表调查文章的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同时也是2012年习家族财富文章的主要作者,在关于前述争议的报道于11月发表后不久,他离开了彭博新闻社。今年1月,他加入了《纽约时报》。

彭博资讯公司(Bloomberg L.P.)是彭博新闻社的母公司,其董事长高逸雅(Peter T. Grauer) 上个星期在香港亚洲协会(Asia Society)谈到了彭博金融终端的中国市场。

他认为彭博新闻社应该更加专注于自己的根本使命,去提供商业新闻,而不是撰写其他方面的文章,他并没有提及任何具体的报道。“你们都知道,我们有时偏离了这个主题,发表了一些可能需要重新考虑、本应该重新考虑的报道。”

本•理查森(Ben Richardson)在发给一个专注于新闻界变动的英文博客罗蒙内斯克的一封信中说,“我离开彭博的原因是公司对大连这篇报道处理不当,也因为公司在国际新闻界发表了误导性的说明,而且高管贬低了我们这个尽心竭力完成高难度报道的团队。”

对这个过程,他描述说,“毫无疑问,我看到的最终版本被大幅删减,剔除了主要内容,以至于可以被看成一篇有关“一个破产的连锁电影院”的文章,这篇文章在有大量高层人员参加的电话会议上被单方面弃置,在此之前,花了几个月时间撰写文章的记者们都没有机会审核稿件。”

由于保密协议的原因,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和本•理查森(Ben Richardson)不可能在其他媒体或者自己的书中发表这一报道。

理查森发给罗蒙内斯克的电子邮件写道,“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如果讨论这个问题,就会面临法律后果,现在依然如此。这意味着高层可以肆意编造他们自己版本的故事。可以这么说,你在《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看到的报道是公正的总结。”

据知情人士,彭博通讯社的这一团队根据公开的公司注册文件发现,除了许多疑似代表高官的代持者外,目前可以确认的是,一位退休常委的家族也是王健林公司的股东之一。

本•理查森的TWITTER点出了此人的名字,此人是一位曾在福建和北京任职的退休常委。

有美国同行向理查森提出,彭博社是否可以回避敏感的调查报道,尤其在中国这样的庞大的国家中,满足于做普通的财经新闻。

本•理查森通过TWITTER解释说,“问题是,在中国这几乎不可能。当你想报道这个国家最富有的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股东中有大人物的亲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