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韩国游轮沉没疑与人为过失有关

韩国珍岛——船长是最先逃离的人之一。船上的44个救生筏只有几个派上了用场。渡轮向一边倾斜并开始下沉,将数十名学生带入水中,相关人员却通过广播指示数百名乘客“留在船内等待”。

周三沉没的韩国渡轮的通讯官员姜海成(Kang Hae-seong,音译)躺在病床上说,“我多次告诉人们保持冷静,原地等待一个小时。”他还表示,他不记得曾参加过疏散演习,当出现真正的紧急情况时,“我来不及查阅疏散手册。”

“岁月号”(Sewol)渡轮倾覆并沉入韩国西南端蓝灰色海水,这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然而,在这段时间里,船上的475人中只有179人获救。截至周四晚间,确认的死亡人数达到了25人。

救援人员遭遇了糟糕的天气,找到271名下落不明的乘客——大多数是学生——的希望越来越小,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韩国这场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灾难是人为错误造成的。

海岸警卫队的地方负责人金洙贤(Kim Su-hyun,音译)周四告诉记者,船长李俊石(Lee Jun-seok,音译)面临渎职指控,因为他抢在大多数乘客之前弃船逃走。周四,负责讯问李俊石的海岸警卫队官员表示,他们正在查核可能的刑事指控。警方则表示,他们正在调查船长是不是乘救生筏逃走的,只有少量救生筏派上了用场。

周四,李俊石在记者面前短暂露面时表示,“我无法抬头面对乘客及失踪人员的家人。”

但他没有澄清,这艘6825吨的渡轮为什么会在沉没之前向一边急剧倾斜,船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无法逃生。

对于一些海事专家来说,船长的弃船决定和船员的应急表现似乎重现了意大利“协和号”(Costa Concordia)游轮事故中的问题,该游轮于2012年触礁,导致32人遇难。

宾夕法尼亚州纽敦的事故调查员小詹姆斯·T·雪利(James T. Shirley Jr)表示,在渡轮慢慢沉没的两个半小时里,船员“绝对有足够的时间帮助大多数人逃离”。

“我不明白,船员为何会指示乘客待在船里,”雪利说。“我觉得,他们即便不做别的事情,至少也该让乘客穿上救生衣,跑到船舱外面。这样的话,就算船沉了,他们至少也可以穿着救生衣去面对冰冷的海水。”

Nexus咨询集团(Nexus Consulting Group)的海事安全专家威廉·H·多尔蒂(William H. Doherty)上校表示,这艘韩国渡轮“的安全训练明显非常失败”,这种失败可能是由高级船员及韩国监管人员造成的。多尔蒂曾指挥海军船舰及商船。

“向该船发放安全认证时,他们必须确认船员都受过训练,”多尔蒂上校说,他指的是通讯官承认未曾参与疏散演习。“你必须确认,船员接受过处理各种紧急状况的训练。”

乘客的主体是檀园高中(Danwon High School)的325名学生,这本是他们热切期待的一次旅行,是他们进入为全国高考而刻苦学习的一年之前,最后的一次娱乐机会。周二晚间,在渡轮驶离仁川港前往度假岛屿济州岛后不久,学生们为庆祝此行在甲板上点放了烟火。

据幸存者透露,当船开始倾斜时,学生们刚吃完早饭,正在自由活动,他们在各层船舱漫步,还在甲板上拍照。

幸存者说,紧急情况出现之时,许多学生仍然在第三层,也就是餐厅和游戏室所在的地方。

“我不记得登船前有人对我们进行过安全指导,”金秀彬(Kim Su-bin,音译)说。这位16岁的檀园高中学生在船下沉时爬了出来,之后跳入水中,由此得救。“救生衣都在四层,那层是卧舱,但那些下沉时呆在三层的人没有救生衣。”

调查人员称,“岁月号”在开始倾斜的时候似乎曾向左急转弯。他们说,它的航线一直与往常的路线稍有偏差,船长李俊石似乎曾尝试把它调整过来。目前尚不清楚他为何会在以水流湍急闻名的水域尝试这种转弯,以及这次转弯为何会使船身发生倾斜。

幸存者说,墙和地板似乎交换了位置,渡轮内一片混乱。瓶子和碗盘都掉了下来。渡轮的楼梯发生严重扭曲,根本无法通行。乘客也被甩到另一边。在渡轮餐厅打工的大学生宋志哲(Song Ji-cheol,音译)说,托盘和汤碗都打翻了。

他说,“突然之间,我们沉到了水下。我试图抓住桌子,但桌子也在移动。”

一些幸存者说,在这个过程中,灯全灭了。

“船身开始倾斜时,我听到砰的一声,以为那是学生撞上了舱壁,”韩熙敏(Han Hee-min,音译)周四在安山市的一家医院里说,“我穿着救生衣,所以浮了上去。有些朋友抓住我的腿,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安山在首尔南边,是檀园高中的所在地。

有人用智能手机录下低分辨率的视频发给了亲属。这段视频显示,受惊的乘客蜷缩在一个房间的角落里,一个声音在船上的内部广播中呼吁大家“留在舱内等待,舱内更安全”。16岁的权姬赫(Gwon Ji-hyuck,音译)说,他也听到了那个广播。

16岁的学生韩相史(Han Sang-hyuk,音译)认为,失踪人数这么多,原因是渡轮船员引导不力。他说,呆在舱里和挤在狭窄走道里的乘客不大可能逃出来。

海难调查人员、国际拖船协会(International Tugmasters Association)主席阿兰·洛因德(Alan Loynd)拒绝直接评论船员的决定。但是“一般情况下”,他说,“如果渡轮开始倾斜,我是不会待在甲板下面的。”

渡轮上的通讯官员、32岁的姜海成说,事发之时,他和另一名船员不得不迅速做出决定。他说,他们认为如果乘客出于恐慌而匆忙逃跑,事情可能会更糟。

檀园高中学生申成熙(Shin Seong-hee,音译)是遵守指令的人之一。她在发给父亲的短信中说,船员告诉她“在船上走动会更危险”。

父亲回短信说:“我知道救援人员正在赶往现场,但是你为什么不想办法逃出来?”

“不行,因为船身倾斜得太厉害了,”她用短信回复说。她的姐姐把这条短信拿给记者看。之后,再也没人听到申成熙的消息。

有些幸存者讲述了船员的专业风范和自我牺牲精神。爬出船舱跳进水里的檀园高中学生金秀彬对朴智英(Park Ji-young)表示了感谢。这名船员当时一直在安慰学生,还在没穿救生衣的情况下帮助学生逃生,并且留在了最后。周三,人们发现这名船员已经遇难。

周四,当朴槿惠总统来到珍岛的一个体育馆时,一些家长大喊,“把我的孩子活着带回来!”该体育馆已被当地官员用作安置悲伤家属的场所。朴槿惠承诺将“所有可用的资源”投入营救,并承诺“彻底调查并严厉惩处事故责任人”。

韩国主要的保守派报纸《朝鲜日报》(Chosun Ilbo)在一篇社论中指责朴槿惠政府“乱作一团”,虽然该报基本对朴槿惠政府持支持态度。

“首先,人民一定会深深地觉得,韩国是一个不重视人命的国家,”该报表示。“数百名乘客与船一起沉了下去,船长和大多数船员却活着逃了出来。”

61岁的船员全永俊(Jeon Young-jun,音译)说,事发当时,轮机长让他的团队立刻弃船,这与发给乘客的广播指令完全不同。

“同事和我都确定,不赶紧出来就会死,因为我们知道,如果船身倾斜到了48度左右,那就非常危险,”他说。“当时根本想不到其他事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