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国师”浮出水面:非同寻常的敛财术

随着中石油窝案的进一步挖掘,周永康最信任的一位离奇“国师”级人员浮出水面——曹永正!财新记者在本文中揭秘了“奇人”曹永正非同一般的敛财术······

20140419_994c2710ce69b4ee126b03SDhfafcxlp

戴眼镜者即为曹永正

4月的杏花开遍陕北吴起县绵延起伏的山间地头,红色抽油机夹杂其间。这个具有红色传统的陕北县城,如今是西北石油重镇,汩汩流出的石油“黑金”成为了当地的经济支柱。

自打2013年8月底中石油反腐风暴刮到长庆油田之后,越来越多在吴起工作的油田工人知道了一个名为“王台作业区”的合作区块的存在。在一线工人的口耳相传当中,有来自“上面的人”分食着这里的石油产量,但来者姓甚名谁他们不得而知。

这个藏匿在吴起作业区和新寨作业区当中的合作区块,自从2006年开始在第三采油厂内部的账本中“有名有姓”地存在着。该合作区88%的产油收益被纳入一家名为“年代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年代能源)的囊中。

有知情人士称,王台合作区的区块产量高、稳产时间长,投资少,回收期短。2013年8月案发前,年代能源一共拿走7亿余元的收益。

吴起县的行政辖区内有吴起、新寨、桐寨三个采油作业区,皆隶属于长庆油田产量最高的第三采油厂。第三采油厂的采油井站大多地处黄土高原和戈壁大漠,自然环境恶劣,但2012年年底,该采油厂凭借436万吨的全年产量成为中石油的第三大采油厂。

即便生产条件艰难,长庆油田成为中石油重点打造的“西部大庆”。2003年至2013年,即中石油落马高管王道富和冉新权先后执掌的十年间,长庆油田成为了中石油的增产明星。从2003年到2007年,长庆油田就实现了年产量从1000万吨到2000万吨的大跨越;而跃上3000万吨/年和4000万吨/年的台阶,更分别只用了两年。2012年,长庆生产的油气产量创造4505万吨的新高,一举超越大庆油田的4330万吨,成为国内产量最大的油气田。2013年,长庆油田的油气产量首超5000万吨。

虽然油气储量和产量增长迅速,但业绩荣耀是建立在众多一线员工的埋怨之上的。有多名长庆油田员工向财新记者表示,在冉新权治下,为了产量业绩的突飞猛进,无节制地进行掠夺式开采,漠视基层工人的福利保障。

遭到长庆人诟病的,还有像王台合作区这样不为人知的桌下交易。多个油田合作区块所涉及的利益输送,成为王道富和冉新权落马的悬梁之剑。

“吴一联”里的秘密

从吴起县北郊的后大桥出发,向西行约十公里,在杨城子村和王台村之间,有一条柏油路通往山中,连接着众多井场、转输站和增压点。位于半山腰的吴一联合站(当地人称之为“吴一联”),是临近作业区的重要枢纽,承担着新寨作业区和吴起作业区部分原油的处理和外输任务。

吴一联合站里,设置有专属王台作业区的泵房和计量间,还有个王台值班室。年代能源安排了四名女“临时工”在这里轮班,她们唯一的工作内容就是每隔两小时抄一次王台合作区流量计的读数,每天填报一张名为“长庆油田分公司原油计量交接凭证”的单据,写明王台合作区的全天流量交给采油厂。

吴一联的员工表示,王台合作区的产油全部经由这里,有专门的流量计计量着从各个归属王台作业区的油井汇集过来的产量。这些油在吴一联完成计量之后,便汇总到大油罐里不再区分油的来源,而后向外输送。

从吴一联再往山上走数百米,是“旗12-30”井组。“虽然没有在门口挂着牌子,但这里的5口井都属于王台合作区。实际上,吴一联井区的12口井有11口都是他们的,”在井场中干活的工人向财新记者表示,王台作业区井场里的工人都是长庆油田的员工,合作方年代能源仅安排一两个人负责“交油”(即填报产量),长庆油田及采油厂进行核算之后,钱就打到年代能源的账上。

就他们所知,王台合作区的项目属于托管形式,作业区经理曾由新寨作业区的一名副经理兼任,每年的产量有十几万吨。据财新记者不完全统计,除了“旗12-30”井组,吴起作业区中的“旗4-45”“旗2-45”“旗6-33”井组都属于王台合作区的范围。

财新记者获取的长庆油田第三采油厂生产数据显示,王台合作区中共有310余口井,日产量380-450吨不等,若按照每日415吨的中间值计算,该作业区的年产量达14万-15万吨。按照近三年的国际原油价格水平,王台合作区的年采油收入达到7亿元人民币左右。

中石油区块的对外合作通常采取的是产品分成合同形式,由合作方进行勘探开发前期的投资,打出油之后再按照权益比例进行分配。财新记者获悉,中石油与合作方年代能源的分成比例为12:88,即采出的原油按国际油价由中石油收购,合作方分得88%的收入。

知情人士指出,年代能源的合作油井在王台作业区成立之前,就是已经产出油且产量较好的地方,仅需扣除各种税费和生产操作费用,以及为弥补油井自然递减的措施费用。

“他们甚至都没有投资,而是把合作期提前一年,多出来那一年虚假的分成收入就算作投资了。年代能源只需要定期结算取钱,主要是采油三厂来管理和作业。”该知情人对财新记者说。

王台值班室的员工称,在这里负责抄表交油的四名员工都是年代能源开发公司聘用,由一个名为刘海斌的人管理,但连劳务合同都没签。除了刘海斌和她们四人之外,从未见过任何来自年代能源的人。据财新记者了解,2013年7月到11月期间,四个人的工资一度都发不出来,后在12月由长庆油田接管之后,才发放被拖欠的工资。

拿不到工资的员工们并不知道,聘用她们的年代能源正是在去年夏天掀起的中石油反腐风暴中遭到查封。

覆灭的“年代”

工商资料显示,年代能源注册地在新疆乌鲁木齐,于2006年10月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人股东为北京年代投资有限公司(出资3500万元)和四川年代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50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的技术咨询服务,项目投资、开发、咨询,货运代理,煤炭开采技术等。

年代能源的实际控制人为曹永正,2012年1月,公司的法人代表由曹永正变更为曹永平。曹永平为曹永正之弟,1965年11月生,高中学历,身份证上显示其居住地在山东青岛。

公司年检信息显示,年代能源2012年年末的长期投资额为7.49亿元,资产总计13.6亿元,负债1.82亿元,未分配利润11亿元;2012年累积的投资收益为2.7亿元。

根据财新记者获取的一份资料,长庆油田与年代能源针对王台作业区项目,成立了“长庆油田公司王台石油合作开发项目联合管理委员会”。在2010年召开的一次联合管理委员会会议中,出席会议的人员包括曹永平、长庆油田公司副总经理李安琪、长庆油田对外合作部部长唐家青、长庆油田规划计划处副处长张兴安、长庆油田财务资产处副处长曹玺、长庆油田第三采油厂厂长郑明科、第三采油厂总会计师王清洪、第三采油厂财务资产科副科长伍志萍等。

据知情人士透露,审计人员早在2013年6月就已进驻长庆油田,针对油田合作区块的问题进行调查。6月29日,伍志萍在位于银川的第三采油厂厂部被带走,送至湖北宜昌关押,或与其深度参与的王台作业区合作项目有关。第三采油厂厂部的多名员工目睹了带走过程。

“长庆油田与年代能源所签署的合作协议由伍志萍经手,案发之后在她家中搜出巨额现金和账户资产。”知情人士称。

同样出席上述会议的长庆油田规划计划处副处长张兴安,也于2014年2月中旬跳渭河自杀,原因不明。该案件已得到咸阳市公安机关人员的证实。案发当日张兴安刚从外地乘飞机回到西安,在接驳机场高速的渭河大桥上坠下。

长庆油田公司规划计划处是负责生产建设计划的职能管理部门,主要负责公司生产经营和投资计划的制定,重大投资项目的立项、报批和授权内投资项目的审批、概算审定等工作。

目前,针对中石油腐败窝案的调查还在继续。清明节小长假结束上班后,中石油股份公司对外合作经理部总经理阎存章被中纪委专案组从办公室带走。

“奇人”曹永正

曹永正1959年生于山东青岛,原名曹增玉,后来随父亲所在的新疆建设兵团到准葛尔盆地南缘的鞑子庙,小时候靠父亲在125团的微薄收入过日子,一家九口,十分艰难。

1982年从新疆大学政治系毕业后,曹先后当过党校老师、出版社编辑,后来凭“特异功能”出名,成为新疆超越医学研究所副所长。1998年下海后,他担任过中国西部卫视董事局主席、中食产业集团鲁梅克斯有限公司董事长等。

“单看外表,曹永正与常人并无多大差异:微黑的皮肤,微胖的体态,一副典型的山东壮汉形象。不善修饰的衣着,常能让人想起卡车司机或摔跤能手,加上粗犷豪放的言谈,很难让人相信他也是一介儒生。”据南方周末报道,在1980年代末期“气功热”时,他在新疆以“特异功能”闻名,位列“新疆三大仙”之首。1990年代末“气功热”散去后,曹永正转而专注发展政、商与演艺界高端人群的关系,与多位政法、石油系统的高官结下深厚私交,在一个他精心维系的名流圈里,曹永正被人尊称为“国师”。

人民日报主任记者赖仁琼曾在1994年10月写就的《奇人曹永正》一文中这样描述,曹永正“是诗人,也是作家,是医生、企业家,也是社会学者。他涉猎并达一定研究深度的学科,算起来竟有36门之多”,“他是无师自通的医生,许多大医院束手无策的疑难病症,被他手到病除;他还精通风水,许多海内外的房地产商经他指点秘授,便能依宝地而横发”。

曹永正的特异感知能力和预测功能自打小学三年级就成为了“传说”,“面对一个人、一张成年人的照片、一张名片,或者是一个人经常使用的东西,便可在几秒、几十秒之内,感知此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曹永正定居北京后,找他看病的、预测的、心理咨询的人“最多时从一楼排到七楼”。

文中记述了诸多曹永正的传奇故事:高中时老师在课堂上刚讲完考试复习范围,曹在课后就公布了考题;他的姐姐婚后因不孕症求医多年,在他某天的忽然“感知”后果然发现怀孕……

1993年,曹永正在香港创办“世界名人康复咨询俱乐部”,会费为80万美元,据说报名者有60多人,“其中既有卸位的外国总统、国务卿和大银行家、企业家,以及国际知名的大科学家和艺术家”。入会后,他们每3个月向俱乐部提供一张近照,曹永正据此预测该会员未来100天的事业及身体的详细状况。

曹最为人所知的事迹,是所谓在1993年北京第一次申办奥运会失败的一年之前,即向中央电视台人士准确预测了悉尼将胜出的结果。他在北京此次申办奥运会期间,告知一位准备投巨资在北京搞房产的商人,劝其舍弃买地皮定金,因为北京申奥不成功,投资将难以收回。商人之后视曹为“救命恩人”。

除了长庆油田的王台区块外,2005年,曹永正与原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王国巨在香港成立了中国年代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香港年代),香港年代与中石油分别在2007年8月和2008年12月签署《松辽盆地两井区块石油开发和生产合同》和《塔里木盆地西南喀什北区块天然气勘探开发和生产合同》,在吉林油田和塔里木油田获得合作区块。

2003年3月,曹永正和王国巨又合资成立四川年代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年代),曹永正出资670万占67%,王国巨占33%。当年7月,两人再创立四川西部年代影视基地建设有限公司,由四川年代、四川年代控制的四川西部影视有限公司及成都商报社控制的成都博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持股。

曹永正不仅与前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前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关系密切,一位和他有生意交集的投资界人士称,曹告诉他,北京神秘富商周滨之父曾拍着曹的胳膊对别人介绍,“这是我最信任的人”。

曹永正获得如此信任,最初原因也很简单。2000年前后,周滨父母离异,不久母亲出车祸身亡。周滨的弟弟自此与父疏远。周滨弟弟虽在中石油集团内任职,但性格有些孤僻,不太合群,曹永正对其非常关心,照顾备至,令周父十分感动。

2011年,一位文化商人因一项违禁作品陷入泼天麻烦,花了很多钱疏通关节无效,绝望之时,一位朋友介绍他去找曹永正,说曹手眼通天,一定能帮他把此事摆平。“见面的前半个小时,我以为他是个大骗子,几乎都要告辞。”这位商人对财新记者回忆,曹永正开口闭口就是跟“海子里”谁谁很熟。听完该文化商人的事情后,曹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中央政法委一位官员,半个小时之后,这位官员就出现在曹的家里,然后又是当着他们的面跟某省市的政法委领导通话料理此事。

后来此事果然没有再往下深究,曹甚至没收这位文化商人一分钱。“这事完全是不求回报帮了我,他应该是爱才的人,或者这事对他根本就不是个事。”

之后,两人有了些交往。“曹曾经说过,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那些富豪,不抵我一个小指头。”

神秘的前马厂胡同60号院

据南方周末报道,1992年,曹永正的妻子汪文勤调入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节目部任编导,曹永正则自称“中央电视台特约作家”,夫妇两人在1996年前后离开了中央电视台,1997年入了加拿大籍。

2005年,曹永正斥资一个多亿,在北京买下了前马厂胡同60号院,作为北京年代的总部。

这是一个藏在后海深处的典雅院子,从外观上看只是两栋普通的四层小楼,但走上楼,方知别有天地。1号楼的三、四层,藏有数十间客房,装修奢华程度,超过五星级酒店,服务员均着制服,训练有素,这里是曹永正接待各类来宾的地方――找上门来的有求医问药者,也有形形色色的官员,以及希望接触官员的人。

据北京年代内部人士透露,仅2011年一年,就有四位省部级官员来过前马厂胡同60号院。五六年前,他们还接待过一位来历更大的老者。“老头一过来,曹永正就帮他按摩。”这位曹永正曾经的下属称,曹永正对中医按摩很有研究,至于“算命”,“这些年他不轻易算命了,至少一般人不会帮算,处级以下干部他甚至不会亲自接待”。

伴随着前马厂胡同60号院的车水马龙,几乎是在外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曹永正依靠着政商关系搭建了一个庞大且隐秘的商业帝国,完成了从特异功能人士到超级富豪的转型,在北京、四川和新疆等地涉足石油、房地产、影视甚至农业,财产分散而隐秘。“曹老板尤其和四川官员熟,从银行流水来看,他的财富要是公开,绝对能位居福布斯富豪榜前列。”上述内部人士说。

曹永正的女儿曹禅,是一位音乐剧导演,其2011年导演的音乐剧《时光当铺》进行的全国巡演中,有一站是在成都。当时的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还亲赴成都艺术中心捧场。

据财新网报道,2013年7月,警察查封了年代能源位于北京的总部,银行账号也遭冻结。

此时的曹永正在台湾逃亡。上文所述文化商人彼时恰在台湾旅游,与曹永正相遇道左。“他一直在谈人生,完全没有了以往的气势。”这位商人回忆称,“他总是说什么都是空的,公司、财富都是空的,他鼓励我别放弃搞文学。”

商人当时觉得有些奇怪,从台湾回来后不久,就听说曹永正牵涉进李春城和中石油案,“听说已被有关方面控制”。

消息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年代能源的获利也已被全部收缴,“不只是油田,曹永正所有项目的收益都收缴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