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疆换帅 谁的压力最大?

新疆一直都是中共得政治敏感地域,“封疆大吏”人选备受外界关注。近日,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亲信、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将在今年或明年主政新疆。如果此消息被坐实,则证明新疆目前局势严峻,令中共高层极端不满以至于动手换帅。有观点认为,新疆局势不稳,现任地方书记张春贤理应是压力最大的人。但从目前包括新疆在内的中国全国形势来看,承受反恐压力最大的更应该是中共的公安系统。虽然两会前发生的昆明“3·01”严重暴恐案已告破,但这起案件引发的对中国反恐的思考却远未结束。很多人都想知道,此次事件过后,中国反恐将以哪些方式迎接未来可能出现的严峻挑战。

换帅传闻印证新疆局势严峻

“上相筹边未肯还,湖湘子弟满天山”,这篇在清末诗词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边塞佳作,描写的是晚清左宗棠剪灭阿古柏政权而收复新疆一事。当年威名远播的“左公柳”如今又值新芽,路透社4月17日一则关于夏宝龙将代替张春贤、新疆或换帅的新闻,将这个中国版图上的西北一域又一次推到了媒体面前。

在中国的政经版图中,新疆一直占据着特殊重要的位置。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新疆经历了剧烈的社会变迁,但是民族冲突的存在一直未有改变。近年以来,新疆暴恐活动越来越频密,据官方统计,2012年新疆发生暴恐案件190余起,比上年大幅增加,其中“独狼式活动”的个体暴恐活动趋多,参与者多为80后90后,且文化程度不高。而2013年10月28日发生北京天安门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导致5死38伤,因为地点敏感,更是令人震撼。

路透社的报道引述知情者透露,“夏宝龙是今、明年接手新疆的主要人选。”消息还说夏宝龙可能于“2017年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就中共的吏治风格来看,如果中共已经动了对新疆换帅的决定,当机立断的可能性更大,不应该还有拖拖拉拉到明年之说。当年的乌鲁木齐7·5事件,让“新疆王”王乐泉“败走麦城”。如今新疆局势严峻,让外界对新疆换帅的猜测愈来愈热,但关于明年换帅的说法,或许更多的是对中共高层意图的一种揣测。

夏宝龙与习近平曾经有4年的直接上下级关系。2002年习近平调任浙江任省委书记,夏宝龙则于2003年调任浙江做其副手,2007年习近平调任上海任市委书记,但由于两地接壤,区域经济紧密相连,习、夏二人交流也非常频繁。夏宝龙2012年当选中共中央委员;当年底,接替赵洪祝,成为十八大之后被新近提拔为浙江省一把手的习家军一员。

2010年4月上任新疆党委书记的张春贤,在其主政新疆期间不断发生暴力事件,2013年4月巴楚县警民冲突造成多人死伤,6月新疆鄯善县暴动造成35人死亡;特别是当年10月28日天安门撞车事件,以及今年中共两会前夕的昆明血案。有观点认为,新疆暴恐形势严峻,张春贤首当其冲成为压力最大的人。但从目前包括新疆在内的中国全国形势来看,承受反恐压力最大的应该是中国的公安系统。

反恐升级公安系统压力山大

虽然恐怖主义是美苏冷战结束后世界范围内的主要矛盾之一,在中国也已并不鲜见,但3月1日云南昆明火车站发生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却是第一次如此客观而清晰地呈现在中国民众眼前。经过训练的多名作案分子在25分钟内连续砍杀无辜民众,致29人死、143人伤,甚至包括孕妇、学生、小孩和老人。有分析指出,2013年10月的天安门事件标志恐怖活动将在中国长期存在,恐怖破坏已经常态化,中国反恐压力加大。而2014年中国两会前夕发生的“3·01”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亦是重要转折点。

在2008年北京奥运前和奥运期间,反恐曾经是中国公安部门的头号任务。但奥运以后,影响社会治安的警民群体冲突、袭警事件占据了媒体更多版面,吸引了民众的眼球,致使反恐似乎退居次位。但是,昆明事件次将“恐袭”严峻地摆在朝野各界面前,迫使中共重新反思自己的反恐政策。

在国安委被全国人大正式通过之前,全国政协常委陈冀平向外界透露,国安委的运作,将有利于整合力量加强反恐。另外,与此紧密相关的反恐法也亟需跟上。陈冀平还表示,中国政府当前尤其要从思想意识上把反恐工作筑牢,提高防范意识和应急处置能力。昆明暴恐案中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警察在看到有人死亡后还在等上级命令,否则不敢开枪,结果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许多警察也未能幸免。因此,基层治安人员更需进行必要的防恐训练,提高就地迅速解决问题的能力。

4月9日,一身绿色戎装的习近平出现在当晚的央视新闻联播中。当天,习近平视察北京近郊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学院,并为远比反恐特战队“海豹突击队”更高级别的国家级反恐尖兵“猎鹰突击队”授旗。画面中,猎鹰突击队方阵聆听习近平训话,场下一时山呼海啸习近平12字强军目标“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场面,无异于一次彰显中共威慑恐怖主义暴力袭击的誓师大会。同一时期,中国公安部启动武器警械使用专项训练,多个地方的公安系统宣布,民警持枪上街将常态化。

一直以来,在应对恐怖袭击事件中,中国警方奉行的被动式、点穴式的治标之法并不能消除恐怖主义滋生的源头。在恐暴走出新疆,并发展处向全国蔓延的势头之后,对作为反恐主体力量的公安系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面对恐袭,如何积极迎战?中国公安系统明显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