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船员描述韩客轮沉没惊恐时刻

韩国周五拘捕了失事客轮的船长和两名船员,因一位船员证实该船长是最先弃船的人之一。

不在被捕之列的船员Oh Yong-seok接受了《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采访,描述了渡轮倾覆前的混乱时刻。他说,虽然船员确实选择了弃船,但他们也竭尽所能地首先疏散船上乘客。

在营救行动进入第三天之际,船员在渡轮倾覆前最后一刻的表现受到关注。由于营救尚未取得新的突破,近300名乘客仍下落不明,这场悲剧夹杂着人们的失望和困惑。

据当地警方透露,周五下午,一名获救乘客自杀。这名乘客是韩国安山市檀园高中(Donwan High School)的副校长,该校325名学生在出事的渡轮上。这名副校长被发现在珍岛上的一个体育馆附近自缢身亡,沉船乘客的家属就暂住在体育馆内等待救援消息。

沉船打捞工作进展并不顺利,海岸警卫队称,四台大型起重机已于周五晚上运至事发地点,这增强了外界对打捞工作即将开始的预期。

但起重机并没有开始工作,海岸警卫队称,第五台起重机将于周日抵达现场参与行动。官员们说,派遣潜水员进入渡轮内部的计划也屡屡遇挫。

与此同时,截至周五中午,“岁月号”(Sewol)船体已完全沉入水下,立即找到幸存者的希望也随着减少。

韩国海岸警卫队称,目前仍有268名乘客下落不明。随着遇难者遗体逐渐被发现,死亡人数已升至28人。除周三事故发生当天有179人被救起外,至今尚无更多人员被救出。

在檀园高中所在的安山市的一所医院,人们继续在为已经被确认的部分遇难者举行悼念活动。“岁月号”上载有325檀园高中的学生。

Oh Yong-seok目前在韩国西南部城市木浦(Mokpo)的一所医院接受治疗,他在病房外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这位经验丰富的船员证实了调查人员关于事发时掌舵的是三副而非船长的说法。

Oh表示,他们并没有违反规定,当时确实没法救人,因为他们无法接近乘客所在的船舱。他说,当时船倾斜得太厉害,也太突然了。

Oh表示,当时三副正在值班,她也具备掌舵的技术资质,但她缺乏经验。

韩国国土海洋部表示,让三副操控船舶本身并没有违反规定,但船长先于乘客弃船逃生可能让他面临刑事指控。

Oh说,事故发生时,他和船长正在另一个房间里休息。

按照程序,在发生紧急情况时,船长应登上甲板指挥疏散。但Oh说,客轮倾覆得很快,尽管船长确实发布了疏散令,但一副可能没有将这一消息传达给广播室。他还说,停电可能也是造成延误的一个原因。

与此同时,正在一家医院里逐渐康复的学生们对记者说,乘客们接到指示呆在倾覆的客轮上,而不要试图跳进海里。

客轮开始侧倾时,Park Joon-hyuk正与其他大约50名学生待在一个房间里。他说,水位上升之际,船员们告诉学生呆在原地。

他说,“没人帮助我们。”

一些学生开始恐慌。Park说,他意识到唯一的选择是在进水的房间里屏息潜水,在水中试图找到出口。他周五晚间在首尔附近的一家医院说,他游过一扇门,向上游到了安全的地方。

韩国海事部门称,定位追踪数据显示,渡轮在开始下沉前不久做了一个“急剧右拐”的动作,不过目前还不清楚此举是否与渡轮沉没有关。

电视台播放的画面显示,69岁的船长Lee Jun-seok向一群记者表示,他真的很抱歉,深感羞愧,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家韩国媒体的报道暗示,导致这么多人遇难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缺乏救生艇。

Oh在采访中说,疏散令下达时,船已经呈90度倾斜。他说,船员们匆忙去放救生艇,但那时候已经倾斜得太厉害,根本就没法够到救生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