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昂贵的3毫秒

保罗·克鲁格曼 2014年04月19日

四年前,当哈得逊河道下亟需一条新的铁路隧道时,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却突然取消了这个美国最大的、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一些人指责他野心勃勃地觊觎总统之位,坚信他这样做是为了讨好那些憎恨政府、憎恨公共交通的共和党死忠。我也有这样的看法。

尽管一个隧道项目被取消了,另一个却正在进入尾声:随着Spread Networks贯通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勒格尼山脉,该项目即将竣工。不过建设Spread隧道的初衷不是为了载客,甚至也不是为了运货;它是为了搭起一条光纤,可以把芝加哥期货市场和纽约证券交易所之间的通信时间缩减3毫秒(千分之3秒)。铁路隧道项目被取消了,Spread隧道却修建了起来,这个现象可以告诉你很多,让你知道如今的美国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谁在乎这3毫秒呢?答案是高频交易员,他们靠比同行快远远不到1秒的速度买入或卖出股票来赚钱。难怪在抨击高频交易的畅销新书《快闪小子》(Flash Boys)中,作者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一开头就讲述了Spread Networks隧道的故事。但这个故事的真正寓意,却与刘易斯的抨击无关。

想想吧。刘易斯把高频交易从业者描绘成恶棍,把那些试图阻止他们的人刻画为英雄,你可能会赞同他的立场,也可能不会(在我看来,这个故事里没一个好人。)但无论你赞同与否,花费数亿美元来节约3毫秒的时间听上去都是巨大的浪费。它属于一种更普遍的情形,即社会正在把越来越多的资源分配给金融投机交易,而从中得到的回报却寥寥无几,或者毫无回报。

这种浪费到底有多大?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托马斯·菲利波(Thomas Philippon)的一篇论文显示,每年浪费的金额约为数千亿美元。

菲利波在论文的开头描述了一种常见现象:金融增长远远快于整体经济增长。具体来说,从1980年起,我们开始废除为防止“大萧条”重演而建立起的金融监管体系,银行家、交易员等一些人手中积累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份额增加了近一倍。

这些资金给我们带来了怎样的回报呢?就大家所知,回报很少。菲利波表示,金融业的增长远远快于它吸纳的储蓄和它管理的资产。现代金融的捍卫者喜欢说,它在经济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因为它把资金分配给了生产力最高的地方——但是这种说法很缺乏说服力,因为在过去的十年里,华尔街的最高成就涉及到把数千亿美元引导到了次级抵押贷款上。

华尔街的朋友们也曾经声称,复杂金融工具的大量出现降低了风险,提高了系统的稳定性,使得金融危机成为过去。错,大错特错。

但是如果规模庞大的金融领域没有让我们变得更安全、更高效,那么它又在做什么呢?一个答案是,它正在把小投资者当傻瓜耍弄,让他们在战胜市场的徒劳努力中浪费大量金钱。你不用相信我,但这是美国金融协会(American Finance Association)会长2008年说的。另一个答案是,大量的钱流入了投机活动,这些活动让个人中饱私囊,对社会却毫无贡献。

你可能不同意这种说法,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市场的“无形之手”会确保私人收益和社会收益相一致。然而经济学家很早之前就知道,说到投机活动,那种观点就行不通了。早在1815年,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Rothschild)就因为比其他人提早几个小时知道了滑铁卢大战(Battle of Waterloo)的结果,大赚了一笔;你很难说这如何让英国变得更加富庶了。要说Spread Networks通道提供的3毫秒优势如何让现代美国变得更富庶,甚至比那还要更难;但这种优势对投机者来说显然很有价值。

简而言之,我们给金融业提供了太多资源,但获得的回报却寥寥无几,或者没有——有可能为负数。菲利波认为这种资源浪费占到了GDP的2%,但我认为,即便这个数字,也低估了庞大金融业的真正投入。现代金融的崛起,跟美国的贫富悬殊重新达到“镀金时代”(Gilded Age)的水平,这两者之间存在明显的相关性。

所以,别再管那些高频交易究竟带来多大损害的争论。正在破坏我们经济和社会的不仅仅是高频交易,而是整个金融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