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哲:新媒体谣言与超乎想象的浙江苍南群体暴力事件

昆明火车站发生恐怖袭击之后不久,成都最著名的时尚购物街春熙路上就发生了一起骚乱。原因是有高中生通过网络造谣说街上出现持刀暴徒,通过微博微信等渠道迅速传导到游客中间,引发春熙路上游客惊慌逃散。所幸没有发生人员伤害。但是4月19日发生在浙江苍南的事件就没有这么幸运,一起城管与市民的普通冲突案件,在经过微博造谣之后迅速转化成重大群体事件,导致五位城管工作人员被打伤,两位伤情危重,目前尚未脱离险境。

635335986007194259
4月19日,苍南暴力事件现场

据报道,当天上午9时许,灵溪镇城管局组织人员在大门路与康乐路交叉口执法时,发现沿街一商户把煤气灶等商品摆放在过道上,存在违法占道经营行为。执法人员当即要求商户按规定摆放商品,停止占道经营,该商户不予配合,并阻挠城管的执法。

事情到此,原本会是一场我们熟悉的故事,如同去年发生过违规经营小贩用椰子猛砸城管,引发网络大V与好事者叫好的狗血故事。我们通过新闻也能看到,很多市民一边抱怨自己家楼下小贩违规经营扰民,抱怨城管执法不力,一边上网去为别处的违法经营小贩抗拒城管执法叫好喝彩。

但这一次,新的因素参与进来酿成重大悲剧。首先是市民黄某路过此地,看见争执,立刻用手机进行拍照。在执法人员要求其停止拍照行为无果后,双方发生冲突。冲突中,黄某受伤,引发附近群众的围观。执法人员报警,县110赶往现场进行处置,120第一时间将黄某送往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医生诊断,黄某身体无大碍,情绪稳定,继续留院观察。

午后,有人在网络上发布“城管打人致死”的谣言,致使围观群众聚集,秩序混乱,5名城管人员被围困殴打。从网上流出的照片上可以看见,被打人员赤身露体,衣服被扒掉,浑身是血,奄奄一息。有人还在砸砖头用脚踩。车窗全部破碎,车里落满砖头。现场惨象无异于一场杀戮。围观者在安心拍照,这是何等血腥又冷漠吊诡的画面。直到下午16时许,公安部门才组织人员进场劝离群众,受伤的5位城管工作人员送医院治疗,有两位失血性休克,病情危重,医院正在全力抢救。

在各大门户网站,事件被冠以“城管打人遭群众千人围攻”的标题放上醒目位置,从而被描述为一场官民对立事件。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事情远比标题党描述的复杂。事件的录像也被传到网上,录像从很远的高处拍摄,能看到全局(视频)。通过录像可以看出,虽然里十层外十层,但外圈大部分群众有说有笑,很多举着手机拍照,外层的甚至不知道最内层在发生血腥的殴打杀戮。人们互相站得很近却又很远。通过微博,无数不相识的人仿佛很近,却并不了解真相,只是制造“真相”。在最内圈,几个明显是暴徒的人在手舞大棒和砖头进行打砸。看上去就是闲杂人等。最后一群歹徒更是喊叫着把救护车推翻,全世界通用的不攻击救护设施的准则竟公然在苍南遭践踏。视频中传出整齐的“123”口号声,说明苍南的闲杂人等数量已经达到了一定密度。

635335987125248223

635335993316743098

635335993737319837

在上午的事件已经基本平息之后,下午这些暴徒的殴打行为令人发指。如果有人还在跟着部分网络大V欢呼这是官逼民反这是义士反击,不妨仔细看看这些画面,想必会被刺痛。画面里,这些暴徒轮番上去殴打,不紧不慢,打打歇歇,依仗围观者众,慢慢享受暴力血腥。这场景会令人想起文革中的暴力,会让人想起发生在阿拉伯世界的那些冷血砍杀。

当地政府已经说明,被打者是城管临时叫来的搬运工。这并不稀奇,负责搬运的工作往往外包。所以这些工人只是普通的民众,他们只是参与工作,却被不法暴徒当作发泄暴力的对象。面对血腥,大部分人心态复杂,一些以造谣著称的网络大V也吞吞吐吐。比如某“小贩”大V说:打人都不对,但没有第一个不对不就没有后面的了嘛。但还是有人第一时间出来吃人血馒头,比如前中国日报员工、网络大V五岳散人宣称这不是私刑滥用,而是见义勇为,反抗暴政,“我只能为打人的民众叫一声‘打得好’”,普通网民跟着喊打喊杀的不少。非常奇怪的是,这些意见领袖往往也是批判文革批判群众的那伙人,一向批判中国革命史就是暴民上街史,此刻又为暴民欢呼,可见心中文革遗风根深蒂固。这些观点完全无视事件发生的具体过程。有人在网上造谣说市民被城管打死才是下午群体暴力爆发的导火索。这些被打城管很可能是下午在街上例行执法的人而已。网络大V、意见领袖吃人血馒头已经成为改不了的恶习,通过语言暴力煽动他人杀戮,自己躲在网上喝彩并享受意见领袖的虚荣,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道恶疾。

635335988585254787
微博截图:网络大v宣称这是反抗恶法暴政,并得到其他人的认同转发

也有主流媒体撰文称城管阻挠市民拍照必有见不得人的事情,认为人人有手机的时代,阻止别人拍照是无用的,并配上暧昧图片把矛头单纯指向执法者。但此话虽然暧昧,却没有全部说错,互联网正成为新混沌时代的催化剂。从治理的角度,我们需要重视新媒体传播。虽然从去年起,政府开始正视治理互联网新媒体传播,依法整治了一批造谣煽动者,但互联网规律不以个别违法乱纪分子为转移,有自己的铁律。比如随机谣言转化为现实冲突的节奏大大加快。我们要认识到,政府治理有失误之处,但我们每个人并非天生就是一贯正确圣人,都会犯错误,都会轻信,都会遇到一点谣言就会四散而逃,都会是社会混沌乃至混乱的参与者。

浙江近年来成为群体性事件高发地带。苍南县属于温州地区,是“温州模式”的发祥地。小政府大社会式的温州发展模式也需要成为被反思的对象。灾难不是一天发生的,笔者每次去浙南,都感慨虽然小车普及率高,但是公共交通建设迟缓。私营经济发达,但政府却缺乏实力治理社会,不能有效平衡各种矛盾,不能成为普通人的有力支持。随意搜索一番就可发现,苍南近年来刑事案件多发,甚至有歹徒抢劫杀害女警的恶性事件发生。市场经济不受规制地发展,必然导致丛林社会,蕴积大量矛盾和不满。不法分子也混迹其中,遇到风吹草动,就借机发挥。在这次事件中,原本事件在上午已经告一段落,被城管打伤的市民黄某已经获得救治。但到了午后,谣言引发血腥事件之时,官方没能及时救助被打者,直到下午四点才劝退围观群众。被打者就算是临时工,就算是普通人,但既然是参与执法,政府有责任立刻予以救助。如果放任歹徒将执行公务者打死打残,地方政府还有何威信来推进社会治理?

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矛盾多发,新媒体野草般生长……毋庸置疑我们处在一个复杂时代,问题需要具体分析和应对。不回避矛盾,不激化矛盾,这是应有的负责任态度。话题集中到城管,我们看到这些年城市治理体系也在不断改进。比如武汉城管发明各种文明执法办法,微笑执法、举牌执法,几乎有变成慰问演出大队的倾向。但很多人无视这些改变,一遇到风吹草动就煽风点火,无异于新媒体混沌时代的毒药。人们切不可轻易跟随这些舆论引鸩止渴。

就苍南发生的事件来说,还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比如拍照者黄某的身份,比如上午到下午之间发生了什么,打人者是谁,被打的临时搬运工又是谁(有新闻说是外地人。联想到之前浙江常有本地人与外地务工人员矛盾发生,这次有没有地域矛盾在其中?)……事件值得我们持续耐心关注下去,如果对事件的深挖能暴露出当地政府和社会的深层次问题,那也是好事。希望此事变成深化城市管理改革的契机,而不是又一场人血馒头的盛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4年4月21日09:58 | #1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为什么城管会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自己不知道反省吗?
    自作孽,不可活。

  2. 2014年4月21日10:11 | #2

    本文作者蛮好笑的,执法者与被执法者天生就是敌人,但为何冲突这么严重?单方面的错误?不可能。至于血腥,我看过同样发生在温州的事情,就是拆迁压死人,谁还记得他?跟那个压扁的脑袋比,这算什么?作者是选择性无视吗?

  3. CC
    2014年4月21日10:47 | #3

    “首先是市民黄某路过此地,看见争执,立刻用手机进行拍照。在执法人员要求其停止拍照行为无果后,双方发生冲突。”
    黄某拍照,执法人员有何权力要求其停止拍照,黄某不过是一个正常的对执法行为的监督;由此判断这里的冲突谁主导发起,大概不是黄某故意找城管的茬吧。
    即使真这样, 偶也为敢找茬的黄某叫声好,执法还能留茬,执的是什么法。
    人民知道什么东西叫过街的老鼠。

  4.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1:08 | #4

    如果执法有依据,执法合乎准则,你怕什么拍照?相反,拍照是宣传文明执法的一个大好机会!

  5.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1:32 | #5

    城管就应该全部被杀光,上街就应该被群殴,殴死为止,这就是上面几位的逻辑

  6. 黑京好洗肺
    2014年4月21日11:45 | #6

    你麻痹的,你们城管强拆烧死人,打死人就不是暴徒了?反抗暴政天经地义,这个世界没有天生的暴徒,但是一定有暴政逼迫出来的暴徒。

  7. 呵呵
    2014年4月21日11:48 | #7

    原因还是拍照,上面几位说得很好,文明执法为什么怕拍,你也可以拍啊!对引起后面这么重大事件的原因一笔带过好像很不合适吧。以后建议城管执法必须拍摄视频,且必须事后公开。配置视频拍摄装置和培训的费用绝对远远小于公车消费。

  8. 2014年4月21日12:15 | #8

    这篇是不是官方写手的软文阿?
    还有文明执法为什么怕拍呢?

    •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2:40 | #9

      冒着滚滚浓烟的烧烤摊,通宵经营在你家楼下,楼上各位请去和摊主试试讲道理讲文明……别跟我提什么纳税人云云,人都给打死了还不够你那点税?

  9.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2:30 | #10

    别的国家不知道,在美国给执法人员牌照就是主动讨揍

  10.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4:08 | #11

    又不是做见不得光的事情,为什么怕拍照?做贼心虚还是身上有屎?
    远的不说,就说台湾吧,都是同一种族的,台湾的街边流动摊贩比例比大陆多的多,有证无证的都有,为什么没有把城市搞的乌烟瘴气,垃圾遍地,因为市府的政策是疏导治理,大陆就只会干一件事情,一律驱赶,赶尽杀绝,无脑粗暴。

  11.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4:13 | #12

    如果证件齐全,手续合法,为什么不可以在你家楼下正常营业,你买下了你家楼下的店面吗,你有权规定你家楼下只能经营什么不能经营什么?
    想住好点就买纯住宅小区,完全无商业。带商业的住宅为什么便宜些,因为商业利润高,混合起可以摊低住宅的价格。

    匿名 :
    冒着滚滚浓烟的烧烤摊,通宵经营在你家楼下,楼上各位请去和摊主试试讲道理讲文明……别跟我提什么纳税人云云,人都给打死了还不够你那点税?

  12.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7:20 | #13

    台北廖婉怡:台湾治理违法的市集的办法主要是透过摊贩自己的自治会管理。自治会承诺:人员固定,不再随意扩大范围;高度自治,自治会出钱去聘请保安维持市场交通秩序;营业结束,要打扫环境,清运垃圾等;如政府要拆,他们要同意被辅导拆迁,不能再抗争。这种办法大陆很难借鉴,大陆政府害怕摊贩有组织会挑战权力。

    台北廖婉怡:台北市民对夜市油烟和油渍也很讨厌。于是有夜市自治会就组织组织摊贩筹资,统一安装油脂截留器,而那些需要油爆、热炒的摊贩,全部接通油污入水口,而能够产生油烟的摊位则自费安装了静电式除油烟机。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些都是摊贩们自己管理自己才能做到的,跟政府没什么关系,大陆城管就知道驱赶。

    台北廖婉怡:台湾市政机关是行政单位,没权给流动摊贩开单处罚,只有警察有这个权利,而警察面对无牌摊贩又睁只眼闭只眼。做流动摊贩,一般都是社会比较基层,生活有些困难的才会做,要是警察强力取缔,这岂不是要断人家生路?大陆不同,城管才不管摊贩能不能吃上饭呢。至于摊贩自治跟不可能,大陆最怕民间组织了。

  13.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7:21 | #14

    台北廖婉怡:有人来问我:大陆为什么不能像台湾那样让摊贩组织自治会管理摊贩?我告诉他,这跟大陆政府的心态有关。摊贩们组织自治会了,那工厂里的工人可不可以?农民可不可以?拆迁户可不可以?一旦这些自治组织都为自己的成员说话,跟政府谈判,大陆政府还能这么牛逼吗?显然他们为了自己的牛逼也不会学习台湾。

  14.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7:23 | #15

    台北廖婉怡: 台湾小贩比大陆多,却没城管。没有城管,小贩们还不把城市搞得污水横流臭不可闻?台湾的态度是:承认小贩是城市与生俱来的一部分容许小贩的存在,划定区域、摊位、经营范围,予以保护和管理。每一个摊贩集中的市场,都有经选举产生的自治会负责管理清洁卫生,维护经营秩序。小贩自己管理,非政府管理。

    在台湾,警察对无牌流动摊贩有权罚款,并有权没收货品。但是,如果执行过当,摊贩就会哭着跑去找选区议员,要他帮忙说情施压。这时,议员就会跑去拍警察局长的桌子,骂道:“你敢动我的选民我就刪你预算!”在大陆,如果摊贩被城管打了,他们去找人大代表,别说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他们管吗?

  15. 匿名
    2014年4月26日19:09 | #16

    打拍照就对,打打人的就不对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