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网络国家二十岁

二十年前的今天,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正式成为一个“网络国家”。

自此后,中国人一思考,机器就发笑。然后机器开始哭泣。

互联网深刻改变了中国,而中国彻底改变了互联网。

中国人说,互联网可以成为局域网。

网络可以帮助权力的集中而不是分散。

新媒体将变成传统媒体。新浪会变成人民日报。

如刘慈欣预言,互联网的奇点将要到来,网络将产生智慧。

它一定会用汉语思考。因为中国是世界上网民最多的国家,但中国人自己却不会思考。

中国人不看英语世界的互联网。

而这个网络智慧随时会精神分裂。

有一天,互联网不再是解放思想,而是将碾碎想象。

大数据的神话将淡化。没有权力的操纵,大数据将一无是处。

一些好事者正在把兴趣放在小数据上。比如刘铁男和宋林那样的小数据。

网络感到自己陷入了危险。

太多的官员还没有来得及像刘铁男和宋林那样被网络举报。他们今后将像关心自己的银行卡一样关心互联网。

互联网使我们认识到,几百万年来,传播的本质从来没有改变过。

但互联网正使人变得越来越不敢说话。

云计算将为体制赋予智商。

政策将在每一个细节上决定技术。

而随着技术的复杂化、专门化和互相关联化,只有极少数决定政策的人能够决定技术。

权力与信息的结合将比权力与金钱的结合更可怕。

新权力从什么地方来?谁是未来的领导人?

如陈楸帆预言,社会将分为信息高速区和信息低速区。

国家将首先从网络上分裂。

信息获取能力将人分为不同的物种,而不仅仅是阶级。

国家或代表国家的某个团体、某个人将拥有无限的信息获取能力。

每个人的信息都将暴露无遗,每个人的信息都将属于国家。

计算将成为国家的本质。

一切都变成计算后,什么是不被计算的,将成为稀缺资源。

新鲜的将打败美好的。实用的将打败优秀的。

越来越多的是不可料及的和不可准备的。

国家将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

决定公司生存的,在于知道有多少不可料及和不可准备的,而不是知道有多少可料及和可准备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