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老江不容易

来源

先说一句,我非体制中人。事实上,对于老江的一些做派和个人行为(耳闻来的)也不甚满意,但,真心说一句,老江不容易。

现如今想,他主政的时候,内外交困这几个字过了一点,可也算不得太离谱。对外,主政初期外交上抬头皆是寒冬,对内,经济堪比过山车,直到找到了朱总理这个搭档才好点。

如果说毛主席时期是在蒋时期留下的干干净净的沙土地上(真的很干净),先掏吧掏吧,搬走石头,施些底肥(还是自己攒的),扎个篱笆,种个种子是这个时期的主要任务。至邓公时期,则是确定了这棵树能长成参天大树的方向,或许这个方向在某个时期会往左或者往右一点,但是总的方向还是向上,是在风雨飘摇中把这颗介于树苗和小树之间的树保护好,毕竟美国人的航母是在家门口演习。

说句题外话,睦邻友好这句话其实历届大佬都懂,讲的是你没核武器时,某些邻居会针对你搞核演习,你没好的综合性的军事系统时,他们会在你的门口二百海里搞航母演习,等你有了好的综合性的军事系统,并且加上航母时,友好暂时就来了。航母是老江在位时没多久买的,肯定在那时之前也确定了要自己要有航母,这个时间肯定在在俄罗斯确定了不要瓦良格后没多久。

这么说来老江主政的事情,就是在确定主干往哪里长的时候,养分又不是那么足,枝枝条条哪些要留,没有的是不是要嫁接,哪里要砍,毕竟肥料有限,但比起毛主席事情已经好多了,今天看到的工业成就相当部分的预研就是那时做的决定。

毛主席尚且功过三七开,老江也是人,不可能不犯错,大方向上能把持住,就不容易了,碗里米不多,外面的豺狼倒是不少。这个家当的不容易。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老江不容易。

就看一句:对内,经济堪比过山车,直到找到了朱总理这个搭档
92年后,江和李关系越来越近!

还好…跌跌撞撞的过来了…
过去的领导人目标远大…长期的腥风血雨…阅历经验手段磨练出来了…老百姓好像不太担忧…
现在的艰巨和以往又不一样…急速发展…出的问题都不是小问题…解决起来也不容易…
哪一个领导人都受制…都受局限…只要不打49分…谢天谢地…
总的感觉…习在解决的确是最紧迫的问题…

老江犯了大错误
我对老江的不满在于老江为了个人的权位稳固对官僚裙带资本的推波助澜,对,是推波助澜而不仅仅是放任。我并不觉得有任何人,包括586在内能消除官僚裙带资本,这是计划/公有经济向市场/私有经济(大部分生产部门)转化中不可避免的,理想毕竟代替不了现实,但是竭力遏制,放任自流,推波助澜还是不同的。
80年代以五大官倒为代表的官僚裙带资本就已经欣欣向荣了,但是好歹还顶个国有帽子,不敢突破底线,到了90年代就是彻底的连底线都不要了。这里有理想破灭之后(包括前三十年和开放前十年不同阶段的理想)的自暴自弃,但更多的是主席台上的推波助澜。
老江上台的时候是弱主,又犯了路线错误,所以92后变本加厉的向右看齐,而且大搞权术,一方面用一家一个副部级拉拢红色家族,另一方面将兄弟义气,使功不如使过等发扬光大,造就了从上到下的无人不贪的恶劣风气。我父亲是官场中人,我亲眼所见在90年代中整个官场风气的持续恶化,90年代初我还去过家无长物的副部级家庭,90年代末同一个家庭就是高阁深院,“嘉”宾满堂。我父亲90年代中期当了纪委书记,我记得他93年时候还说抓一个,震慑一批,到98年的时候就只能说杀一个,换他们老实3个月。
简单说80年代改革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倒退到57年前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前的状态,而90年代直接退到了国民党时代。这是根本性的政治错误!
而这些错误,这些人,直到今天还是这个国家的毒瘤,讽刺的是这是大概唯一能团结左右共识的地方。不要说江是弱主,是不得已而为之,胡更是弱主,胡至少还没有有意创造出一个同样的毒瘤来以毒攻毒。胡的弱使得他反腐乏力,无力回天;但江时代潜规则还没有形成,他在反腐上就算无胆治本至少还是可以治标的,结果他不但不治更是以腐为用,甚至开以反腐为政治斗争手段的先河,彻底破坏党内监督制度的独立性(尽管本来就不多)。
江时代幸好前有苏东坡后有911,否则中国当时不是没有亡国亡党的可能。当然江在经济,外交和军事上没有犯方向性的大错误,但是政治上的卑劣,让我觉得最多给他59分。

这个帖子这么多花,看来事实教育的还不够。
国家事态还会严峻下去,直到大多数人清醒过来。
另外,通篇对江的评论与现在一些对习总评论的苗头一样。
有了国安会,有了将军们的发言,一些言论就出来了。说什么不能走向权力太过集中,不能走向独裁,必须有对权力的制约。
呵,这些人的脑子,也不看现在整体局势是个什么样子。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深入整顿,当那些不测的事情出来后,一定会有消极怠工的,包括战争。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架空的、挖自己墙角的、背后拆台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大局。
论述事件,谈起文革直接抓住里面的极端做自己的文章。
论许阶段现状,思想里就剩下一刀切的思维了。做的怎么怎么不合理,需要革新改变。
也不想想,除了革命和战争,还有什么问题是一刀切能够解决的。
谈局部,忽略整体。谈果,不谈因。这和一刀切有什么不同?

苦笑一下。
虽然我的家庭属于底层,因为那头朱的缘故,现今家破人亡,本人也穷困潦倒。
不过还是公允的说一句,老江不容易。无他,芒刺在背四字耳。能把中国带到现在这个地步不错了,当然,间接也导致蛋糕分法更加失衡。问题在于老邓的“两手都要硬”,有一手没硬起来。从“一切向钱看”也许就注定了这个路径。
人类社会本来就遵循的是丛林法则,理想主义者无安身之地。天下为皇帝的私产,所谓一言九鼎的皇帝尚且不一定能为儿孙考虑私产可传世几代考虑而只图自己享乐;能考虑又只能依靠文官,宦官,外戚互相倾轧。现代制度的结果就是领导人也不过是这个大集团的经理人,而不是所有人。狭缝中求生存,只有生存下来,才有改变的机会。否则哭晕在垃圾堆吧,其他又从何谈起。

连你下面的回复一起在这里回应一下吧
恕我直言,你的心态似乎是比较消极的,于个人这无所谓,但是用自身的心态去套权力者就不对了。尸位素餐从来不是一个好词,所以在某个位置上,就要做某些事,哪些是可做的是历史决定的,但是选择做什么,如何做,做的结果是如何就是我们这些人评判他们的依据。
我想我和楼内其他人,包括你,不同观点并不在江能否铲除裙带资本的问题,我开篇就说了,他不能。我们所区别的是江能否遏制裙带资本,或者说能否不让裙带资本从红色贵族蔓延到高干乃至普通干部,我认为至少做到后者是可能的。就像你的比方,这一颗种子,前人种下,你能不能不去施肥?能不能不自己也种一颗?
人确实都自私,但自私也有高下之分,低买高卖是自私,囤积居奇是自私,杀人越货也是自私。一概而论,把一切灰色都归类为不白,然后认为世间无白,所以不可打扫更不必打扫,掩饰的不过是懦弱罢了。这样的心态,私人为之无妨,但赋以公权便是失职。你以己心体君心其实是乡愿。

因为世界不是线性的,说说最简单的三体体系。
三个相同大小的三体体系不稳定的时候你施加扰动是什么结果?如果这三体里你不是最大的,旁边呆着个太阳(邓)呢?
精力时间都有限,什么都完美那是上帝。江的办法是拉(盟友),和为私利结党营私还不同;干,先把蛋糕继续做大。虽说邓8平方动了军队,但人民的忍耐力是强的。虽然嘴里不说,但各长老清楚的很:蛋糕分配暂时还不是主要矛盾。体系庞大了,平稳了,才是扰动的好时机,否则三粒灰尘你怎么扰动?恐怕小风一吹结果十万八千里。
凭空不能创造力量,所以你要做扰动就要付出对价,函数的变量对结果的重要性,甚至次序对结果的重要性都是有区别的。
从结果看,江做的不差。
顺便说下,你见过人类有史以来有哪个国家(实体)是上层贪婪,下层有序的?我和你的区别也并不是“世间无白,所以不可打扫更不必打扫”,而是主要矛盾首先是什么。这是我以我的认识和理性思考得出的结论,也许有局限,但和你所说的我以个人的感性心态是去以己心体君心南辕北辙。咱可没找虐的习惯。心态也不是这个。
扰动什么时机做?我可没说不做。当然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是不可能存在的,也许现在就是时机,也可能不是。习现在不是正在做么?我觉得他现在干的,大概就是这玩意。
再者,我觉得这几位86似乎都有一种厉害的直觉,就是能分清主要矛盾是什么(和普通人认为的当前最主要矛盾还不一致),他们貌似还是对的。另外,哪怕是现存的邓系江系胡系,恐怕你也高估了对国家的影响吧?他们的力量来自于那几条位子板凳,人走茶凉,即使有嫡系影响也比在板凳上低得多。和西方的金钱、世袭那套蜘蛛网差得远。

你开始无视事实了
邓95年之后就基本失去控制局面的能力了,97年就死了,江之后执政还有7年(以军委主席算),江这期间做了什么?三个代表?
做大蛋糕,是邓的发明,江继承,别到这时候把邓忘了。但是做蛋糕也要有个模子,江的位置是去做模子的,不是发面的,那是朱的活儿,面发得还行,模子做得如何?啥时候起反腐能拖累经济发展了?
按你想,经济底子薄的时候不适合扰动,非要等利益集团做大了再来扰动,就真变成挠痒痒了。恰恰是先做好模子比后来做要承担的风险和代价低得多,而江在96年最晚98年就有了控制这个风险的能力了。习现在做的其实是江当年就能做的,不过晚了15年。而这些是胡做不到的,所以我不去苛责胡,而来批评江。这是因为我对什么能做有自己的判断,而你拒绝去判断,所以我说你乡愿。
上梁不正下梁必歪不错,可惜江就是这个上梁。江也恰恰是为了私利结党营私,为了长期保持权利也同样是私利,江后期的作为更是说明了这一点。
80年代的腐败是在体制的边缘,而江时代才是体制内腐败猖獗的开始。吏治败坏是中国统治的长期痼疾,但是开国三代吏治败坏到这个程度的还是少见的。
抓主要矛盾,不是说不能抓次要矛盾。如果江连主要矛盾都没抓住,那就不是59分,而是30分的水平了。

简单回一下。
拿公司做比方。你空投一个光杆司令到一公司,原来那些大佬会鸟你么?最简单的办法,台下交易,对利,拉大多数盟友,徐而图之。
再者,8平方真的是反腐败么?人民生活水准不高,官倒集聚大量财富,人心不满。你要拿当时的节点去看,不要笼统的搬一个7年的平均数。既然你当时动不了什么,只能选另一条路走走看。上面多吃多拿,蛋糕更做大一点,指缝漏点到下面也更多点渣了吧?这就是主要矛盾。
其时苏联总书记变为总统,西方光芒吸引力正达到顶点,上层吃相难看,恋栈不退。其后苏联解体,人心动荡。(苏东,还有现在泰国和乌克兰不是活生生的例子么。主要城市动荡,国家即危险。不是亡国灭种,大多数人其实是没什么力量的。难道你让大多数专程坐火车坐飞机跑去展示真正的民意么?)
种子只有2颗,一颗姓社,一颗姓资。你选了哪颗途径就已经注定。风雨大作,条件有限,除了让种快长别无他法,否则定然无所收获。我想这点外国人看的相当清楚。银河号、南联盟使馆、南海撞机、08奥运。你可以问问为什么。
组织越庞大,伤筋动骨治病的手段越伤一发而动全身。人类历史上反腐就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往往配合的是一套制度的成熟。苏联是发达国家,苏联人对也对特权腐败,死气沉沉表示愤慨。然后戈式操刀(戈还是在顶上无老人,说话一顶N的情况下),然后苏联死了。别觉得什么都是容易的。即使你无妻无子无父无母无利害关系当国家元首又能怎样?太监还啥都没有呢。大多数决策层和你尿不到一壶你就是个架子。大概当架子而不可得。
而且你所说江在96年最晚98年就有了控制这个风险能力,胡做不到也仅是你自己的想法,不代表真实。
为什么我说系统由剧烈变化到大了稳定了再动刀?因为这时候较少引起崩溃,可预见之后稳定性比较大。至于你所说邓系江系胡系一系列官僚吧,我认为你高估了对国家的影响。他们的力量来自于那几条位子板凳,人走茶凉,即使有嫡系影响也比在板凳上低得多。即使依照中国的传统,依照中国的官僚体制。富贵不过三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世家基本没有。
开国三代吏治败坏到这个程度,这则属于你个人判断的问题,恐怕实情不是那么回事。再者中国历史上从未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国力和社会总财富发生如此惊人的提升,依照人类统治阶层的尿性,在这样的阶段恐怕会无法避免的出现。轻重缓急,主要次要,大概考验的是治政者的能力。

老江的过人之处在于其生存能力
多少也有运气的成分,但是这个人很能“与时俱进”,的确是不可多得的适应性人才。
存在即为合理,老江做出的这些事,不过是他那一代领导人顺势而为的结果,不在于个人。党内民主,集体领导,consensus超越个人意志才是老江身上的最大特色。
他们这些人是不可能做出什么扭转乾坤的事情来的。如果现在结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那还是要从超越老江的角度去看。

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任务
否则上推推,下推推,前推推,后推推,那就啥责任都没有了:那要你坐在那个位置上干啥?扮小丑韬光养晦么?集体领导不是还称你为核心么?比胡的权力大不少吧,推诿这种事是核心该做的么?
不指望你扭转乾坤,你也确实扭转不了,但是能做的还是不少的,能做而不做,不但不做还放开手脚去推波助澜,就别怪别人鄙视。
我在前面说过,裙带资本确实是邓之后的历史必然,但是必然也有个程度之分。就像老蒋时代被日本侵略可以说是必然,但是备战一场空,抗战一坨屎,就不值得批评?你抱怨国联不主持正义,军阀不听命送死,人民支持共产党不支持自己就是千古完人了?

你不能指望每届都能出现五百年才一次的人才
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无缘无故的要求领导人是扭转乾坤的人物,是没有道理的。
茶余饭后评比政治人物可以当作娱乐,但是不去想想这些人的选拔过程,代表谁,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而只是做隋唐梁山比武大会式的排名,那会闹关公战秦琼的笑话的。

大概是其他几位把我的胃口养刁了?
就连胡,比他根基更差,做得比他也不差,更有干脆利落的转身可以加分。

是啊,人都是有局限性的
看看中国的现状,如果你把路线错误当做是局限性。那么当国家元首有这种局限性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前途就危险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就悲惨了。不可否认,人都有局限性,历史上的帝王也不例外,但有的开国,有的亡国,有的伟大,有的平庸。所以局限性就是句废话。
说别人容易,想想自己能突破什么局限
再要求别人不迟。
以前不是有句话,叫做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么。
我比较欣赏的那句话是电影《wanted》结尾时(从1分37秒开始

如果江都是59分,那邓咋办?
你说的所有问题网上追溯,几乎都可以算到总设计师头上去。
老江有问题不错,这个评分体系要求太高了,老江都不及格,那毛之后,只怕主席台上就没人能看了。

我对1号的评价是这样考虑的
1号党和军的领导人,是最重要的决策者,是把方向盘的,所以先看政治上方向和火候的把握,再看军事和外交方面的表现。最后再加上看继承和发展的关系,纯继承者搞得再好也就是80分,考虑到能萧规曹随也是难得的政治品德加5分,85。胡乱评价一下我心目中的领导人。
邓是发展者,他的上限是100分。邓之前的经济是结构性短缺(参见短缺经济学的解释)和工业体系不合理和技术落后,邓时代的经济改革,面临双重挑战,一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二是以耕战为核心的先军经济(科研)体系向先民的商品经济转;从大方向和火候上说经济改革是基本成功的。政治改革,是一个面向民主和法制的改革,邓的方向没错,火候上争议很多,但是我同意是必须让经济倒逼政治,而不是相反的。外交和军事上,闷声发大财对了,裁军对了,但是军事科研投入偏低,军队经商错了。邓时代差不多是95年终结。之前的改革有错误,有失误,但是邓不但指出而且把握了正确的方向,至少80分。
江如果能坚持邓的方向,更好地把握效率与平等,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之间的联动(他至少有7年时间去做这个事),就算有些失误,他也能打80分。他虽然坚持了方向,但是这个功劳不是他的,而他的发展(三个代表)我认为是错的,所以这就扣了分,加上上述的两个方面毫无作为,最多60分,加上他为了权利对贪腐的推波助澜,就不及格了,给59,其中有几分给的是他的运气。
顺便说说毛和胡。毛的执政40年,有20年可谓逆天成就,之后社会主义改造过快,文革是理想主义超越现实基础,绝望中的一搏,失败但是留了种子,扣分但不能全扣,此外两弹一星奠定独立自主的物质基础,72年和美日握手,跳出冷战思维,同样是要打高分的。要打分,我要给85分。
胡同样是个继承者,经济改革方向上,加强监管和调控,国退民进改为国进民退这个火候是对的。政治上说得好,做得少;但是在对弱势阶层(农民和失业工人)上做得还可以,另外维护了各派斗而不破的格局,也让各派都有一个空间。军事和外交上方向正确但是灵活不足。考虑到下台时间尚短,有些效果表现不出来,暂时65分。他要是能把温在07年踢到人大,我给70分。

这个我不敢苟同!这不能怨老江,根子是老邓!
自从老邓的猫论一出,导致一切向钱看,一切向权看那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从这点来说,说老胡老赵消极反“自由化”、发“精神污染”,确实他们还半真半假的有点委屈,因为老邓要的就是这个,你让他们怎么反?
老江反八九,应该不是政治投机,所以他和胡赵还是有分别的,但他一严肃,老邓就南巡,发动那些南方得利者来打击他,鞭策他,后来干脆派猪头丞相来架空他,老江的背景最大也就是汪道涵张爱萍之流,而且张早就靠边站了,好几派的人盯着他的位置虎视眈眈,他能有什么作为?
再看八九之后,所有反八九的人都靠边站了被清算了,连明升暗降这样的幌子都没有——李鹏靠边站,杨大郎退休,陈希同收监……这些事实即使是老百姓也都看得清了:闷声发大财,怎么搞没事;你要政治,无论左右,都得倒霉。——这就是老邓他们“不争论”理论的真谛。
相信老江在老邓南巡以后看得清清楚楚了。而且贪腐的大多都是有背景的,他动得了吗?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他还能搞什么飞机?

我们对事实的认识没区别,区别的是解读
我说了,江对贪腐有三种选择,他选了最差的。江时代,他确实有他动不了的贪腐,比如叶家等,但是绝大多数贪腐是他动得了的。简单说,江如果努力可以把贪腐局限在官倒,大型国企内;差一点可以把贪腐程度控制一下,但是江反而去做贪腐的保护伞,最明显的就是在贾庆林身上。所以我说这是卑劣。
江打击89不是政治投机,但是搞开放是。所以他的改革,直到快下台了,才摸到方向(不是道路,道路可以摸石头),中间的精力全在拉帮结伙上了,这是政客,而不是政治家行为。
裙带资本根子在邓身上,我同意,但是我觉得这是转型期不可避免的现象,邓经济改革快跑,政治改革慢行的策略我觉得是稳重的,转型期的利润红色家族先得也是权术。但是邓比江好的地方是邓的底线比江高得多,而且邓的改革是真心的,有方向的,所以是有步骤的,而且将船转向成功,也避免了动作过大,翻船的危机,中间虽然有错误,但是还是比江整整高一个段位。

江时代过后,贪腐被官员作为了常态
百姓的标准变成了:贪了后还能做点实事的就算好官。

不恰当的比喻一下。
看过《种子的力》这篇文章吗?你种下一粒种子,它就要发芽。
既然邓种下了那粒种子,你又如何阻止它疯长?
任何国家的发展就像驾一台停不下的车。前面路途茫茫,一片漆黑。所谓共产主义,资本主义,还是封建主义,不过都是一台马达。有的马力小,有的马力大。它只延最适合它行进的道路行驶,挡在它前面的要么被它碾过,要么把它杠翻。当它运行状态变化最激烈的时候,恐怕激烈的打方向盘并不是好主意。只有当它运行相对平稳的时候慢调方向,恐怕才是唯一的办法。再给你加个时间限制呢(任期)?
问题怎么把它从运行状态变化最激烈变为运行相对平稳呢?这就考验能力。也许手段卑劣,比如从车上推下一群人。又或者调整配重,也许更黑暗,等等等等。但确实勉强做到了。至少车没翻。而且车的运行状况确实好一点了。苏联那车就翻了,幸存者少数,这还没有终结,车还要继续开。

闷声发大财,怎么搞没事;你要政治,无论左右,都得倒霉
我认为这句话不妥。
对邓来说,应该是,你不管搞什么,都不应该影响闷声大发财。所谓发展是硬道理。
而搞政治的人,不管口号再冠冕堂皇,实际上就是以各种手段打击异己。毛也不例外,关键是打击了异己以后,能够好好发展的没几个,所以政治才那么肮脏。

贪腐大道,条条通邓老
你让才帝情何以堪,又如何制止? 坐在旋转木马上的人如何才能把木马停下来?
才帝用我比你更右–资本家入党稳住了对手,用纵容温家邓家等私分平安,五矿等堵住了邓叶一党的贪欲,用纵横之术拉拢一批自己人保自己的影响力,但坚持用吴邦国薄熙来等温和左派保住了红色江山的一口气, 留待习总。
才帝历史上是可以打70分的,不在小平之下。

开启、盛行买官卖官,尤其是在军队里,__ 是江的"纵横之术"、70分里的?TG里历来有结党营私;但是明码标价、买官卖官,国民党都没有敢象江那样开闸放水。毛才三七开,邓四六开,江也能得70分?!

某人是温和左派?值得商榷
经营城市的本质就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把级差地租据为己有,当然这个己指的是地方政府。
这是标准的国家资本主义行为模式。

国家资本主义现在看当然是温和左派
向右看还有自由资本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呢。国家资本主义好歹是社会主义的天然阶梯。

确实,回头看老江干得不错。
其实这也是一种才能啊。让你觉得不行,怎么看怎么不行,不知不觉长的膀大腰圆。 真是韬光养晦阶段的最佳人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和尚
    2014年4月21日05:13 | #1

    拉不出屎怪茅坑,上不了天怨蛋拽着。

  2. 匿名
    2014年4月21日18:40 | #2

    签割地条约就是TMD的5千年第一号大汉奸

  3. 匿名
    2014年4月22日14:47 | #3

    @匿名
    对,卖国求荣,还好意思说。

  4. 2014年4月22日17:32 | #4

    江泽民能让后人记住的地方真不多。他在台上的时候中国还没有大搞房地产,福利分房制度还有的,没关系的人分不到。医改,教改还没开始,国家财政极度紧张。干部受贿时一千元也要的,现在绝对不可思议。

    也许有一件事可以记住他,就是在全国迅速果断下手干掉了“法轮功”并且上钢上线到邪教高度,印象深刻。时隔许多年回头看看,这些人顶多是些搞“传销”“老鼠会”的混混,广西南宁那边有的是。放在现在,只要派队城管去,就能把李洪志打出屎来的,何必小题大作。对了,那个时候还不流行城管随便打人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