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再见大V

“薛蛮子作为大V,已经结束了它的生命周期”——这是宋志标在昨天下午在其微信公号“旧闻评论”里发布的判断。

的确,从重获自由后的微博表现来看,@薛蛮子已经不再是那个@薛蛮子了。

他先是点了两个赞。页面记录显示,就在官方发布消息称其已获取保候审后的那晚23时30分,@薛蛮子留下了从去年8月23日以来的第一道网络痕迹——为@头条新闻张贴的那幅自己身穿囚衣在央视出镜忏悔道歉的画面点赞。

再加上第二天早晨6时许,他的页面上又出现了为韩国客轮倾覆事故后续消息点赞的记录,那些原本一直在守候薛大V重返微博后首条留言的围观者这才意识到,他已经用这种方式回来了。以@京华时报的截图为证,消息迅速传遍门户首页。

没让窃窃私语的人们等待太久,前天下午15时许,@薛蛮子正式回归。连发四段微博:“七个多月不见了,久违了。告诉大伙儿个好消息,老汉儿因为身体不好,年老多病,得到政府的取保候审,我已经回家了。这是我一生跌得最大的一个跟头,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教训。因为我的不自律和过错,给我的家人带来了无可弥补的创伤,在此我真心向妻子家人道歉。同时我也诚心诚意给我的粉丝盆友们鞠个躬,说一声对不起,老汉辜负你们了。老汉痴长了六十一年,这次回家要好好休息一段,养养身子。媒体界的盆友们,劳驾你们手下留情,让老汉儿喘口气,我身子骨儿养好了,自然会与诸君打招呼滴。只要精力许可,我会继续上微博。我会一如既往地坚持:将微博打拐、免费午餐和大病医保进行到底。我会一如既往地支持青年人、尤其是大学生们创业,做好我的老本行天使投资,帮青年人实现他们的创业梦、中国梦。我会一如既往地坚持参加微公益,让尽可能多的弱势群体得到应有的救助。我会汲取教训,坚决拒绝转发、评论、传播任何未经核实的信息发挥正能量。欢迎大伙监督,欢迎大伙拍砖。至于我自己,我会好好养病,争取多活几年,一定熬到自己能抱上孙子那天,必须滴!你们支持吗?”

唯有最后一句“你们支持吗”,像是237天前的薛大V语气。那时,他就是凭借这个标志性的号召式问句,掀起了一轮又一轮对公权力的质疑批判,并就此成长为微博世界中最有影响力的千万粉丝级意见领袖。

而从“这是我一生跌得最大的一个跟头”到“坚决拒绝转发、评论、传播任何未经核实的信息发挥正能量”,则就是薛蛮子在复述中国警察网稿件和央视镜头中的忏悔。

随着新浪带头在首页以《薛蛮子时隔七个月再次发微博:老汉辜负你们了》加以报道,薛蛮子的微博页面里再次涌入大量跟帖。

北京青年报次日以“道歉获得网友支持”为小标题,概括了“天使”重返人间获得的回应:“薛蛮子的道歉微博发出后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截至昨晚8时,短短4个小时的时间,其微博的转发和评论数量皆超过2万,并有超过3万名网友为其点赞。在其微博中评论的大多数网友对薛蛮子的道歉持宽容态度,纷纷留言支持,并对他继续投身公益事业的想法进行了肯定。‘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支持你继续做公益。’当然,也不乏一些网友对其微博进行了调侃,‘以后不要再发微博了,安心养病比什么都好,不然微博发得频繁了,难免又有‘批阅奏折’的感觉。’羁押期间,薛蛮子曾表示,回复微博粉丝的评论感觉就像皇上批阅奏章。”

应该说,作为少数几家引用跟帖内容的纸媒之一,北京青年报已经算是很体贴地略去了那些最尖刻的嘲讽。事实上,在薛蛮子去年9月第一次央视出镜之时,他就已经因为“批阅奏章”论和满脸忏悔表情而遭致昔日追随者和声援者的双重厌弃——为他的虚妄自大和轻易屈服。此番,先是看着他在取保候审前类似“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话语以及手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认真阅读的模样,再是得闻他在重返网络社会后真的变成一个“用自己的言行教育他人”的“正能量”大V,那些曾经的同道中人算是彻底失望。

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还是“软蛋怂包大叛徒”?薛蛮子的身体力行是真的因为“幡然醒悟”,还是“配合演出”得太过卖力?

对此,@龙兄一言以蔽之——“薛蛮子先是嫖别人,接着被别人嫖了,最后是自己嫖自己”。而宋志标昨天下午那篇《作为“遗产”的薛蛮子》,算是在意兴阑珊间多说了几句:“薛蛮子被取保候审,在他被关押的七个多月里,他完成了一个受害者向宣传员的转变。他配合央视,做了有罪忏悔,而央视在他取保时,继续利用这个忏悔材料大做文章,继续将薛蛮子钉在耻辱柱上。薛蛮子无法反抗,这让哪怕是假意的配合,也显得刺眼……在薛蛮子被收押的两百多天里,微博上完成了一场整肃动作。薛蛮子不是这场整肃中唯一被压服的目标,王功权、秦火火都算在内;他甚至不是唯一充当宣传工具的,陈永洲、秦火火也算在内。但就量级来说,薛蛮子是这些被当做人肉宣传机中最卖力的那个。”

对这些坚持通过互联网抗争的异议者来说,王功权的表现与薛蛮子有云泥之别:“王功权也在里面认了,要与谁谁谁划清界限。但和薛蛮子不一样,王功权没有要继续‘启蒙’大众的打算,这让王功权即使展现了屈服,但还能保留住受害者的名义。薛蛮子用否定自己‘事业’的方式继续从事‘事业’,这让他连受害者的名分也无法保存……这种情形下的‘薛蛮子’,已经是一个符号,是大陆社交媒体在某个阶段的历史遗产——不仅知识精英、普罗大众,甚至薛蛮子本人,都需要恰当地处理好这个‘历史遗产’。他已经是活化石了,却还想着用飞翔征召信众,这不是对待‘遗产’的合适态度。这不是一种苛求‘完美受害人’的意思,实际上,在薛蛮子那里,受害人身份无法抵消他整肃宣传员的角色。在这一点上,他无法与王功权相提并论,无法与陈永洲并列,甚至与秦火火都不可比拟。官家鄙夷,民间厌弃,当薛蛮子谈笑风生地认罪时,他的稻草人生涯就开始了。”

按照宋志标的说法,那些涌向@薛蛮子的嘲笑声,说明“社交媒体界其实比薛蛮子更早敏锐地感知到这个问题,而且在早早地进行了理论上的准备”:“这种准备的目的,就是预防一个被网络维稳机制驯服的人担任‘导师’。人们可以同情薛蛮子遭受的压力,但这些人不准备原谅他配合整肃时的乖巧,更不认可薛蛮子复出江湖的投机。为了在更大范围上‘消毒’,这些人挑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大V已死。薛蛮子一旦要继续穿戴旧战袍,这种观点就会自动释放出告示:对不起,那其实是皇帝的新衣。薛蛮子在被体制摧毁之后,公共知识分子不惜再一次摧毁他——目的是为了防止欺骗。”

相较而言,王冠雄没这么多“防止欺骗”的信心。在将薛蛮子四条微博中的核心信息归纳为“表态”、“示弱”和“存在感”,这位互联网研究者感叹:“看了评论,大部分是冷嘲热讽。想必之前无数抱大腿的媒体名流大佬大V都会敬而远之。这个社会特现实,微博舆论场也已成功被我党扭转。”

是的,以这场捉放薛为标志,大V就算未死,也已经不再是一年前那个以批判公权力为基本定义的大V了。

一个不太寻常的新闻注脚是,在包括环球时报在内的正式媒体均未就此发表进一步述评之际,昨晚,新华社再次播发《北京日报报道:薛蛮子再次向公众表达歉意和忏悔》,以摘录北京市委机关报稿件的方式,复述大V的反思和警醒:“去年8月23日,薛蛮子嫖娼被抓时曾向民警强调‘我是美国人’,他还表示自己的行为不过是治安问题,在西方国家是合法的。而在经历7个多月的教育和反思后,薛蛮子对办案民警说,自己归根结底是中国人,应该坚守中国的一些传统……薛蛮子表示,将来如果有机会,会多做一些公益事业,向社会传递些正能量,也为净化网络环境做一些贡献,以此来弥补当初犯下的错误。”

据此,人民日报发布了5天来的第一篇报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