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蒋洁敏与宋林是怎样诞生的?

蒋洁敏、宋林,一个个央企大佬下台。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暴露可怕的真相,这些国企掌舵者成为幕后利益输送的最大推手,数目之巨大令人瞠目。

地下财富去向何处,露出冰山一角。

宋林案例非常典型,据《新京报》报道,2010年2月9日,华润集团的子公司华润电力,携旗下山西华润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和金业集团签订《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约定华润联盛、中信信托、金业集团以49%、31%、20%的比例出资,成立太原华润煤业有限公司,并以太原华润为重组平台,收购原金业集团的资产包。金业集团资产包权益整体作价约103亿元。在华润电力介入收购前不到3个月,前买主同煤集团与金业集团达成的这部分资产股价约为52亿元,华润收购价高出51亿元。

收购的效果如下,有媒体走访山西省古交市发现,华润电力收购的金业集团资产大多处于“撂荒”状态,有的煤矿竟然沦为放羊场;焦化厂也一直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而现在,煤炭行业景气度整体下行,华润所购买的资产包恐怕只值 103亿的零头。

《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了其他的华润收购案例,2009年6月,华润电力与山西联盛能源集团共同出资组建华润联盛,注册资本38亿元,华润电力持股66%,联盛持股34%。华润联盛成立后,于6至10月收购山西吕梁之兴县、中阳、临县、石楼、交口等地38座煤矿,协议收购价78.85亿元,按照山西省资源整合政策形成12对主体矿井。华润内部审计发现,华润联盛7对矿井采矿权评估值为41.02亿元,高估8.28亿元,虚高20.19%。通过收购的办法,60亿的资金被安全洗出,收购成为大额利益输送捷径。

从中石油、华润、三峡集团等曝光的案例,利益输送贯穿所有领域,但大宗多以资源收购、工程外包、工程采购等方式进行。资源收购,不显山不露水,找家马甲公司做个虚假评估,少则几亿多则数百亿的资金滚滚而来。谁又能忘记著名的鲁能收购案例呢?700亿的鲁能集团被37亿收购,买家至今藏身幕后。

上述案例是对大型国企的沉重打击,这些被视为中国经济长城的企业,已经被蛀得千疮百孔,依靠这样的企业振兴中国经济,前景非常黯淡。

从理论上说,央企产权属于全体国民,由国务院国资委代行产权所有人之责。讽刺的是,有主的产权正在经历典型的公地悲剧,无主产权更甚。没有人真正拥有这些产权,也没有普通国民能染指这些产权,或者能对这些产权的处置说三道四,而公司的内控机制形同虚设。

以往是通过税收与国企红利上缴,体现产权与分配权的公众性。2007年10月开始,烟草企业及国资委监管的155家中央企业将陆续向财政部上缴总额约170亿元人民币的企业红利,长达十余年的央企不向政府分红的历史宣告结束。从2007年到2011年,共上缴3171.2亿元,所得到的红利不及上万亿利润的零头。从2011年起,央企被分为四档实施征收,上缴比例较2007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从2014年起,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将在现有基础上再提高5个百分点。

可笑的是,央企常能获得巨额补贴,从2011年至2013年,中石油连续3年成为A股“补贴王”,分别获得补贴67.34亿元、94.06亿元、103.47亿元。这些资金到底补贴给了谁?

在看蒋洁敏、宋林等案例的时候,有个关键问题是,利益输送背后真正的获利者是谁,央企到底是谁的钱袋子?毫无疑问,贪婪的权贵之手伸进央企,成为央企产权的真正拥有者,可以随时提现。

真是讽刺,原本设立央企的目的,一是普惠国民大众,二是制止权贵之手的利益侵蚀。现在两条都做得七零八落,有时效果刚好相反,由于大量资源集中于央企,而权力又没有得到有效制约,失去约束的权贵们刚好把社会财富连锅整个端走。宋林等人做的,只是报效权力主子而已。所谓的股权多元化,上市,董事会内控机制,形同虚设。

要防止病情加重的救急办法,如目前所行。一是增加上缴红利,体现普惠特质,二是设立中国版的廉政公署。

中纪委反腐力度极大,从2012年12月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案件查处”栏目通报首条案例至2014年4月11日,一共492天,共有285名领导干部在此期间被通报涉嫌违法违纪行为,平均每周4名。同时,国资委已经传出消息,鉴于央企腐败案呈上升趋势,将开展向央企派驻纪检机构的试点。此外,央企纪委书记从5月1日起将不再分管其他业务,转而专职“反腐”。也正是在宋林落马的同一天,查办腐败案件体制机制改革试点工作动员部署会召开,中纪委副书记张军重申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的部分内容,“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纪委向同级党委负责,也向上级纪委负责,双重领导体制开始具体化、程序化、制度化的重要内容。

治本之术依然是法治,建立长期的法律制度依靠才是治本之策。中国是否能够从权力膜拜转向制度崇拜,从人治转向治制,是包括央企在内的企业能否转向现代企业的关键。

不能忽略的是,在上述央企利益输送案例中,少不了民企的配合,少不了民间大资金与权力的勾兑,如果不能实现法治,不仅国企,连民企也将彻底蜕变为权贵勾连企业,心甘情愿堕落为权力的马夹袋企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