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广东官方调停东莞鞋厂工人罢工失利

在中国劳工界联名要求后,广东省政府4月21日首次打破沉默,在东莞市政府及位于东莞的裕元工业有限公司其中一个厂区与维权工人对话,但官方首次介入没有取得成果。裕元工厂员工称,工会的介入并未使资方满足工人的补偿要求,今日继续罢工。但罢工呈胶着状态,有新员工对事件迟迟未有进展感到焦虑,称希望尽快复工。但更多老员工表示,罢工将持续到五一国际劳动节。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东莞台资裕元鞋厂日前传出劳资纠纷,该厂员工因质疑厂方缴交社保不足额及劳动合同无效,连日举行罢工抗议。香港上市公司裕元集团在东莞的工厂有4万多名工人,为阿迪达斯(Adidas)和耐克(Nike)等品牌代工。据两名罢工工人介绍,鞋厂绝大多数员工今日继续罢工,继续抗议工厂涉嫌违法欠缴员工社保费用的问题。但由于担忧警方继续抓丶打工人,上万名工人改用消极怠工方式——进入厂内打卡签到,但随即返回生活区内休息。

不同于以往,广东省委下属的广东省工会昨日来到东莞当地,就台湾制鞋商裕元工业可能存在的违规欠付社保金现象,进行初步调查。“这是政府对罢工事件的初步介入。”一名参与罢工的王姓乡部级干部回应说。“相信政府介入的话,事情可以更快得到解决。”一名参与谈判会议的裕园员工透露,在政府介入下,资方昨日作出了一些让步。

南华早报说,主要是三个方面,一个是加薪。每个人加薪两百多。然后社保欠账会承诺逐步给工人补上;还有就是五月一日起全部按照新的社保标准缴付社保金。

该报引述不愿署名的高级员工表示,政府有意将裕元设为解决此类劳资矛盾的模范。“中国很多其它厂都存在裕元罢工反应的社保问题,有的员工也并不信任当下的社保体系。”

新的方案已于昨晚向裕元罢工工人公布。但新方案并未获得工人认同。有工人表示,“我们希望厂里能给我们一次性补缴社保金欠账,或者直接买断工龄。”工人之所以提出“买断工龄”的强硬诉求,主因是不少工人对社保基金的作用并不清晰,也不信任;不少工人认为,国家政策可能随时更改,担忧继续缴付社保,得不偿失。

对于省工会及工厂工会的调解作用,各方仍持争议。

据一位工厂工会干部解释,“工会的弱势说大了由国情决定的,以经济建设为主要前题下,做为代表工人权益的工会就不可能站在企业的对立面去真正帮忙到员工。这次的罢工事件工会做了很多努力,但却很难得到员工的认可,而资方也不敢给工会太大的权利,所以注定了工会的鸡肋。”

但该项说法收到劳工组织的质疑。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咨询服务部干员林东说,“我们看得到工会的努力,但这些努力离工人的期待还有距离 。工人的诉求并非不可商议丶退让的,但工会应该借此尽最大能力满足工人诉求,让工人们看到厂里的诚意。”

不少观察人士注意到,与早前的罢工游行不同,包括官方媒体新华社及《人民日报》在内的官方机构都对事件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指出工厂确实存在违法行为,并呼吁当地政府适时介入处理。

春风劳动争议咨询服务部主任张治儒表示,他对省工会尝试起在劳资双方中起桥梁作用表示赞许,但认为政府的介入不一定能够取得工人的信任。

南华早报还引述香港知名劳工权益活动家蔡崇国认为,地方政府正陷入两难。一方面,地方政府不希望因为协助工人维权,吓跑外资企业,但另一方面,随着工人维权意识的增长,并由此引发系列的罢工甚至暴力事件,政府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角度,需要有所作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