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狂型爱国主义的根源

  在目前的中国,有一种非常值得注意的现象,即人们经常只是因为在某些社会问题上看法不一,便轻易地以爱国来标榜自己,以卖国来指责别人。对自己生长于斯的国土怀有一种浓烈的感情,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一个需要认真分析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些中国人总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比别人更爱国?

  由于人性方面可能存在的缺陷,爱国主义情感容易衍生两种有害的变种。个人在道德上的缺陷,容易导致伪善型爱国主义,在理智上的缺陷则容易导致虚狂型爱国主义。

  伪善型爱国主义者高喊爱国主义的口号,往往不是因为他比别人更爱国,而是为了谋求不太体面的私利。例如,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些人一边高喊爱国的口号,一边却将有毒的食品卖给自己的同胞,或是利用职权大肆敛财并将钱财和家人一齐送至国外。

  只有了解足够的事实,人们就完全可以看清伪善型爱国主义者的真正面目。但对于因理智缺陷导致的虚狂型爱国主义,人们却并不容易弄清它的根源。这一方面是因为虚狂型爱国主义者在道德上有可能无可指责,人们在认可其品格的同时也容易不假思索地相信其判断,另一方面是因为虚狂型爱国主义者所犯的理智错误,对人类理性而言极为自然和常见。

  国家这一词语,本来只是被用来笼统地指代范围极为广泛的不具有人格的各种事物,比如某一特定范围内的地理疆域以及在其中生发的语言、文化、和社会制度等。当一个人说喜欢中国时,他可能既喜欢这个国家的自然景观,又喜欢这个国家的风俗、饮食和历史,但为了表达的简便,他可能只是简单地说,“我喜欢中国”,而不是不厌其烦地一一列举他所喜欢的与中国有关的具体事物。

  但是,人们在使用国家这一概念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就忘记了这个概念只不过是用于指代在表达的过程中不便一一列举的各种事物,而是不自觉地把国家这个概念本身,视为独立于其所指代的事物的一个单纯而统一的实体,并且认为这一实体像自然人那样具有意识或精神。也就是说,人们总是倾向于将国家这一抽象概念实在化,并在此基础上将其人格化。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所爱对象具有人格时,这种爱往往不但是无条件的,而且是不求回报的。例如,一个人如果爱他的母亲,他就绝不会嫌弃她苍老的面容或是佝偻的身躯;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一个女人,他不会在爱她其他方面的同时嫌她眼睛太小。另外,这种爱往往不是出于私利上的目的。人们很少会认为父母爱自己的子女,只是为了从子女身上得到些什么。个人对个人的爱总是及于对象的全部,在范围上是全面而无限制的。

  国家这一概念只是人们在不同的情境下对各种不同事物的指称,如果脱离了所指代的事物,其本身并不具有独立的实在性,更不可能具有人格。人们完全有可能在总体上热爱一个国家的自然景观,但同时并不喜欢它某些被污染的河流;热爱它的文化但却厌恶其中的某一成分;热爱它的风土人情但却不喜欢它的政治制度或制度的某些方面,等等。另外,人们往往会根据自身的利害,来表达对组成一个国家的各种事物的爱憎。

  虚狂型爱国主义的根源就在于将国家概念人格化。一个人如果将国家的概念人格化,那么即使他实际上没有任何具体行为或付出,也容易把自己想象为比别的同胞更加爱国的人。因为人们总是能更强烈、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情感,而爱一个并不存在的对象必竟不需要任何真正的付出。

  基于一种想象中的道德优势,虚狂型爱国主义者尽管自己实际上不可能完全做到,也总是会要求别人不问是非且不计利害地热爱和偏袒一个国家的各个方面。那些对政府进行批评的人,那些对本国历史或文化进行反思的人,那些指出国内各种社会问题的人,那些对国外的某些事物表示肯定的人,在虚狂型爱国主义者眼里,都是不够爱国的。

  不幸的是,脱离国家概念原本指代的不具有人格的各种事物,进而将它实在化和人格化,这不但是普通人的理性容易出现的倾向,而且也是一些伟大的思想者经常会犯的错误。实际上,不少哲学及思想巨人在推动人们将国家概念人格化方面,曾经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其中就包括柏拉图、费希特、黑格尔、鲍桑葵甚至卢梭等。

  然而,如果人们冷静下来对一些历史人物加以考察就会发现,那些公认的爱国者必然是成熟的爱国者。他们热爱自己的国家,但从不回避本国存在的问题。相反,他们总是愿意去发现那些不加以解决就将危害日深的问题,并竭力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一个成熟的爱国者如果同时又能为国家作出巨大的牺牲,那他这种不求回报的爱国情感就不但不是虚狂,而是一种让人敬重的高尚。那些成熟而高尚的爱国者,总是身怀对祖国的热爱却从不回避本国存在的问题与不足,总是不求回报地为国家无私奉献却从不认为对自己的同胞具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道德优势。

  实际上,成熟而高尚的爱国者最为热爱的恰恰是自己的同胞,因为他们知道,在他们所热爱的与祖国有关的各种不同的对象中,唯一具有人格因而配得上无条件和不求回报的挚爱的,正是生活在同一片国土上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23日05:36 | #1

    它们喜欢爱就爱,不要强求别人爱就行。

  2. 匿名
    2014年4月23日16:24 | #2

    一切均源于自卑,因为自卑,所以害怕批评,哪怕百分百的善意,于是抵制、反驳、以至谩骂。

  3. 匿名
    2014年4月23日16:39 | #3

    其实很简单,套用爱国主义口号能拉拢同类而有效的在声势上打击对方。

  4. 匿名
    2014年4月23日17:21 | #4

    仔细想想 言之无物。“实际上,成熟而高尚的爱国者最为热爱的恰恰是自己的同胞” 总结很高大上, 可是, 具体来说,哪些是你的同胞? 维族分离分子国籍还是中国,你爱不爱? 持不同政见者呢?他们认同国家统一,但认同推翻现政府, 你爱不爱?

  5. 2014年4月23日17:38 | #5

    爱国主义其实就在你我身边,平时不太留意的。譬如去国外旅游,你要注意举止礼貌,尊重当地风俗习惯,记得要给他们小费,别给国家丢人现眼。我看还是低调奢华有内涵比较好。其他方面还有很,不一而论。

  6. 匿名
    2014年4月23日19:04 | #6

    匿名 :
    仔细想想 言之无物。“实际上,成熟而高尚的爱国者最为热爱的恰恰是自己的同胞” 总结很高大上, 可是, 具体来说,哪些是你的同胞? 维族分离分子国籍还是中国,你爱不爱? 持不同政见者呢?他们认同国家统一,但认同推翻现政府, 你爱不爱?

    五毛典型言论。

    中国共产党不是国家,是政党,而且是非法政党(至今未在中国民政部注册),而国家不是政党,国家的主人是其公民,而非执政党(及名义国家领导人),执政党的出现只是代表民意来代为执政,所以民主国家会有更替,独裁国家才会出现一党,甚至一人代表整个国家的反时代行为,谢谢。

  7.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24日00:41 | #7

    爱国主义只是奴才想从主子那里得到更多恩赐的口号。真正的爱国者从来不叫口号的而是努力地与窃国者斗争着。

  8. 匿名
    2014年4月24日09:35 | #8

    匿名 :
    仔细想想 言之无物。“实际上,成熟而高尚的爱国者最为热爱的恰恰是自己的同胞” 总结很高大上, 可是, 具体来说,哪些是你的同胞? 维族分离分子国籍还是中国,你爱不爱? 持不同政见者呢?他们认同国家统一,但认同推翻现政府, 你爱不爱?

    如果一个国家到处都是它所说的分离分子,这个国家也没有值得爱的地方。持不同政见者多数恰恰是真正的爱国者,天天高唱爱国,资产和家人都转移她过得,百分之百是爱国贼,窃国大盗,人人得而诛之。

  9. 红色左派
    2014年4月25日05:30 | #9

    不跟爱国者一样爱国就变汉奸了,跟想法一些自认为爱国者想法一样就变成汉奸。那全世界的左派,自由主义者,世界主义者在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眼里都是汉奸了,在这个国家汉奸实在太。真是典型极端民族主义逻辑。爱国者为什么要剥夺别人爱不爱权利呢,强求别人的爱是爱吗?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会教育出这么多极端民族主义者。

  10. 红色左派
    2014年4月25日05:35 | #10

    不跟自认为爱国者一样爱国就变汉奸了,跟想法一些自认为爱国者想法一样就变成汉奸。那全世界的左派,自由主义者,世界主义者在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眼里都是汉奸了,在这个国家要当汉奸实在太简单了。真是典型极端民族主义逻辑。自认为爱国者为什么要剥夺别人爱不爱权利呢,强求别人的爱是爱吗?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会教育出这么多极端民族主义者。中国真的变得越来越右了。

  11. 红色左派
    2014年4月25日05:37 | #11

    不跟自认为爱国者一样爱国就变汉奸了,跟想法一些自认为爱国者想法不一样就变成汉奸。那全世界的左派,自由主义者,世界主义者在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眼里都是汉奸了,在这个国家要当汉奸实在太简单了。真是典型极端民族主义逻辑。自认为爱国者为什么要剥夺别人爱不爱权利呢,强求别人的爱是爱吗?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会教育出这么多极端民族主义者。中国真的变得越来越右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