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刘汉和3.27国债那帮人的命运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近日在湖北咸宁中院审理的刘汉案,爆出一连串内幕。其中关于他和有“北京李嘉诚”之称的袁宝璟的恩怨,引发了人们对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中赢家命运的关注。这些人当年通过国债期货完成原始积累,然后称霸一方,成为各地的头面人物。若干年后,其中的多数人却以悲惨的方式谢幕,显示出这个时代政商圈子的云谲波诡。​

327国债期货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谓“327”,是一个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对应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九十年代初国债发行非常困难,老百姓普遍不愿购买。国家决定引入发达国家的交易方式,让国债更具流通性和价格弹性,1992年12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计并推出了12个品种的期货合约。​

第二年,财政部决定参照央行公布的保值贴补率,给予一些国债品种保值补贴。国债收益率开始出现不确定性,炒作空间扩大了,国债市场开始火爆,聚集的资金量远远超过了股市。​

“327”现券的票面利率为9.5%,如果不计保值贴补,到期本息之和为128.5元。在1991~1994中国通胀率一直居高不下的这三年里,保值贴息率一直在7~8%的水平上。当时中国第一大券商万国证券的总经理,有“证券教父”之称的管金生预测,327国债的保值贴息率不可能上调,估计应维持在8%的水平。按照这一计算,327国债将以132元的价格兑付。因此当市价在147~148元波动的时候,万国证券联合高岭、高原兄弟执掌的辽宁国发集团,开始大举做空。​

在他们对面,是隶属于财政部的中国经济开发公司(中经开)和众多市场大户。后来创立证券市场“涌金系”的魏东,当时只有28岁,研究生毕业仅仅2年,曾在中经开执掌证券部,后创立自己的公司。但在这场战役中,他被媒体描述为中经开事实上的主操盘人。​

后来一直有传闻说,中经开高层和魏东,都通过可靠的渠道,获知了财政部的底牌:327国债将按148.50元兑付。甚至有传闻说,多方通过游说改变了原来的兑付方案,因此稳操胜券。总之,当1995年2月23日财政部正式公布消息后,空方的失败已经难以挽回。2月23日一开盘,双方就在市场上激烈交战,辽国发的高氏兄弟看到势头不对,突然调转枪口,开始做多,当时中国第一大券商万国证券被逼进死胡同,面临着60亿元的巨亏。​

在收市前8分钟,万国证券拼死一搏,违规下单,透支卖出国债期货。其中仅最后一个卖单就对应面值1460亿元(而327国债总价值也仅仅300多亿)。由于时间仓促,多方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如果按照收盘价交割,以中经开为代表的多头反胜为败,出现了约40亿元的巨额亏损,全部爆仓。​

当天晚上十点,上交所在经过紧急会议后宣布:2月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交易是异常的、无效的,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151.30元。上交所的这一决定,使被万国证券翻转的盘子,再次倒转过来:万国证券亏损56亿人民币濒临破产。随后,万国证券被申银证券接管,管金生被捕入狱,辽国发高岭兄弟人间蒸发,到今天仍然没有下落。而以中经开为统帅的多方,瓜分了巨大的胜利蛋糕,一夜之间暴富。这一天,被外媒称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因为无论是获胜一方,还是失败一方,都出现了严重违规。而中经开一方,因为跟财政部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一直让人怀疑其涉嫌内幕交易。​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金融大战中,至少让这四个人完成了原始积累,或者发了大财:当时28岁的魏东,29岁的袁宝璟,34岁的周正毅以及30岁的刘汉。当然,中经开一战成名,成为市场中最彪悍的庄家。在国债期货被停止交易后,这些人和机构都进入了股市或商品期货市场,成为市场中的新霸主。某只股票或期货交易品种,只要传说有他们参与,马上身价倍增,狂涨不已。​

时间是把杀猪刀,它不仅仅雕刻庄家的容颜,还直接消灭他们的肉体。​

不可一世的中经开,在此后证券市场中多次违规。在327国债事件几个月后,就将其配售的四川长虹禁售股上市流通,其中复杂而又触目惊心的内幕,令中国股市再次蒙羞。随后,中经开又卷入了东方电子和银广夏两个大案之中。十年赌四命,中经开终于将自己送上了绞刑架,公司灰飞烟灭,其掌门人姜继增也被送上法庭。​

在327国债事件中,有消息称魏东个人赚了约2个亿,随后他的公司控股了九芝堂、千金药业和国金证券等,成为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但在2008年,他突然在北京家中跳楼身亡,年仅41岁,身后留下了巨大的谜团。​

周正毅也在327国债期货中挣过大钱,后来逐渐成为沪上政商圈子里的名人,号称上海首富。曾卷入与香港多个女明星的绯闻,常常登上香港媒体娱乐版头条。最终因案涉到某个“老虎”,2007年的时候,在上海被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挪用资金及单位个人行贿”等五项罪名判刑16年。​

袁宝璟的结局最惨烈。327国债之后,他因在四川炒期货,跟刘汉结怨,随后指使下属刺杀刘汉未遂。这个下属出身警察,后来多次要挟袁宝璟,袁的兄弟们就刺杀了这个人。后来案情的发展令人惊讶,2006年法院判处袁宝璟四兄弟三人死刑一人死缓。一条人命,让三个人偿还,而袁宝璟是否对刺杀事件完全知情,还存在某种争议。最近,有媒体在报道刘汉案的时候透露,袁家之所以付出如此惨重代价,是因为刘汉暗中运作的结果,其代价可能是一笔高达22亿元的利益输送。​

至于刘汉,可能是这些人中走得最远的,被捕的时候已经有400亿身家,多条人命在身。据媒体报道,在四川,只要他看上的项目,是没有人敢于竞争的。在四川,刘汉号称是地下组织部长,可以左右不少公务员的升迁。当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刘汉已经“大到了不能倒”地步的时候,他突然倒下了。​

“327国债赢家”这个群体,从出来混的那天起,就有强烈的走捷径、破规则的意识。他们当年之所以能搞垮中国第一大券商,瓜分掉万国证券的数十亿资产,某种程度上靠的就是内幕消息。完成原始积累后,更加确信自己的“生意经”和“人生观”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这是一个丛林社会,只有当肉食动物,靠狡诈和凶残,才能生存在食物链的顶端。事实上,他们每个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顺风顺水,所向披靡,引无数官员竞折腰。​

圣经上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的东西。“327国债”赢家们,仅仅是在重演中国传统社会的政商大戏而已,所以他们的结局早就注定。你看那胡雪岩,当年攀上了有总督、军机大臣头衔的左宗棠,多么不可一世,最终还是倒在李鸿章、盛宣怀的暗算之下。而李鸿章一死,盛宣怀的权力、财产就成为袁世凯系眼中的唐僧肉,被切割、瓜分;而袁世凯身后,他的家族财富又能维持多久呢?​

​通过特权实现的利益,最终肯定会被更大权力或者法律剥夺。权在,钱来,钱聚;权去,钱就成为灾祸,必然散去。这仿佛是个魔咒,在中国存在了数千年。​

中国目前正在开启一场新的变革。其中,“把权力装入制度的笼子”,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目标。只有这样,走正道的人才能发财,盖茨、乔布斯这样人在中国才不会沦为穷光蛋、二货、SB,刘汉们才不可能张狂,这个国家才有希望。但愿“327国债赢家”的悲喜剧,在中国不再重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23日18:27 | #1

    时间周期缩短了,现世作孽现世报。这兄弟俩到时候死刑,都是活该。

  2. 匿名
    2014年4月23日19:29 | #2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3. 匿名
    2014年4月23日22:16 | #3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什么时候到整个共产党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