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玫瑰露事件

coraly (珊瑚|随波逐流), 信区: StoneStory
标 题: 换个角度看玫瑰露事件
发信站: 水木社区

我最喜欢红楼梦60回以后的部分。舞台已经搭好,各色人物纷纷出场表演。虽然事情有大有小,但细细品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哪怕是小人物的鸡毛蒜皮,一样写得条理清楚,经得起玩味。更有趣的是,几件有名的矛盾纠纷中,竟然都说不出谁是绝对的好人,谁是绝对的坏人。哪怕是大家公认处事得当的判冤决狱平儿行权,也只是负面后果并不明显而已。

看官看这一节故事,往往着眼点都在五儿、平儿、宝玉、彩云、芳官等核心人物身上,却忽视了一个至关重要却又不太受人待见的人——林之孝家的。此人不但是盗窃事件的直接承办人,并且亲手抓到柳五儿。后来又派了秦显家的去厨房顶替柳家的,结果没成功,碰了一鼻子灰。秦显家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林之孝家的也充分体现出其蛮不讲理,又任人唯亲的短处,是以在读者心目中是个反面形象。而我则认为必须对事不对人。不能因为你喜欢某一角色,就认为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对的;反之就是不能因为某人成了反面角色,就否定她的一切。林之孝家的在任命秦显家的这一事上虽然拿人手短,但在处理柳五儿一事上却是完全无可厚非的;而平儿虽然看似处理得八角俱全,但只是不妥当的地方没有明文写出罢了。

读者看书,大多把自己带入宝玉的角色,因此难免怜香惜玉,心疼柳五儿,可怜彩云。于是当看见此二人都平安脱险,都觉大快人心。可如果从林之孝家的角度想想,她也并没有做错什么(收受秦显家的的贿赂算是另一件事,这里不做讨论)。首先来看看事情的前因后果:“又因近日玉钏儿说那边正房内失落了东西,几个丫头对赖,没主儿”;“每日凤姐使平儿催逼他”。我们看了后文都知道,平儿对于偷东西之人的身份其实是心里有数的,但是她装作不知道。这事儿就有些不厚道了。你可怜探春不假,回护彩云有情,可是林之孝家的招你惹你了?你有线索不告诉她,还整天去催她早日破案?试想,如果不是柳五儿事发,平儿自然不会想到拉宝玉来背黑锅。没有人背黑锅,这事要如何了局?结果可想而知:要么是林之孝家的办事不利被凤姐骂一顿,要么是林之孝家的被逼急了随便找个人来顶缸。若只是骂一顿也罢了,要是林之孝家的真的抓个人来顶罪,你平儿有啥凭据否定她,说她抓错了人?难道真要将错就错冤枉好人不成?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探春开心?

其实呢,既然晴雯都知道是彩云拿了给环哥的,林之孝家的耳目眼线也不少,未必就猜不出个大概来(何况她和赵姨娘还是好朋友)。可是她敢去找太太的大丫头彩云对质吗?敢去赵姨娘屋里起了赃来吗?她心里必定也是犯嘀咕的。于是这事儿从一开始,就是彩云在贼喊捉贼,平儿也帮着她喊。最后担子压在林之孝家的肩上,她也只好看着上头的眼色跟着喊。大家心里想的都是喊过这一阵子就算了。可谁曾想,还真让她抓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柳五儿,还真找到了一瓶玫瑰露。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既不必得罪彩云赵姨娘,又可以交差。所以林之孝家的并不听柳五儿的申辩,而是“凭你主子面前辩去”。为什么呢?既然柳五儿信誓旦旦说玫瑰露来源清白,难道林之孝家的就不怕真冤枉了好人,交差不成,还被骂随便抓人来应付吗?真的连听柳五儿说一句话,去怡红院问一声的工夫也没有吗?

不是的。林之孝家的不是不想问柳五儿,而是不敢问。其实凭常理想想也知道,就算柳五儿偷偷进了大观园,离王夫人正房还远着呢。一个生面孔哪里就有本事穿越层层大门小门,偷到王夫人柜子里的东西?所以柳五儿的玫瑰露就算是赃物,也不太可能是她直接偷的,而更可能是偷东西的人层层转送,最后到了她的手里。这些本来是一层层问下去就能清楚的事,可是林之孝家的也不敢问,生怕牵出后头的大鱼来,得罪的人就多了。于是只“凭你主子面前辩去”。到时候柳五儿不管是和平儿交代也好,和凤姐交代也好,就和林之孝家的没关系了。所以她对待柳五儿的方式并非全然蛮不讲理。如果她真的是想随便找人顶缸,凤姐吩咐了把柳五儿发到庄子上去的时候就该立刻带她走,不给她申辩的机会。可是她还是让柳五儿细诉了前因后果。可见她和五儿并无私怨,只是完成自己的任务就行了,背后情由五儿说也好不说也好,就和她没有关系了。

到此为止,大家谁的作法都说不上错。平儿去问袭人再求证于芳官也是很正确的。但是最后的一步,叫了彩云和玉钏儿来,当面问准了她们这一步,却有个致命的问题:现在是彩云羞恶之心感发,自我坦白了。但要是彩云脸皮再厚一点,乐见其成顺水推舟,就让宝玉把黑锅背到底,平儿又打算怎么办呢?如果说目的并非让彩云坦白,只是敲打她一下就行, 那平儿大可以一开始就去私下找彩云警告之:“我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这次看在三姑娘面上就算了。下次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我直接去赵姨娘屋里起了赃来。”效果和现在一模一样,只怕震慑作用会更好。也不用带累柳五儿了,更不用麻烦宝玉了。更重要的是,现在平儿这种处理方法,说是给三姑娘面子,不让人知道,结果因为牵涉得人太多,大家还是都知道了,连林黛玉都知道了。真要想给三姑娘留体面,我说的那种处理方法才是影响最小的。但平儿采取了现在的作法,一来恐怕是她自己和彩云也算好姐妹,拉不下脸来说这样的话,不肯得罪人,于是就逼着林之孝家的在那里瞎忙,去查一桩大家都知道不太可能有结果的无头案;二来有了宝玉顶着,此事便可结案了,凤姐那边也能交代过去。可是细想想,凤姐明知宝玉是在包庇贼人,也还是放手不管了;如果一开始平儿就能把替三姑娘着想一事和凤姐说明,凤姐未必不能理解,也顺势装糊涂就完了。所以其实两种做法最主要的差别还是平儿自己在彩云面前做恶人还是做好人,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

现在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有一个人不好,那就是林之孝家的。本来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罢了。林之孝家的虽说得不到褒奖,好歹也落不了不是。可是平儿在了结此案后,还专门跟林之孝家的谈了一番正义凛然的大道理:“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方是兴旺之家。若得不了一点子小事,便扬铃打鼓的乱折腾起来,不成道理。”读者此时只看到柳家母女扬眉吐气,可曾有谁把自己带入林之孝家的在此时想想?到底是谁扬铃打鼓乱折腾?到底是谁天天来逼着我查贼赃?难道是我自己吃饱了撑的每天没完没了去找那劳什子玫瑰露?我找到了疑似赃物带了嫌疑人来汇报难道还有错了?你们公子小姐没事乱折腾,我们还没抱怨呢,倒是我们不成道理了?

我若是林之孝家的,从此必然再也不用心办上头交代的事了。就不说林之孝家的很可能了解前后情由,知道明明是平儿放了彩云,回头又来自己这里得了便宜卖乖,恶人全推给自己来当。即便不知道真相,也难免埋怨宝玉无事生非。狼来了玩儿多了,以后即使真丢了东西,也未必肯上心了。平儿宝玉彩云一团和气,可唯一有苦无处诉的那个偏偏是府里最得力的管家媳妇。要论在贾府的关键作用,除了平儿还可相仿佛,彩云宝玉什么的根本比不上林之孝家的。为了个彩云,寒了林之孝家的的心,这个代价根本不是三姑娘少生一顿气就能补上的。

而事实上,林之孝家的确实从此寒心,和凤姐平儿心存芥蒂了。过了几回贾母生日,就是林之孝家的指点被捆婆子的女儿去找邢夫人的路线,导致邢夫人当着众人不给凤姐面子。之后的故事我们无从得知,但若真到了贾府走下坡路的那一天,林之孝家的就算没有推波助澜,但只要袖手旁观不作为,对贾府也是难以估量的损失了。贾府早就人浮于事,做事的人少,看景的人多。好容易有一个愿意认真办事的高管(所谓有“职业素养”的),这一下子也被泼了冷水。若要将此全推给林之孝家的人品问题,未免有失偏颇。平儿在处理玫瑰露问题上,明显偏向彩云,还狠狠地踩了一脚林之孝家的这个用心办差的。这种做法只能收获宝玉探春一时的开心,却埋下了未来不安的种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23日04:17 | #1

    映射什么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