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国法院扣押日企船舶

中国一家法院就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索赔诉讼扣押一艘日本货轮。两国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蔓延到商业领域。

日本很快谴责扣船举动,警告此举可能“对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所有日本企业产生寒蝉效应”。这是中国法院首次以涉及二战的诉讼请求为依据,下令扣押日本资产。

“我们对此深感忧虑,强烈希望中国官方能做出适当的反应,”日本政府首席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Yoshihide Suga)表示。

这一事件突显中国和日本之间的紧张关系,两国近年围绕一个争议岛群发生争执,一些分析人士称,这个岛群已成为亚洲最危险的裂痕。两国间广泛而密切的经贸纽带迄今帮助稳定着中日关系。

此事发生之际,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即将对亚洲进行令人瞩目的访问,此行意在给美国的盟友打气:面对中国不断上升的影响力,美国将坚守对亚洲的承诺。美国总统定于周三抵达东京,届时日方将强烈要求他给予支持,应对日本眼里中国推翻亚洲战后秩序的强势企图心。

上海海事法院在网站上宣布,周末在上海附近的一个港口对“Baosteel Emotion”轮实施扣押。该船属于日本企业集团商船三井(Mitsui OSK Lines),此前承运澳大利亚铁矿石至中国旗舰钢厂宝钢(Baosteel)。

这起纠纷源于中威轮船公司(Chung Wei Steamship)租给日本一家班轮航运公司、随后于1937年被准备侵华的日本海军征用的两艘船。其中一艘于1938年在日本近海运输煤炭时被台风摧毁,另一艘(“顺丰”轮)1944年在中国近海被一枚鱼雷击沉。经历一系列收购交易后,商船三井成了在日本海军征用后经营这两艘船的航运公司的继承人。

日本一直主张,战后签署的和平条约使其免于承担向前敌方国家的个人或企业支付赔偿的义务。但是,对于日本经常行为残暴的帝国扩张最为耿耿于怀的中国和韩国反驳称,此类协议仅涵盖政府对政府的赔偿,私人群体可以自由起诉,要求获得损害赔偿金。

尽管如此,多年来中国并不鼓励本国公民向日本索偿,无论案由是强迫劳役、性奴役还是资产扣押。前总理周恩来明确排除中国方面提出任何战时索赔的前景,以换取日本提供发展援助和投资的保证。其结果是,中国的活动人士不得不在日本法院提起索赔诉讼。

“总体来说,中国对日本不满,所以很多老账被翻出来了,”上海复旦大学东北亚地缘政治专家沈丁立表示。“过去他们可能不鼓励这样的诉讼,但现在他们不挡路。”

去年,韩国法院在两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中作出对日本企业不利的裁决,涉及当年被强征为苦力、为日本的战争努力效力的朝鲜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将此案形容为“一起普通商事合同纠纷案”。他在周一告诉记者,中国政府将继续坚持1972年两国关系正常化时奠定的原则。

此案是中威轮船公司老板、在战争期间失去家产的陈顺通的后人所取得的罕见的胜利。陈顺通本人、他的儿子和一个孙子都在等待就被日本海军扣押的两艘船获得赔偿期间去世;他的重孙陈中威(David Chen)——其中文名字反映了家族历史——拒绝了日本公司的和解提议。

“我们在与他们谈判以求达成和解,因此我们对他们的突然决定非常意外。我们不能接受,”一名三井发言人表示。“我们正在检查细节,研究接下来我们该采取什么步骤。”

该公司在2006年递交法院的一份文件中表示,中威诉讼最初在1990年提起,索赔313亿日元(合3.05亿美元),但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被法院以程序上的理由驳回。2003年,陈顺通的两个孙子再度提起诉讼。

三井当时指出,这起案件,以及另一起类似案件——就原来属于大陆实业股份有限公司(Dah Loh Industrial Co)的一艘船索赔12亿日元,若被判全额赔偿,可能“对商船三井的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上海海事法院表示,其在2007年判决陈顺通的两个孙子获得29亿日元赔偿,而三井的上诉和重审请求均被上级法院驳回。

法院判决“大陆案”原告获得945万美元赔偿。法院称,那起案件去年已由三井与大陆的法定代表人达成和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