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俄罗斯经济早在西方制裁前已危机四伏

莫斯科——营销学教授玛加丽塔·R·佐布尼娜(Margarita R. Zobnina)一直带着日益高涨的恐慌情绪,来观察俄罗斯经济的困境日益加深:朋友们移居海外,不打算回来;其他一些人推迟开拓新生意,因为不确定性越来越高。同时,佐布尼娜与同为教授的丈夫亚历山大(Alexander)租了一个保险柜,里面放外币现金,以此对冲俄罗斯卢布的不断贬值。

她说,最令人震惊的是,当地生鲜店贩售凤尾鱼的时候如今裹的是葵花籽油,而不是橄榄油,明显是因为进口商品价格飙升。“这真让我慌了神,”她说。

尽管吞并克里米亚之举让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支持率飙升至80%以上,但这也明显地推动了俄罗斯经济下行。西方的制裁尚未全面发挥作用,但俄罗斯经济似乎已在日趋恶化。随着通胀攀升、增长停滞、卢布迅速贬值、股市急降,以及数百亿美元资本为避险而出逃,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上周三承认,该国正在经济衰退的边缘徘徊。

普京刚刚在索契冬奥会上豪掷500亿美元(约合3100亿元人民币),同时还必须咽下吞并克里米亚的账单。经济学家等专家表示,克里米亚自身经济孱弱,有着代价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这些经济成本暂时被近期的爱国热情掩盖,但随着物价上涨、收入停滞及消费者信心减退,可能很快就会让克里姆林宫感到头疼。

早在克里米亚事件及随之而来的西方制裁出现之前,2万亿美元规模的俄罗斯经济就已遭遇滞胀。滞胀是一种危险的组合,增长停滞、通胀高企,往往还伴随着失业率飙升。俄罗斯的失业率维持在了低位,但不过是因为多年的人口减少导致劳动力萎缩、不足。

最近几周,跨国银行与俄罗斯银行纷纷下调对2014年度的俄罗斯经济增长预期,而世界银行(World Bank)认为,假如西方因乌克兰问题而施加进一步的制裁,俄罗斯经济或许会缩水1.8%。按照一些测算,今年以来,已有逾700亿美元的资本逃离该国。主要的股票指数在3月份下滑了10%,而且,出于对俄罗斯进一步干涉乌克兰的担忧,光是周二一天股指就下滑了惊人的3%。

“这是我们实施独立外交政策的某种代价,” 俄罗斯前财政部长阿里克塞·库德林(Aleksei L. Kudrin)最近在莫斯科举行的一个投资者会议上说。他补充说,西方制裁和普京的外交政策行动有可能导致数千亿美元的国民经济损失,并会扼制今年余下时间的经济增长。

由于在克里姆林宫经济政策上存在分歧,库德林辞了职。他表示,俄罗斯人尚未面对完整的账单。根据他的预测,吞并地理上与其他地方隔绝的克里米亚半岛将带来巨大的成本,因而账单还将进一步增加。“社会还没有看到最终后果,当这让真实收入陷入停滞的时候,就会看到了,”他说。“当前,社会接受了这种代价。”

从教科书的角度来看,俄罗斯经济的深层问题多年来已经显露无遗:能源价格10年来的高涨提升了普京的支持率,但现在已经陷于停滞,显示出该国过于依赖油气收入的状况十分危险。促进经济多元化,使经济增长更多地依赖制造业和高科技等部门的努力以失败告终。官方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制止猖獗的腐败行为,而这种腐败影响恶劣,让外国投资者望而却步。

曾在上世纪90年代执掌花旗银行(Citibank)俄罗斯分部的私募投资人米连科·霍瓦特(Miljenko Horvat)认为,俄罗斯没能让自身走出能源供应,在其他领域获得经济上的重要性。

霍瓦特目前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生活。他说自己常常用下面的观点来反驳俄罗斯友人:“我早上起床,从瑞士公司雀巢生产的机器中接杯咖啡喝。我身上的衣服在法国或意大利设计,很可能在土耳其生产。我开德国车,用韩国手机,还有加州设计但在日本或韩国制造的电脑。俄罗斯完全挤不进我的日常生活,根本无关紧要、无足轻重。那么,经济引擎到底要从何而来呢?”

霍瓦特表示,在俄罗斯生活期间,那里经历了1991年、1993年和1998年的违约。他预计,未来还将出现违约现象。“我现在不会做多俄罗斯,不管是在投资上,还是个人生活中,”他说。“做多”是金融术语,指的是看好股价上扬。

鉴于近期的动荡,俄罗斯之所以迄今避免了灾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油价坚挺(上周三,布伦特原油收于每桶近110美元),尽管美国的产量在稳步上升。目前,油价保障了俄罗斯联邦预算状况良好,预计今年不会产生赤字。

然而,就算没有冲击,也不清楚俄罗斯如何能够爬出当前的泥潭。滞胀是决策者最难对付的棘手经济问题之一,而俄罗斯官员似乎困惑不已,因为央行、财政部和经济部敦促采取的是相互矛盾的措施。

今年32岁的佐布尼娜称,她和30岁的丈夫在讨论去欧洲或美国找工作,他们目前存的是美元和欧元。接受采访时她承认,把现金锁在保险柜里绝不是什么成熟的财务规划,尤其是对两名经济学教授而言。

“不去储蓄而是放到保险柜里,绝对是非理性的,因为会损失利息,”她说。“但在这种无法预测的形势下,卢布贬值、银行不可靠,而且谁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就会脱离全球金融体系,或者下一个倒闭的是哪家银行。最好是一鸟在手,虽然它并不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