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乔:华润的饭局

  近日,在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被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实名举报接受组织调查之际,香港媒体发表文章称,湖南律师曹博在个人博客中透露,4年前亲耳听到一位曾在华润任职中层、现已辞职的人士称,曾与同为华润中层的前同事们在深圳碰面,老友聚餐叙旧一番。“当晚开了六瓶法国八几年的红酒,每瓶12万,再加上白酒菜肴几十万,总计消费120万。”

  自香港媒体曝出华润中层150万港币(约合人民币120万)的天价饭局之后,作为一名在世界各地胡吃海塞过的吃货,我展开了无限的想象力,苦心孤诣地琢磨着列出一桌十人、总价50万的菜单,十几万一瓶名酒,鱼翅、松露等山珍海味,抑或是接受会所特殊服务……

  让我们先做一道简单的算术题。根据那名前华润中层人士的描述,四年前的那次总价为120万的饭局是由72万的红酒,几十万的白酒菜肴组成的,再加上一般大酒店以及各类会所的惯例,这120万中会有15%的服务费也就是18万。加减乘除做完之后,我们可以轻易得出那次饭局在白酒和菜肴上的纯消费为30万元左右,10人的饭局,人均消费3万元人民币。

  众所周知,吃得好和吃得贵是两个概念,从一个吃货的角度出发,若是单纯地想吃得好的话,我觉得高大上的米其林三星[微博]法式大餐就足够了,这样的一套欧洲王室礼宾标准的高大上法餐走下来,在巴黎最火的米其林餐厅里,人均消费400欧元左右(折合成人民币3400元左右)。

  再看华润的饭局,联想到曹博博客中提到的白酒,中西式混搭的菜品最有可能出现。四大海味鲍鱼、鱼翅、鱼肚、海参是必不可少的。不过要论贵重,无疑要属白松露了,它被誉为可以吃的钻石。一种叫白钻石的白松露,动辄也要17万人民币一公斤。在拍卖场上,白松露拍出50万人民币一公斤的价钱也是件稀疏平常的事。功夫巨星李连杰几年前就在澳门曾以80万人民币的价钱拍下了一公斤白松露。除此之外,日本料理中的珍馐神户牛肉,里海的黑鱼子酱,冬虫夏草蒸金钱猛鱼,香子兰做的香草蛋糕,法式鹅肝蛋卷,以及一壶老干部最爱的藏红花茶也是可以想见的奢侈品菜肴。按这个吃法,人均消费3万元人民币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人们也不禁好奇,来参加这个饭局的都是些什么人?为此,笔者联系到了一位与华润高层打过交道的万象城业主(万象城为华润集团旗下面向高端市场的综合性百货公司),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主介绍说:“其实我感觉华润领导还好了,就算是前几年风声没这么紧的情况下,我们几次吃饭最后的消费额度都不大,最贵的一次也就十几万就搞定了。如果这个饭局真是花了120万、没有吹水成分在的话,我觉得首先这肯定是在私人会所中进行的。尤其是深圳,前几年这种私人会所非常多,这么贵的饭局,一般情况下也就是那几个大佬一起出来叙叙旧,开心一下的场子。要说谈事情找关系办事的话,花120万也太不实际了,太高调了,20万请吃一次饭,100万给那个关键人物效率岂不是更高。”

  中国的历史上曾经有过很多个著名的饭局,如鸿门宴、杯酒释兵权等饭局,吃的是利益交换,吃的是江山社稷;慈禧的生日饭局,虽然也很排场,但留下了北洋溃败,甲午遗恨;华润的饭局,吃的是什么?华润120万的饭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晋朝石崇与王恺斗富的故事:石崇在荆州当州长倚靠假扮强盗抢劫过往商贾成为晋朝巨富,王恺作为司马炎的小舅子靠裙带关系贪污受贿积累亿万家私,他们敢于那么奢靡无度,大肆铺张无外乎拥有不受制约得权力或者制约因他们的背景而形同虚设。

輔仁:香港華潤案勢牽中共黨國根基

國內人甚至香港人或者早已習慣了看着中共高官的上台下台,有如走馬燈。好聽一點的,是「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因此香港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下馬」一事,看起來只是「小菜一碟」,大家開始有點見怪不怕。情況有點像明朝皇帝朱元璋搞的那一套:貪官要剝皮裝草。看起來「言之成理」之至。有貪官,殺了就是。

假如世界這樣「複雜」就好囉,之不過世界其實很「簡單」。

有看過《大明劫》電影的觀眾,相信都明白這種當眾殺頭的宣傳技倆管不了事。正所謂:重馭世之術而輕經世之道,失敗是早晚的事。且看明末遺忠顧炎武所書《日知錄》有云: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這個才是一針見血,最簡單的道理。

何解「華潤案勢牽黨國根基」?正正就是因為以上的案件,基本上就是共產黨發展的歷史寫照。明白華潤,就能明白共產黨。今天宋林下馬,有點就像跑馬地墳場門前石拱的對聯: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這個對聯出現的說法眾說紛云,但有心人可以看得出,那是用來「鎮鬼」的。這個先按下不表,下文詳解。

話說華潤集團的來由如下:

華潤是中國「中央企業」,1948年成立至1982年,華潤一直都在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按英國殖民地的法律以「無限公司」成立,以私人名義在香港註冊;再通過「內部協議」(亦即英國佬法律所設定的「信託關係」),規定「私人代國家持股」。因此要講到「一國兩制」,實在華潤才是「先行者」。是在英殖法律之下的中共地下機構。

華潤本來與五豐行等多家企業僅為行政上下級關係,之間並無股權聯繫。1983年9月,改制為華潤(集團)有限公司,將下屬機構變為以股權為紐帶的公司。華潤最初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2003年改為國資委代表國務院監管。

華潤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中國共產黨希望能夠在香港設立一家企業,以充實黨的經濟來源,乃於1938年在香港成立「聯和行」,由周恩來﹑陳雲創建,總部位於香港中環畢打街。換言之,共產黨當年要和國民黨鬥爭,香港其實就是「國民黨管不了的中國境外」、「大後方」物資補給中心。

1948年,「聯和行」更名為「華潤公司」。華潤之名,取自毛澤東的字「潤之」,寓意「中華潤之」。同時,還有「中華大地,雨露滋潤」之意。亦即在「建國前夕」,這個「大後方」有了以毛澤東名字的「正名」祝福。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華潤正式「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部的國有企業,成為國家對外貿易的窗口公司。而隨着「開放」,華潤作為窗口公司,就正好作為橋樑,引進中國所缺乏的資金和技術。又經過了許多年的「演變」,華潤集團從事的行業都與「大眾生活息息相關­」,主營業務包括:日用消費品製造與分銷、地產及相關行業、基礎設施及公用事業、醫藥製造與分銷。

好一句「息息相關」,正正就是由「革命基地」,在「坐江山」之後,開始由「黨國不分」蛻變成為「政企不分」,最後是「官商不分」。且看:華潤正是萬科地產的第一大股東。而萬科是什麼? 中國第一大地產開發商,年收入「過千億人民幣」,正正就是共產黨本來天生敵對的「大地主」。而更為有趣的是,華潤本身也已經是中國最大的地產開發商之一。此謂之「息息相關」,其實正正就是共產黨的特色:無所不包。

而宋林又是什麼人?

宋林本來就不是有甚麼背景的人。與大眾心目中的所謂紅二代什麼的,都扯不上什麼關係。之不過,這個才有意思。因為假如從「有背景」這條線索摸上去,挺多是「他爸是李剛」什麼的,都可歸入血統論裡面去。而正正宋林就不是。可以說,他是「新一代」的國家機器管理人。1963年生,在農村讀書,後考入同濟大學,工程系畢業後,1985年加入華潤集團。由底級幹部做起,一直上昇到「最高領導人」地位。而且全部都是在同一個機構之內,並且在香港有長期工作經驗。即使說他是一個「香港人」也不為其過。正正就如他所述,當年在新界為石油站找地皮,有過和香港黑幫談判的經驗,甚至可以「互扔瓶子」。

或者…….宋林的正確身份是「新香港人」。

宋林居港近三十年,早已取得香港身分證,在本港政商界遍布網絡,更早在梁振英競選特首前,為梁鋪路打通紅色資本人脈,之後獲得多個公職並成功大舉投地。的而且確,宋林在香港,其中一個「公職」,就是作為「香港核心價值」的代表,出任「廉政專員公署」的《香港道德發展咨詢委員會主席》。這個還不是「新香港人」,那麼誰人才算? 起碼香港一眾未年滿三十的宅男也矮了一大截了吧。

而這個「香港道德發展咨詢委員會主席」又是如何過日子的呢?也又是諷刺得很。

其實紙是包不住火的,正所謂「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有關宋林涉及貪腐的問題,早有傳聞。只是「時移世易」,又不是靠法律或者人民監督,而是「靠山一倒,猢猻現形」。就在薄熙來、周永康兩案之後,「反腐」劍光一指,輪到「自成一國」的華潤系統「被曝光」。

2013年7月17日和2014年4月15日,新華社《經濟參考報》首席記者王文志以「個人身份」,兩次向中紀委「實名舉報」宋林在華潤收購山西金業資產過程中存在嚴重的瀆職行為,造成巨額國有資產流失,還舉報宋林包養情婦並涉嫌貪腐。

繼而又爆出:宋林在職期間,常在香港灣仔的華潤總部宴會廳宴請政商權貴,豪吃吉品乾鮑、蘇眉、冬蟲草炖湯等名貴菜式。更豪飲每支約8萬至12萬港元的法國頂級紅酒….估計每餐最少花費60萬港元。而此宴會廳亦被指是領導設宴的場所,有指費用由華潤支付。原來所謂「梁振英的紅色資本人脈」….就是這麼一回事。

而中共指責「有人會見美國副總統」一事,所謂「挾洋自重」這一點,簡直也是諷刺到不得了。正如近日網民熱爆的:和平示威要拉人、隨街小便要容忍。

例如被指為宋林情婦的楊麗娟先後在瑞信、瑞銀工作過,華潤旗下公司與兩大「國際投行」的合作,與楊麗娟的動向「不謀而合」。這個又算不算是「挾洋自重」?

在華潤事件之前,海外投行在中國「入鄉隨俗」,通過利用一些關係獲取項目的做法早已不是新聞。而按市場消息指,楊麗娟任職瑞信期間,其主要工作職責也是處理與華潤的關係。自2012年楊麗娟離開瑞信轉投瑞銀後,瑞信再沒有於華潤集團的交易中擔任顧問。而瑞銀未曾「聘請」那位紅顏之前,只處理過華潤幾億美元的生意,而之後……總共接過77億美元的生意!

這是巧合乎?而這張床照才又精彩,那一種記者有這種本領可以拿得到這種「材料」?

據聞瑞銀總部已經決定由法律及合規部門對楊麗娟進行內部調查,而調查的重點則在於對楊麗娟的「聘任過程」,以及楊麗娟任職期間「可能幫助宋林進行的資產轉移和洗錢行為」。

按王文志稱,根據他掌握的資訊顯示,「楊某出身是模特兒……以本人或親屬的名義,現在境內外擁有十億元以上的資產,在蘇州、常州、上海、香港擁有大量別墅等高檔房產,在境外銀行有巨額存款。」

這個算不算也是「洋務運動」的一種通行模式?這又和晚清的「官督商辦」「紅頂商人」也一模一樣了吧?噢,不對,當年的紅頂商人,起碼知道公忠體國、白手興家,搞不出由一個「模特兒」來出任國際投行主管,而看來宋林其實也只是「吃裡扒外」的小流氓而已。

單就「山西金業」一案,據報被「抬價收購」的項目,當中有起碼五十億元人民幣是「虛增虛扣」而消失掉。而國內是這樣報導的:

全國人大《證券法》修改小組專家成員劉紀鵬指出:「(金業集團)買這三個礦,只花了6000多萬元,而金業集團謀求上市時總資產評估10億元沒有通過,賣給同煤時估價52億元沒成交,給華潤電力卻賣了123億元。」!

至於這些國家鉅款最終是轉到了誰人的口袋裡?看來也還有不少「牽連」要準備被抽出來。正如對薄熙來案有所認識的,都看得到一個極大的「落差」,就是涉及貪腐的金額和最終被「抄出」的身家,相差起碼十倍以上,所謂「大老虎」,看來其實也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掌柜」而已!當年金庸寫《鹿鼎記》,當中「鰲拜抄家」一幕,那才是一針見血….為什麼清單總是少了一些零頭…..

其實古有明訓: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所謂要擔心「亡黨亡國」、終日寢食不安,終會有日步「蘇聯解體」的後塵云云。對這些所謂貪官多抓多殺….又如何? 這些貪官都是「天生」出來的嗎?

正所謂「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敗」,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正正就是蘇聯的「蘇維埃」制度使得人不可能不極權、亦同時不可能不腐敗! 因此才又會有「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之嘆。

習近平謂老虎和蒼蠅要一齊打, 這個理解很正確。不過想請問:打了又如何? 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些吃裡扒外、貪財怕死的米倉老鼠竟可以又會變回「男兒」?開玩笑了吧。極權的制度一日不改, 那麼能上位的, 永遠都只會是吃人的老虎和貪腐的蒼蠅。

而假如舉國上下的所謂「骨幹人員」都如宋林一般,又想請問共產黨自己又可以怎善後?可以殺得盡嗎?

假如又可以殺得盡,那麼最後「捱刀」的又會是誰?

上文講到跑馬地墳場門前石拱的一副對聯,寫的還有玄思。當中有一個是「殘體字」,全文是「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体也相同」。看清楚沒有? 寫給誰人看的?

1

而石拱之上是「聖彌額爾」又是誰?謂之「天使之長」,而此天使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降殺魔龍」,大家可以在在圖中清楚看到。而這套「裝置」,早在1918年就經已建好,據報是用來管住墳場的亡靈,不讓他們出來作祟搞鬼。

好一句:他朝君体也相同。

到底是送給宋林好、還是留給宋林送人?有點迷惑。可能送給「前蘇聯」吧,反正需要「入土為安」,別四處鬧事了罷。

作者簡介:
蕭少滔,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24日18:12 | #1

    别唧唧歪歪,在那个位置上,谁都想吃、谁都会吃。

  2. 2014年4月24日18:24 | #2

    这名湖南律师曹博在其个人博客中写作手法真是深得闾丘露薇真传,搞了半天还是“亲耳听到”,接着就是“简单的算术题”,下来顺理成章地就是“众所周知”了。看这架势发展,是不是又要“男女童不分”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