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伟光正的救灾表演史

八月 14, 2010

中国灾难频仍,每天都在不停上演,而且有不少是兴邦级灾难。尽管每天都不停发生灾难,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措施,能防止灾难的发生。相反,由许多人祸胎生的灾难,由天灾的形式表现出来,其实骨子里就是人祸。可以这样说,若非人祸,中国的所谓天灾要少很多。至于少多少,若是有人做一个实证研究,那一定是个惊人的数字。因此,可以这样说,由于制度的缺陷,无法制止人祸,所以中国是个灾难频发的大国。真正的天灾并不可怕,只要你尊重自然规律,并进行有效的防范即可,可怕的是,任何所谓的防范都只一种表演,而骨子里是渎职。也就是说,天灾不可怕,人祸真害人。

尽管这三十年来经济有所发展,但纵观六十年来的救灾方式,却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一是领导十分重视,发布重要指示,甚至奔赴前线,但此后类似的灾难该发生还是照样发生,没有丝毫的改变。最高领导奔赴前线,有些时候其实不仅无助救灾,反而成为救灾的累赘,因为你去了后各方面的安保精力要花在你的身上,把不多的人力分散了,甚至堵塞交通。二是充满救灾热情,极尽煽情之能事。唐山大地震时用的毛泽东思想,这次舟曲泥石油是到处插满红旗,救灾场所成了官方自我表扬的场所。三是绝不反思,更不追究责任。这一点从512大地震到玉树大地震,从各个矿难再到这次舟曲的泥石流灾难,根本没有任何反省,没有任何官员被追究责任,即令是倒霉如孟学农辈,也只不过象征性的惩处,等风头一过起复再用,共产党的确比旧时代的皇帝要先进一些,皇帝惩处大过者依例用“永不叙用”,但共产党的确爱护贪官污吏像爱护自己的眼睛。

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还有一个普遍的灾难表述方式,就是开动官方传媒频繁说此次灾难是五十年不遇或者百年不遇。几年前说某灾难是百年不遇,过了几年后,官方继续说某灾难百年不遇,撒起谎来一点含金量都没有,却也显得振振有辞,真是完全把民众当作毫无思考能力的傻瓜。不特此也,还有些灾难,他们作翻云覆雨、颠倒黑白的宣传。比如三峡大坝的修建本来带来了库区一系列的灾难如地质灾难,却不准报道。当要体现三峡大坝抗洪功能的时候,从前几年的能抵抗万年不遇、千年不遇、百年不遇的洪水,到今年遇到了真正的大洪水,“砖家”又出来说不要指望三峡大坝。这就是官方对待灾难的态度,总是推卸责任,没有真正负责任的态度来防患于未然。

手上有一册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农村福利司编的《建国以来灾情和救灾工作史料》(法律出版社1958年10月第一版,32开,231页),其自我表扬的模式和今天几乎一模一样。其目录如次:第一章:我们战胜了开国第一年严重的水灾;第二章:继续向水灾斗争的一年;第三章:大力抗旱和排涝;第四章:开展群众性的防旱、抗旱运动;第五章:压倒稀有的大霜灾和局部的雨涝灾、山洪灾;第六章:战胜百年未有的洪水;第七章:农业合作化高潮,带来了群众性防灾建设高潮;第八章:战胜特大台风、洪水和干旱灾害;第九章:在全面大跃进的形势下,展开了改造自然、消灭灾难的大进军。除了说许多空洞的自我表扬的话,根本没有实质性的惩处。当然这里面有一处例外,即在1957年处理了广西因灾害饿死五百五十多人的事件,即“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严肃处理广西省因灾饿死人事件”。其实这是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前兆。

今天连一点像上所谓“严肃处理”,追究问责的影子都没有,倒是在限制民众日常生活如反三俗,甚至不准许民众在哀悼日上显得雷厉风行。问责官员,官方已无兴趣;打击屁民,官方非常来电。在这样的格局下,中国的灾难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兴邦级灾难的出现也会成为常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