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小企业融资难拖累中国经济增长

香港——生产背包和手提包的湖南鑫蔚包袋有限公司正在苦苦求生存。中国经济正在放缓。由于蓝领工人短缺,工资水涨船高。此外,来自越南等国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
但最近几个月,真正重创湖南鑫蔚的是贷款紧缩,全中国的中小企业都面临着这个问题。过高的利率,以及任何利率水平贷款的匮乏,让从原材料到设备的所有行业的融资,变成了没有政治关系、无法以规定利率从国家控制的银行体系获得贷款的企业和个人面临的一项严峻挑战。
“目前像我这样的人付的月利在3%左右,”湖南鑫蔚的董事长尹海边(音译)说。相比之下,受到监管的贷款月利率仅为0.5%。
信贷问题源自中国央行想要打破该国依赖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领域投资的决心。这些投资是由贷款推动的。相关举措是正在进行的一系列改革的组成部分。但政府现在控制贷款,正值人们对经济总体健康的担忧与日俱增,这使得北京处境艰难。
周三公布的最新增长数据显示,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4%——略低于政府制定的7.5%的年增长目标。但这一增长实际上主要出现在去年的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
随着增长放缓,影响湖南鑫蔚等公司的信贷问题——以及其他一些短期经济压力——将考验中国对长期改革的承诺。如果短期改革成本过高,政府可能会退而采取经受住时间考验的方式,进一步加大对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的投资。
“根本的经济环境被扭曲了。他们需要经济改革,”瑞银(UBS)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说。
最近几周公布的一系列统计数字让人们担心,中国这个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可能终于面临了全面的长期放缓。
信贷推动中国房地产大跨步发展了十多年,几乎没有中断。如今随着价格增长开始放缓,房地产投资正变得疲软。对新工厂的投资也减少了。此外,随着不断上涨的工资开始迫使制鞋和服装制造等行业转移至海外,长期以来一直是经济增长力来源的出口,已经稳定在一个较慢的增长速度。
周二,中国央行宣布,3月广义货币供应同比增加12.1%。对大多数国家而言,这是较快的增长速度,但对中国而言,这是自1997年开始记录可比数据以来最低的增幅。
一众中国高官表示,他们认为,除前不久宣布的加快铁路建设,以及重新开发大城市边缘的棚户区等措施外,没有进一步刺激的必要。但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呼吁政府开始进行更大规模的投资,以维持短期增长,哪怕是冒着会让经济领域的债务继续快速增加的风险。
铁路建设和重新开发棚户区“应该为接下来几个月的增长复苏助势,但这并非易事,而且在我们看来,还需要实行大量宽松措施,”高盛(Goldman Sachs)经济学家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说。
乍一看,考虑到全国各地资金规模之大,你会觉得不会有任何中国人会有贷款问题。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于2009年8月超过美国,而且自那以后一直在飙升。目前,中国的经济规模略大于美国的一半,但游走在这个市场的资金却比美国的多出三分之二。
但在允许该国货币供应增加后,中国央行开始限制信贷。监管机构也开始更加密切地审查放款信托机构的行为。放款信托机构是影子银行的组成部分,处于半监管状态,曾是中小企业贷款快速增长的源头。
最先遇到问题的是创业型公司。即便是在经济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时,它们中的许多也很难得到融资。现在,它们发现自己几乎完全被排挤出了正在收紧的信贷市场。
央行一直在逐步推高公开市场利率,希望市场竞争会开始在决定谁可以贷款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超过政治影响力。从长远来看,该政策能够帮助中小型企业取得贷款,但它从短期来说推高了借贷成本。
很多大型公司已经转战香港,避开内地的信贷紧缩问题。周二,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副总裁阮国恒(Arthur Yuen)在鲜少召开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官员们一直密切关注该半自治地区为内地提供的贷款迅速增加的问题,但目前还不是特别担心。金管局是香港实际上的央行。
他表示,一个原因在于,贷款实际上都是提供给了中国最大的银行和最大的国有企业,以及跨国公司在内地的分公司,而不是那些更易受经济逆风影响的中小型企业。信贷环境的分裂在这个庞大经济体的许多领域都有所体现。即便某些领域在苦苦挣扎,一些有实力的领域还会持续发展。
周二,在中国最重要的国际贸易展广交会开幕当天,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买家与中国各地的卖家讨价还价。在某些类别中,比如家用工具,中国依然在全球供应中占据主导地位,随着西方国家的需求开始恢复,中国开始获益。
江 苏海企长城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国资占一定比例的工业集团。该公司负责油漆滚轴业务的出口经理里奥·马(Leo Ma)没有因为最近订单较少而受到影响,他表示,未来几年,业务的年增长率将会继续保持在超过30%的水平。他说,“今年春节过后,市场有点平静。”
但中国的背包和手提包产业展现出很多影响中国经济的趋势,该产业中有几十家竞争激烈的小公司。随着很多年轻人就读大学,以及“独生子女”政策开始导致年轻工人人数减少,蓝领的工资在过去十年中增加了四倍多。通过借贷保证原材料的库存已经成为代价高昂的痛苦经历。
手 提包制造业资深顾问塔蒂亚娜·奥尔尚奈茨基(Tatiana Olchanetzky)表示,所有顶级国际公司都在减少购自中国工厂的包类产品的比例,将生产转移到越南、印度尼西亚及菲律宾等费用较低的国家。奥尔尚 奈茨基在香港生活了18年,期间一直关注华南市场,并于去年夏天搬到越南的胡志明市。
在中国国内,顾客们变得非常注重商标,迫使湖南鑫蔚等公司开发自己的品牌。湖南鑫蔚公司董事长尹海边表示,“最近,生意非常、非常难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