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中国内陆城市的两难境地

刘翠英(音)蹲在汉水岸边,搓洗着橙色的床单。不远处的建筑工地四周竖起的广告牌描绘着蒂芙尼和路易威登商店的景象。

“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她一边用木头洗衣棒捶打床单一边念叨,“我的地都没了。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在位于中部城市老河口郊区的卢营村,刘翠英住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她说,她的地被当地政府买走,这是当地政府把老河口市规模扩大一倍多的计划的一部分,她尚未被安置到新家。在附近的其他村落,农民说,政府承诺给他们购买住房,后来却没钱兑现。

他们被夹在了地方政府和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前者希望延续中国30年投资热潮,后者则下定决心抑制导致债务飙升的信贷增长和房地产开发。由于习近平推出挤压流动性的举措,试图通过城镇化来降低贫穷的内陆城市转而依赖民营房地产开发商,因为后者可以从规模达7.7万亿美元的中国影子银行获得资金。

“这是习近平的改革是否奏效的试金石,”龙洲经讯《中国经济季刊》驻北京主管编辑Tom Miller说,“内陆城市正试图采用沿海城市10—20年前发家致富的模式来实现发展。如果他们开始建设,然后被迫停下来,将是一场灾难,因为他们最终得到的将是华而不实的东西。”Miller是《中国十亿城民: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移居背后的故事》一书的作者。

房地产商倒闭

经济增长放缓再加上信贷紧缩已经令一些企业成为受害者。上个月,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央行1997年开始监管债券领域以来在4.2万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市场发生违约的第一家公司。几天后,总部设在奉化的浙江兴润置业传出资不抵债的消息,该公司背着35亿元人民币(5.63亿美元)的债务。

中国政府上周表示,中国覆盖范围最广的新增信贷指标第一季度同比下降9%,房屋新开工面积减少25%。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公共经济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陶然3月31日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中国城市面临严重的房地产泡沫,三线和四线城市的泡沫有全面破裂的风险。他说,由于中央政府和银行意识到这些风险,他们收紧了对房地产市场的信贷。

城市组群战略

这让现年43岁、在2012年8月份担任中共老河口市委书记的朱厚伦在实施其城市组群战略方面更难,这一战略就是让老河口与比邻的谷城县合并,在两地之间的农村地带新建一个占地70平方公里(27平方英里)的城市组群。据老河口上一级政府襄阳市政府的一份政府报告显示,这一项目将到2020年创建一个70万人的城市,人口为老河口现有城镇居民的两倍多。

朱厚伦必须依赖来自邻省湖南的刘平峰这样的民营房地产开发商,刘平峰正在老河口北部建设投资50亿元的红河谷生态旅游度假区,项目包括公寓、一家五星级酒店、一家主题公园以及一个马球场。

现年47岁、在湖南建设项目长达十年的刘平峰表示,目前筹资非常困难,以前经常用土地作抵押,只要拿到土地证就能拿到贷款,现在几乎不可能。

刘平峰说,三年前,他能从中国建设银行以及中国农业银行以6%的利率拿到地价一半的贷款,现在他被迫依靠“有关系的朋友”并支付大约20%的利息。

音乐喷泉

在河边泥泞的红河谷生态旅游度假区建设工地,水泥构架林立,刘平峰称10月份开张时这里将是商店、餐馆、酒吧和健身中心。附近地上的相当于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大坑将成为一个音乐喷泉。

贷款成本飙升意味着刘平峰将分期建设并销售红河谷生态旅游度假区项目。刘平峰2月份在老河口接受采访时表示,随着他们销售第一批公寓,就会获得建设下一期的现金流。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红河谷城市组群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秦尊文表示,老河口这样的内陆城市利用投资进行开发和习近平遏制国内生产总值(GDP)猛增的努力并不冲突,因为这是城镇化以及减贫的一部分。

秦尊文在2月份的电话采访中表示,不再重视GDP并不意味着消除经济增长,增长是解决人民生活问题所必要的。

没有肯德基

老河口市中心显示出这里在发展方面远远落后于东部地区。街边都是斑驳不堪的四五层建筑,临街的商店在卖酒、廉价的家庭用品和衣服。

这里没有百货商店,没有客运火车站,没有肯德基。百胜餐饮集团旗下的肯德基连锁快餐店在中国900个城镇都有。距离老河口市最近的民用机场在一小时车程之外。2月份一个傍晚,在老河口最贵的酒店奥华国际大酒店没有供暖的大堂,酒店工作人员穿着及膝、带有人造毛绒领的棉衣御寒。这里的客房价格为一晚238元,相当于在北京汉堡王的六餐。

湖北省发改委主任、中共湖北宜昌市委原副书记李乐成3月份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表示,老河口被落在后面,生活状况按照当今标准衡量属于贫困,这个城市需要发展,因此政府不得不承担公共基础设施方面的一些责任。

中华梦幻谷

在老城以南,朱厚伦计划在刘翠英等农户曾经种白菜和菠菜的土地上建设一个新的中心。大多空旷的土地上交叉着四车道和六车道的大道,广告牌上展示着灯火通明的公寓、写字楼和酒店。当地政府正在把一中搬迁到这里。规划还包括一家医院和一些市政建筑。

往下游一些就是“中华梦幻谷”,这一投资75亿元的住宅以及旅游项目由少数人持股的四川恒信远大集团在12月份动工建设。

该公司拒绝透露这一项目的融资详情。该公司网站在1月份发布了旗下子公司广聚行融资理财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提供的一款理财产品,月回报率高达1.6%,即年息超过19%。

当地村民刘翠英表示,她的地每亩(1/6公顷)获得大约2万元。在无地可耕种的情况下,她现在在一家饭店每天工作12小时,月工资1000元,她说她付不起自来水的钱。

新公寓

在距离她的房子几百米处是一栋名为新卢营村的高层项目,其中一些村民应该会搬进去。刘翠英说,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在那里得到一套房,也不知道开发商什么时候拆她的房子。

她用浓重的方言大声说道:“我儿子讨不到媳妇!那姑娘来了说我家房子太破。如果我们建新房,只会让他们拆掉。”

31岁的陈静(音)在她的房子在12月25日被夷为平地之后,她就和她两个年幼的儿子住在她的叔叔家。她37岁的丈夫张广福(音)在4月17日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答应他们的9万元到现在还没有踪影。陈静在2月份表示,村干部在征她曾经种菜花和其他蔬菜的土地时答应给她8.9万元,但随后说政府没钱,所以没法签署销售合同。

朱厚伦以及当地政府官员拒绝就老河口的开发计划和融资情况接受采访或置评。在当地政府网站2月份发布的一次讲话中,朱厚伦说2014年要深入开展“建设年”活动。

地方政府债务

为了募集资金征地并开发道路、污水处理厂、输电项目以及市政大楼,老河口市已成立了融资平台公司,这一融资体制已促使中国全国的地方政府债务在过去五年间猛增。据当地政府的一份工作报告显示,这些平台公司在2013年全年筹融资达29.6亿元。

在信贷紧张的情况下,朱厚伦还要求地方政府部门从省政府和中央政府要钱,并公布那些达到目标的部门名单。

老河口市政府在12月份公布的目标是,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5%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增长13%以上。相对而言,中国政府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为7.5%左右。

社会问题

2012年出版《繁荣或毁灭:中国农村的信贷与财政体系政治经济》一书的多伦多大学副教授Lynette Ong表示,地方政府官员仍念念不忘经济增长,没有增长,就会出现失业等许多社会问题。

红河谷生态旅游度假区的开发商刘平峰表示,他被当地政府的态度吸引到老河口,他依赖当地政府来征地并建设公路、排水系统以及输电线。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的秦尊文表示,在中国,政府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如果政府说一个地方会成为投资热点,民营企业很可能会跟进,俗话说,“春江水暖鸭先知”。

中国较小的城市正试图复制上海浦东的成功,浦东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资本和劳动力充足时发展壮大。

浦东模式

“这对浦东行之有效——他们之前在这一沼泽地区有几十万人,现在有600万人,”龙洲经讯的Miller在2月14日的采访中表示。“问题在于,那些缺乏相关经济增长以及人口增长使之成功的较小城市在复制这一模式。”

沿海地区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湖北等省劳动力涌入的推动,这些省份正在苦苦努力吸引这些人回流。2月份一天早上,老河口没有供暖的就业招工中心只有一名求职者在查看贴在后墙上的空缺信息,五名女工作人员则抱着暖水瓶取暖。

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张红桔(音)说,这里招人有困难,年轻人都去广东,没去的人需要留家照顾老人或孩子。

陈跟新所在的村子将被拆掉为中华梦幻谷项目让路,他说村里的人都在50岁以上。他的儿子们在经济繁荣时期去其他城市找工作。

在下午太阳的照射下,71岁的陈跟新和他的老伴在他们的小块田地里收菠菜时说,如果国家要拆,他们就拆,他走到哪里就埋在哪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