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香港和台湾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 秋风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前些天,台湾一群青年以严重毁坏宪制、占领立法院的可怕方式,表达他们对于两岸服务贸易协定的反对态度。

很快,几位香港青年因大陆幼童疑似在公共场所便溺,而拍摄幼童,并与幼童父母发生冲突,引发两地舆论口水大战。

这两起事件标志着香港、台湾在政治上和文化上已经陷入严重迷失状态,意味着两地对中国的未来发展,已经不再具有示范意义了。

几千年来,中国最重要的事实是超大规模,这不仅是指其规模庞大,更是指其内部向来充满多样性。二十世纪后期的香港、台湾,又给中国增加另外一重多样性:两岸四地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制度。

制度上的不同是显而易见的。香港先在英国殖民统治下,虽无民主,却有完善的法治,高效的行政体系。台湾虽有完备的宪政制度,但长期处于戒严状态,随后解除戒严,宪政体制顺利运作。两地的市场秩序都相当完善。在大陆奋力走出集中计划体制的艰苦历程中,香港、台湾发挥了突破性作用:最早到大陆投资、从而从根本上改变大陆经济体制的,正是港台商人。香港的法治、台湾的宪政,也始终是大陆民众所羡慕的,塑造着大陆民众关于法治、宪政的想象。

文化上的示范作用也不容小觑。二十世纪中期,大陆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文化革命,中国文化遭到毁灭性打击。但在香港、台湾,中国文化安然无恙,这里的中国人仍然过着中国式生活。二十世纪上半期已开始生成的现代中国思想、学术,比如新儒学,寻求现代转型的宗教,幸运地在台湾、香港花果飘零。八十年代之后,这些思想、宗教回流大陆,推动了大陆思想之再中国化。而台湾、香港人的中国式生活方式与法治、宪政的兼容,也逐渐消融了启蒙文人大半个世纪以来持续编造的中国文化不利于法治、民主的谎言。

从这个意义上说,台湾、香港在二十世纪后期的存在,实乃天佑中国。两地引领中国走向法治、宪政,引领中国人回向自己的文化。大陆人总是以羡慕、感激的心态看待台湾、香港的。因此,三方的情感是极为融洽的。

不过,大约从五六年前开始,融洽的情感开始出现裂痕:台湾、香港人对大陆的心态逐渐发生变化,原因在于,两地逐渐产生了去中国化意向。

两地的去中国化倾向有共同的托辞:大陆的政制不如人意。这是事实。大陆精英对此也有很多不满。问题在于,在这之前,大陆的政制更糟糕,可港台并没有产生去中国化倾向。事实上,在那之前,港台有不少精英乐于运用自己的力量,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法治化和宪政化。为什么现在不了?

根本的原因也许在于两地部分民众情感的微妙变化。最近港台发生的两起事件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共通之处:肇事者都是青年,这两拨青年的行为都相当疯狂。从他们的行为中,人们看到的是对大陆、对大陆民众强烈的负面情感。没有丝毫同情,只有怨和恨。

什么导致了如此强烈的负面情感?或许是因为自信心的完全丧失。以前,大陆的政制虽然不好,但大陆没有力量。面对大陆,台湾、香港同时具有多重优势。财富的优势是基础,并有文化和政治优势。现在,财富的优势丧失了。全世界都不能不敬畏中国。这一点,台湾、香港精英、青年看在眼里。而台湾和香港又太小了,其文化上、政治上的优势,完全不足以支撑起面对大陆的自信心。

反感大陆客的香港人和反对服贸协定的台湾人之所以是青年,原因就在于,这些青年在香港、台湾已经看不到希望,尤其是如果是香港、台湾置于大中国框架内。他们从教科书中朦胧地了解一点法治、民主的价值,但面对充满活力的大陆,他们以为,这些价值是无力的。因此,他们对大陆产生强烈的怨恨心理。这种怨恨情绪随时寻找机会宣泄。大陆客和服务贸易协定,就是这样的宣泄口。可以预料,这种充满怨恨的青年还会继续寻找莫名其妙的宣泄口。

从怨恨,从狂暴的行为中,人们看到的是今日台湾、香港最为深刻的焦虑:自我迷失,他们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但是,如果更进一步分析,就会发现,港台精英、青年之所以迷失,又主要是因为,大陆没有给他们指出方向。曾经,港台站在大陆前面,是大陆的引领者。因此,港台人对中国有情感。因为大陆的迅速增长,他们不再在这个位置上。这其实无所谓。他们可以归往大陆,依托大陆,经营自己的小天地。全世界都在分享大陆增长的红利,港台在这方面有近水楼台之便。但是,恰恰是这种关系,反而让港台精英、青年对大陆的态度不同于外人。他们知道自己是中国人,而大陆是中国的主体。而大陆的政制缺乏吸引力,大陆整体上没有文化,没有形成一套具有感召力的普适的价值观。因此,港台精英、青年不甘心于归往大陆。但港台很小,在国际上没有活动空间,他们不能溢出大陆的范围。因此,他们焦虑而迷茫。

解决问题的出路在大陆。香港、台湾民众面对大陆的种种负面情感,主要是因为大陆没有做到“修文德以来之”,未能做到“既来之则安之”。在经济上,大陆确实已经包住了香港、台湾,但是,大陆的文德不能令港台之人心安定:一个是制度不能给港台民众也长远预期,一个是文化上缺乏价值吸引力。

因此,中国大陆,不论是当局,还是民众,尤其是舆论,必须理解台湾、香港民众内心的焦虑、迷茫,而致力于自身制度的改进、文化的重建。大陆上了轨道,港台精英、青年、民众就自然有了自己的方向,会产生归属感。在这期间,大陆应当采取包容态度,不要以同样的负面情绪回应,而陷入情感的恶性循环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29日11:00 | #1

    说到底就是:独裁党不死,大陆形象好不起来。

  2. 匿名
    2014年4月29日12:22 | #2

    大陆号称经济强大,民众的生活却不如人,有何值得别人的回归。除了榨取人口红利、耗尽资源和环境、印钞外,还有何能耐发展所谓的经济。如同一个人,把血都抽干卖完,多了别人些许卖血钱(不知还能活多久),在那吹嘘经济如何的好,别人要靠你才得以活下去等等。却不知别人只是想着把你的卖血钱赚去而已,除此之外,谁会对一个行将就木的你感兴趣

  3. 匿名
    2014年4月29日12:34 | #3

    @匿名
    谁说民众的生活不好了?我月薪3万多,也就是普通民众一个。

  4. 匿名
    2014年4月29日12:40 | #4

    @匿名
    五毛这么好做? 您一天要写多少帖子啊? 还有时间休息吗?
    吹牛是不要上税的,但是也不要吹的自己都不相信才好

  5. 匿名
    2014年4月29日13:36 | #5

    破坏党就不要瞎BB了,这篇文章讲的是文化和政治创新、重建,不是简单破坏、打倒共产党、发泄下不满就完事了,革命容易,但革命之后不一定能比共产党做得更好,这才是要命的事情,靠一厢情愿瞎折腾是不行的。

    我们需要自己的卢梭、孟德斯鸠,真正从自己民族性格出发,想清楚前途。

  6. dh
    2014年4月29日14:05 | #6

    我一个月1w,过个小日子,还凑活

    匿名 :
    @匿名
    五毛这么好做? 您一天要写多少帖子啊? 还有时间休息吗?
    吹牛是不要上税的,但是也不要吹的自己都不相信才好

  7. 2014年4月29日14:20 | #7

    呵呵 ,太监听房 ,什么时候我们狗共搞起了宪政 , 让人民也可以投票 ,
    再来批评港台吧
    , 忘了说一句 , 在我大陆支持宪法的人反而被关起来呢 , 狗共把自己置于国家宪法之上阿

  8. 2014年4月29日14:24 | #8

    一个瞎子就别说别人迷失了 , 真逗阿 !

  9. CC
    2014年4月29日23:53 | #9

    想说下关于作者文中的两个观点,一个是两起事件的象征意义,一个是作者说的焦虑与迷失。
    第一个,台湾违法抗争的象征意义在于,既定的制度遭到内部发展限制或外部入侵而运作不灵的时候,通过民众街头和平运动来修补政治问题,是民主运行的一个法则;香港的街头矛盾还不是一个政治运动,但背后存在的大陆与香港制度上的矛盾根源,在面对大陆同化香港弱化法制的威胁时,通过身边的小事表达更深切的政治关怀,正是大中华的手法。港台的民主运动和政治诉求对大陆来说象征意义非凡,而不是作者刻意是的无意义。
    第二个关于焦虑与迷失,焦虑是情感上的,这里面的问题涉及的两岸四地的感情,港台人民之焦虑一方面是这些运动诉求肯定会伤害感情,另一方面是港台在面对专制入侵后各方面都会变差,政治经济文化医疗等等,这些是一定的,在本身一个不景气的时间窗口还需要花费资源去对付入侵,不变差才怪;迷失讲的理性上的,实际港台大部分人不迷失,而是很清晰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作者的迷失乃是将民主自身的混乱性,特别是在外来专制入侵的民主混乱性描述为迷失,是在混淆视听,打舆论的幌子。

  10. 迷失
    2014年4月30日00:29 | #10

    其实我觉得真正迷失了的是大陆人好么?大陆人才是迷失在财富里无法自拔, 有多少人现在又真正在乎民主,公平,正义,大多还不是因为自己没有所以跟着嚷嚷。其实这么看来香港台湾人还是很清醒的, 人家在清醒的表达拒绝金钱至上却人格迷失的这种价值观。真正应该醒醒的, 还是我们自己啊。当然,我很讨厌香港人尖锐对抗的那一套。

  11. Bill Rich
    2014年4月30日01:19 | #11

    Constitutions are rules that governs the government : how it is formed, its structure, jurisdictions of various governments, how governments can behave, and how laws can be legislated and enforced. Only governments and officials can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people can only violate laws legislated by the government. Therefore saying the students violated the constitution is really ignorant.

  12. 匿名
    2014年4月30日01:55 | #12

    本文的分析给了我很多启发和思考,向作者表谢意。
    另同意5楼的分析。

  13. FISH
    2014年5月1日14:33 | #13

    @匿名
    赞同二楼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