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乌克兰:危机升级之后

陶短房

4月6日,东乌克兰顿涅茨克等部分地区发生亲俄武装占领政府机关,要求举行“独立”或“扩大自治”,甚至“并入俄罗斯”公投的事件,而俄罗斯政府也迅速指责基辅当局“对平民犯罪”、“侵害俄罗斯人利益”,要求后者“立即停止镇压”。

由于这一幕和克里米亚此前发生的一幕如出一辙,基辅当局和国际社会立即高度紧张起来,前者一面表示“可以适当扩大地方自主权”,一面以“反恐”为名,发动对东部武装割据城市的进攻。4月17日,美、欧、俄、乌四方在日内瓦达成旨在缓解东乌克兰危机的协议,根据协议,冲突双方在复活节期间实现停火,基辅当局停止“反恐”,并考虑扩大东乌克兰的自治权,作为交换,亲俄分子应退出其自6日起开始占领和控制的东乌克兰部分城市政府机关,并解除武装。

但这纸协议随着斯拉维扬斯克事件的爆发和发酵,迅速成为一纸空文:协议签署当天,东乌亲俄武装借口自己“不是签字方”,拒绝撤出占领建筑和解除武装;4月19日夜至20日晨,亲俄分子控制的乌克兰城市斯拉维扬斯克附近一座亲俄武装检查站发生枪击事件,导致5人死亡,先是亲俄武装声称系基辅当局指使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挑衅,俄方也就此大肆指责基辅当局“暴力镇压”,声称“保留干预权力”,继而乌克兰代理总统图尔奇诺夫4月22日宣布,在斯拉维扬斯克附近发现两具遭到“残害”的“爱国者”遗体,其中一人为乌克兰祖国党(即图尔奇诺夫的政党)骨干弗拉基米尔.里巴克,当天便宣布恢复“反恐”。同日,美国宣布派遣600名美军士兵前往波兰、波罗的海三国参加军演,同日,俄罗斯在俄乌边境陈兵4万,发动“例行军演”,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在访问罗马时指责俄罗斯空军多次侵犯乌克兰领空,意图“挑起战争”,这位提前中断访问回国的总理甚至扬言,俄军演目的在于“准备入侵”,一旦如此则将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一名匿名西方外交官就此对路透社声称,“不排除俄在未来几天内对乌克兰实施军事干预”。

4月25日局势进一步恶化,当天,13名欧安会观察员(其中8名外国人)在斯拉维扬斯克附近失踪,同日,正在亚洲访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先后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卡梅伦、法国总统奥朗德和意大利总理伦齐等通话,强调“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同日默克尔在欧盟外长会议上也强调,新制裁行动需尽快进行。4月26日,GU7决定“延长对莫斯科制裁,但不作统一安排”,4月28日欧盟28国将召开外长会议,讨论追加制裁问题,而美国总统副国家安全顾问本.罗兹证实,美国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可能将从北美当地时间周一开始。

目前局势仍在持续恶化:基辅方面,军警曾两度夺取斯拉维扬斯克外围亲俄武装检查站,表明当局有决心、有能力武力解决问题,并随后对顿涅茨克、斯拉维扬斯克等亲俄武装大本营采取“围而不打”的策略,同时继续在国际间制造影响,争取同情;亲俄武装方面,斯拉维扬斯克分离主义领导人维亚切斯拉夫.帕诺玛雷夫4月27日将两天前被劫持8名欧安会外籍观察员和5名乌克兰工作人员称之为“战俘”,而顿涅茨克亲俄示威者一度占据州广电大楼,令局势更加紧张;俄罗斯方面,军演仍在持续,“有权保护海外俄罗斯人”、“已授权对乌克兰进行军事干预”的论调此起彼伏;欧美方面,新一轮制裁呼之欲出,各国对俄姿态趋向一致和强硬。

17日日内瓦协议的迅速破局,令各方原本就不多的互信加速流失。既然协议不能采信,各方必然加速采取自认为正确的措施,试图影响局势朝有利于己的方向发展。基辅当局不敢再相信俄罗斯的保证,更不敢相信亲俄武装会就范;俄罗斯当局对将整个乌克兰拉回亲俄、或至少不亲欧轨道日益不抱幻想;亲俄武装原本就是当事各方中最弱势、也最为自己未来捏把汗的,竭力搅局、并尽可能拖俄罗斯下水,是其心目中的“最优选项”;至于西方,面对俄罗斯的步步紧逼,仍对冷战记忆犹新的他们就算再怎么患得患失,也不得不咬牙摆出强硬姿态,毕竟,这些“选举机器”们面对选民,是不敢冒被指责“对俄绥靖”、“复制第二个慕尼黑阴谋”风险的。

但各方并非未留下回旋余地。

基辅当局迄今的“反恐”仍是有分寸的,和此前的混乱、士气低落相比,22日恢复的“反恐”显得有条理得多,之所以如此,显然意在减少伤亡,避免给俄干预口实,基辅当局27日也重申将“尽量克制”;俄罗斯方面,尽管军演持续,对基辅当局和西方也继续摆出好斗姿态,但4月25日俄国防部就否认“未来几天对乌克兰动武”的传闻,否认军演和武装干预有关,俄方甚至对劫持欧安会观察员的行为提出了谴责;欧美方面,各方继续强调“对话大门敞开”,一些西方外交官认为,欧美、尤其欧洲领导人或许希望和普京“面谈解决一切”,而非打电话沟通,他们或许觉得,“当面告诉普京,入侵会失去什么”或许管用。即将开始的新一轮制裁,很可能仅是扩大原有的制裁名单,内容仍是海外资产冻结和旅游禁令的老一套,这显然也是留有余地的。

4月25日标普将俄罗斯主权债务评级降至BBB-,仅比“垃圾级”高一级,这表明制裁业已对俄罗斯投资环境构成负面影响,由此引发的卢布汇率下跌和通胀加剧,又迫使俄央行日前加息至7.5%,这势必造成通货和信贷紧缩,并影响本已萎靡的俄罗斯经济走势。据称,新一轮制裁可能锁定某些支持普京及其政策的金融、经济寡头,这些人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俄罗斯经济命脉,对这些人进行制裁,将很可能严重影响俄罗斯经济,尤其能源等支柱经济领域和投资环境。而制裁俄罗斯,也会波及欧美乃至全球经济的稳定,4月25日美国财政部长雅库布.卢表示,美国的目标是既削弱俄罗斯经济,又尽可能避免此举破坏美国和全球经济,这恰反映了美国对此的担心,至于长期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欧盟各国,此前的犹豫也正由于此。

基辅当局自“2.22”掌权以来内忧外患不断,亟欲稳住局势,通过5.25大选争取国际合法性,并将精力转移到对付棘手的经济危机上来,并不希望麻烦扩大;至于亲俄武装,虽然动静闹得很大,但剔除谣言水分,在东乌的支持率并不高,基辅国际研究所民调表明,东乌支持并入俄罗斯的不到1/3,支持亲俄武装的不到1/4,但他们普遍惧怕基辅的西乌民族主义者,许多人斥责亲俄武装分子“愚蠢”,因为“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多家其它来源的民调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们目前表现出的强硬、顽固,更多是为了自己、而非东乌的安全与未来。

由此可见,未来东乌局势很可能会呈现复杂的局面,即每当和平解决初见端倪,就会被突发性事端所扰乱;反之,当各方仿佛都已走到悬崖边之际,又很可能不约而同地调转步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燕山隐士
    2014年4月29日02:24 | #1

    文章为西方角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