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埃及明亚市法院判处680余人死刑

埃及埃德瓦——周一,埃及法院向反对军方撑腰的新政府的伊斯兰主义者和自由派发出了新的致命打击。

埃及明亚省省会明亚市(Minya)的一个法院将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的最高精神领袖以及其他680多人判处死刑,后面这些人与去年夏季一名警察在这里的一次暴乱中被杀的事件有关。此外,埃及首都的一所法院禁止影响最大的左倾抗议组织“4月6日运动”(April 6 movement)进行活动,罪名是从事间谍活动。

这些判决结果是最为明确的证据,表明埃及司法机构大力支持新政府对各种异见人士的镇压行动。此前,军方于去年夏季驱逐了埃及唯一一名通过公平选举产生的总统、穆兄会的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

前述大规模死刑判决是同一个法院在一个月内做出的第二个此类判决;宣布判决之前,法院只进行了程序简单的草率审判,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几分钟。该判决引来了白宫和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这种反应可能会使埃及新政府陷入尴尬,因为其外交部长纳比尔·法赫米(Nabil Fahmy)正在华盛顿访问,试图说服奥巴马政府解封对埃及的数百万美元援助。埃及军方掌权之后,美国暂停了这笔援助。

埃德瓦只有数千人口,似乎每个大家族都有至少一名成员于周一上午被判处死刑。然而,这里的人们既对这样的大规模死刑判决感到愤怒,又对法院和警察的明显失能感到疑惑。鉴于被告当中只有一小部分目前在押——部分被告仍旧公然住在自己位于埃德瓦的家中——许多居民都表示,他们认为这项判决只是一个意在恐吓伊斯兰反对派的政治化威胁,绝不可能在不引发暴动的情况下得到执行。

“我们生活在荒谬之中,”60岁的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瓦哈卜(Mohamed Abdel-Wahab)说。他是一所当地学校的校长,也是周一被判处死刑的被告之一。他所受到的指控是参与了针对当地一个警察局的袭击,袭击最终导致前述警察遇害。

这两次以大规模死刑判决收场的审判都是肇源于此前发生的冲突。当时,安保部队动用致命性武力驱散了穆尔西支持者为抗议穆尔西被驱逐而举行的静坐抗议,根据独立维权组织提供的最确切估计,镇压行动在一天之内就导致近千人死亡。

明亚省是伊斯兰主义者的大本营,还是20年前一次暴动的中心,因此经常发生冲突。冲突之中,暴民袭击并摧毁了此地的几座教堂和几个警察局。

在阿卜杜勒-瓦哈卜的案件中,相关的指控尤其不可信。周一参加完聚会回家之后,他才从哭泣的妻子那里得知自己被判死刑。他做过好几次心脏手术,看起来很虚弱。他坚称,医生要求他不要爬楼梯,也不要吸烟,更别提顶着催泪瓦斯和子弹去袭击警察局了。他撩起自己的长袍,展示了两条小腿上的手术疤痕。

“我会是冲进警察局,杀死那名警察的人吗?”他坐在客厅里说,他的家人围在他的身边。

周一,这两起案件的法官赛义德·优素福(Saed Youssef)为上个月的大规模死刑判决定了案,确认了其中37名被告的死刑判决,并将492人改判为终生监禁。但维权人士说,如果判决并不是最后结果,这两次大规模死刑判决就只能算是非常极端的例子,说明法院惯于做出仓促的政治化判决。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埃及问题专家米歇尔·敦内(Michelle Dunne)称,越来越明显的情况是,“他们似乎连编造合理证据的事情也懒得做了。”

判处人称总训导师的穆兄会精神领袖、70岁的穆罕默德·巴迪耶(Mohamed Badie)死刑似乎标志着局势大幅升级。巴迪耶学过兽医,被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穆兄会成员和支持者尊为宗教权威。六十多年里,埃及政府对穆兄会进行了往往血腥的镇压,而他的死刑判决如果得到执行,将标志着埃及政府六十多年来首次处决一名总训导师。1954年,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GamalAbdel Nasser)总统领导的政府判处总训导师哈桑·埃尔-胡达伊比(Hassan el-Houdaibi)死刑,但埃尔-胡达伊比后来被减刑,最终获释。

巴迪耶于去年夏天被安保部队逮捕,现在仍被关在开罗,面临在军方接管政权后煽动暴力的多项指控。然而,他在埃德瓦案件中被判有罪一事值得注意,因为据人们所知,警察局遇袭时他在开罗。更重要的是,在警察局遇袭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所有公开声明的重点都是呼吁非暴力。“我们的温和比子弹更有力,”他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这句话后来成了穆兄会的战斗口号。

左翼组织“4月6日运动”也支持非暴力。该组织协助领导了2011年针对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反抗行动,并且一直在抨击穆尔西以及军方撑腰的新政府的专制作风和警方滥权行为,由此招致了安保部队格外强烈的敌意。官方报纸称,周一,一个名为开罗紧急事务法院(Cairo Court of Urgent Matters)的专门小组裁定该组织有罪,罪名是与外国势力勾结,“从事扭曲埃及国家形象的活动”。这些指控经常以传言的形式见诸官方新闻媒体,该组织成员已多次否认这些指控。

不过,周一这天,吸引了大部分关注的还是前述的大规模死刑判决。白宫称这一判决“践踏了国际正义哪怕是最基本的标准”。

在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露面时,埃及外长法赫米被问及相关判决。他说人们紧张过度了,并称这些判决可能会在上诉时被推翻。“不要急着下结论,”他接着说,“等法律程序走完再说。”

在埃德瓦,几名居民告诫称,如果这些判决维持不变或是得到执行,明亚将再次爆发暴力冲突。

“他们肯定是想把明亚变成叙利亚,挑起一场内战,因为那正是任何一项死刑判决得到执行的必然后果,”37岁的店铺老板艾哈迈德·奥马尔(Ahmed Omar)说。他有两个兄弟在周一被判处死刑。两人都未被捕,一个在卡塔尔工作,另一个在开罗。

阿卜杜勒-瓦哈卜33岁的儿子艾哈迈德(Ahmed)说,如果父亲被处死,他将亲手进行报复。

“我会在警察局中央亲手引爆自己,我不怕这么说,”他接着说。“我们没有自由,”他说,“就跟革命从未发生一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