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海燕:中國網絡掃黃的粗暴與虛空

新浪最近日子不好過:去年政府「嚴打謠言」,重創了新浪微博;上週,新浪被全國通報,因其讀書頻道和視頻節目「涉黃」,將被吊銷《互聯網出版許可證》和《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停止其從事互聯網出版和網絡傳播視聽節目的業務,並處以5至10倍於違法金額的罰款。

自4月13日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信部、公安部發布「掃黃打非 -淨網2014」專項行動公告以來,目前已有逾20家文學網站被關閉,包括「煙雨紅塵小說網」、「翠微居小說網」、「91熊貓看書網」、「搜狐原創」、「鳳凰讀書」等知名網站。目前想要在網上讀到任何出自民間的網絡文學都已成難事。此外,快播等視頻網站也中招。

黃即是罪?

雖然「黃色小說」在歷次網絡掃黃打非活動中均有涉及,但此次專項行動,將行政處罰和刑事打擊銜接,即公安機關的介入,震懾作用加大。據《焦點訪談》報導,此次對新浪網讀書頻道的執法中,部分涉嫌傳播淫穢信息構成犯罪的人員,已經被移送公安機關立案調查。泡泡了解到,4月11日,新浪讀書至少10位工作人員被警方帶走,其中多名編輯被拘留。一位文學網站高層表示無奈:「不能完全怪許多站點,如果前面五十章都沒有問題,突然有一章內容寫偏了,公司很可能沒有及時查到。」

性學專家葉海燕告訴泡泡:「當局所說的『黃色非法內容』本來就是一個錯誤。性是無罪的,涉及性內容的作品當然也無罪。」她說,無論是黃色消費品還是情色文學,都是「成人世界的精神食糧。一類可能是下里巴人,一類比較陽春白雪。想要有一個明確的界限,真是比較困難。如果一定要區分可以試著用,有故事情節和沒有故事情節去區分吧。」

「『黃色』這種說法就很奇怪。特別是將一種人的本能需求定義為非法,更是一種扭曲的行為,可以說是『反人類』行為。」葉海燕指出,當局混淆了罪行的判定標準。

葉海燕指出,判定「非法」的根據,應該是其對他人是否造成傷害。 「成年人之間自願分享一些『A片』,會有傷害嗎?我認為不會。我認為的非法,應該是『對他人有傷害或引起他人的不適感』,比如未成年人在沒有任何提示的前提下,不小心瀏覽了網頁上的裸體或性交圖片,使他感覺不適,這種可以視為非法。但也要看後果,不能輕易處份。在運動中,請一定要專注於法律精神,不要受虛無的意識形態左右而引起不公正的判斷。」

一些社會學家的研究指出,黃色文化在滿足一些人需求的同時,還有穩定治安的作用。以歐洲諸小國為例, 「小電影」的盛行大大減少了當地的性騷擾和強姦案的發生率。

中國式運動的簡單粗暴

此次網絡掃黃行動,審查範圍不僅限於黃色非法內容,其內容之廣,涉及網站數目之多為歷年行動之特例。據艾媒諮詢CEO張毅透露,除了涉黃的內容,還有部分網站的內容涉嫌「扭曲社會主流價值觀」等,都在此次專項行動的範圍之內。就如當局對「網絡謠言」的定義一般,「扭曲社會主流價值觀」等此類模糊的定義,在執行上的任意性加大。

在專項行動中,不僅有官方操刀,更多下架網站舉動亦為自斷命脈,選擇暫時關閉服務,自我審查。兩廂作用之下,掃黃活動後被「404」的網站數日行千里,幾日內激增近1500個。

這1500個被封網站中不乏無辜躺槍者。國內最大的文本分享網站——新浪愛問,自專項行動開始後便停止了搜索功能。泡泡嘗試在其網站上搜索新聞紀實類如《冰點故事》,乃至世界名著,均顯示暫時無法顯示。

葉海燕告訴泡泡,此類「誤傷」無疑反映了「中國式運動的簡單粗暴,作為執法者,在運動中總顯得無能與懶惰,同時亦體現了中國法治精神的虛空。」

藉機打擊「三假」,上萬記者證被註銷

此次掃黃行動的另一重要部分為打擊假媒體、假記者站、假記者的「三假」活動。根據廣電總局的通知,「要求大力收繳非法報刊,取締、關閉非法設立的報刊社、編輯部、記者站、工作站、廣播電台、電視台以及新聞類網站、網站頻道、視聽節目網站,堅決查處非法從事新聞採編活動的機構和人員,嚴厲打擊以記者或網站新聞採編人員名義招搖撞騙、敲詐勒索的不法分子,嚴厲打擊幕後策劃以及內外勾聯的新聞媒體及其從業人員。」網絡文學之後,新聞行業竟然也成為重災區,可見當局此次行動醉翁之意不全在酒。

對於新聞行業的清洗早於去年就已經進行。 2013年以來中國已有213家報刊被查處,49個記者站和14455個記者證被註銷。原因涉及新聞敲詐、有償新聞和虛假新聞等。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黨組書記蔣建國表示,新聞敲詐和假新聞案件反映一些傳統媒體在互聯網衝擊下出現了生存危機,媒體公信力堪憂。

但當局依靠沒收記者證、乃至抓人等行動,對於能否在社會中建立媒體公信力仍十分值得懷疑。有一點毋庸​​置疑,在媒體從業者間的「恐怖感」愈來愈濃郁。

Sourc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