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饭局引发的大豆违约风波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庞丽静 几名业务员在饭局上的一次聊天,引发了中国大豆贸易商120万吨进口大豆的违约风波。因为这几名业务员在饭局上聊天说,中国几家大豆贸易商通过集体违约就能够把美国期货市场上的大豆价格拉下来。

山东晨曦集团的一个业务员参与了那个饭局,这家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大豆贸易商之一。4月21日,听到风声的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到晨曦集团调研。晨曦集团表示,自己不会违约,也没有必要违约,并出示了哥伦比亚谷物贸易公司大连代表处的业务合作良好的证明。

4月23日,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对经济观察报说,晨曦与昌华、汇福粮油、光大等企业,并没有开会研讨要集体违约,通过违约能把美国期货市场价格拉下来就是一种分析判断。其实并不是实有其事。到现在为止,这几家企业还没发现违约的事情。

但瑞达期货大豆行业分析师柳瑜萍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违约的事情是有的,是小贸易商的违约。但是像大企业,还不确定。只是有消息传出,有企业信用证开不出来,导致120万吨进口大豆违约。

这场违约风波的背后,是中国大豆贸易商利用大豆做资本运作棋局的破灭。

超低的压榨利润,长期的亏损,让中国大豆贸易商和一些有进口业务的油脂加工企业开始把大豆作为资本载体,进行贸易融资。然而今年一季度,随着人民币贬值、进口量大增、美豆持续涨价,让大豆进口商的小算盘破碎了。

违约风波

外界关于违约的消息,最早就是从晨曦集团那里开始的。4月16日,有消息称,山东晨曦集团、汇福粮油集团等多家大豆进口商因无法从银行获得信用证,导致到港的大豆无钱支付,造成50多万吨美国和巴西大豆出现违约消息。

4月16日到21日晨曦集团和汇福粮油集团先后在其官方网站上作出并没有违约的声明。

4月23日,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邵仲毅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时表示,晨曦是不能违约也不会违约的,“我们的盘子太大,但是我们确实希望看到业内有做不下去的小贸易商们出现违约,从而把美国的大豆外盘价格拉下来。这对于中国大豆行业是好事”。

邵仲毅称,晨曦不存在违约的问题,这是被个别媒体炒作了。他说,“我了解的情况是业内的几家业务员凑在一起吃饭闲聊,分析国内大豆市场行情,认为有部分企业集体违约,就有可能把美国大豆期货市场价格拉下来。因为美国大豆跟中国大豆一直在较量,美国分析中国市场需求很好,大豆期货价格不断上涨。事实却是中国市场需求低迷。”

据瑞达期货大豆行业分析师柳瑜萍分析,今年1月开始,大豆行业市场需求不好,现货价格没有上涨,压榨利润上不去,大豆进口企业压榨赚不到钱,出现亏损增多,就可能通过违约,减少亏损,顶多把定金损失掉。相对于付出的定金来说,如果运回来亏损更大,就宁愿用违约来减少亏损。

柳瑜萍说,“美豆价格比较高,是因为供给比较紧张,如果集体违约,说明国内需求没有这么多,有缓解供给紧张的作用。价格就会下来了。接下来看违约的情况。如果有大面积违约的话,价格会下来更多的。”

青岛港大港公司大豆业务负责人李伟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青岛港堆存的货物1季度有200多万吨,比去年同期多出近10%。去年全年大豆到港总量有600多万吨。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2014年4月份我国进口大豆到港量预计约645万吨,远高于此前预期560-580万吨的到港水平,为今年以来月度进口量最高水平。

海关数据显示,2014年3月份我国进口大豆到港平均价格为585美元/吨,较2月份价格上升6美元/吨,连续第3个月环比上升,折合到港完税成本约4285元/吨。

风波背后的大豆金融

中国大豆产业在与国际市场接轨后,无论是种植、贸易还是加工环节都日益处于劣势。进口大豆常年每吨比国产大豆便宜数百元。但大豆进口量却屡创新高,2012年我国进口大豆达5839万吨,2013年进口量约为6300万吨,今年预测进口量为6900万吨。年度国内消费总量7000-8000万吨,对外依存度高达80%以上。中国大豆压榨产能虽严重过剩但仍在扩张。

中国大量大豆贸易商的生存越来越艰难。他们纷纷转向大豆为载体的贸易融资。但是今年以来,人民币贬值,给大豆贸易融资带来不小的影响。

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说,“今年进口量达到新高,小贸易商看到这块钱好赚,也纷纷参与进口,本来供需按照市场规则运作,每月进多少都有一定市场容量限制,但是眼下进口量大增,把大豆市场打乱了,第一季度进口量远远大于需求量。导致美国认为,中国需求很刚性,就拼命涨价。进口商利润大幅缩水。这是违约风波的背景。”

九三粮油集团对外贸易相关负责人韩少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大豆贸易融资,赚的一个是汇率,一个是利率。如果人民币贬值,起码汇率赚不到钱了。利率可能还能赚到,境外融资成本相对还是比较低的。

黑龙江一家大型油脂企业总经理表现出了担忧。他说,国内以大豆为载体的贸易融资泛滥成灾。部分油脂企业甚至彻底放弃主业,转而将大豆进口作为融资工具,通过资本运作大举低价抛售套现,而后再把这些现金投向民间高利借贷或房地产市场,利用信用证90天甚至180天的免息期赚取高额利息收入和人民币升值汇兑收益。该类套利套汇行为不仅虚增了进口需求,使国内供大于求,而且妨碍了国家对金融市场的调控,严重扰乱了国内金融环境的稳定。

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承认,在人民币升值的时候,做进口确实很舒服,汇率变化使得大宗贸易赚钱很容易。通过银行融资平台,赚汇率和利率差,确实赚了不少钱。但是今年第一季度下来,基本上是不亏不赚。在保本经营。

九三粮油集团对外贸易相关负责人韩少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大小贸易商都来玩大豆贸易融资,对整个行业是不利的。这个行业的产能已经过大,但每年需求只有6000-7000万吨左右,国内产能已经够了,但是还在扩建。外盘之所以这么涨,就是因为中国前期定美国豆子定的太踊跃了。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如果出现中国大豆贸易商集体违约,会导致比较严重的后果,国家对于这块的监管可能会加大力度,出现大面积违约,是个风险事件,对于整个行业是不利的。而如果国内进口商信誉受到影响,国家对于融资的监管如果严起来的话,大豆加工企业的日子就会更加难过。国内油脂加工企业就要死掉一批,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面对日益艰难的市场环境。中国的大豆贸易商们还是期待政府能够出手。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说,希望国家能降低关税。此外,中国大豆行业这么被动很重要原因在于,大豆的定价权在美国芝加哥。建议商务部在上海自贸区设立大豆期货市场,争取到大豆定价权。

九三粮油集团总经理田仁礼认为,应该完善国内期货市场,推动主产区交割库的增设。其次,设立中国大豆调控基金,以市场自发形成价格为主导,参照与玉米、水稻种植比较效益主动调节大豆期货价格,防范市场过度投机。

田仁礼说,虽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但却毫无讨价还价的权利。美国才是全球大豆名副其实的定价中心,美国农业部定期发布的产量报告成为全球大豆期货价格运行的风向标。然而,由于美国农业部代表的是美国财团的利益,他们一切信息都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所以常常暗中配合本国财团设局掠夺他国财富,中国便首当其冲。

田仁礼还希望国家能限制压榨产能扩张,治理贸易融资乱象,重新核定大豆进口资格,限制没有加工背景的贸易企业进口,整顿行业竞争秩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