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储粮河南粮库涉腐败大案 涉及金额数千万元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00814/00018480607.shtml

一场内外夹击的风暴正在席卷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下称中储粮)。

  本报独家获悉,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及其襄城分库、安阳直属库滑县分库,相继发生多起贪污腐败案件,涉及金额数千万元——此时正值外界猛烈抨击中储粮哄抬小麦(2455,5.00,0.20%)价格的当口。

  6月底,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原库主任任国正、副主任姚宝山等人,涉嫌贪污、挪用公款“上千万元”,被河南省许昌市人民检察院批捕;7月底,中储粮河南分公司驻滑县的两名监管员也因受贿被当地检察院批捕。

  受上述多重因素影响,中储粮河南分公司属下的一些直属库管理人员将被大范围调整。

  更确切的消息称,7月22日,通过内部电视电话会议的形式,中储粮河南分公司负责人对河南境内的所有中储粮直属企业骨干分子做了 “训话”,强调“大家要增强政治敏感度”,因为这 “这关系到中储粮能否继续成为国家粮食政策收购的主体”。

  随着案件的逐步曝光,中储粮将再次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涉贪集团

  在上述多起司法行动中,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原库主任任国正、副主任姚宝山等人涉嫌贪污、挪用公款被批捕在中储粮内部震动最大。

  作为老牌的大型仓储粮库,中储粮许昌直属库目前执行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的收购库点多达171个,拥有年数百万吨的粮食收储能力,按要求每年有数十万吨的轮换粮须推向市场,掌控原粮资源实力雄厚。

  任国正曾在2009年6月前任中储粮许昌直属库主任兼党委书记,姚宝山时任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副主任兼党委副书记,两人所涉案件被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内部人士称为“许昌直属库南库区建仓腐败案 (下称建仓案)”。

  按照一位内部员工的说法,2006年许昌直属库南库区建仓预算原本为2000万元,但到2007年底,建仓实际投入约4000万元。当时的情况是,“仓房地坪未处理,墙面未粉刷,道路未修通,消防设施未完善等”,“多出来的不足2000万元的资金去哪里了?”

  “建仓案”最先露馅是在今年3月底。3月30日,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原财务科长刘宝洲和出纳孙培红被许昌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涉嫌罪名是“贪污、挪用公款上百万元”。

  许昌市检察院正是以此为突破口,逐步调查牵出多名包括科长以上管理人员,直至6月底,最终牵出该直属库库主任任国正和副主任姚宝山,整个涉贪集团达数十人。“姚宝山从三门峡库粮库主任的位置上被抓了回来。”据知情人士透露,该集团涉案金额达到上千万元,“相当于直属库两年的经营利润”。

  8月9日,本报记者致电中储粮许昌直属库,其内部工作人员告知,任国正、姚宝山“两个人都出事了”,“被检察院抓起来了”,但具体的原因,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不便多说”。

  操作空间

  据了解,在中储粮许昌直属库现任主任何保省接任之前,任国正和姚宝山一直是该直属库里的实力派人物。两人在中储粮许昌直属库的重要领导岗位上工作都超过10年以上。2009年5月,任国正还被评为河南省劳动模范;姚宝山本人也于2009年下半年荣升为中储粮三门峡直属库主任。

  许昌市鄢陵县只乐乡河徐村村民徐立仁告诉本报记者,姚宝山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任职鄢陵县粮食局局长,1997年从粮食局长的位置上转至许昌粮库工作。熟悉其人的许昌市某县粮食局副局长说,姚宝山“今年已经五十多岁”,如果他在粮食局工作,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他最晚至53岁就应该退休了,但由于是在中储粮直属库工作,姚可以推迟到60岁才退休。

  据他描述,姚宝山“很会打算盘”,做一个县粮食局局长,虽然是公务员,但年薪不过是两三万元,做了中储粮许昌直属库的副主任,年薪就会稳拿10万元以上,还有丰厚的福利待遇,“到三门峡直属库担任库主任好处更不必说”。

  事实上,能获得的好处远不止年薪和福利。

  作为中储粮河南省分公司所管辖的中央储备粮库,许昌直属库尽管是个三级单位,但却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法人实体,直接从事中央储备粮收购、储存、运输、加工、销售及相关业务。

  2006年国家粮食托市政策实施以来,中储粮在各省的分公司扩展了很多粮食收储库点,有的分公司不考虑布局的合理性,在各地大量建仓以保证收购份额,方便从农发行拿到政策性贷款和粮食收购、保管补贴——而后两者是收储库利润的主要来源。

  一位中储粮系统内人士解释说,中储粮分公司下面的直属库建仓,正常的步骤是,直属库先向分公司提申请,分公司方面通过考察认为合理后,会下拨给直属库建仓资金。

  “一般建一个简易些的5万吨仓库,也就200多万,只要能收满粮食,不仅可以一年收回成本,还能盈利100多万。”该人士表示,而直属库在建仓过程中,高层管理人员在其中的权力很大。

  尽管在小麦托市收购期间,中储粮河南分公司向每个收粮库点派驻一名监管员进行驻库监管,但监管的内容主要在于该粮库能否入市收购、收购承储多少、给多少补贴费用等,建仓过程中的资金审查并没有明显的监管主体。

  按照粮食托市收购的相关规定,一公斤普通小麦的收储和保管费用是0.13元/年,一吨小麦就是130元/年,那么一个10万吨的粮库,数十名工作人员,一年仅收储保管的毛收入就高达1000多万元。

  如此一来,从拨款建仓,到收粮,再到获得收购和保管补贴,粮库的资金链条完成了一个简单的循环,循环的金额量级都在千万元以上,任何一个环节监管缺失都有可能产生可观的“资金窟窿”。

  据了解,仅河南一省,今年执行小麦托市收购的粮库库点就有3561个,其中地方国有粮食企业2512个,中储粮系统480个,民营企业569个。另外,许昌市今年5月份备好粮食仓容6.7亿公斤,其中新建仓库容量达3.3亿公斤,是历史上该市建仓最多的年份。

  按照公开的数据,截至2008年底,中储粮总公司在全国设立了24个分公司,拥有338个直属库。

中储粮从李鹏时代就爆出亏空战略储备粮数亿吨,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落马,真是强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