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天昊:香港已失去利用价值

Source

沧海桑田,淹没光荣。

事实上,香港目前的特殊地位,一方面由于其是一个天然的良港,一方面更是特殊的历史时势,当中国未来发展逐步步入正轨,融合世界潮流的时候,香港的部分功能,将开始失效,成为一个“沉没的香港”。

未来,将有四大因素,逐步削弱香港的影响。

一, 远东诸雄崛起稀释了香港的影响

香港在中国乃至全亚洲的鼎盛时期,是在二战结束之后到上世界七八十年代。在这段时间内,香港在亚洲一枝独秀,在于其特殊的自由港身份。当时,不仅中国被周边国家包围,需要香港作为中转,而且当时东亚国家普遍还没有实现崛起,没有出现强势的城市与其争雄。

但是,到了上世界70年代之后,时势突变。随着日本的崛起,东京,大阪,京都等城市崛起,而亚洲四小虎崛起之后,台北,高雄,新加坡等城市,亦奋起争雄。随着中国的崛起,更是涌现出了众多大城市,上海,广州,深圳等崛起,亦对香港的作用进行了分流。

在去年的全球城市GDP排名中,位列前茅的亚洲城市,东京高居亚洲之冠,韩国的首尔紧随其后,日本的大版、京都、横滨、名古屋、北九州诸沿海城市普遍崛起,而台湾的台北,高雄,大陆的上海,广州,北京等均榜上有名,在东南亚,则有新加坡,在南亚,印度的新德里开始崛起。

20世纪中期,香港独霸亚洲,而在20世纪后期至今,已经是群雄崛起,香港虽仍为东方之珠,但是影响力已经被严重稀释。光芒逐步暗淡。

二 香港对大陆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在解放前,上海才是东方之珠。香港地位并不高。

冷战时代到来之后,香港作为自由港,其地位日益险要。
其时,中国被西方国家以及日韩等国封锁,由此,香港成为中国大陆物资运转的中转站。以中国在朝鲜战争中逼美国停战的实力,收回香港并不费力。但是,相传当时中国高层达成一致意见,暂时不收回香港,而将其留作大陆的眼睛和窗户。由此,香港成为亚洲最重要的港口。其后逐步发展为工业城市。而在当时战乱不已的亚洲,香港成为很多国家的避难所,如越南南北战争,以及抗法,抗美战争中,大批的越南难民到达香港,香港由此成为亚洲的王冠。

而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香港亦迎来其二次腾飞时期,改革开放之后,香港成为中国承接全球产业转移,融入全球经济的前沿,由此,香港通过帮助大陆腾飞,获得了对于自身的巨大红利。至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香港股指涨到了16000点,足足上涨了41倍。

但是,随着大陆的逐步崛起,香港的地位相对下降。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第一次承接全球产业转移的的进程已告终结。香港已经失去了其改革前沿的作用。而随着中国其他城市的崛起,中国的对外经济来往,已经日益分散化,从东北的大连,到天津,到连云港,到上海港,到宁波,到温州,以及潮州,汕头,深圳,珠海,湛江,海南等,到处都可自由进出口。香港唯一的中转站的作用,已经彻底被废。

更为严重的是,随着中国沿海的率先崛起,部分城市已经与香港产生了直接竞争。特别是上海与香港,成为一时瑜亮。

三 珠三角渐行渐远

此前,香港是珠三角的绝对核心。

改革初期,珠三角诸城市,通过承接香港的产业转移,逐步实现崛起,甚至很多地方被称为小香港或者香港后花园,如东莞的樟木头。

但是,随着改革的深入,珠三角城市与香港之间的差距,日益缩小。逐渐摆脱了对香港的依赖。

在中国的国家战略中,对于珠三角的描述,存在三个层次,从地理和经济意义上的广州、深圳、珠海、东莞、佛山、中山、江门七大珠三角核心城市出发,到广州,深圳,香港三个大中心城市辐射下的大珠三角城市群,再到东部九省加上港澳的泛珠三角,自90年代后期,大珠三角已经取代传统的小珠三角,成为珠三角发展战略的核心。未来的泛珠三角发展方略,亦当以此为基石。

目前,香港在珠三角的优势,亦被稀释。珠三角大陆部分形成了以广州、深圳为核心,包括珠海、惠州、东莞、清远、肇庆、佛山、中山、江门等城市所形成的珠三角城市群,是我国三大城市群中经济最有活力、城市化率最高的地区。但它是我国乃至亚太地区最具活力的经济区之一,它以广东3O%的人口,创造着全省77%的GDP。

香港定位于在金融、信息、物流中心,广州则重点发展商业、服务、文教、交通、科技等职能,建成更具国际竞争力的商贸流通中心、科技研发中心和现代服务中心。深圳重点发展制造业、商业、金融和服务等职能,力图成为商贸、物流、金融和信息一体化的现代化区域性中心城市。可以看到,广州、深圳与香港的产业重叠越来越多,比如此前,香港的服务业一枝独秀,而深圳和广州崛起之后,亦成为服务业区域中心,深圳的金融产业,已经占GDP的大约10%,广州亦要成为未来的区域金融城市。

在实业领域,香港已经彻底衰落,而深圳,广州,则实业发达,经济结构更为多层次,亦更为健康合理。

四 大陆改革将抹平香港制度优势

目前,香港相对大陆诸城市,最大也是最无争议的优势,即是制度优势。

在软件方面,香港多年来一直被誉为全球经济最自由的地方,拥有健全的司法体系和严密的知识产权条例;自由港的身份与体制,货币自由兑换,资金自由进出,人员自由迁徙,全球资讯无障碍流通等。

但是,这种优势,并非绝对,有其阶段性。

深圳一直在管理模式上向香港学习,是内地在管理模式上最接近现代化的城市。而内地很多城市,亦纷纷开始学习香港,比如上海,在建立金融城市中心的过程中,就曾派员去香港取经。

目前,制约中国大陆城市的最大因素,就是政治制度改革,但是,大陆不可能永远不进行彻底改革。一旦政治制度改革到位,司法改革亦不在话下,当整个大陆也成为一个自由经济体,大陆与香港之间的制度鸿沟,也将被逐步填平,香港的制度优势,将荡然无存。

当下,中国正处于暴烈的改革前夕,一旦中国未来完成彻底变革,摧毁体制中的非现代因素,释放出的制度红利,足以消融香港当下的制度优势。

香港不能永远盼望大陆没睡醒。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和尚
    2014年4月30日08:53 | #1

    土共就是这么想的。

  2. 黑京好洗肺
    2014年4月30日17:11 | #2

    土共国只要不实行真正的法治,那么距离香港就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管理方法?sb才信就靠这个能治国安邦。

  3. 匿名
    2014年4月30日18:51 | #3

    以前香港人自己就说,赚的10块钱中,有9块是大陆人给的,现在,9块没了,1块也快没了。

  4. yc47
    2014年4月30日16:18 | #4

    这文章可以在环球时报上发表了吧?

  5. 2014年5月1日10:14 | #5

    言之有理,BB机当年也流行一时,时代进步了。沧海桑田啊。

  6. cc
    2014年5月1日02:23 | #6

    香港最终将成为一个普通沿海城市。

  7. 匿名
    2014年5月1日14:28 | #7

    当下,中国正处于”暴烈的改革”前夕,一旦中国未来完成彻底变革,摧毁体制中的非现代因素,释放出的制度红利,足以消融香港当下的制度优势。
    不知道有多劲爆,貌似前景悲观!

  8. 匿名
    2014年5月1日17:17 | #8

    “目前,制约中国大陆城市的最大因素,就是政治制度改革,但是,大陆不可能永远不进行彻底改革。一旦政治制度改革到位,司法改革亦不在话下,当整个大陆也成为一个自由经济体,大陆与香港之间的制度鸿沟,也将被逐步填平,香港的制度优势,将荡然无存。”
    经济的入侵,只为改革香港的政治制度,大陆政治制度可以改革吗?香港除了曾欲使其为台湾树立一个符合共党意愿的模式外,从未有任何利用价值,反而是一眼中钉。台湾服贸事件后,香港唯一可利用的价值是切底地失去了,楼主失望了吧。当然,香港的未来也是堪忧。97年前的一波香港移民潮,我是非常的百思不解,现相信很多人都慢慢会明白了许多

  9. 小白
    2014年5月2日02:08 | #9

    @匿名
    LSS能给小白发散说明一下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