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次南站事件有两点大家可能没注意

第一没有介绍恐怖份子的详细情况,应该是有人员在逃。
第二用到引爆爆炸装置,应该是人体炸弹,说明本土恐怖份子的装备和恐怖水平可能进一步升级了。

首先介绍一下新疆的基本情况,新疆当前本地的人员构成基本上有四类:维吾尔族、兵团子弟、内地来的劳动力及商人、其他少数民族。
这四类人的人员比例大概在 1.5 : 1 : 1 : 0.5 左右
近二十年来内地来的劳动力及商人程大幅增多的趋势,其他三类人基本上是建国后原成员构成。
大家常常提到的王胡子,兵团子弟就是王胡子当年带过去的兵,解放后驻扎在新疆,后来卸甲归田,这些部队后裔的驻地多与新疆各县市毗邻,后来发展成行政单位,很大程度上起到震慑地方,维持新疆的稳定和团结。所以现在新疆有很多地方都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兵团建制名称,一个是原地名儿,基本上是一个城市,但是兵团政府和地方政府在地域上还是有明显界线的,具体体现在兵团和地方在分地皮,行政单位和集资建房上是分开的。都各有自己的税务,医院等基本行政单位。比如你和兵团政府谈的项目,就必须去兵团的相关单位盖章办事,去地方政府的就不行。
那么当前且不说会在何种背景和环境下诞生第二个胡子,如果说真要进行大规模军事动作,胡子二代最能够依赖的群众,依然是这些兵团子弟,犹如当年两朝西域都护府,实际上这部分人也算是当前新疆人的核心组成,希望大家能在概念上有个认识。

然后分享一下我理解的温和派穆斯林以及少数民族的概念。
实际上建国后虽然有胡子那段历史,但是我觉得新疆在之后的五十年中在民族团结和融合上做的还是不错的,应该说在新疆这块土地上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大部分质朴的少数民族尤其是游牧民族和汉族人相处融洽,少数民族大部分都比较有信仰,没听过胡子这种所作所为的少数民族,在信仰的约束下,确实都比较温和,非伊斯兰少数民族相对更加热情好客,能歌善舞。这取决于他们的生活方式、文化和自然环境。实际上那个年代的50、60、70后汉人,有很多与少数民族打的火热,有很多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对当地的地理,人文环境非常熟悉,在帮助和改善少数民族生活条件,比如水电医疗的过程中相互间积累了深厚的友谊。
随着经济、改革开放、互联网的发展,个人感觉在这个过程中信仰缺失的汉人各方面给经济让路,实际上汉人已经不太在乎自己民族的某些传统文化习俗,更谈不上对其他民族信仰习俗的尊重。那些质朴的少数民族过上现代化生活之后发觉自己无法像一个汉族屁民一样接受自己的土地遭受掠夺性的资源开发,在通过新的信息途径接受了网络资料洗脑后,反而更容易成为恐暴活动的主力。类似学生游行。
还有一个影响就是80后的年轻汉人,没有能很好的从父辈接过民族融合的大业,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能和少数民族打成一片的,渗透和情报工作缺少底层建设支撑。

以上两点,兵团子弟和“温和派穆斯林”他们的质朴决定了他们在互联网和舆论中缺少自己的观点和声音,但是他们永远是当前新疆状况最直接的利害关系人,希望大家能多主动去了解些实际情况。

最后再发表一点看法,我觉得国内现在缺少真正代表中华民族利益和能力的精英团体和相应的文化,在外忧(外来文化侵入)内患(传统文化流失)的情况下,中国并没有能够让国内的有识之士有更多交流,进而迸发出针对当前国内情况有效解决措施思想的机会。政府、五毛、带路党、恐怖分子他们都代表谁?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唯独缺少自己的声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2日15:12 | #1

    管的太具体,文艺没希望.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