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稻米产区重金属污染严重

一项研究显示,中国重要的稻米产地遭受了严重的重金属污染,而农田靠近工矿企业的情形正对中国的食物链构成重大威胁。

在《“有色”米——湖南衡东县稻米重金属污染调查》(Cadmium Rice: Heavy metal pollution of China’s rice crops)一文中,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分部(Greenpeace East Asia)的研究人员对湖南省一座有色金属冶炼工业园附近的农田、闲置土壤、地表水和稻米进行了采样。湖南是中国水稻产量最高的省份。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一些点位的土壤镉含量超过国家健康标准200倍。这是一条新的证据,表明在几十年的快速工业化和经济高增长后,中国部分土壤出现了严重退化,而此类证据正在越积越多。本项研究采集的所有稻米样品中,只有一份里的镉含量没有超出中国设定的食品安全标准。

自从2013年广东省的一份政府报告称44%的稻米样品出现了镉含量超标,并引起人们的关注以来,“镉米”在中国已经成为了广为人知的名词。不过,绿色和平组织的这项研究把“镉米”概念扩展到了“砷米”、“汞米”和“铅米”上。在这四种有毒物质中,只有汞的含量显得相对安全。

随着“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国正在奋力抢救足够的耕地,并保持较高的粮食自给水平。但除了产量之外,中国是否能保持土壤的健康仍是一个问题,”绿色和平组织的媒体主任唐大旻通过电子邮件接受采访称。

该研究试图查明镉的来源——近期的另一项政府研究显示,中国7%的土壤遭受金属污染。

绿色和平组织指出,很多采矿和冶炼大省同时也是产粮大省。从该组织提供的两张地图中可以看到,用色彩标出的省份中,金属冶炼区和产粮区彼此靠得很近。

“镉污染的主要来源是冶炼厂的排放,”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的土壤专家陈能场表示。他的说法跟绿色和平的研究结论相吻合。

研究称:“根据闲置土壤样本的分析结果,五种金属元素(砷、镉、铅、锰和锌)的浓度彼此间有显著的关联性,表明很可能来自同一个主要的污染源。这五种金属在该区域闲置土壤中浓度的升高,很可能主要是由此工业园的排放造成的。”

文中称,这些稻米的“镉含量最值得关注,除了一个样本之外,其他样本的镉含量均超过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定的稻谷中镉含量限值(0.2 mg/kg),最高的一个样本超出22倍”。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陈能场说:“通过食物摄入镉是一个小剂量慢性中毒的过程。人体累积镉的速度非常缓慢,但排泄和排出镉的速度更慢。镉的半衰期大约是17至38年,也就是说,要花这么长的时间才会减少一半。一旦进入人体,镉基本上就会一直留在体内——就算不是一辈子,至少也会有大半辈子。”

“被人体吸收的镉大约有三分之一会累积在肾脏,另外四分之一累积在肝脏。这对人体健康的危害非常巨大。一般来说,一个人一生不能摄入超过2克的镉,”他说。

德博拉·布卢姆(Deborah Blum)上周在《纽约时报》的Well博客中写道,稻米是中国人最喜爱的粮食,但也极易受到污染,因为它很容易从土壤中吸收金属。

稻米是“世界上最广泛消费的粮食之一,也是大自然中非常容易吸收金属化合物的物种之一,”布卢姆写道。她指出,美国也存在镉和砷污染稻米的问题。但是,研究发现,德克萨斯州稻米中的污染水平“没有高到足以引发警报的地步”。

上周,中国政府首次披露,该国五分之一的农田遭到了污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1. 2014年5月2日08:10 | #1

    政府隐瞒不抓,最后形象全败坏,,,都不知道什么官来着

  2. 和尚
    2014年5月2日11:45 | #2

    这种数据政府公布前已经经过了“技术处理”,真实数据放大几倍就知道了。

  3. 匿名
    2014年5月2日19:51 | #3

    也就这样了,反正最后都得走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