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俗熊:欧洲那些公知、五毛和自干五

2007年末,中国新闻界发生了一桩闹剧。在央视一次发布会上,主持人的妻子突然冲上主席台,夺过话筒,在大庭广众前爆出该主持人有外遇。

老熊一贯对这类花边新闻不感兴趣,这次事件到底谁是谁非,我也无意分辨。此事引起我兴趣的地方在于,那位同样很著名的主持人妻子在喋喋不休的控诉中插了一句话,原话我记不太清了,大意是:中国要是不能输出意识形态,就根本谈不上大国崛起。

无论这位女士政治立场如何,对中国再次崛起报以何种态度,她这句话实际上是没错的。中国要崛起,早晚必须输出意识形态。

然而,能够输出意识形态却未必意味着一定能够真正崛起。好比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他们的社会始终动荡不安,经济低迷不振,制造业空心化,老百姓欠企业欠政府的钱,企业欠银行的钱,政府欠全世界的钱……

虽然他们如今还能靠强势话语权向世界输出价值观,但又能维持多久呢?随着中国越来越了解世界,了解西方,西方的窘境越来越清晰的展现在中国公众面前。他们的价值观输出就渐渐玩不下去了。

于是,我们在中国舆论领域看到这样一种奇妙的平衡:

公知,无论是真拿了钱的还是义务劳动的,他们是传播西方意识形态的先锋军,一直以来他们反复告诉中国老百姓,西方是如何高大上的,西方文明是如何远远超越中国的。

与此同步,五毛,当然这里指真的拿钱搞宣传的人,在传统媒体上大肆宣扬中国如何一片光明,世界人民如何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有时候,有些人甚至同时身兼这两种身份:起码有一部分人是白天上班当五毛挣工资,晚上在家当公知痛骂中国劣根性。

在这两种人中间,另外还有一种人。他们以理性客观的角度看待世界,希望还一切以本来面目。他们代表的是正常的逻辑和相对正确的世界观,他们比盲从者的眼界要高一些,思考要深一层。我不知道该如何给他们下定义,就暂且按照目前网络上的说法,管这些人叫自干五吧。

这个群体并不真的如字面意思那样支持五毛,他们反的也并不是公知,事实上他们反的是脑残。无论公知还是五毛,谁脑残,就会受到他们的集中抨击和嘲笑。

很有意思,历史上,欧洲也曾经上演过这样一幕。

随着大航海时代到来,东西方交流逐步增加,明朝一度的闭关锁国让欧洲人在亚洲商路中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到明清交界时期,来到中国的西方人越来越多。通过这些人,西方开始逐渐了解中国。

在那个时代里,西方的制度依旧是腐朽落后的领主——农奴制,天主教禁锢着整个欧洲的思想,社会僵化呆板。因此,相对平民化的东方思想一传入欧洲,就在欧洲引发了轩然大波。西方思想界中,迅速出现了一批认为“中国的月亮比欧洲圆”的公知。

伏尔泰,这位著名的西方哲学家对中国儒家思想就推崇备至。他认为孔子的理论才是“圣人之道”,公开叫嚣说欧洲人不能像中国人一样是“大不幸”。这个迷信中国文化的公知甚至无耻的把家里的耶稣像换成孔子的。

与他相唱和,欧洲启蒙运动的其他一些精神领袖也迅速走上公知的道路,一些公知吹嘘说中国人仅仅靠“理性”就能治国,另外一些人甚至鼓吹用中国制度全面取代欧洲制度。

这些欧洲公知按照自己想象中的理想国度重新塑造了一个“中国”形象,然后用这个理想中的,根本不存在于我们这个次元的“中国”去反证欧洲制度的失败和落后。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跟今天中国的公知如出一辙,差不多可以归纳总结为这样一句话:再不按照中国的模式进行政改,欧洲必然人亡政息。

这种言论在17世纪末到18世纪中叶的欧洲有着很大的市场。不少学者投身于公知行列,他们积极的翻译中国理论著作,迫不及待的向欧洲人宣传中国思想。这一时期,《论语》、《大学》、《中庸》、《礼记》、《尚书》、《周易》等著作都被欧洲公知翻译成几种文字加以传播,同时他们还写下专著去研究中国历史。

这一思潮在18世纪早期达到顶端: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在一个公知的蛊惑之下,效仿中国皇帝行了“籍田礼”。

今天我们可能觉得这件事没什么。但要搞清楚,在天主教的欧洲,作为一个国王,公然接受一个异教国家的礼仪制度,在当时有着怎样的意义。

统治着欧洲思想界天主教会很快就注意到了东方思想对教廷地位的挑战,他们马上派出了自己的五毛大军加以反击。反击的手段五花八门,但万变不离其宗,主要有两种。

其一:大概的路数,可以参见20年前的新闻联播,但要反过来:欧洲形势一片大好,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代表作是一个根本没到过中国的传教士写下的一本游记,其中称中国人全都是小偷,是贼。

其二:主要路数是抬高欧洲先贤的地位,拼命贬低中国。代表作是有人杜撰了苏格拉底对孔子思想的痛斥。

如同新闻联播不能打动群众一样,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欧洲人民也不肯再接受教廷的洗脑。欧洲五毛对跪舔中国文化的公知们发起的反击,可耻的失败了。

然而,随着欧洲公知们跪舔中国文化的行径越来越无耻,欧洲思想界出现了一支新的力量。他们主张理想客观的看待中国,向欧洲人民大声疾呼中国并非天堂,欧洲并非地狱。告诉欧洲人:中国文化虽然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但中国文化同样是有缺陷的;告诉欧洲人:公知们片面鼓吹中国正面形象是不对的,欧洲文明是值得守护的;并且呼吁欧洲人要警惕公知们的“中国癖”。

这群人,恰如今天中国的自干五,他们对欧洲公知盲目崇中的言论进行了狙击和迟滞。让欧洲人得以真正了解中国。

随着产业革命的爆发,欧洲终于在生产力上全面超越中国。学习了中国先进思想,并且保持了自己精神本色的欧洲,终于意识到世界的未来是属于欧洲的。19世纪,欧洲的大炮轰开了中国大门,自那时开始,欧洲人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成为世界的主宰。

有意思吗?

两个多世纪前在欧洲发生的一切,今天正原汁原味的在中国重新上演。一切世界史都是当代史,阳光之下,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是新鲜的。

我毫不犹豫的相信,如同当年的欧洲能够猛醒,能够把欧洲公知们扫进历史的垃圾桶一样。今天的中国,同样能够破除公知对西方的迷信,能够客观的看待西方,能够在学习西方先进思想的同时保持自己的本来面目,能够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成为世界的主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2014年5月2日20:46 | #1

    中国若要回复自己的本来面目,
    第一件事就是把中南海那群苏联扶植的马列外来势力赶回西伯利亚

  2. 匿名
    2014年5月2日20:55 | #2

    药不能停,五毛拿好,再见!

  3. 匿名
    2014年5月2日21:03 | #3

    墙外楼的导航条是傻逼设计的,还他妈的会自己躲避鼠标?脑残吧?都去外国了还这么傻逼?

  4. 匿名
    2014年5月2日21:27 | #4

    反美名嘴袁木的女儿是美国国籍,反美名将张绍忠女儿在美国混美籍,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的儿子在美国混绿卡,司马南儿子是美国国籍。。它们的逻辑是:我家属在美国,不代表我不爱国,不代表我不反美。

  5. Mobile Guest
    2014年5月2日14:38 | #5

    哈哈

  6. 黑京好洗肺
    2014年5月2日23:23 | #6

    领证的五毛就进化成逗比了?

  7. fish
    2014年5月2日23:36 | #7

    这个“三俗熊”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五毛!

  8. cc
    2014年5月3日01:27 | #8

    也就意淫能强国了! 就目前天朝的工艺水平拿什么立足世界? 除了卖资源 大基建 房地产还有什么? 竟然还有脸说别人制造业空心化…….

  9. 匿名
    2014年5月3日03:24 | #9

    药不能停,五毛拿好

  10. 2014年5月3日08:47 | #10

    “网评员”的存在一点也不奇怪,网络世界也需要喜剧元素,自己心态要保持好就够了!
    你们想想,如果这些人的“聪明才智”不去发评论了,转身埋头制造“自杀炸弹”了,那不是更糟啊?

  11. 匿名
    2014年5月3日09:00 | #11

    作者的历史知识之贫乏可以用可怜二字形容。

  12. 匿名
    2014年5月3日10:00 | #12

    楼上香蕉人真多,但其实真正移二代香蕉人反而不像你们这么自恨。
    中国人是自恨最强烈的,没看到印度人有这种奇怪情结,尽管他们的奇葩历史和糟烂现实比中国还离谱。

  13. fx
    2014年5月3日12:35 | #13

    把事物极端化,然后反对这种极端。基本上持这种观点的都是五毛培训班毕业的,换个老师吧。

  14. 匿名
    2014年5月3日12:51 | #14

    看到尔等,笑而不语

  15. 匿名
    2014年5月3日13:34 | #15

    西方的东西只剩马、列是最好的,呵呵

  16. 匿名
    2014年5月3日13:54 | #16

    匿名 :
    西方的东西只剩马、列是最好的,呵呵

    豪宅、银行户口还有加勒比群岛公司还是不错的。呵呵

  17. 匿名
    2014年5月3日14:40 | #17

    @匿名 马克思是西方的,但是列宁是东方的。马克思的东西,在西欧就是第二国际催生的社会民主党派,这是历史上欧洲残酷、连绵战争引起的反思,真正引起了人类社会深刻变革的有力思想,不是你几个故作高明的家伙能轻易否定的,但人家治疟疾的药物,经列宁的手变成壮阳的东西,到了中国又变成长生不死药,这怪谁呢?

    怪老马?人家老马也不是为你东方人找解决方案的,他明说过。怪列宁?人家沙皇确实很扯淡,俄罗斯这个战斗民族确实很牲口,那把人当灰色牲口用,不是理所应当吗?怪老毛?但凡中国精英分子不偷懒,也轮不到一个小学教师,半吊子哲学家通过折腾来试验出强国之道。

    一百多年前,全世界还在战火纷飞,人命贱如狗,才和平几十年,有些人就开始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历史可以随意设想,可以很肯定地说,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做实事有多么困难,基本跟那些只知道吃喝的贪官污吏是一路货色,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其实不过是吃别人的血肉,或者等着吃别人的血肉。

    思想的贫乏,和物质的贫乏一样可怕,西方再多的灵丹妙药,治不了中国病,一样白搭,统治者阻挠新思想是天经地义的,无论古今中外,否则他们还当什么统治者?人家共产主义也不是舒舒服服成为主流的,也是团结多少人,流血斗争才崛起的。更早,资本主义打倒血统贵族,世俗权贵摆脱神权统治,也都是经历了一帆腥风血雨的。

    美国模式是特有的,谁让人家祖宗走狗屎运,占着那么大一片地盘,又剽悍牛逼把土著清理干净了呢?再发展200年,美国从新世界变成旧世界之后,欧洲、俄国、中国经历过的事情,美国也照样会经历。

  18. 匿名
    2014年5月3日19:45 | #18

    逗逼

  19. 呵呵
    2014年5月4日05:05 | #19

    我猜楼主不是五毛就是自干五。自干五者五毛临时工也。

  20. 匿名
    2014年5月8日12:51 | #20

    一煞笔而已

  21. 匿名
    2014年5月8日13:34 | #21

    匿名 :
    @匿名 马克思是西方的,但是列宁是东方的。马克思的东西,在西欧就是第二国际催生的社会民主党派,这是历史上欧洲残酷、连绵战争引起的反思,真正引起了人类社会深刻变革的有力思想,不是你几个故作高明的家伙能轻易否定的,但人家治疟疾的药物,经列宁的手变成壮阳的东西,到了中国又变成长生不死药,这怪谁呢?
    怪老马?人家老马也不是为你东方人找解决方案的,他明说过。怪列宁?人家沙皇确实很扯淡,俄罗斯这个战斗民族确实很牲口,那把人当灰色牲口用,不是理所应当吗?怪老毛?但凡中国精英分子不偷懒,也轮不到一个小学教师,半吊子哲学家通过折腾来试验出强国之道。
    一百多年前,全世界还在战火纷飞,人命贱如狗,才和平几十年,有些人就开始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历史可以随意设想,可以很肯定地说,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做实事有多么困难,基本跟那些只知道吃喝的贪官污吏是一路货色,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其实不过是吃别人的血肉,或者等着吃别人的血肉。
    思想的贫乏,和物质的贫乏一样可怕,西方再多的灵丹妙药,治不了中国病,一样白搭,统治者阻挠新思想是天经地义的,无论古今中外,否则他们还当什么统治者?人家共产主义也不是舒舒服服成为主流的,也是团结多少人,流血斗争才崛起的。更早,资本主义打倒血统贵族,世俗权贵摆脱神权统治,也都是经历了一帆腥风血雨的。
    美国模式是特有的,谁让人家祖宗走狗屎运,占着那么大一片地盘,又剽悍牛逼把土著清理干净了呢?再发展200年,美国从新世界变成旧世界之后,欧洲、俄国、中国经历过的事情,美国也照样会经历。

    又来一个甜菊的sb,美国成功都怪人运气好。狗腿子就应该永远跪着,别起来闪了腰。哈哈哈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