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京城天价学区房真相

学区房:天价背后的理性

中国人应该是最能够理解学区房的种族,我们一辈辈从小就读过“孟母三迁”的故事。

如今,北京有的学区房蹿到了每平方米30万元的天价,可谓直上云霄。即便如此,学区房的存在依然有合理性,不应该被弥漫的仇富心态加以抹黑与妖魔化。

一位家长的比喻很接地气:春节买回家的票,有权力的批条,没权力的找票贩子,学区房就像是飞机票——贵,但是保险。
学区房持续热销,是家长们对游戏规则的尊重。教育资源均衡化的愿景十分美好,但小朋友一天天长大,在愿景实现之前,“好学校”当然还是供不应求的。哪个孩子进哪个学校,是让权力说话,还是让财富说话?很多时候,我们找不到最好的办法,所以只能选择此时此地最不坏的办法。

京城天价学区房真相

第一次听说北京的实验二小,是在几年前,跟朋友去考察新华社一带的文物保护区。沿着鲁迅中学往西,走过一处灰瓦红门的老北京四合院,门口两尊石狮,朋友指指里面,略带神秘地说:“这就是实验二小,很多中央领导的子女都在里面上过学,校长是全国小学里唯一的国务院参事。”

再次听说实验二小,是最近媒体曝出其片内学区房高达30万一平方米。人们惊呼:“过去是‘拼爹’,现在是‘拼房’!”

不独北京,南京、西安、郑州、天津、长春等地的学区房价也在迅速升温。在这轮“金钱比拼”和市民迁徙的背后,是今年以来教育部连发两道“就近入学”通知,要求北京等19个重点大城市的义务教育在2015年实行免试就近入学政策,以及北京已经在推行的 “九年一贯对口招生”,即选择哪所小学,将来就要上本校的初中,原则上不许择校流动。

“天价房”真相

此次处于漩涡中心的“北京最牛小学”实验二小,百年前曾是著名的京师女子师范学堂(还记得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吗?)创建的一所附属小学。早在民国时期,实验二小就已经成为老北平小学中教学条件最好、师资力量最强的小学之一。

前段时间热播的韩剧《继承者们》,有一幕是帝国高中的学生纷纷有豪车接送,其实这一幕,早在50多年前就已经在实验二小实现了。1957年在那里入学的新华社子弟叶维丽在《红色大院的女儿们》一书中写道:“我感觉中国社会有等级,是从实验二小开始的。实验二小集中了一些社会上层的子女。刘少奇的子女,其他一些国家领导人的子女,不少都在实验二小。我们年级就有一个国家副主席,一个人大副委员长和两个副总理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孩子们对家长的地位和级别很敏感。在三四年级的时候,我们班的男生特别爱谈论汽车。他们特清楚什么级别的人坐什么车,我从他们那儿听来的有吉斯车、吉姆车,还有华沙和伏尔加什么的。我们学校开家长会,有点像开中央工作会议,很多家长是中央各个部门的首长,互相寒暄,有的家长还把警卫员带来了,前呼后拥的,校门外小汽车停了一长串。而我爸爸就是自己走路从新华社来,我真希望他也能坐车来。”

在叶维丽看来,实验二小在小学里是当仁不让的“宝塔尖”。但就是这样一所名校,从网上流传的划片范围来看,仅包括西单手帕胡同、察院胡同、文华胡同、文昌胡同、复内大街2-60号、佟麟阁路1-37号。

而一位正在考察学区房的刘女士告诉记者,这份名单包含的范围并不准确。

“我咨询了一家中介,对方告诉我,现在实际上属于片内,还能出房子的,只剩下文华和文昌两个胡同,公房多,私产少,所以房源并不多,有点‘一平难求’的意思。”

这些房子大多为大杂院内的私产平房,按间出售。刘女士看上的一间房,位于文昌胡同,可以落户上学,仅有15平方米,总价350万,单价超过了23万,而且价格往下谈的空间很小。换而言之,如果仅从上学名额来看,拿下实验二小的成本至少在270万-350万之间。

而中关村三小的学区房新纪元家园,去年这个时候,每平方米的均价还在7万,现在已经涨到了8万以上。记者有位朋友8年前为儿子买了一套174平方米的,花了153万。如果改在今天,这个成本最低是1392万。当然这属于个案,绝大多数家长选择的多为五六十平方米,总价在400万以上的小两居或者更便宜的一居。

相比较之下,单价30万的“天价学区房”不过是一个吸引眼球的炒作。如果不考虑居住,实验二小学区房的总价并不惊人,相反在北京学区房“价格地图”中,还略占低价优势。

如果不考虑实验二小,而是相距不到800米的奋斗小学,学区房的单价则能减少一半。

有位在互联网公司上班的“远虑妈”告诉记者,她在要小孩之前,就开始关注学区房了。“反正早晚都要经历,不如早一点行动。结婚之前我在中关村买的房,当时觉得学区房比较旧,就买了一套新房。但新房只能上中关村四小,重点小学肯定没希望。所以我在还没要小孩的时候,就开始看中关村一、二、三小的房子,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没成,3年前改在西城买了奋斗小学的学区房。就在奋斗小学门口,特别近,也特别小,只有13平方米的一间平房,当时是10万元一平方米。前两天我看了一下,到现在总价涨了30万左右。”

“远虑妈”是从小就在实验二小附近上学的西城人,当时除了奋斗小学,还同时看了实验二小、黄城根等几所小学的学区房。最终确定奋斗小学,一是因为“西城教育局的同学说奋斗小学还不错”,另一个就是房源太少。“基本上出了一套房子,很快就被抢掉了。所以我当时看了好几所学校的学区房,哪个先出就先买哪个。”

在北京,学区房普遍比非学区房单价要贵1万-2万。为了实现“总量可控”,家长们往往不得不以牺牲居住条件为代价,面积小、老旧破、户型差的学区房成为首选。

“住惯了大房子,看见旧房子的楼道就受不了。”一位家长抱怨说。

购买私产平房的家长,多数不会在那里居住,而是另外在附近租房。“这种出租的老房子,家具都是房东在二手市场淘的,设施凑合能用。我们也就是忍,好在不是无限期的,六年时间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有位卖掉媒体村108平方米的大房子,转战二环内的家长说。

但也真有家长倾其所有为孩子买了“黄金屋”后,只能住在里面。

这种房子堪称真正意义上的“蜗居”,而且是“裸居”。有位家长反馈他们们街坊家里两个孩子,家里一直住着一套三居室,老大明年就要上一年级了,家人把这三居室卖了,因为是小产权的,只卖了120万,在西城二环里买了一个10平方米的小平房。住惯了大三居楼房,再去住一间单独的小平房,公共厕所、露天厨房,又没集中供暖,还要全家挤在一起睡觉,这是一夜回到了改革开放前。但据说这位街坊想着孩子马上就能在西城划片上小学了,说话间都流露着高兴。问及四个人能住得下吗,他们发挥了“螺蛳壳里做道场”的精神:还有七八平方米的自建,相当于又多了一间;平房是尖顶的,准备把中间的隔层打掉做成复式,跟小阁楼似的,能睡觉,也能放点东西……

还有位原本在中关村一家知名科技公司上班的母亲,8年前一家三口从从北五环外一套精装修的大房子,搬到市区内一间不到13平方米的“蜗居”,那时候这间房的总价才20万。她连原来的工作都辞了,在街道居委会找了份工作。

一步差,步步差

家长为什么宁可走hard模式,也要“死磕”学区房?

在家长心目中,北京教育资源优质程度与难进程度由高到底排序依次为:西城区、东城区、海淀区、朝阳区、石景山区、丰台区,其中西城、东城、海淀乃是重中之重。《中国式离婚》里有句台词,反映了不少家长的心声:“进不了好小学,就进不了好中学;进不了好中学,就进不了好大学;进不了好大学,孩子这辈子就完了。”

有位已经工作的小伙子现身说法: “我考上大学可以说是从小钱堆出来的。小学择校6千,初中2万,高中3万8,好歹进了985大学。 如果不是我妈妈不顾旁人非议,硬是负担了比同院孩子一倍多的开销供我上学,我可能还走不到这一天。我小学的时候,智力和院子里的孩子一样(我们院几个孩子一个班),考试并没有很出类拔萃。我妈妈掏钱让我去了重点初中,后来中考院子里只有我一个人考了省重点高中,再后来高考我考上了比其他孩子好很多的学校。一步差,步步差。“

由于僧多粥少,记者去年在报道中便说过,幼升小、小升初早已变成一场集金钱、权势、信息、时间、效率、耐心、教育理念、各种社会关系为一体的“超限战”。如果想上个好点的小学,还不在片区内,做家长的就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批条子、走共建、上坑班、跑裸考、买学区房,哪条路都鲜花与陷阱并存。如果家长在幼升小的时候“偷懒”,小升初的时候,想要跨区报考好初中,还需来一场难度更高的“择校大战”。

“很多家长都明白这个道理,如果实验二小有能递条子的机会,我肯定选择这个。但现在孩子太多,其他的方式都有点不太靠谱。买比较靠谱的学区房,至少是一个最后的保障,今后也是一种投资。”“远虑妈”告诉记者。

儿子刚出生,就为他在西三旗买了一套学区房的星宇爸爸则说:“这是一个提着猪头能不能找到庙门的问题。花钱找关系、交择校费,这里面的猫腻很多,非常黑。而且不到最后一刻,你都得不到任何确切的消息,别人家的孩子都已经拿到录取通知书了,你还在焦虑。像我们这样没有过硬关系的家长,不想被骗,想省点心,还不如买学区房。”

有人笑言:“这事就像买春节回家的票。托关系就像是找票贩子买火车票,不到最后拿不到,也许最后也拿不到。学区房就像是飞机票,贵,但是保险点。”

而“就近入学”、“九年一贯制”,则是强化了这种心理。以后跨区就读会越来越难,选择一所什么小学就决定了孩子将来上什么初中,有部分原本想等到初中再折腾的家长,提前进入备战期。

“买学区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孩子上学方便。” 星宇爸爸说,“从原来的大房子,搬到现在只有50多平方米的小两居,一开始确实存在一个适应的过程。”但是这位父亲认为这对他们的生活质量反而是一个提高:“住在学校附近的好处真是不能言表,不用6点钟起床送孩子、当公司劳模,不用把大量的时候都堵在接孩子的路上。我每天能多睡半个小时,孩子能多睡近一个小时,将来孩子大一些,还可以自己上学,没有接送的烦恼。总体来说我觉得值,就近入学这个口号本身是对的。”

教育落差

在家长“血拼”的背后,表面上看有中国人太多的客观事实。

“为什么所谓学区房炒到天价,为什么我们养一个孩子就累得精疲力竭,得工作日陪着做作业到10点,周末两天陪着参加兴趣班连轴转?就是被这类’先知先觉’的early birds搞的!中国人信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看似是勤奋的美德,实则是无穷无尽的精明算计。”有人在网上怒斥。

美国商务社交网站LinkedIn的高级分析师王益说:“在国内,人多资源少。几百年来中国的文化就强调竞争,流传下来的口号也很多,比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什么要做“人上人”呢?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多吃多占吧。当代的中国孩子也是从小就被迫和邻居家孩子比成绩。在美国,地多人少。在资源竞争相对宽松的环境下,西方的教育也相对宽松。”

然而中国家长的“望子成龙”,也是被现实反复教育的结果。有人评论说:“失疯的学区房价,让免试就近入学政策未施行先失败。政策匆匆敌不过需求重重,教育公平源于资源公平,只要学校间‘教育落差’存在,就无法阻挡舍近求远的脚步。从哪改起,教育部门岂能装糊涂?”

中国教育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教育投入不足。

曾有联合国教育官员说,中国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还不如贫困的乌干达”。经济学家厉以宁在多年前,和一些人通过实证研究得出结论,当人均GDP达到800美元到1000美元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要达到4.07%~4.25%,才能实现教育与经济的良性发展。于是从那时起,提出来一个要到2000年达到4%的“及格线”。没想到从1993年一直到2012年,没有一年实现过4%,直到2012年才刚好达标。

在投入不足的大前提下,教育资源向权贵倾斜,更加剧了这一不平衡,“拼爹”的说法不胫而走。

“实验二小招收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共建生。共建单位包括各部委、新华社、中国银行等。”上文中的刘女士告诉记者。

所谓“共建”, 是指中央各部委机关单位、大型央企等往往都和很多“牛校”之间存在共建合作关系,那些“牛校”提供一定的招生名额,而共建单位则会用各种不同的利益作为交换。

早在1997年,外交部就开始与北京二中共建。2007年4月,时任外交部部长的李肇星就曾在外交部与北京二中联合举办的“共建杯”乒乓球比赛中称,“感谢二中多年来为外交部员工解决子女入学问题做出的贡献”。2013年11月1日上午,外交部副部长宋涛访问北京二中,也对二中多年来给予外交部人员子女的教育和培养表示了感谢。

在北京二中的官方网站中,一篇2007年的文章这样写道: “在二中和外交部十年的友好合作中,从二中毕业的外交部子弟多达千余人,为外交官解决了后顾之忧;二中的发展也得到了外交部多方面的有力支持与帮助。”

此前还有媒体报道,包括外交部、中石油、中石化等在内的6个部委、近10个大公司参与史家胡同小学的共建。 据清华园教育集团副总闻风透露,共建还分大共建和小共建。强势单位走的是大共建,入学没有名额限制,小共建则是弱势单位,名额少,还需要通过考试来筛选。近些年“共建”正成为一条“绿色通道”,条子生、关系生纷纷“借用”。 他认为这里面水太深,根本就是一笔糊涂账。

美国模式vs日本模式

在推行“就近入学”的同时,4月18日,北京教委取消了以往体现特权入学的共建生指标。但在多年研究教育改革的专家们看来,取消共建只能起到部分抑制特权的作用,只有学校教育真正实现均衡化了,取消重点评比,让教师们流动起来,家长们才不会想择校,日本模式被认为是学习的样板。

郎咸平曾撰文指出,中国的教育模式,实则集合了美国“拼爹模式”和日本“公平模式”的两大缺点并发扬光大。在美国,人人都能享受免费教育,但如果想获得最好的教育,必须上价格昂贵的私立学校。日本推行的则是绝对公平的教育制度,包括两个政策,一为硬件标准化,二是师资标准化。小学、初中基础教育的老师必须轮岗,每六年从一个区转到另外一个区,甚至还要到农村去,相应在老师中薪水也是最高的,并纳入公务员体系。

而我国,学习日本,也用国家财政补贴各个学校,但核心的两个标准化没有实现,看似公平,实际难以避免“教育落差”。同时又学习美国,拿着国家财政的钱,去补贴重点学校。但在美国,私立学校运营资金大部分靠募捐。

北京部分区县正在试点将自己的“教育大饼”摊得更匀。

今年实验二小一口气收编了涭水河小学、长安小学、广外一小、白云路小学等六所西城的普通小学。这些小学变成了实验二小的不同校区、不同年级部,这些校园里的孩子与二小本部的孩子混编班级,享受着一样的教育。

“我想买的那间私产平房,业主原来最高报到390万,正因为看了这条新闻,担心实验二小的学区房将来价格下跌,才下调到350万。”刘女士告诉记者。虽然实验二小的学区房价比最疯狂的时候有所收敛,但被收编的六所普小的学区房,现在却成为房地产中介热推的房源,她认为这些地方的房价会应声而涨。

此前东城区、海淀区已经陆续有10余所“九年一贯制”学校出台,大都是名中学搭配普通小学。尽管学区范围还未公布,这些小学附近的学区房价却开始涨价。

教育均衡化步伐滞后,入学政策变来变去,折腾家长,也折腾孩子。有位家长无奈道:“这几年来教改‘紧箍咒’是这么念的:素质教育取消小升初考试,导致各种坑班、艺术班大行其道,学区房涨;信息采集取消跨区,导致学区房暴涨;强弱联合鼓励直升,导致北京的海淀、西城、东城全变学区,普通小学学区房暴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黑京好洗肺
    2014年5月3日16:14 | #1

    一群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sb父母,从不指望自己成龙成凤,所以活该被折腾死。

  2. 傻逼家长。想想自己上的什么学校吧!
    2014年5月3日11:31 | #2

    傻逼家长。

  3. 匿名
    2014年5月3日23:27 | #3

    @傻逼家长。想想自己上的什么学校吧!
    你自己才是傻逼,先想想你的父母是怎么比别人多花多少精力和金钱把你培养出来的。

  4. 呵呵
    2014年5月4日03:52 | #4

    不如家长自己提高素质。如果家长的智商不如小学教师,活该花钱。

  5. 长远考虑
    2014年5月4日16:12 | #5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好像从好大学毕业就能找到好工作一样。
    本人测绘工程本科毕业,因为家里经济一般,所以当时高考的时候就是打定主意搞工程类学科,从事辛苦但是高薪职业,结果到学校发现 同学一个个都是“我才不会上工地”这个态度,哪怕家里很穷,也不肯去工地,觉得丢人,至少得去设计院。现在我周围中专或者初中毕业的根本没学历的测绘员同事,薪水哪个不是6K 7K起,而且和老板说话杠杠的,有技术,遍地是饭碗,不稀罕你这个老板。
    家长自己愿意花这个钱,让他们去花吧。

    即使不花也不是我的。

  6. 匿名
    2014年5月5日14:11 | #6

    都希望通过孩子去实现自己没有实现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