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韡:当前中国反贪正处两难

近年,内地擒虎打虎的消息不绝于耳。骤眼看来,中共当前的反贪腐运动也的确是雷厉风行,摧枯拉朽。唯贪虎众,反贪腐何时和如何〝修成正果〞都有待观察。

在市场经济里,商品供应充裕,流通货币的使用价值获得充分的承认。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个人福利是与权力挂钩的,要使生活改善最直接和有效的办法就是在体制内沿着权力阶梯往上爬。但在当前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钱已经可以用来购买个人所需的各种商品和服务。不论是体制外还是体制内的个人,只要能嫌到钱,生活就能过得更好。与计划经济时期的情况大不相同,这正是内地贪腐滋生和肆虐的经济条件。

而在经济活动中,除了出售劳动和知识、通过投资和创新可获得回报外,提供市场信息同样可以获利,因为信息也是一种资源,可增加企业的收入。与此同时,运用权利也能促成产权的转移。当然,那些不增加生产而仅仅能促成收入或财富转移的活动对整体经济是无益的,但无疑能使一小部分人获益,却使公众或国家受损。因此,一些拥有或接近权力的人就会通过出售信息,充当中介人,或者干脆把国有资产转变为个人财产等方式而从中获利,那也就是中国式贪污的常见形式。

在过去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贪腐却有漫延和恶化的趋势。这种现像最常用的解释就是官僚集团从经济发展中获利,他们的〝红利〞会随着经济的超速发展而增加。例如建高铁或电厂,他们就能从招标中获利;增加货币供应,他们就能从资产价格的上浮而获利等等。

根据传媒披露,上届中央涉贪情况是超乎〝你懂的〞,涉及面相当广,其中腐败的官僚则是高层涉贪的社会基础。有老虎,虎穴内更盘根错节。过去中共党内斗争主要集中于政治分歧,那时的老头子们会为一些政策的分歧,谁是谁非等问题斗个你死我活,反映了革命党人从一无所有到成为天下主人后,对理想和权力的追求,以及对苟且偷安的鄙视。而眼下的中共的内斗主要都离不开经济领域,既有清腐之争,也有贪腐官僚中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

一种有趣的现像是某些对中国前途缺乏信心的官员,趁在位时拼命敛财。若江山易帜,所敛之财可供子孙享受荣华福贵。又若江山可不变色,他们却又可打着革命家的招牌进八宝山。

在贪官横行的情况下,不难理解当前中国反贪正处两难:矫枉则会广泛触及利益集团。五只手指就数不完上一任政治局内的贪官,别看那只老虎温良,打它还需把老老虎都得拿下。如是打虎下去,中国政局是否能稳定的确也是有得观察的。

若纵贪,老百姓又不高兴,说是虎头蛇尾,甚至会质问现时身在台上的官员莫非地要重蹈覆辙,再趁机好生捞一把。结果可能是令政局更加不稳,所谓〝亡党亡国〞也就绝非空穴来风了。

看如今那困局,中共对贪腐的确是矫纵两难。而在中国,只有能掌握军心的人才能做出拨乱反正的事,想是反贪最终还要看军队的态度,靠军队的支持方可强势推行,取得成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