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新闻》中国资本限制管理手段已到极限

迟迟未能取得进展的中国金融改革已经启动。在将利率市场化提上议事日程的同时,作为银行体系外资金渠道的“影子银行”将在当局监管的前提下予以承认。这是因为中国经济规模已经非常巨大,限制型的管理手段已经接近极限。

政府高官已经相继提及金融改革。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最近在北京参加国际会议时表示要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目前问题有2个:中国是不是认真的?如果是认真的,将如何推进改革?

就这个问题,在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行长周小川在3月11日的记者会上似乎看到了轮廓。

加快利率市场化

周小川表示存款利率的市场化要在一、两年内实现,同时还表示了另一个重大举措——将逐步实现资本交易的自由化。周小川始终笑容满面,但在探寻其真实想法之后,可以看出这是其深思熟虑之后的表态。

利率市场化已经在融资领域实现。而剩下的课题是取消存款利率的上限。

这个问题自2年前起就开始讨论。而打头阵的是人民银行于2012年发表的一片论文,其标题是《我国加快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基本成熟》,提出了从根本上放宽限制的道路。

也有研究人员提出了反驳。政府下属智囊组织、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余永定发表文章,认为进一步开放资本项目不是当务之急。同时警告如果放弃资本管制,中国的金融体系将难以抵挡国际投机资本的冲击,将威胁经济的稳定。

但周小川的发言显示出已经战胜了余永定的主张。熟悉中国金融情况的日本信金中央金库高级审议官露口洋介指出,“中国很有可能已经决定首先实施利率市场化”。

那么,为什么要首先实施利率市场化呢?究其原因,其背景是资本交易规定已开始出现破绽。其典型就是伪装成贸易货款的投机资金的流入。虚报出口额将资金汇入国内、然后购买房地产的投机行为屡见不鲜。去年春季,对香港出口的增长率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统计数据上出现了不一致,问题由此浮出水面。

人民银行的论文针对这一问题指出,“规避管制的金融工具增多,如贸易产品和服务价格转移等”。不管如何监管,都越来越难以封堵投机资金的活动。

而问题则在于更深层次。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至今仍然是对银行融资量进行指示的方式。这是日本银行(央行)过去也曾采用的“窗口限制”。在经济处于封闭状态时,这种方式能够顺利运行,但在资金开始跨境流动之后,将越来越难以发挥作用。

中国经济课题与日美欧存在共同点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已经10多年。贸易额在2013年超越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中国目前已经无法完全控制作为其副作用而不断膨胀的资本流动。

在此情况下,货币政策需要控制的对象并非融资量,而是利率。因此,市场利率需要灵活地浮动。这就是加快利率市场化的原因。日本银行在1988年开始实施提高利率波动弹性的“新金融调节方式”,打下了摆脱窗口指导的基础。

这种局面类似于让世界担忧的影子银行问题。由于资金的流动不透明,风险易于受到关注,但人民银行去年7月强调称多样化的资金渠道结构促使金融资源配置进一步得到优化。

虽然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仍然没有改变,但借助长期持续的高增长,中国的民营企业也得到了发展。当局已经感觉到,利用僵化的金融系统,无法有效促进资金流向日趋复杂的经济。

承认“多样化的资金渠道”的条件之一是提高透明度。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3月下旬表示,将对影子银行进行监管,研究建立影子银行等统计监测体系。

另一个目的是避免道德风险。李克强总理等最近反复重申将允许出现债务违约。中国政府已经决定建立存款保险制度,以应对理财产品风险和银行破产。

人们往往只关注中国经济对世界造成的影响,但中国由于已和世界经济成为一体,因此不得不做出改变。虽然存在政治体制的差异,但中国经济面临的课题则在很多方面与日本和欧美有着共同之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