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主席:全国哀悼日引发我们思考的五个问题

为纪念在西北部偏远地区特大泥石流灾害中的遇难者,中央政府宣布在2010年8月15日举行全国哀悼活动,全国降半旗志哀,各种形式的公共娱乐活动全部停止。

 

公民社会及公民价值观的建成与成熟需要人们对公共事件的不断交流与思辨。关于哀悼,我们也可以提出一些供思考的问题。哀悼表示生者对逝者的缅怀,对命运的共同体验与承担,是一件大事。而什么时候哀悼,谁去哀悼,哀悼什么对象,如何哀悼,也非常能够反映一个社会的价值观、政治及社会建制。以下,我仅提出一些可以供思考的问题:

 

一、什么事情是需要全国哀悼的?

 

确定一个灾难是要全国哀悼的,其判定依据是什么?是否是遇难人数要达到一个绝对数量?这个绝对数量是多少?是死亡1000人么?抑或还有其他的参考因素(比方说惨烈度、影响范围等)?同时,如果有这么一个标准,那么这个标准是否有可持续性和公平性?即以后每个遇难人数达到此规模的灾难,都应当进行全国哀悼?

 

当然,最终这将取决于主观判断。我们也可以大致推定,在不同的国家,因为国家的规模、领土范围不同、所在区域不同、每年出现的自然灾难事件及受灾人数数量占国民数量比重不同,也会存在不同的标准。

 

二、哀悼的主体是什么?是否可以基于地方?

 

接着上面的一、我们假设以绝对的遇难人数为大致标准设定全国哀悼日,则本身是有问题的,一个遇难人数为800人和遇难1000个人的灾难本质没有更多的不同,不过是总体数量的问题。从人道主义考虑,我们对在两个不同灾难中受难的人给予的关注和尊重应当是相等的。但得承认,在一个人口众多、自然或人为灾难频发的国家,国家不可能经常性的设定全国哀悼日,而必须根据一些主观因素来判断某些事情是“值得”或“需要”全国哀悼的。从伦理上,这一结果对遇难人数稍少的灾害就没有给予对等的关注与尊重了。但一些地方性的灾难,确实对地方上的人有巨大的情感、伦理乃至经济意义上的冲击的,是地方上的大事件。是否可以根据受灾人数不同,灵活调整哀悼的主体,比如可以有基于地方(如一个省或市)的哀悼日)

 

三、哀悼哪里的人?

 

人类是一个大家庭。同祖于非洲,在许多万年前迁移到了全球各地,各自形成了自己的文明,并发展成看上去互不关联的独立社会与文化。主权民族国家的历史则更短,仅有数百年。这些都是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只有很短时间跨度的社会建制和价值观,在今天却最大程度的影响了人类在情感、道德上的投入(commitment)与边界。人们更多的关心自己的社群,而不关心别人的社群。因此,如果出现了一个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自然灾害,对其进行哀悼的往往将是其所在的国家。在过去,这很合理,但在全球化信息极大发达的今天,一个地方事件也可能成为全球事件。这种过往的人为边界就日趋脆弱了。

 

因此这里的问题是,对于其他国家社会的重大灾难,我们是否应当哀悼?比方说印尼海啸;比方说1998年吞噬3万人生命的委内瑞拉泥石流。如果出于世界主义、国际主义、人类大家庭的彼此关注,我们也可以“酌情”对其进行哀悼,那么确定的依据是什么?(回到了问题一)是否也取决于遇难人数的绝对数量?还是也受地缘政治、国际关系等其他方面因素的影响?

 

究其结果,大概是这样的,对国内一个死难1,000人的事件,我们进行全国哀悼,但对领国死亡10万人的事件,我们则表示遗憾和同情。

 

四、是否仅限于人类成员大量伤亡的灾难?

 

很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人类社会的哀悼具有强烈的人类中心主义。有很多灾难属于环境污染,对我们居住的家园——地球、大自然、动植物生态系统——造成严重的破坏,并可能潜移默化的、在很多年之后危机人类的生存。比方说墨西哥湾泄油事件。对这种自然灾害我们应当采取什么态度?

 

五、执行哀悼的办法?

 

目前我国全国哀悼日是带有明显行政主义色彩的,比方说以行政手段要求停止各地在哀悼期间的娱乐活动。这是一种权威主义、家长主义色彩的做法。在网上也遭到了一些人的批评。关于哀悼的执行办法,我们也可以思考:是应该采用自上而下的国家行政强制手段,还是依赖公民自发(即国家全部哀悼日后,并没有更多的行政干预,具体执行方法、尺度,由社会团体、公民自律进行。如果社会足够成熟,则在哀悼日期间大举娱乐活动,自然会被其他社会成员认为是不妥的,会带来形象、道德、公关危机,因此会自律。但该等公众意识淡薄的时候,国家也可以适度进行行政干预。

电影没有看了,游戏都打不开了,连谷歌音乐也不显示。

马路边聊天的人,大部分人分不清是什么难,就像矿难一样,认为天天发生。

为什么不哀悼,当今处在一个灾难政?

中国共党是世界上最会作秀的党派!!温家宝是最具代表人物!!汶川大地震震掉那么多豆腐渣工程学校,家长上街游行,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官员能够被处理!!足见有多黑!!

是的,同意楼主。而且灾难发生,不是就举行个哀悼日就仿佛重视了。你看今天在舟曲现场,举行那么规模宏大的追悼会需要多少的人力物力,这是现在对灾区最重要的吗?还是继续抢救灾民,清理街道,发放药物这些事更重要呢。D除了作秀和封锁消息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们在电视上看不到灾民的真实状况,这次灾难也不允许民间组织靠近,更没有就灾难的成因可以进行独立分析评估的组织到来。这真是一个ZF应该做的吗?

利用行政手段强制全国人民的正常娱乐活动!!

从汶川大地震伊始,玉树地震、再到现在的舟曲泥石流这些造成大规模人员死亡的灾难,政府不但没有好好反思造成这些灾难的原因,反而用煽情这种低极的方式赚取大众的同情心!

什么娱乐都没有,只好光顾街头卖碟的小贩,买一张A片,不用一个小时看完,闷。

准备再去买一张,下雨小贩已不见。

街头人果然熙熙攘攘,不见一个悲痛的人。

全国哀悼,看来只是控制了全国的人,在做哀悼的秀。

电影没有看了,游戏都打不开了,连谷歌音乐也不显示。

马路边聊天的人,大部分人分不清是什么难,就像矿难一样,认为天天发生。

为什么不哀悼,当今处在一个灾难政?

又变黑白了

死者为大

但人祸是否大于天灾?

中国共党是世界上最会作秀的党派!!温家宝是最具代表人物!!汶川大地震震掉那么多豆腐渣工程学校,家长上街游行,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官员能够被处理!!足见有多黑!!

是的,同意楼主。而且灾难发生,不是就举行个哀悼日就仿佛重视了。你看今天在舟曲现场,举行那么规模宏大的追悼会需要多少的人力物力,这是现在对灾区最重要的吗?还是继续抢救灾民,清理街道,发放药物这些事更重要呢。D除了作秀和封锁消息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们在电视上看不到灾民的真实状况,这次灾难也不允许民间组织靠近,更没有就灾难的成因可以进行独立分析评估的组织到来。这真是一个ZF应该做的吗?

人祸大于天灾。。。天灾让人死,人祸让人生不如死。

什么娱乐都没有,只好光顾街头卖碟的小贩,买一张A片,不用一个小时看完,闷。

准备再去买一张,下雨小贩已不见。

街头人果然熙熙攘攘,不见一个悲痛的人。

全国哀悼,看来只是控制了全国的人,在做哀悼的秀。

其实这就是做给国际友人看的,表示中国的政府是很重视它的子民的,这种哀悼日的作法是很廉价的,尽管国库中很有”资金”,也要尽量留给我们的友邦,那样是可以换来”国际威望”的.

利用行政手段强制全国人民的正常娱乐活动!!

从汶川大地震伊始,玉树地震、再到现在的舟曲泥石流这些造成大规模人员死亡的灾难,政府不但没有好好反思造成这些灾难的原因,反而用煽情这种低极的方式赚取大众的同情心!

问的真好—绝对的朴实的问题.

谢谢!

奇怪的世界 奇怪的人类

没意思 强迫我哀悼 把网站都搞黑了是什么意思 跟玩似的 没救了

要使全国范围内出现明显反对国务院这种不得我心的指令或号召的情况,该指令或号召所要求的综合成本要有多大?一千块钱?两千?全家死光光?

这个都是在作秀。真正的原因没找出来。没人说就是不敢说那些砖家怎么没说明什么。根本问题不解决,SANXIA带来的隐患何止这点人们将来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兔子,你的主人喊你回家吃草。

以这种方式来转移民众对灾难认为因素的追问,最终不得人心!

以这种方式来转移民众对灾难人为因素的追问,最终不得人心!

我们应该天天哀悼一个暴政的存在,和处在水火中的人民。

此外我认为作者的观点很有道理:世界上每天都有灾难发生,非洲每天有几千人死亡。难道在离我们几千公里远非洲的人的死亡,就比;离几百公里的四川的死者更轻贱。

我的观点:中国的哀悼是做秀,且是为了转移民众的视线,欺骗使其支持政府。动机不纯,纯属扯蛋。

PS:围观影帝新片《多难兴邦2:舟上乐曲》
引用: 牛皮

电影没有看了,游戏都打不开了,连谷歌音乐也不显示。

马路边聊天的人,大部分人分不清是什么难,就像矿难一样,认为天天发生。

为什么不哀悼,当今处在一个灾难政?

工具-internet选项-安全-自定义级别-二进制和脚本行为-禁用。

让我们的屏幕永远彩色。

不是不哀悼。

只是不想为了作秀而哀悼。

但是基层政府的网站,查过很多都依然往常,色彩没黑。这又说明什么?

在这个社会,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活着也未必是一件幸事

1.动物一样,他们也有哀悼自己种族的方式。

2.人的哀悼是人类这个种族对待自己生存发展的一种形式,是文明社会的一种仪式。

3.所以说,楼上的朋友们激动了,哀悼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这不关乎政党,不关乎政府。就算是封建社会,遇到天灾,天子都率大臣们要诵经超度,祭天拜地。现在只不过是换个方式而已。

D除了作秀和封锁消息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们在电视上看不到灾民的真实状况,这次灾难也不允许民间组织靠近,更没有就灾难的成因可以进行独立分析评估的组织到来。这真是一个ZF应该做的吗?

第一点我认为还可以加上,如果是按某个数量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无论是由天灾还是人祸造成的都进行全国性哀悼?

近年来的三次全国性哀悼活动都是因为天灾(当然其中包含人祸因素)造成的,然而由于三鹿奶粉、山西疫苗所造成的大规模的对公民身心的伤害却没有任何形式的哀悼。

当全国性哀悼常态化时,国家就应该拟定一个相应的标准去“执行”这一决定,而非每次都只是从感性渠道商去下发“紧急通知”。

网络游戏玩不了了,但是手机游戏昨天一下流量猛增了一倍以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