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佳明:中国应进入宽容的时代

当下宽容已经成为很时髦的话语,至少在中产阶级。

什么是宽容?真正的宽容,是宽容不同意见,相同意见用不着宽容;真正的宽容,是宽容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意见,对的意见不用宽容。民主是服从多数,共和是保护少数,不管多数少数,不同意见都要保护,宽容应该成为国策。

虽然中国自古就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忠恕之道,终不过是一种理想。秦汉以后两千多年的专制制度、宗法关系、等级观念和愚民政策这四样东西,使中国人成为朝廷的“忠臣顺民”,家庭的“孝子贤孙”,成为宗法关系和等级结构中的分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每个人都要恪守自己的名分不得僭越,每个人都在权力、关系和利益的夹缝中求生存,不能有非分之想。群体文化,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人坏人都得斗争才能生存。中国人的斗争哲学,是有历史根源的,中国历史记载的大多是争权夺利和改朝换代的故事。

过去的中国,有强大自信的宽容,无为而治的汉,雍容大度的唐;也有失序无奈的宽容,百家争鸣的春秋,百花齐放的“五四”。但更多的是思想禁锢与政权焦虑,秦王的焚书坑儒,宋时的天理人欲,明朝的专制集权,清代的闭关和文字狱,导致中国的衰落和积贫积弱。宽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个弱项。

近代100多年极为残酷的民族压迫和阶级斗争,使人民对立、民族分裂,深陷政治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文化危机、民族危机。亡国灭种、生灵涂炭的危机使人扭曲极端。那是一个苦难深重的岁月,一个栽种仇恨的社会,一个扭曲变态的时代。那个时代的人讲宽容被看作迂腐和不合时宜。所以鲁迅说,“费尔泼赖”应该缓行。

民族斗争和暴力革命的惯性,皇权专制的回光返照,十年的阶级斗争为纲,终于酿出旷古未有的十年浩劫。“文革”残酷打击大批干部和知识分子,挑动人民互相恶斗,疯狂地毁灭文化遗产,把中国人变为封闭愚昧、麻木顺从的可悲的人,可悲的人没有资格讲宽容。

30多年改革开放,国门打开后的眼花缭乱,经济的野马脱缰,左右思想羁绊,各种利益纠结,让思想、文化、道德和价值混乱彷徨。在这个增长和巨变的新时代,最好和最坏的时代,假冒伪劣、坑蒙拐骗、道德沦丧与经济增长同行,兴奋、浮躁、迷惘、失落与时俱在,紧张急躁的人是不讲宽容的。

我想说的宽容,是中国人从总体上还不具备的宽容。美国作家房龙在他的名著《宽容》中曾引用《不列颠百科全书》关于宽容的定义:宽容即允许别人自由行动或判断;耐心而毫无偏见地容忍与自己的观点或公认的观点不一致的意见。

可以说,明清以来,中国人一直没有认识到宽容的意义和价值,也没有资格和条件讲究宽容。要从历史文化的思维和百年劫难的心理定势走出来,从极端回归到正常与平和要一个过程,要平静地思考中国的古往今来,要敞开胸怀容纳世界的文明。英国人在光荣革命中的妥协,美国人在南北战争后对敌人的宽容,蒋经国在他最后的岁月所做的明智的妥协,都换来了极为宝贵的历史进步;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和昂山素季在强权面前的宽容也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中世纪欧洲神权也有近千年的黑暗统治,但是基督教的宽容精神被文艺复兴、宗教改革所复活。人的地位重新确立,人生来平等,人拥有与生俱来的权利,不容侵犯、不容剥夺、不容莫名其妙地被代表。以人为本,对人的尊重,导致人的自尊,导致人的互相尊重,导致人的价值的彰显和实现,导致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人本精神推动宗教宽容走向思想宽容,政治宽容走向法律宽容,宽松的环境,宽容的胸怀,宽阔的视野,让创新创业的人梦想成真,让财富不断涌流,让他们的世界日新月异,让他们成为强势文明。我们自强、崛起、增强文化软实力,都应该从宽容开始,从尊重不同意见开始,从尊重人开始。

时代也需要我们宽容。人类已经走到一个市场、科技和民主体制最大限度地把人类联结在一起的时代,人类已经从上个世纪人与人的矛盾为主,转变到这个世纪的人与自然的矛盾为主。阶级、民族、国家、文明和地域之争,遇到了强大得多的必须共同面对的自然困境,宽容与妥协变成了共识,和平发展和合作已经成为世界的主流。作为新兴大国、文明古国,在世界上以什么形象和姿态出现?如果说粗话、打横炮受到追捧,激进和民粹成为时尚,受气包心态、小媳妇心理盛行,谈什么国家软实力?

宽容是针对情绪和方法而言,指的是一种心理状态,一种社会氛围,一种文化教养,一种新的文明,宽容是对历史形成的中国人扭曲和变态的纠正。在紧张的争论、斗争和革命中,在冲击反应的模式中,师夷长技以制夷,拿来主义,见招拆招,有啥学啥,疲于追赶和逞强,没能够从从容容地梳理文化、思考哲学、调整心态,没有办法真正懂得宽容的内涵。宽容意味着平等,不平等的人只有屈服或者怜悯;宽容意味着自由,戴着枷锁的人不会宽容,压迫别人的人也不自由;

宽容意味着尊重,尊重对方的权利,就是对别人的宽容。公平正义是宽容的理性基础,民主法治是宽容的制度体现。破除以权为本的专制思想、等级观念,人就宽容了。跳出关系网和小集团利益,人就宽容了;放松阶级斗争的弦,离开极左思维,人就宽容了。宽容意味着人格的成长与健全,自由发展的人才有可能宽容别人或接受别人的宽容。

宽容指的是一种社会主流品质,不排除个别和例外。宽容绝不是姑息贪污腐败,绝不是容忍过大的贫富差距,绝不是对压迫和黑暗的妥协,也不鼓励不负责任的言论。今天我们完全有理由、有条件、有可能讲宽容。宽容不会宽容丑恶,恰恰只会使人民觉悟,使思想解放,使正义有力量,使理性有需求,使讨论有余地,使新的制度设计有空间,使中国转型有宽松的环境,是中国走出专制与激进的轮回,走向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的宽阔大路。

如今中国在转型,要把宽容作为转型的重点内容。我们讲国情,往往只注意经济层面,实际上文化国情也很重要,几千年的专制主义,几千年的权力史观,形成了当今的权力价值观。权力的滥用,造成改革受损,人性扭曲,青年迷惘,人们忙于争权夺利。如何改变这种状况?让广大群众发言,让不同意见发声,让言论更加自由,让环境更加宽松。人民自己可以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在中华古老文明的基础上,有序、平稳地转变与转型,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这才是国家民族人民之幸。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cc
    2014年5月6日09:31 | #1

    我们得容许适度腐败 面对雾霾我们戴口罩 面对强拆我们默然接受zf开的条件 ……我们要宽容 呵呵

  2. 匿名
    2014年5月6日11:24 | #2

    呵呵 , 结果就是
    对领导要宽容 , 适度腐败
    对百姓要抓紧 , 加强维稳

  3. 黑京好洗肺
    2014年5月6日13:21 | #3

    对暴政的宽容,在当下仍然不合时宜。

  4. fish
    2014年5月6日15:37 | #4

    首先是共匪对国民不宽容,你叫国民怎么对政府宽容?

  5. 2014年5月6日18:47 | #5

    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刑拘 曾代理唐慧案任建宇案
    律师浦志强失联两天 家属: 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