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深入观察乌克兰东部反叛武装的多面性

乌克兰斯洛夫扬斯克——反叛武装的领导者在一家关张的杂货店门前,展开了一张地形图,此时一架乌克兰军方的直升机飞过了附近的一座山丘。乌克兰军队刚刚在距离此地1.5英里(约2.4公里)外的河边夺取了几个据点。这位指挥官认为乌军可能会前进。
过去参加过很多次战斗的经历,为他赋予了现在发号施令的权威。这位只愿意透露自己名叫尤里(Yuri)的指挥官,对一名前乌克兰伞兵说,“往下跑到桥那儿,安排好狙击手。”士兵听令后旋即跑开。
尤 里指挥着十二连,这个连队属于自称为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人民军(People’s Militia of the Donetsk People’s Republic)的武装组织。这支过去不为人知、时常戴着面具的反叛武装,从4月初开始夺取了乌克兰东部的多个政府大楼,直到周六还一直扣押着一批欧洲 的军事观察员。武装人员称这些人是北约(NATO)的间谍。
在身份可疑的准军事组织接管当地行政机关的行动中,尤里是公开露面的人之一。但即使他摘下了面具,其目的、动机和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无法确知,显示出了这场日益扩大的冲突仍然十分复杂。
尤里似乎55岁上下,他在很多方面都与乌克兰东部许多普通的同龄人相仿。作为一名老兵,他经历了苏联的解体,现在在斯洛夫扬斯克以南15英里外的德鲁日基夫卡拥有一家小型的建筑公司。
然而他反叛的姿态却有着深厚的根源:他也是一名前苏联特种部队指挥官,曾在阿富汗服役,这一背景使他既是货真价实的本地人,又能成为俄罗斯的得力干将。
这场战争中双方的说辞相互冲突,其中一直让人不解的一个谜团是这些武装人员的身份和隶属关系。在他们的推动下,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对抗进入了目前这个针锋相对的阶段。
莫斯科方面表示,他们都是乌克兰人,并不属于俄罗斯军队。而出现在克里米亚的绿衣人最后发现属于俄军。
西方官员和乌克兰政府则坚称,俄罗斯领导、组织和武装了这些作战人员。
更深入地了解十二连,就会发现上述两种描述都不能全面反映真实的情况。记者在超过一周的时间里,探访了十二连的检查点、采访了作战人员,也在周五观察了他们抵御前进的乌克兰军队的行动。
十二连的作战人员似乎是乌克兰人。但就像这一地区的很多人一样,他们与俄罗斯有深入的联系,而且关系亲密。他们是苏联、乌克兰或俄罗斯军队的退伍军人,一些人有家人在国境线另一侧的俄罗斯。他们的身份认同和政治效忠错综复杂。
让 局面更加复杂的问题是,尽管这些作战人员对乌克兰政府,以及支持乌政府的西方大国疑心重重,但是对于自己的最终目标,他们当中也存在分歧。他们争论应该让 乌克兰通过扩大联邦制来分散权力,还是应该让俄罗斯吞并这一地区;对于乌克兰首都基辅该由哪一边占领,他们有不同的看法;甚至乌克兰分裂后,东西之间的边 界该如何划定,他们也各有主张。
谈到被俄罗斯吞并的可能性,尤里含糊其辞,尽管在他指挥战士的那个门廊旁,俄罗斯的三色旗正在猎猎飘扬。
他说,他参加了4月7日夺取顿涅茨克的乌克兰情报机关大楼的行动,还领导了五天后夺取该市警察局大楼的行动。这两次行动帮助建立了反叛武装的据点,第二次袭击行动的视频和照片印证了他的说法。
在这一周时间里,乌克兰军队时而逼近。谈到基辅和西方国家的官员口中,他的队伍由俄罗斯军方情报部门领导的说法,尤里总会笑出声来。
他说,没有俄罗斯主脑。“我们这里没有莫斯科手下的人,”他说。“我有充足的经验。”
尤里和他的部下表示,他的作战经验包括上世纪80年代,在阿富汗坎大哈担任苏联军队的小分队指挥官。
他透露自己手下有119名战士。他们看起来年龄从20多岁一直到50多岁。这些战士全都表示曾在苏联或乌克兰的步兵、空降部队、特种部队或防空部队服役。
若干名作战人员摇着头否认了他们得到了俄罗斯、该国寡头或其他任何人资助的说法。
“这不是一份工作,”一名叫作德米特里(Dmitry)的战士说。“这是一种奉献。”
况且,他们表示,如果俄罗斯情报部门提供了帮助,就会拥有新武器,而不是检查点可以见到的那些,以及他们就寝的基地里放置的那些陈旧武器。在周五的战斗中,有两名作战人员拿着猎枪,战场上可以见到的最重型的武器是绝无仅有的一部榴弹发射器。
他 们的武器中,有许多与处在城外政府军据点的乌克兰士兵和内政部(Interior Ministry)特种部队的武器完全相同。这些武器包括9毫米马卡洛夫(Makarov)手枪、卡拉什尼科夫(Kalashnikov)突击步枪、若干 只德拉贡诺夫(Dragunov)狙击步枪、RPK轻机枪、便携式反坦克导弹,其中一些武器上有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的生产日期标识。
许多武器上有使用已久的迹象。其中一部RPG-7榴弹发射器看起来干净崭新,这些作战人员表示,他们花了2000美元的价格,从乌克兰士兵手中购得了这部发射器,以及12枚高爆榴弹。
武装人员表示,他们的武器来源有被攻占的警察局大楼、被俘获的一队乌克兰装甲车,还有一些武器来自腐败的乌克兰士兵。
十二连的武器与俄罗斯没有明确的联系,不过反叛武装对其资金和装备来源的描述无法核实。
武装人员称,他们与当地警方的关系大体良好,警察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阻止他们。许多警察仍然在反叛武装控制的区域进行巡逻,接受武装人员的权威,同时指挥交通或调查事故。
这些武装人员和他们的支持者试图把乌克兰带向何方,即使在这些戴面具者内部,都还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
在十二连里,一些人希望东部省份能够在一个实行联邦制的乌克兰建立自治区。另一些人则谈到,乌克兰应该一分为二,其中很大一部分并入俄罗斯。
面对乌克兰应不应该继续作为统一的国家的问题,苏联防空部队的老兵谢尔盖(Sergey)说,“当然了,为什么不呢?”
“不不不,”年轻一些的战士德米特里插嘴说。“能有什么样的统一的乌克兰呢?”
之后,另一名作战人员阿列克谢(Aleksey)附和了德米特里的说法。“乌克兰西部已经显露出了他们的嘴脸:纳粹分子、法西斯分子,”他说。“他们毁掉了列宁像,攻击我们的历史。要我们和他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简直是疯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5月7日19:39 | #1

    如果说乌克兰现在出现的反叛分子,可他们反对的是一个不合法的伪政府,所以皆不合法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