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纸媒必死

用近几年流行的“元年”一词来说,2014,无疑是中国纸媒的倒闭元年。曾经辉煌的 《新闻晚报》率先宣布在1月1日停刊;创刊于2004年的《竞报》宣布自4月25日起休刊。《天天新报》宣布于5月1日起休刊。无论用“停刊”还是“休刊”,人们都知道,上海、北京的这三家纸媒永无复刊之日了。

纸媒的倒闭潮已经开启。将有越来越多的纸媒加入倒闭行列。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自从互联网兴起的那一刻,人们就应该知道,报纸和杂志的死期临近了。美国的报纸杂志早就开始倒闭了。曾是美国最畅销杂志的《读者文摘》于2009年8月第一次申请破产保护,2013年再次申请破产保护。我们向其致敬的同时,准备为其下葬。

纸媒为什么而死?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吗?

很多人以为是介质的问题。纸质媒体需要印刷和递送,不仅需要耗费巨大的印刷和物流成本,还延误了时效,还不便于保存和查找。总之,尽是缺点。

如果仅仅是因为介质问题,那就好办了。几乎所有纸媒都开设了电子版。可惜,几乎所有纸媒的电子版都乏人问津。更可笑的是,有些媒体为了逼迫读者掏钱订阅,竟然让电子版延迟一到两天上版。

美国两家电子报纸倒闭,今后各国的电子报纸将陆续倒闭。因为,报纸的倒闭,根本原因,不是因为介质。换个电子马甲,照样死。

问题出在营运模式上。

我们来看中国纸媒的运行轨迹:当年是贩卖“表扬权”(中国特色,西方媒体是批评权)。后来进步为卖信息,以及二次营销,吸引订阅户的眼球,卖给广告客户。现在,表扬权成了笑话,自媒体自我赋予了批评权,信息传递被网络取代,《读者》等杂志的鸡汤功能被微信取代。

为什么电子报纸竞争不过自媒体?这是因为媒体与订阅户的关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以前要从媒体获得信息,后来发现网络信息免费、方便阅读、方便搜索历史记录;媒体迫切希望以专业服务吸引订阅户,可惜水平不如商业公司。现在客户甚至不需要搜索信息,只需提出需求,自然有专业公司上门服务。

“需求就是我的资本”,这是革命性的变化。

比如一些化肥农药公司在农村墙上刷广告,吸引农民购买;后来,农民可以从网上搜索对比;今后,农民只需上微博发布“我种了两亩韭菜”,第二天早上就会有公司回复:“我们给您列出了时间表格,以及每次药肥用量”。次年,农民无须发微博,已有公司主动推荐,并根据换种新菜否换服务内容。

又比如看电影。以前,你需要从晚报获得电影播放信息;后来从网上搜索。现在,经过你的允许,影院赶紧为您发布播放预告,每次根据你的喜好重点推荐。当然,电影院这个产业或许也被颠覆,已经不存在了,王健林已经破产了。

你刚进某饺子馆,手机立刻自动接入WIFE,收到信息:“您上次吃的三鲜,喝的紫菜汤。如果今天照旧,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付帐,然后坐到16号桌”。如果你允许餐馆将你的口味喜好分享给其他饭店,你还会得到打折优惠。

现在,我们到达某一酒店或写字楼,总会询问有没有WIFI,一旦能接入,会觉得赚了便宜,很高兴。用不了两年,将发生重大变化:你每到一处,会有多个免费WIFI眼巴巴盼望你、恳求你接入。因为,他们要利用你的接入进行下一步的数据营销。

渠道为王,信息互动,需求就是资本,这就是大数据时代的生存。在大数据时代,信息的主客体地位已被颠覆,从收费改为倒贴,恳求你接受我的信息传递;这导致媒体全行业彻底被颠覆。

对于纸媒,我们可以做一个看上去很残酷的结论,8个字:无法转型,只能转行。

很多传统媒体的人都心存幻想,提出了“用转型应对挑战”。而在这个空洞的“转型”一词后面,他们提不出任何有效的办法。实际上,形势已经非常明朗:纸媒死路一条,电视岌岌可危,广播因为汽车的使用而能够苟延残喘。

当传统媒体已经没有意义的时候,传统的新闻自由,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大数据时代,即便在缺乏新闻自由的国家,互联网这头野兽也已经突破封锁,给了人们自由表达的权利和工具。这种突破尚不全面,但趋势不可阻挡。任何试图将一个国家封锁为局域网的企图,将被证明是多么幼稚。

大数据时代的特点是:【消灭中介,个体至上】互联网和手机猛兽,践踏着一个个传统行业,死尸累累。曾经依靠信息来谋利的中介行业,在信息过剩时代最先覆灭,这只是开了一个头儿。许多产业都将被颠覆。今后,我们还将看到石油巨头、电力巨头、金融巨头的倒闭。政治人物的权威将越来越低,经济领域的巨型企业将瓦解。个体的地位越来越上升。大V需要讨好粉丝。

无情的互联网,不仅颠覆其他产业,对互联网内部,也不客气,网易、新浪、搜狐、百度这些互联网巨头会否倒闭呢?很有可能。

核心就是:网络让整个社会碎片化、个体化。

世界从平面化,走向了数字化,现在,走向了数据化。我们已经站在一场伟大的数据革命的起点。 数据革命带给人类的意义,就像当年的蒸汽机革命,当然,力度要比蒸汽机革命大得多。

20年后的世界如何,很难想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