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慑于王岐山铁腕 权贵抛资产断尾自保

中共反腐铁腕无远弗届,连前政治局常委也难以幸免。继周永康之子周滨被查之后,贺国强也因为其子敛财问题遭到王岐山当面问话。多维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此两案所造成的震慑效应悄然显现,与之前贪官恐慌性抛售地产相类,众多中共高层亲属日前也胆战心惊如履薄冰,纷纷抛售名下股票、债券、房产等资产以求自保。

根据多维新闻获得的信息,日前掀起的这轮资产狂抛热潮涉及的范围远较之前为甚,尤其是在金融、房产领域,长期凭借错综复杂的政治人脉充当政商掮客的高层亲随正在加速“腾清”名下各种资产,以防被中纪委盯上。由于形势在急速演变,如今估算具体涉及的人数以及资产总额极为困难。

此前,海外媒体屡屡曝光中共政治家族操控国家经济命脉,尽管此番判断不排除有有意抹黑进行政治攻击的可能。但不容忽视的是,至少当今中共高层的子弟的确多热衷于在商海打拼,利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政治便利“跑马圈地者”决不在少数。期间有人惯于通过极为隐蔽的手段进行暗相通款,“多种经营”,早已赚得盘满钵满。而且这一群体自恃在政商两届影响力庞大,一度在习李初掀反腐风暴中抱持侥幸心理或首鼠两端的观望态度,指望自己树大根深,难以撬动,更有甚者低估习王反腐决心,认为所谓“打老虎”“拍苍蝇”不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借以立威的秀演。

然而,时至如今,习李动作愈发凌厉刚猛。不仅前政治局常委都敢动,而且“动”的还不止一人,令不少人大为惊讶。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亲属所经营的地下金钱帝国早已为不少人所熟知,《纽约时报》曾在4月份称除房产和海外资产外至少敛财10亿元人民币,尤其是其子周滨被查牵连出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原四川文联主席郭永祥等多名高官“公子”。而多维新闻随后又接连刊发报道,前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之子王明亮以及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两名公子也难逃厄运,不但惊动王岐山亲自下令彻查,而且甚至直接找到贺国强本人头上,促令其自子“吐出”非法所得。植根中共政坛多年,政商利益树大根深的高层亲属也在劫难逃,其他高官亲属更不在话下。类似的动作在他们圈子里产生的威慑力不言而喻,心存侥幸无异于以身试法已在不少人中形成共识,促使他们不得不主动“甩干净”,不惜断尾求生。

其实,早在去年年初,习近平、王岐山接手中共权柄不过3个月时,当时掀起的反腐风暴便迫使当时众多贪腐官员狂抛房产。但彼时多限于“苍蝇”层次,且有不少兑现资产外逃者令高层万分震怒。中纪委当时的通报称,2012年11月份以来,中国45个大中城市出现豪宅抛售潮,抛售住宅业主中60%持匿名、假名或以公司挂名。12月以来,抛售豪华住宅、别墅等情况继续扩大,更改物业业主情况数以百倍上升,状况空前,且部份业主为国家公职人员和国有企业高层。其中官员抛售豪宅情况最严重的11个城市中,广州和上海分别以4,880套和4,755套领先,居末位的福州和济南也有1,240套和1,210套。9个省、直辖市的官员及家属提取外币情况严重,其中广东最高,近18亿美元,最低的也有近4亿美元。

这在当时被认为只是冰山一角,受更大特权利益保护的地下暗流更为强大惊人。当时,相继曝光的广东“房叔”、河南“房妹”、神木“房姐”等事件令中共意识到官员们坐拥数十甚至上百套房产并不是个别现象,官员们用双身份、双户口来隐匿财产的也不会只有一两例。

腐败动摇国本,诸如官员亲属恃权敛财之类灰色地带中的腐败更为潜移默化地激化权贵阶层与民间的对立情绪。王岐山号称“打老虎”“拍苍蝇”巨细靡遗,触角所及无远弗届。有人将王岐山之所以敢于向腐败宣战归因于其本人“屁股干净”,无儿无女无后顾之忧,加之秉持习近平旨意,才敢于手握尚方宝剑“大开杀戒”,震怖朝臣及其亲随权贵。然而,从任期看,历史留给王岐山的时间只剩下3年多,如周永康之类的大老虎固然耗费心力,但遏制腐败蔓延、稳控局势更为任重道远。所以,在强化中纪委职权之外,中共启动官员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抽查,全国住房信息联网亦有推动……在可预见的未来,但凡中共反腐力度不减,为避免运动式反腐的“回潮”效应,预防反击腐败的网络会愈织愈密,权贵家族式的以权谋的生存空间将更为局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