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立明:南非“低人权优势”之后的发展

中国学者秦晖引述了一位20年间多次到过南非的菲律宾籍活动家的话:“1990年的南非大城市很像今天的北京,而今天的南非大城市却很像马尼拉了!”这几年间,南非到底发生了什么?

早在90年代之前,南非已经是非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秦晖指出,南非是个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有“非洲工厂”之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到90年代期间,南非创造过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1991年南非人均收入甚至可以与匈牙利媲美。但是,进入曼德拉时代之后,南非就接连遭遇经济问题。是曼德拉的经济政策不对头?并非如此。

有学者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低人权优势”。所谓低人权优势,就是广大劳动力在议价领域权利的丧失,同时出现劳动力供给过剩,工人缺少议价空间,只能是接受工厂给予的单方面工资。除了制造业,还有很多低端产业,都建立在对劳动者的任意盘剥上。当种族隔离尚未打破之前,南非的经济奇迹建立在对黑人的无尽劳役之上。由于“低人权优势”南非国家可以随意圈占黑人的土地,损害黑人的利益,这是绝大多数民主国家做不到的。这就是所谓的“不平等带来的动力”。因此南非得以大量占地修建基础设施。因此,1990年南非的大城市是看上去非常光鲜,这是“低人权”带来的红利。

但是,随着曼德拉的横空出世,敲响了南非的种族平等之路,这种廉价的劳动力将不再存在,“低人权优势”走到了尽头。他在1990年刚出狱不久就展开了这篇著名的演讲:“大多数南非人,无论黑人还是白人,都已认识到种族隔离制度绝无前途。为了确保和平与安全,我们必须依靠自己声势浩大的决定性行动,来结束这种制度。”然后,在一阵激流猛进中,南非不断狂奔,种族平等已经实现,曼德拉承诺的富饶自由的新南非似乎近在眼前。

但是,南非突然发现自己进入了经济徘徊不前的状态,大城市终于从干净清爽的北京变成了破旧而脏乱的马尼拉。大部分南非人依然极度贫穷,并未比种族隔离时期富裕多少;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的提升,被日益严重的社会不安全感、暴力和犯罪抵销;原来最富有的阶层仅仅是白人,但今天一部分黑人也加入了这个行列。总体地说,贫富差距依然十分严重。2013年南非GDP增长仅为1.9%,甚至低于2011年的3.6%与2012年的2.5%,更远低于计划中的5%。更痛苦的是,尼日利亚国家统计局4月6日宣布,该国2013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了5000亿美元,一举超越近年来饱受罢工和经济缓慢增长影响的南非,成为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作为非洲当仁不让的“老大”,南非第一次失去榜首位置。

如今,不能怪罪曼德拉终结了南非的经济增长之路,他将自由和平等的火种带到了南非。但是,劳动成本的上升,让“非洲工厂”陷入劳动力短缺的困境。昔日红火的制造业因此而一蹶不振。南非没有解决好的问题是,“低人权优势”丧失之后,这个国家应当如何保持它的竞争力。如今,南非2014年大选迫在眉睫。或者是现总统祖马成功连任,也或者是他的挑战者获得机会。这个国家将选择怎样的道路,值得关注。总之,在打破种族隔离20周年之际,在这个后曼德拉时代,南非一定有所改变。

这个问题抛给中国,同样值得思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5年1月7日02:46 | #1

    胡说八道,黑人掌权之后,把南非变成了第二个津巴布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