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所有问题都在于有没有一张地契

在一些描写中共暴力土改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往往有一个经典镜头,就是焚烧地契,瓜分家产。将近一个世纪过去,我们再来回首往事,就会发现今日中国社会诸般罪恶之源头其实就孕育于暴力土改中。比如抢掠民产、暴力拆迁、毁灭环境、资源,就直接继承了焚烧地契、瓜分家产,在这里我只谈谈焚烧地契。

焚烧地契意味着把属于富裕农民拥有的土地产权彻底摧毁,连一点点痕迹都不许留下。所幸的是,当时中共还没有夺取全国政权,暴力抢劫的土地只有分给无地农民,好叫农民为他们打仗。农民分得土地,中共割据政权还要发给新的地契,事实上还是承认了土地私有。如果事情到此为止,过程尽管血腥,但私有制度尚未彻底摧毁,还有救。

但是,当中共一旦夺得全国政权,就以合作化、公社化的名义,把分给贫农的土地收归国有。虽然没有再来一次焚烧地契,虽然口里还承认土地属于国家和集体共有,但从法律意义上地契还是再次被焚毁了。农民失去了土地所有权,导致了中国社会的整体性停滞和种种灾难,其中包括活活饿死几千万人。

所以,在毛泽东去世之后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对土地所有制进行了局部改革。这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有一定的合理性,它刻意回避了一个理论禁区:公有制神圣不可侵犯,而试图采取迂回战术,从分割“子权利”(经营权)入手,对“母权利”(公有制)进行蚕食。这种把完整产权分割开来,依旧维持所有权公有,而经营使用权私有化的“两权分离”制度违反了一个经济学常识:经营权仅仅是所有权之一部分(所有权应包括使用权、租赁权、以及由买卖、抵押、赠与、继承构成的让渡权等全部权利),仅仅是一个“子权利”,并非一个可以与“母权利”相分割的独立的权利。任何分割都意味着对“母权利”的侵犯。

由于违犯了基本经济规律,这个看起来可行的策略,造成了所有权“模糊化”或“虚化”、“无主化”状态,最终导致了对土地、森林、工厂、矿山等基本资产的巨大破坏。尤其出人预料的是:原来属于全体人民的国有资产没有回到人民手中,却无法阻挡地流入了权势者之私囊。

台湾同样实行了土改,但第一不是血腥残暴,第二有一张地契。这张地契保证了土地仍旧私有,以及产权的完整不可分割。

中国所谓三十年“改革开放”,其核心就是产权和使用权“两权分割”和由此而带来的产权模糊化、无主化。统治集团凭藉本能迅速发现了产权“无主化”、“模糊化”的“优点”,就是“无主”的财产比“有主”(无论是国有或私有)更便于掠夺。暴力拆迁是一种不需解释的明目张胆的抢劫,环境污染也没绕多大的一个弯:现代科技已经生产出种种污水净化设备,但企业主不愿增加成本,使污水处理设备保持运转,他们收买政府官员甚至环保官员,把成本转嫁到民众头上。所谓环境污染,就是这种成本的转嫁。环境是可以货币化的,污染环境就是抢劫。他们不仅抢劫了环境货币,而且留下巨大的遗祸子孙的灾难,如水污染、土地污染、空气污染以及种种环境灾难所带来的疾病、贫困以致死亡。

如果产权清晰,手上有一张地契,这块土地是我的,这座森林是我的,这条小河是我们社区的,那么,土地森林河流的主人们就有抗拒污染和掠夺的巨大动力和可能,整个国家也就不会变成五毒俱全的上帝的弃地。

所有问题都在于有没有这一张地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7日11:05 | #1

    共产主义乃起源于西方之毒 ,
    乘我中原遭外患 , 窃国也 , 殖民之
    此后食毒六十余载,
    我中国已病入膏盲 ,

  2. fish
    2014年5月7日13:33 | #2

    “如果产权清晰,手上有一张地契,这块土地是我的,这座森林是我的,这条小河是我们社区的,那么,土地森林河流的主人们就有抗拒污染和掠夺的巨大动力和可能,整个国家也就不会变成五毒俱全的上帝的弃地。
    所有问题都在于有没有这一张地契。”
    唉,说得中肯啊。共匪不亡,普通中国人休想过上好日子

  3. 匿名
    2014年5月7日13:48 | #3

    也别把中国腐儒和地主看得太高,宋明两次工业化的机会都被浪费,造成民族蛮化,事实证明儒学指导下的中国地主极其保守落后。

    晚明东林党人的思想开放很有资产阶级启蒙的味道,不亚于今天公知们的新思维,只是有一个致命伤:不愿意承担公共责任,逃皇帝税也就罢了,还不愿意培养自己子弟当兵为将,只把财富挥霍在淫逸享乐,指望皇帝和北方穷鬼们为自己挡风遮雨,结果呢?

    人家也不是傻子,皇帝甩手不干了,北方军人投靠鞑子了,竞争不过你,直接杀光抢过来就是了。

    老毛有句话说的是对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从娘胎里出来就是软弱的,看看人家西方同辈,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刀枪,一边赚钱,一边杀戮,一边传播思想。

    对比之下,躺在女人堆里,腐败不堪,鄙视军人的中国富商们凭啥主导国家而不担公责?

    有一日中国精英不能担起责任庇护普罗大众,有一日共产党和专制政府就是中国草根的必需品。

  4. CC
    2014年5月7日15:25 | #4

    五毛最大的本事就是你说东,它说西,你论南,它撤北。
    等一日他牵着你转了,呵呵, 哈哈,哈哈~ 哈哈。

  5. Mobile Guest
    2014年5月7日07:56 | #5

    说的对,八国联军会再来

  6. 2014年5月7日17:27 | #6

    关键就两点:产权、私有制。

  7. 2014年5月7日21:26 | #7

    你所谓的”地契”是可以随时作废的,你连为自己申护的机会也没有,因为你没有“言论自由”那你什么也不是了,懂吧!

    又发明了个“所有问题都在于有没有一张地契”理论,可笑!

    没有“言论自由”,你能正明自己还是“人”吗? 那也就奢谈“人权”了。

  8. 匿名
    2014年5月7日21:39 | #8

    CC :
    五毛最大的本事就是你说东,它说西,你论南,它撤北。
    等一日他牵着你转了,呵呵, 哈哈,哈哈~ 哈哈。

    你全家都五毛,有本事就学德州牛仔,人家不需要政府照样获得滋润,你这样的没政府保护,分分钟被绿教爆菊,中国精英无法团结自强,散沙一片被蛮族屠了两次,难道还要第三次?
    要是东林党有德州牛仔红脖子那么牛逼,怎么也轮不到共匪上台!

  9. fish
    2014年5月7日21:46 | #9

    @匿名 我同意cc的评论,这位“匿名”真是理屈词穷了,五毛最大的本事其实是倒打一耙,“你这样的没政府保护”立马显示此人是五毛党或“自干五“之类。

  10. fish
    2014年5月7日21:49 | #10

    @fish
    五毛党一说话,就情不自禁的露出他的”猴子屁股“。五毛党真乃中国特色也。

  11. 匿名
    2014年5月7日22:13 | #11

    脑子都被洗白了还喜欢翻墙,都不知道这种人是什么心理

  12. 匿名
    2014年5月7日23:53 | #12

    呵呵,你们这些人晚生了几十年,要是生在战争年代,死在大街上也不稀奇,还谈什么五毛不五毛。

    自强者才有资格谈无政府,否则就等着被人当韭菜割吧,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专制政府吃人,会吃人的东西多了,
    可惜以你们的脑容量是怎么都想不明白的。

    多看中外历史,多出国见识,别天天当键盘党,翻个墙了解点新名词就以为多了不起,有本事就肉身翻,
    亲身体验各国实况。

    就你们这点本事,叫翻天都起不了屁大点浪头,还BB个屁啊,看看那些富人吧,有几个像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者一样,
    胸怀大志行动谨慎,天天想着苦练本事、争取民众,利用自身财力人力等待时机从贵族手里夺权的,还不都老一套,有利冲在前面,有险抓紧逃跑。

    这样软弱涣散的精英,能指望上?至于你们这些草根,既无见识,也无力量,就算时机来临,都抓不住,无组织无纪律,早晚当炮灰的料。就算能从草根逆袭,最后还不是要走回土共的老路。

  13. 匿名
    2014年5月8日01:21 | #13

    匿名 :
    呵呵,你们这些人晚生了几十年,要是生在战争年代,死在大街上也不稀奇,还谈什么五毛不五毛。
    自强者才有资格谈无政府,否则就等着被人当韭菜割吧,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专制政府吃人,会吃人的东西多了,
    可惜以你们的脑容量是怎么都想不明白的。
    多看中外历史,多出国见识,别天天当键盘党,翻个墙了解点新名词就以为多了不起,有本事就肉身翻,
    亲身体验各国实况。
    就你们这点本事,叫翻天都起不了屁大点浪头,还BB个屁啊,看看那些富人吧,有几个像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者一样,
    胸怀大志行动谨慎,天天想着苦练本事、争取民众,利用自身财力人力等待时机从贵族手里夺权的,还不都老一套,有利冲在前面,有险抓紧逃跑。
    这样软弱涣散的精英,能指望上?至于你们这些草根,既无见识,也无力量,就算时机来临,都抓不住,无组织无纪律,早晚当炮灰的料。就算能从草根逆袭,最后还不是要走回土共的老路。

    五毛真的收入是五毛吗? 写这么多,一定不止五毛钱才是
    满脑袋的阶级压迫理论,批判这个,批判那个,目的很简单就是说现在最好,风景这边独好。 不过五毛的主子们为什么都跑不到帝国主义怀抱了?
    五毛上来就是故作而言他,反正就是不正面回答问题,上来就混淆问题。

  14. CC
    2014年5月9日09:48 | #14

    既然大家喜欢不谈作者文章观点就事论事,那我也跟你们转圈玩,练一练看看自己能绕几圈不晕。

    我到也不觉得那位发一大段话的匿名人士一定是五毛,看其语句满腹牢骚的都是别人如何如何无实际行动,相反这位可能还是个愤青。 我是觉得这种人挺可恨的哈,别人辛苦言论他搅局,别人流血牺牲他自然就踩着尸体过去咯,却不是采取一种积极参与共同合作的心态,这种参与哪怕是一句公正的评语也行,而是一副全然的自私与完全的不信任,可恨可恨,恨其不知时局、不懂何为公民共同参与,恨其自私自利。

  15. 匿名
    2014年5月9日11:15 | #15

    呵呵,说多了可能你们看不懂,那就记住一句:中国左派和穷人是有战斗力的,中国右派和富人是嘴炮怕死鬼。

    如果还不懂,那就去查查明末东林党的历史,和英国二战的历史,人家贵族为什么能至今存在,那是因为他们自己
    保卫自己,而不是指望穷人保卫自己——英国贵族在二战中的参军率和阵亡率,远远高于平民。

    同样,美国的历史上,庄园主、精英主动提着脑袋参军捍卫自己的利益。中国呢?“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就是当了兵,也是怕死鬼、腐败官,最后和穷人军队打战时,一败涂地。

    民主自由从哪里来?从武力相当的精英联合体中来,一群孱弱的精英、投机的富商,空口白话想要民主自由,却不愿意流血牺牲,简直百日做梦!掌握最多社会资源的精英不行动,无财无势的中产和工薪阶层,就算豁出去又能掀起多大浪花?

    只要一天中国精英对财富地位的重视,超过对自强自由的重视,这个国家就只能是这个鸟样,如果政府压制不住精英们对民主自由的渴望,那不是美好的象征,而是社会崩溃的开始。原因就是,这个国家的精英只想用民主自由为自己谋利、摆脱强势政府和官员以公共利益从自己头上收刮(当然一边为公,一边肥私是必然的了),精英们不想承担任何公共责任与成本,要么轻徭薄赋全民Happy被外敌吞掉,要么往最弱势的群体身上抽血,在内部崩溃中轮回。

    欧美的民主自由是海盗战士的专利,不是中国农夫酸儒们可以效仿的,吊诡的是,美国保守派们也令人失望地开始堕落,往中国酸儒们那个层次堕落,果然安逸最能腐蚀人心。

    我给你们的建议是:移民到欧美人口密度低的地区,看看人家是怎么生活的,海盗和战士的后代 与 农夫和酸儒的后代,精神气质上是完全不同的。

  16. 匿名
    2014年5月9日11:21 | #16

    说得更直接点,中国式精英主义,只强调文质彬彬、强调读书踩着人头往上爬,西方式精英主义,要求文武兼备,而且对武的方面,比对文的方面更重视。

    懂的人可以查查美国和欧洲各大军工联合体,都是什么人在控制。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