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某些阶层对财富的掠夺已经到无耻的程度

某些阶层对财富的掠夺已经到无耻的程度。

最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经济学家王小鲁发布最新研究成果,警示中国贫富差距大到令人难以置信。2008年官方统计数据未能统计进去的居民收入大约相当于GDP的30%,将近三分之二的未申报收入进入了10%最富人群的腰包,国内“灰色收入”可能高达9.3万亿元人民币。

贫富差距表现在市场上,是投资者主导了房地产价格,奢侈品消费超前同。相对于大众汽车、百事可乐等平民品牌,中国消费分别占其销售额的3%和5%,而对于历峰集团与斯沃琪集团两家奢侈品零售商而言,中国消费分别为其销售额贡献了20%与28%。各地的奢侈品消费店十分红火,高端消费与商业企业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我国最大的两条创富渠道,一曰房地产,二曰证券市场。两大被剥夺阶层,一是农民二是普通职工。

早期农民承担了农用地与商用地之间的大部分折价,据估算在20万亿到30万亿之间。广为流传的1457宗闲置地名单,显示某些房地产寄生虫仅仅通过低价囤地就获得了几十倍的收益,成为亿万富翁。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地方政府并未对处理闲置地作出回应,各地的新城市建设运动如火如荼。

对普通职工的掠夺主要体现在证券化的过程中,上市前夕职工股被清退,高管、权贵、创投堂而皇之享受高额的证券市场溢价。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市场上市公司中,发生职工股被清理的公司多达12家,涉及人员达2.3万名。如果以这些公司上市首日的收盘价计算,意味着有313亿元财富从职工手中流向了公司高管、创投等各类投资机构。

搞笑的是,清理职工股的理由恰恰是为了公平。2006年初新颁布的《证券法》和《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即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股东需少于200人,以防止PE腐败。2000年中国证监会针对职工持股会持股问题出具“复函”,认为职工持股会不具备法人资格,不应成为上市公司股东;而工会成为股东和工会的宗旨相违背,因此停止审批职工持股会及工会作为发起人或股东的公司的发行申请。

在清理职工股行动中,许多莫名其妙的人进入拟上市公司,成为摘桃一族,包括余秋雨在内的人就是通过职工股清理行动获得了股份。如果说当初清理职工股是因为相关部分考虑不周,那么在清理职工股过程中,出现明显的掠财行为,PE式腐败并没有随着职工股的退出而消失,反而在创业板推出过程中愈演愈烈,这本应成为反思清理行动的契机,但有关部门却沉默了,似乎在暗示清理职工股的初衷十分复杂。

于是,我们看到少数人在规则的庇护下心安理得地获得高额收益。当然,国企作为全民资产,增值溢价本应由全民分享,纯粹由本公司职工分享并不公平,而监管层的做法是加剧不公平,让高官与高管代表全体资产所有者获得收益。

拟上市公司在200人以上就会诱发腐败,200人以下就品行高洁,笔者愚钝,怎么也想不通这种兜圈子逻辑。

贫富差距严重的社会亟需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鼓励财富流到诚实创富者手中,流到实体经济业者手中。但是我国的激励措施刚好相反,对民营实体企业课以重税,对资本利得却迟迟建立不起有效的税收体制,面对灰色收入一筹莫展。

前两天在某电视节目的录制现场见到王小鲁先生,提及税收该征的必须征,该减的必须减,对实体经济必须以减税为主,对资本利得以征税为主。现实是逆激励:从去年开始针对实体经济的税收风暴尚未过去,使转型期的中国企业雪上加霜,对于灰色收入事实上的零税收把个税负担尽归于普通公务员、工薪阶层。

与实体企业形成鲜明对比,获得高额收益的房地产投资者不必为资本利得支付过多的费用,针对“小非”的资本利得较迟推出,而房地产资本利得税被拥有数套房、标榜为民代言者斥为害民之举。

貌似为民立言的伪民粹,危害了中国的实体企业、劳工阶层与创新企业,依靠各种资源致富者多数把国籍转到海外,在中国裸官或者裸商,过起了逍遥的“两岸生涯”。

某些政府部门的逆激励,究竟是因为不明所以,还是因为从土地与证券市场获得了最多的收益?

最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经济学家王小鲁发布最新研究成果,警示中国贫富差距大到令人难以置信。2008年官方统计数据未能统计进去的居民收入相当于GDP的30%,将近三分之二的未申报收入进入了10%最富人群的腰包,国内“灰色收入”高达9.3万亿元人民币。

贫富差距表现在市场上,是投资者主导了房地产价格,奢侈品消费超前。相对于大众汽车、百事可 乐等平民品牌,中国消费分别占其销售额的3%和5%,而对于历峰集团与斯沃琪集团两家奢侈品零售商而言,中国消费分别为其销售额贡献了20%与28%。各 地的奢侈品消费店十分红火,高端消费与商业企业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中国最大的两条创富渠道,一曰房地产,二曰证券市场。两大被剥夺阶层,一是农民二是普通职 工。早期农民承担了农用地与商用地之间的大部分折价,据估算在20万亿到30万亿之间。广为流传的1457宗闲置地名单,显示某些房地产寄生虫仅仅通过低 价囤地就获得了几十倍的收益,成为亿万富翁。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地方政府并未对处理闲置地作出回应,各地的新城市建设运动如火如荼。对普通职工的掠夺主要 体现在证券化的过程中,上市前夕职工股被清退,高管、权贵、创投堂而皇之享受高额的证券市场溢价。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市场上市公司中,发生职工股被清理的公司多达12家,涉及人员达2.3万名。如果以这些公司上市首日的收盘价计算,意味着有313亿元财富从职工手中流向了公司高管、创投等各类投资机构。

搞笑的是,清理职工股的理由居然是为了公平。2006年初新颁布的《证券法》和《公司法》的 有关规定,即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股东需少于200 人,以防止PE腐败。2000年中国证监会针对职工持股会持股问题出具“复函”,认为职工持股会不具备法人资格,不应成为上市公司股东;而工会成为股东和 工会的宗旨相违背,因此停止审批职工持股及工会作为发起人或股东的公司的发行申请。而在清理职工股行动中,许多莫名其妙的人进入拟上市公司,成为摘桃一 族,包括余秋雨在内的人就是通过职工股清理行动获得了股份。

如果说当初清理职工股是因为相关部分考虑不周,那么在清理职工股过程中,出现明显的掠财行为,PE式腐败并没有随着职工股的退出而消失,反而在创业板推出过程中愈演愈烈,这本应成为反思清理行动的契机,但有关部门却沉默了。

于是,人们看到少数人在规则的庇护下心安理得地获得高额收益。国企作为全民资产,增值溢价本应由全民分享,纯粹由本公司职工分享也并不公平,但监管层的做法,却是加剧这种不公平,让高官与高管代表全体资产所有者获得收益。

拟上市公司在200人以上就会诱发腐败,200人以下就品行高洁;这种荒唐逻辑,只有“中国 特色”社会主义,才能产生。贫富差距严重的社会亟需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鼓励财富流到诚实创富者手中,流到实体经济业者手中。但中国的激励措施刚好相反, 对民营实体企业课以重税,对资本利得却迟迟建立不起有效的税收体制,面对灰色收入一筹莫展。

事实上,这种“中国特色”的荒唐,主导了整个中国所有经济领域。2010年7月4日,新华社 表长篇报道《复杂之年看大势》,总结出中国经济面临的6大“两难”问题:一、人民币升值若过快会面临出口恶化,就业困难,不升值又会面临巨大的国际压力; 二、既要增强出口对经济的拉动,也不能再走过去一味扩大出口的老路;三、要提高劳动者收入,但相应的企业成本也会增加;四、房地产调控不可半途而废,但房 地产的大萎缩也对经济不利;五、节能减排要上调资源价格,但当前物价需要控制;六、宏观政策退得过早有二次探底的风险,退得太晚又会加大通胀压力。这6大 “两难”,成为中国的荒唐特色。

中国人民币要升值,表明看去似乎是“国际压力”,中国看西方的脸色,其实是不想落实科学发展 观,走内需为主的资源能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的新型工业化道路遮羞布。因为即使人民币升值导致出口生产法GDP的减少,但也不必然导致就业困难;目前中国内需 只占GDP的35%,可见内需潜力巨大。若迅速扩大内需,增加就业,就能抵抗人民币升值。只是当权者为了虚高的GDP,要舍近求远,去争夺别人的市场,乃 至中国的一个集装箱都没有人家的的一个手提箱利润高。虚伪的GDP疯长,拼的是资源能源和环境消耗,靠断子绝孙的出口维持目下的表明繁荣。如果中国以内需 为主,只买技术,少卖资源和能源,减少出口泡沫GDP,中国就不存在所谓的“国际压力”,相反还能赢得国际的尊重。

既然还是要依赖出口,那么“不能再走过去一味扩大出口的老路”就成为荒唐的笑料。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不变,“增强出口对经济的拉动”,其优势还只能是“100-99=1”的老路。

提高劳动者收入与相应的企业成本也会增加并不构成两难,相反还是双赢。欧美、日本就是从技术 进步中要效益,降低资源能源消耗,大幅度降低成本,提高利润率的。而中国则靠靠压缩劳动者的工资、掠夺子孙后代的资源、造就环境污染等血腥野蛮的手段维持 经济增长的。只要放弃这种增长模式,创新科技,增加劳动者的工资以提振内需,建立以内需为主的国民经济体系,企业与劳动者就能两赢。

屡战屡败、扬汤止沸、越调越高的楼市调控,房地产泡沫的维持和加大不仅对经济不利,“与泡沫共舞”的结局是整个社会的崩溃。但中国经济,实质上已被房地产开发商牢牢绑架,当局却不敢承认。

节能减排并不只靠上调资源价格,上调资源价格只能是一种辅助的手段。不落切实转变经济发展方 式,节约资源能源,保护环境,降低碳排放,而妄想以价格手段限制既得利益集团对能源的掠夺和浪费,无异与虎谋皮。既得利益集团并不差钱,不怕涨价。正确的 做法只能是对“三高一低”产业进行坚决的淘汰,而不管它有多少钱。即使再高的价格也不能卖资源,要以技术进步推动经济发展,降低碳排放,保护环境。

所谓第六个两难,更是暴露了中国经济所谓“一枝独秀”的老底:大手笔的经济刺激计划也不能形成中国经济自身的造血功能,一天不输血就会立即昏迷;中国GDP与国民经济实际增长量没有关系。一味地印刷人民币必将导致人民币大幅贬值,危及国家安全!

因此,中国经济的六个“两难”,其实质只有一个“两难”:既要维护群众利益又要战胜既得利益 集团。而既得利益集团之所以能战胜执政党和国家的意志,其根源在于“决策层”急功近利,追求表面文章,缺乏解决既得利益集团问题的决心与魄力。前怕狼后怕 虎,左右为难,说到底就是正确的原则和方向,因此就难以产生和把握正确的政策。关键是执政理念,是为了利益集团还是为了广大的人民群众。

中国50%的实力掌握在靠腐败和掠夺发家的不足1%人口的既得利益集团手中,难怪美国要在中 国门口军演,中国只能口头“非常反对”,甚至现在反对的口号也没有了。面对资源能源的枯竭,环境的恶化,既得利益集团可以叛国移民。有些既得利益者却还为 了最后的劫掠,蛊惑“保家卫国”,试图将13亿中国“草民”推向战争。其实,他们早就将家国糟蹋的完全不成模样了。

而不少人在愚民教育的洗脑下,已经不会思维,只会以既得利益者的思维为思维。

好在中国还有一部分天良未泯的学者,能用研究报告向中国人民、也向全世界说名真相。比如中国家庭的隐性收入高达近10万亿,隐性收入几乎占GDP30%。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中国经济学家史剑道指出,每一个经济体都有隐性收入,隐性收入本身不是坏 事,重要的是哪些人获得了隐性收入,隐性收入从哪里来,隐性收入在GDP中所占的比例。史剑道说,“如果一个经济只能让一小部分人有机会参与,一小部分人 从中获得更大的利润,这就产生了不公平以及收入的差距。收入差距是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挑战之一。隐性收入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只是一些人能够有这样的收 入,这就是不稳定的根源。”史剑道说,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减少权力的干预。

中国的隐性收入,集中体现了有权人的腐败,是极权贪财,是中国统治的特色,越是高官隐性贪腐越严重,越恶劣。这正是国家腐败的象征,它的根源来自体制,来自畸形社会制度和极权统治。

所谓“两难”,是人民利益和权贵阶级利益冲突面前,如何选择的难,是屁股坐在谁大腿上的问题。中国其实早就自己能满足自己国民的需求,而且能过得很好,但是利益集团剥夺了这一切,疯狂地聚敛财富。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企图让更多的国民对一些表面化的假象,而进行自我意淫和幻想,以此来延续他们的既得利益。于是他们不遗余力地去制造各类热点事件来转移人们的视线。

他们制造的各类热点事件包括,有所谓打黑、反腐、扫黄、除恶热点,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争吵热 点,疆独藏独热点事件与美国野心狼对中国进行各类欺凌热点,反对郭德纲的“三俗”以及一些突发热点事件等等,这些热点闹剧事件,左一件,右一件,左一篇, 右一篇,可谓铺天盖地没玩没了,驾轻就熟地控制公众的心理和情绪,人们永远会被牵着鼻子走。

不过,老百姓自我意淫或被忽悠的越多,看不清全面局势,就会死的越惨。

权贵阶层对财富的掠夺已到了无耻程度,对老百姓的思想控制已到了密封程度。

对于老百姓来说,少意淫,少幻想,早觉醒,就是对国家、对民族和对自己最大的进步和帮助,这就是目前最好的自强、自救方式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