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杰:“封存”——官场与民间的舆论割裂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生视察海南期间,来到一个便利店。在3分钟时间里,和服务员多次握手,购买了一盒椰子脆片,一盒椰奶酥卷,一共19元。

这本来是一次挺好的亲民秀,但是,宣传系统的干部,4月14日的《海南特区报》,活生生把它搞砸了。

为什么呢?这份报纸,以及它背后的海南省委,试图使用官场内部话语体系去攻克民间的舆论场。

这份报纸报道说:“总理购买海南特产的两张10元纸币,已经被保存下来留做纪念。”

将总理用过两张10元纸币永久保存,在官场体系中,是下级领会、执行上级指示和思想最极端的表现——这两张纸币将永远提示我们这些手下要时刻谨记群众路线。

但是,在大众看来,这个信息的传播却往往被解读为——党的领导人很少亲自用钱,以至于偶尔亲自用两张钱还要永久保存起来,这说明领导耍特权脱离群众。

如果说,这个消息放在内参、汇报中,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海南省偏偏把它放在报纸上,放到网络上,向大众广为传播。

是宣传干部们已经计拙到了如此地步,还是思想战线“斗争手段”路径依赖,或者,这才是首长们与群众的一致的最爱?

这需要鹿鸣君来考证一下。

这份报纸几个整版,用的是这样的标题:《我们最幸运,旅游时能遇见总理》《我们最幸福,与总理握了两次手》《万万没想到,总理来我家做客了》。

我们选择其中的一篇《海口港员工张陈慧会议幸福瞬间:总理问我工资有多少》,看看不同的舆论场对它会产生什么理解:

“当李克强总理与张陈慧握手时,张陈慧激动地说:‘总理,这是我第二次和您握手,上一次是在党的十八大闭幕合影时。没想到今天有幸在海口与您第二次见面握手,太高兴了!’总理对张陈慧亲切地说:‘码头工人当十八大代表很光荣!’”

——【海南的干部大概以为:这个细节说明十八大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影响至今】
——【在另一个舆论场中却往往是这样的:在党代表会议上,都是党代表,互相握个手被这份报纸描写得比中五百万还高兴,这篇报道是不是在讽刺党章中“党内人人平等”的规定是虚假的?这不是对李克强同志平等对待同志作风赤裸裸的否定吗? 】

“总理询问张陈慧是哪里人?什么学校毕业?张陈慧是告诉总理:‘我是海南人,1994年从天津科技大学毕业后,回来海南工作,一直在海口港上班。’总理幽默地说:‘你从海南去北方读书,又回海南工作,你是‘南征北战’啊……”这番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海南的干部大概以为:这充分展现了总理的幽默。这样的直接引语细节报道可以展现总理与基层代表打成一片,是“走基层、改文风、转作风”的典型】
——【在另一个舆论场中却往往是这样的:这句话的传播潜台词是:“这就是一个负责搞笑的”,而且,大国总理的包袱实在一般。】

“总理很关心工人的工资收入情况,问张陈慧一个月能拿多少工资? 张陈慧告诉总理:“我们‘老码头’一个月工资4000多元,年轻人3000多元。”总理风趣地说:“你们的货运量提高后,工资也会同步增加吧!”总理的鼓励,让在场的海口港码头工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谈起对李克强总理的印象,大家都用‘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来形容。总理亲切的笑容和幽默的语言,让海口港码头工人备感温暖和鼓舞。”
——【海南的干部大概以为:这可以说明总理知识渊博,关注到了货运量的问题,而且关切民生与总理管经济的身份相匹配,后面的直接赞誉也很客观,是一个很恰当的宣传。】
——【在另一个舆论场中却往往是这样的:一个1994年的大学毕业生,一直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一个月工资才4000元,怎能“倍感温暖和鼓舞”?工人的开心到底是不是真的?这到底是不是反话?这个“大家都用”是不是记者强加的?岂有一致的道理,起码表扬是不一样的语言。记者到底访问了多少人?访问了哪些人?】

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在《海南特区报》所展现的宣传口径之中,他们试图在最大化地表现这个意思:总理放下架子、腾出宝贵的时间,来到一线嘘寒问暖,而且有很多特殊的细节,谈笑风生,很好地展现了总理亲民作风。

但是,在他们的不少受众看来,总理也是公务员,在以往宣传定性中,是“公仆”,新华门写着大大的“为人民服务”。开国的时候,毛主席明明已经在天安门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人民明明“当家做主”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主人”,见了“公仆”会觉得“我们最幸福”“我们最幸运”“万万没想到”?为什么被描写得这么高兴?这不是赤裸裸地否定这么多年来的党政国法吗?这不是赤裸裸地否定“群众路线”吗?

一个亲民秀就是这么被不靠谱的宣传干部演砸的。他们的不靠谱在于,认为这个世界永远是停顿的、单向的,群众永远是完全信任党报的。但是,群众已经经历过了《人民日报》宣称“亩产百万斤粮食”的时代了。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国家的大众智商的成长,尤其是在全球化的今天。

同样的情况,还存在于北京庆丰包子铺所属的国企——华天集团。习大大在包子铺吃过包子后,根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华天集团总经理朱玉岭将习总用过的桌椅保存起来,注明“2013年12月28日上午12点20分,习总书记到月坛店用餐用过的桌椅”,并在习总用餐所坐位置的原地,用线划出来。

随后呢,一首《包子铺》迅速推出,作曲吴颂今、作词邹当荣。这都是好名字。但是,这样的一首歌宣传效果真的如宣传推手所料?确信大众不是以看马戏团演出的心态来看待这次宣传行动?

“封存桌椅”,把习大大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排队付钱的亲民秀,活生生折腾回“清代皇帝坐享满汉全席”路子里去了。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民国著名“辫子先生”辜鸿铭的那句断语:“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

如果说,绝大多数人的心中都还有一根辫子,那么,这样的宣传套路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的“意识形态阵地”设在一群心中没有辫子的人面前呢?真的指望《包子铺》成为超级机枪,所向无敌?真的指望这样的歌曲能带来荣誉?

即便是在一百年前,张勋复辟当时,“辫子军”入城就已经成为笑柄了。

其实,以鹿鸣君所知,无论官场,还是民间,大多数人都心里跟明镜似的,他们之所以不揭穿这个,只是因为要配合一下演出。大家只是在击鼓传花而已。

问题是,到谁手上的时候,鼓声会停呢?

这种“封存游戏模式”是不是没来由的呢?当然不是,那么它的逻辑是什么呢?下级干部表忠式行动怎样与时俱进呢?有没有可执行的操作方案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8日08:59 | #1

    封建奴性

  2. 黑京好洗肺
    2014年5月8日10:52 | #2

    洗脑遇到互联网了。习包子是唐吉可德战风车。

  3. 匿名
    2014年5月8日14:16 | #3

    什么〝当家作主〞骨子里就是奴才
    什么〝人民公仆〞骨子里就是主子
    有选票才能当家作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