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刘汉证词揭露四川反腐调查更多细节

曾经的四川富豪刘汉在庭审中表示,自己很大一部分财富是与政府官员做交易得来的。这令一年多来触动中国最高权力阶层的腐败调查又明朗了一些。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庭审记录显示,在上个月的庭审中,刘汉否认了检方提出的领导黑社会组织等指控。刘汉说,他旗下的矿业和工业集团汉龙集团(Sichuan Hanlong Group)是一家合法企业,支持国家政策。

刘汉在证词中解释了超过10年前四川省高层决策者是如何促成他向政府控制企业进行投资(金额初步估算在1.5亿美元(合人民币9.3亿元)左右)来互惠互利的。

当时主政四川的是后来成为中共高层的周永康,在最近一场大规模反腐调查中,许多与他有关系的人物被捕。刘汉的证词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令外界得以了解案中四川商业交易是如何构建起来的。

这份非公开庭审的证词显示,刘汉否认了刑事指控。他的证词充满了挑 和自负的味道。他说这些刑事罪名是为了陷害他而捏造的,并声称,在2013年3月被拘捕后,他先后在三间看守所里受到折磨。

刘汉在法庭上问道:这是上头的命令吗?

一年前,西南地区一些身家最为雄厚、最具影响力的民间富豪突然被拘捕,其中包括刘汉。与此同时,多名四川政府官员因涉嫌腐败而下台。虽然当局几乎没有就拘捕这些企业家给出解释,但这些人都是在十几年前周永康主政四川期间发家,获得了惊人的财富。在外部观察人士和许多中国人看来,他们的落马暗示周永康遇到了麻烦。

这次反腐行动似乎是2012年底在四川启动的,也就是习近平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这个时间的选择令这次行动带有政治化色彩。这次行动广受支持,但也令官员们和商人对于谁可能会成为调查目标感到不安。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刘汉。照片摄于2010年。
此前未公开的刘汉证词揭示了他与政府的关系是如何建立的,以及他此前被抓的可能原因。

证词中未特别提及周永康的名字,但刘汉明确表示,他曾与一些直接向省委书记汇报的四川省领导做过交易。据刘汉叙述,在他通过大宗商品期货交易获得巨额利润后,四川省高层部门曾与其商谈进行一些交易,让他向一些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注资,以平息被拖欠工资的工人的抗议活动,作为交换,他可以获得这些企业的股权。

政府记录资料显示,2002年年底前,四川一家法院将当地化学品制造商四川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ichuan Jinlu Group Co.)的部分股权判给刘汉,对这些股权的估值为1,300万美元(合人民币8,100万元)。刘汉称,在那段时间,他向金路集团进行了注资,有关部门依赖他来对当地政府运营的酒类、制药、水电、天然气企业以及四姑娘山旅游景点进行投资。根据政府资料,这些投资规模超过1.3亿美元。

庭审记录显示,刘汉在法庭上表示,上述这些投资对于政府而言都是具有紧迫性的项目。据一些报道说,当时曾有20万名抗议者上街游行。刘汉称,市领导们向他求助,老实说,他对此不感兴趣,但为了帮政府的忙,他答应了下来。不过,刘汉表示,这些交易都是从生意角度出发,并非为了获得影响力。他称,从未与政府官员进行过钱权交易。

周永康1999年至2002年期间担任四川省省委书记时引人注目的是强化治安和改善社会服务,以此限制当时因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而被边缘化的工人动乱。2002年底,中共提拔周永康进入中央领导层。

刘汉的一名高级助手本周说,周永康和刘汉关系很好。他说,周永康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照顾刘汉。

2012年底身为中国最有权势的领导人之一的周永康退休后不久,与周永康有关的一些人(包括他的儿子和其他家庭成员)就开始陆续被追究,而且这似乎标志着一场重大的反腐败行动。周永康本人尚未被指控有不法行为。记者无法联络到他。

去年3月刘汉被捕一事与他在国际上日渐增强的影响力形成对比,他曾斥资逾20亿美元在澳大利亚、非洲和美国进行矿业投资。中国检察机关指控他领导一个黑社会犯罪组织,该组织20年来从事敲诈、赌博、袭击、勒索、军火走私和谋杀等行动。证词显示,刘汉在法庭上大叫说,他一夜之间就成了被控十多项罪名的黑社会头目。

为期三周的庭审集合了36名被告,其中包括刘汉的家庭成员。庭审于4月19日结束;判决结果尚未宣布。

此案的庭审被安排在了距刘汉“根据地”四川750英里(1,200公里)远的湖北咸宁中级人民法院,从中可以看出案件的敏感性。法院外有众多警察把守。中国主要媒体对庭审只有少量报道,刘汉的律师对起诉书予以反驳的文字出现在网上后,很快便被互联网审查人员删除。

刘汉自2013年3月以来一直被拘押。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置评。但据多方消息称,他坚决否认参与有组织犯罪。消息来源包括法院发布的简短公告。

据法院的庭审记录显示,刘汉说,他负责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从事正常经营活动。他还说:正常经营活动如何成了黑社会?事实(包括检方提出的证据)显示,我们并不是所谓打着商业经营的幌子从事犯罪活动的组织。

在自辩中,刘汉对检方的主要证人孙晓东的人品提出质疑。孙晓东曾是刘汉的一名颇受信任的员工。刘汉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雇孙晓东做自己的司机,最后让他参与了自己的生意,孙晓东曾有一度担任汉龙集团的总经理,但后来背叛了他。

庭审记录还显示出刘汉很自大。他指出,通过期货交易挣第一桶金时,他从未失手过。他对法院说,他的一众豪车——宾利(Bentley)、法拉利(Ferrari)和捷豹(Jaguar)——将十分壮观。

但此案似乎使他遭受了沉重打击。距庭审结束还有两天时,中国媒体公布的法庭照片显示刘汉失控痛哭。

中国检方并非第一个将刘汉视为厉害角色的。2012年,汉龙集团一名前高管在澳大利亚的一桩诉讼案中称,刘汉是中国黑社会一位令人害怕的黑老大。那起案件未牵涉到刘汉和他的企业。在刘汉位于四川的老家广汉,当地人将刘汉描绘成“袍哥”组织(清末民国时期四川地区盛行的一种民间帮会组织)的一员,说他令人既敬又畏。

刘汉在法庭上说,这些年他和他的家人是刺杀、绑架、枪击和爆炸等暴力活动的受害者。在反驳他参与一起谋杀案的指控时,刘汉说,这些威胁都未令他付诸于暴力,他又怎么可能杀害一个根本不是他敌人的人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