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混战壹基金

壹基金正在遭遇成立7年来最严重的质疑。此前,这个民间慈善机构被那些厌弃官办红十字会的意见领袖树作对比标杆,一直享有极为阳光的舆论形象。

质疑者的第一发炮弹由@四月网于4月22日发射:“出离愤怒了,这算是李连杰贪污雅安地震捐款三个亿吗?截止到2014年4月20日8点02分,全国219家基金会参与雅安地震募捐,接收社会捐款16.96亿元,目前已支出款物6.45亿元,占总收入的38%。壹基金收了近4个亿的捐款,目前拨付4千多万,仅占9%。”

四月网的愤怒因壹基金此前两天发布的《4·20芦山地震——壹家人赈灾一周年报告》而起。在这份由创始人李连杰、理事长马蔚华、秘书长杨鹏3人签名的报告中,壹基金历数利用所募善款开展紧急救援、过渡安置、灾后重建方面的工作成绩,并附有《捐款及善款使用》章节。

据此,一个名叫“基金会中心网”的行业平台统计出雅安地震筹集款物金额前十名基金会的款物支出情况,表单显示壹基金筹集款物价值高居榜首,而中国红十字会几乎是叨陪末座,然而,坐拥近4亿善款的壹基金却只拨付4701万元,勉强超过募款不足3亿元的中国扶贫基金会拨付额的半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拥有“全球视野,中国情怀”的四月网终于找到了进攻方向,“四月网及网友质疑李连杰壹基金善款使用”的社区帖自此被迅速汇总,牢牢钉死在首页上方。要知道,李连杰本就是他们的老冤家,那张显示这位华人武打明星与达赖喇嘛亲密合影的旧照片,这些年来一直让四月网拥趸耿耿于怀。

有一点必须承认,壹基金的回应速度确实超过中国红十字会。四月网的炮弹刚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激起硝烟,当天子夜,秘书长杨鹏通过其个人微博给出回复:“壹基金的‘支出’,指的是主要实际执行到位的项目资金支出,不是仅指资金离开账户的拔付或救灾物质的政府签收…… 不是简单把钱和物质给政府就算执行完了。灾后重建中占用资金最大的五所学校重建项目,为保障高质量示范作用,壹家人与设计师在设计方案上反复修改,按计划要到2014年7月底学校才能动工。在设计方案、招标投标完成前,不会拔付出学校建设资金…… 按照项目实际进程需要,壹基金计划2014年总支出预算1.9486亿元…… 我们能理解一些朋友希望壹基金快花钱多花钱的心情,但灾后重建项目,有一个自然时间跨度,吸取过去国内一些因求快赶时间而导致救灾项目质量出问题的教训,我们认为对捐赠人最负责的态度,是实实在在做项目,将救灾项目做出品质,做出专业,做出价值,做出示范意义。灾后重建项目,专业质量第一,社会价值第一,我们一定要看投入产出效果,绝不在花钱速度上投机取巧。”

次日傍晚,作为壹基金创始人和形象代表的李连杰亲自上阵,一出手果然就有“四两拨千斤”的武术大家风范。他通过社交媒体发言,寓自辩于轻松调侃之间:“我真的真的很想很想贪污深圳壹基金的善款3个亿,问题是我既没有财务章,又没有签字权,钱是在国家的银行里面,怎么办能转到我的银行户口里呢?而且转出后不被媒体发现,银行也不知道,也没人追我,又不会被抓到监狱里,怎么做呢,谁能教教我吗,我还真是没想通,谁能教教我,这个事怎么做呢?如果不是我一个人贪污的,那就是深圳壹基金贪污的啊,要是深圳壹基金贪污的,那就是说壹基金的理事会成员们——马化腾、马云、王石、冯仑、柳传志、牛根生、马蔚华等十几个哥们一起贪污这三个亿,恐怕也不够分啊!因为每个人的公司少说也都是几十上百亿,多的都上千亿了,贪污这三亿,那哥几个也分赃不均啊,根本不够分啊!媒体朋友、微博、来往、微信的所有朋友,请你们帮着想想办法,哥几个怎么分这点钱呢,怎么分啊?”

这话听上去挺有道理。壹基金群星闪耀,富贾云集。那些受邀加入的理事会成员,个个都是中国各行业风云人物,以他们的背书为这家民间慈善机构在过去几年中的一支独秀打下最重要的声誉基础。

但武术大师的厉害之处,就在于绵中带刚。在凭借那句“哥几个怎么分这点钱呢”而得以轻松说服追随者后,李连杰祭出杀招:@壹基金宣布,“已就四月华文(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所拥有的“四月网”微博诽谤“壹基金”贪污善款三亿元一事,发出律师函”,指控对方“这种攻击性言论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纯属诽谤”。

如果以为此时的四月网删去了那段“出离愤怒”的愤怒,就是慑于起诉而息事宁人,那可就大错特错。4月27日,这家网站简直是以欣然应诉的姿态,发表“致李连杰先生、壹基金及媒体朋友的第一封公开信”:“虽然质疑的方式欠妥、水平不高,但是质疑的目的是为了了解真相:我们的捐款究竟去哪了。而微博正文的内容更是基于客观事实的陈述,有来源、有数据、有出处、有事实…… 广大网友和部分媒体已经提出许多诸如账目明细、财务报表、存款利息、高管年薪、内幕交易等方面的质疑,迟迟未见回复,希望壹基金方面能够尽快心平气和地公布真相,以正视听,而不是摆出一副傲慢不屑的姿态,高举律师函大棒转移话题、打压质疑者。我们需要的只是壹基金能够严肃地、真诚回应社会的监督和质疑。”

公开信的结语段落,更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深知国家复兴和社会进步绝非依靠几个天纵英才、几股精英势力就能完成的,真正需要的是广开民智、汇聚合力。”

自称“民间独立的新媒体平台”,四月网宣布“必将应诉”,并委托吴法天律师处理相关法律事宜,“如果法院依法判决四月网败诉,我们一定会根据法院判决做出相应回应。”

确实不可能有比吴法天更合适的辩护人了。作为“几股精英势力”在中国互联网上最坚决的揭发者之一,过去几年中,他从未停止过对壹基金的质疑,所以,当四月网打响第一枪,他立刻在微博上以“从来不捐壹基金”作为响应,强调“壹基金审计报告里看不到细目,李连杰的回应里看不到诚意”。24日更发表《为什么要质疑壹基金》,汇总反击:“《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明确规定:‘公募基金会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70%’,壹基金章程第五十二条也做了同样的规定…… 壹基金秘书长杨鹏通过微博回应,介绍了壹基金是如何‘慢工出细活’,却没有说明为何他们的拨付不符合他们自己的章程规定。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那是限制性资产,不受70%限制。可限制性资产是暂时不能动的资产。你壹基金自己制定五年规划,规定第一年拨付4000多万,其余的就成限定性资产了?这不是循环论证吗?你民政部的前官员也不能随意解释啊。”

王振耀原是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促进司司长,现为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对于他卸任官员后的言行,吴法天同样颇有微词:“壹基金给中国公益研究院捐了2000万,公益研究院就请了李连杰当理事长,这双方是什么关系…… 外界说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年薪100万,壹基金秘书长杨鹏年薪50万,但你向他们本人求证,依然得不到直接的回答。”

这位“觉得很多人都冤枉了红会”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还要抨击舆论之“双重标准”:“2011年红会风波里,媒体采访王振耀,他说‘大众质疑的正面社会效应正在逐步显现’,肯定了网民对基金的质疑。当时几乎所有的公知都赞成质疑,可是对象换成壹基金时,所有的公知又都保持沉默了,甚至有人跳出来说质疑壹基金就是下一个秦火火,实名认证‘李连杰贴吧’的蓝V还说:‘在中国有人去质疑壹基金的话,说明这个国家的公信度已经完全丧失了。’敢情壹基金是有尚方宝剑丹书铁券?你可以质疑别人,别人不能质疑你?说好的言论自由呢?”

根据@吴法天截屏为证的揭发,是中国网江苏频道“给质疑李连杰的四月网扣了‘秦火火’的帽子”。于是,他鄙夷道,“官媒给壹基金洗地好勤快”。

官媒左右不是人。依照标签化的论断,在自由派眼中,“官媒”是被中共控制、颠倒黑白的喉舌,在反自由派的“自干五”眼中,“官媒”是被资本收买、颠倒黑白的喉舌。

且不论中国网下属的一个地方频道算不算得上“官媒”,但中国媒体在壹基金受质疑事件中的总体表现不够积极,或者说不够认同,确属实情。虽说这桩新闻也获得一些门户和都市报报道,但几乎从未出现在首页或头版,至少,力度比不上同期发生的周筱赟质疑明星李亚鹏领衔的嫣然基金。更重要的是,多数篇幅留给了李连杰一方。

例如,新京报5月1日以整版篇幅刊发对王振耀的专访《“限定性捐赠”不该花钱太快》,就被@吴法天批作“站在壹基金角度说话”,作为跟进,他发表了《壹基金经得起质疑吗? 》。

北京青年报4月25日所刊社评《公益监督应该像公益事业一样严肃严谨》,也是从标题开始就将主要批评对象定义为“太过轻率”的质疑者:“慈善捐款获取不易,科学、有效的使用同样不易,按照设计项目需要,在数年之内逐步支出慈善捐款,完全符合慈善行动的规律。反之,要求公益组织必须在短短一年之内支出绝大部分捐款,否则就指控其贪污,反而是不负责任的轻率…… 这个本来不该提出的所谓质疑,却使壹基金在信誉和经济上都付出了本不该付出的巨大成本,也给本来就脆弱的中国公益事业,造成本不该承受的冲击。”

同日发表的南方都市报社论《简单粗暴的质疑无助中国公益发展》,更是立场鲜明:“相不相信贪污不该靠个人情绪判断,而要弄懂基本情况,查看相关数据报表。仅仅凭借收支对比,而不管余款情况就指责基金会贪污,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这样的做法除了哗众取宠,引人眼球,丝毫没有正面的价值。再者,更快地花钱必须兼顾透明有效地花钱。中国官办公益机构曾在‘透明公开’上重重摔了一跤,今天,依靠大型灾难动员而崛起的民间公益机构,如果不能在透明上做足文章,教训必然更加惨烈。至于有效,这是一个更为高级的要求,简单将善款送给灾民,还是费尽心力建设一座坚固的学校,二者的价值和难度判然可分。”

南方都市报素有“汉奸”之名,与其作战乃是家常便饭。此间,由国家民政部主管的公益时报,才以其官办背景让质疑者怒不可遏。

这家媒体5月6日发表《质疑背后,壹基金的选择》,通过对杨鹏的访谈,引述了这位壹基金秘书长此前通过微信所发《政治构陷的脏弹,别扔向爱心世界》一文内容:“在吸收这些建设性意见的同时,我们也强烈感觉到,这次对壹基金的众多诽谤似乎表明,壹基金被一些人‘政治’斗争化了。多年的公益实践,我慢慢认识到,公益不是商业的延伸,也不是‘政治’的领地,公益是独立的人性之爱的表达和人类爱心行动的领域,其间有超越性的、独立的、永恒的价值。”

如果说报道还算平心静气,那么,公益时报的立场倾向在微博上一览无遗——“质疑的人有几个做过慈善?”

再加上公益时报对外事务主管王祺文转发时跟上的一句“让闲的蛋疼的质疑们吃屎去吧!”,枪林弹雨应声而至:“你们报纸记者有没有吃屎大家不知道,你们拿壹基金钱替人消灾的吃相很难看。人家新快报好歹一根骨头25万,你们公益时报一根骨头才2000元吗?媒体人的人格、骨气、操守都让你们丢尽了!”

包括公益时报在内的中国媒体2012年12月参加由壹基金参与主办的中国慈善报道高级研修班的旧时新闻,被@四月网和@吴法天联合发掘出来,称之为“壹基金的媒体操纵”:“质疑壹基金这么些天,证据越来越多,网上问责声络绎不绝,可中国媒体界万马齐喑,一片寂静。为什么?壹基金未雨绸缪,一年半前就投入资金培训了新华社、人民日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京华时报等几十家媒体的百余名记者、编辑。几天的高级研修班不仅免学费免食宿还补贴交通。这么花钱,捐款人知道吗?”

@染香则指控新浪微博运营方的议题设置动机:“看到郭美美时不时就被设置为热门关键词,我就知道中国红十字会在微博上不可能扭转形象。当初借助郭美美毁掉了中国红十字会,如今却在幻想再借助郭美美来拯救壹基金…… 继续狂踩红十字会就能拯救壹基金的公信力了么?”

左派大佬@司马南亦拍案而起:“人民日报、央视台、新华社、央广台列位长官,你们看到‘四月网质疑壹基金’了吗?你们看到壹基金的傲慢态度了吗?你们看到事态发展暴露出来诸多新证据了吗?你们至今按兵不动或不做跟进式报道究竟出自什么考虑?难道你们国媒也和商媒一样,在强大资本公关之下被点中了穴道吗?”

看着“外地学员交通补助:2000元/人”的招募简章,未在媒体名单之列的今晚报甚为痛心,“给学员钱的培训班啊!”

说起来,这家天津畅销报纸可能是微博上唯一站在吴法天身后的媒体。在其转发和主动发布的留言中,多有对壹基金“政治阴谋”的推论,以及对同行“洗地”的嘲笑:“在非法治社会,以任何名号向老百姓募捐的款项必须在公众监督下透明化,无论左中右,无论红会还是壹基金,没有例外,我欣赏李连杰等人的慈善精神,但必须面对公众质疑为何在地震期间募捐的4亿只花出9%以及巨高的管理和运营成本,在美国也会被追查和质疑,很正常,要么说清楚,要么退还捐款,接受调查”;“背后的利益集团试图在民间建立自己的声誉,实现排挤当前体制的目的。为未来进一步影响民众的心理做准备。壹基金背后绝对没这么简单,左右媒体、压制反对声音,这不是一个慈善基金应该有的实力”;“壹基金拨款让中国公益研究院与美国NGO联合办学,培训人才,学习美国基金先进经验”;“一个新加坡亿万富豪,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让中国穷人捐钱给他去做善事,这事听起来咋那么别扭。”

甚至,根据他们的推测,@平民王小石之所以在此期间被新浪微博注销账号,也是因为他参与了对壹基金的抨击。

5月5日,得以恢复发言权的王小石重装上阵,发表《扑朔迷离壹基金》,“试图揭开壹基金被舆论神化所掩盖的真实一面”。长达8000余字的梳理中,这位质疑者从壹基金的创立开始说起,抨击李连杰与王振耀、马蔚华、王石、马云以及壹基金救援联盟总干事蒋怡李所在机构均有“利益输送嫌疑” :“像壹基金这样主要靠向公众募集捐款而创始人满世界买豪宅却很少捐款,成日标榜专业透明到头来却既不够专业也不够透明,我就真无法辨别其公信力属于第几等级了。”

在这些依据历史资料而建立的质疑声中,原招商银行董事长、现壹基金理事长马蔚华的一段发言记录,尤为显眼。

同样源自今年4月3日公益时报所刊报道《马蔚华:公益和别的事情不一样》。当被问及“壹基金和招行的合作一直非常深入,包括资金托管,你认为这种合作模式是可以大规模复制的么”,这位银行家答道:“我们过去的钱运用得不是很好,放在银行定存没有多少钱。为啥存余额宝,因为利率比银行高。所以说基金会在保本的前提下,应该追求更高一点的收益。但这件事怎么做,交给谁做,由理事会授权。不能说我是从招行来的,就交给招行。由秘书处了解大家的方案,起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收益比定存高一些。”

据此,质疑者纷纷推论壹基金将巨额善款存入了余额宝,存入了以“13亿人中出现奇葩很正常”来安慰李连杰的马云旗下。

于是,@徽剑冷笑道,“我现在担心壹基金捐款有可能被用于高利贷”:“壹基金的理事会成员马蔚华说话泄漏了天机,原来壹基金居然要努力赚取收益的!才投了余额宝。我们只想问:有哪个捐款人还指望捐款去收益,再用于慈善?我们只想把自己捐的那些用于受助者,而不是捐款成立一个投资基金,用收益来帮助人。”

@地瓜熊老五干脆创作了一个电话问答段子:“我:喂,壹基金吗,我想捐款。壹基金:您好,这里是壹基金捐款热线。存入招行,请按1。存入余额宝,请按2。捐助登山,请按3。买热水器,请按4。捐助户外救援,请按5…… 我:内什么,我想捐给灾民。壹基金: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司马平邦、@斯库里、@三思柯南、@克里斯托夫-金、@懒熊梦话、@尹国明、@JohnRoss431…… 当这些以自由派公知为敌人的微博发言者无一缺席,聚拢在由四月网撑起的大旗下万箭齐发之际,在多数时候与他们同道而行的@戴假发的南瓜st,却在昨晚反戈一击:“吴法天们对壹基金的攻击出于政治目的,意在消除民间NGO的社会影响,动机可以不问,各有立场,但质疑必须实事求是。重树官方正统不必以压制民间自组织和管理能力为代价。今天跟风的人,要么是蠢,要么别有用心,迟早你们会明白,这样做弊大于利。”

而与之相对应,吴法天们也并非完全没有从围观者那里获取认同。

认证身份为“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的@御史在途,多数时候是以抨击公权力而获追捧,不过,在看过@吴法天的质疑后,他开口说道:“其他问题没证据不议论,但原民政部司长王振耀与壹基金存在利益冲突是可以肯定的。在一些公知向往的民主国家,这是要追刑责的。”

常被讥为“五毛”的央视特约评论员杨禹在微博中语重心长:“壹基金做过不少善事。但李连杰那个‘哥几个不够分’之回应,太匪气,给人印象不佳。王振耀老师令人尊敬。但既然他任院长的中国公益研究院是北师大与壹基金合办的,时下请王老师来解读壹基金风波,就不甚妥当了。做公益不容易。爱壹基金,就应像盯着红会那样盯着它。这才是真爱。”

这个立场也被少数几家媒体宣示。早在4月23日晚间,@南都娱乐周刊即针对李连杰的“搞笑声明”,劝言“更透明更快捷的清晰报表应该比任何一种回应都更具说服力”。次日,@环球人物杂志亦强调“陷入情绪化的口水之战,只逞一时之快,并不能立起百年口碑”。昨晚,@环球时报评论跟进:“希望壹基金能承受得住质疑,经得起质疑,并能继续扬帆出发。要是真心诚意做好事,做实事,作为非盈利机构的壹基金一定能度过各种危机。中国需要民间慈善组织的发展壮大。壹基金这几年快速成长,也显示出这一领域的巨大潜在空间。但同时这一领域的监管不够,各个环节不够规范等,也埋下一些隐患。”

环球时报发表这段微博点评的背景是@壹基金前天子夜发布《给壹家人的一封信》,在承认“质疑和批评是公民的权利,从长期看对改善壹基金及整个公益行业的工作具有正面作用”、许诺“反求诸已”的同时,重申“要将当下救灾与未来减灾结合起来”的总原则,并否认“利息被侵占”、“余额宝理财”之说:“壹基金尚未使用的定向捐款,全部存在壹基金招商银行账户中,只能使用在壹基金救灾业务上…… 2013年壹基金利息收入共计444.36万元,利息存在壹基金招商银行账户中,只能用于壹基金救灾项目。不存在公益资金利息消失或私分问题。壹基金会计年度是从每年1月1日到12月31日,所有的收支(含利息收入)将在年度审计报告中体现…… 有人质疑壹基金将3亿救灾资金投入余额宝理财。深圳壹基金资金没有在招商银行以外的任何机构进行过投资理财。而且,余额宝只对个人账户开放,尚不对法人账户开放。壹基金作为机构法人,账户资金不能投入余额宝理财。质疑壹基金余额宝理财,属常识性错误。”

结语时,壹基金在放低姿态宣称“没有批评就没有进步”之后,声明“为少量无端诽谤和构陷的言论及污言秽语的谩骂而痛心,我们保留法律诉请的权利”:“毕竟脚没有嘴快,而路途正长。破坏易,建设难。自利易,公益难…… 壹基金历史上遇到多次困难,但在壹家人的支持下克服了困难。壹家人支持,我们不孤独。有壹家人支持,我们才能够坚持。”

现在,经过“反思”,为了避免“本来不必要的争议”,壹基金承诺“今后我们会在政府规定的截止时间之前,提前提交和披露《工作报告》和《审计报告》”。

然而,@平民王小石仍然“失望”:“涉嫌利益输送、涉嫌超期违法、工作报告自相矛盾等核心问题都含糊其辞。而招商银行申明‘对划出公益基金保管账户的资金不承担监督职责’。真需要银行公布收支流水清单才能证明壹基金清白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5月10日16:14 | #1

    和达赖合影的不是好东西,在向国民道歉前搞公益不合适!

  2. 匿名
    2014年5月10日19:16 | #2

    @匿名
    和某党合污的根本不是东西

  3. Mobile Guest
    2014年5月10日13:41 | #3

    那幫傢伙就想搞得誰都不乾淨的樣子

  4. 匿名
    2014年5月10日22:17 | #4

    人家是为了树立标杆,搞慢点可以理解,可惜不接地气,灾民也不图你这精品,做到国标就不错了,快点给人家用上是正经。

  5. 匿名
    2014年5月11日12:20 | #5

    当初叫大家捐款十万火急,募捐完了几年过去了才用了十分之一(包括开会请记者吃喝玩乐红包钱)还说钱要慢慢花,谁质疑请谁吃官司。真牛。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